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深情款款花美男 > 第五章

深情款款花美男 第五章

作者 : 夏乔恩
    【第三章】

    因为卫冀腾那高调又耸动的宣言,不竟外的,韩秀再次沦为镇上最受欢迎的话题女主角。

    若说之前镇民只是在一旁看好戏,如今被卫冀腾那席话鼓动后,竟然一个个染上了作媒的坏习惜。

    不管韩秀走到哪里,镇民总会追问她为什么不肯接受卫冀腾,其至滔滔不绝细数卫冀腾的优点,要她一定要把提机会,毕竟有花堪折直须折,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如此深情款款的花美男……

    就因为卫冀腾的好人缘,镇上所有婆婆妈妈都动昂了起来。

    韩秀从礼拜一被精神折磨到礼拜六,快要精神崩溃了。

    好不容易挨到礼拜天店公休,她决定当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打死都不肯出门自寻死路。

    她就躲在家里,看谁还能烦她!

    在独自享用完一顿惬而宁静的牛餐后,韩秀好心情的捧着一杯热莲荷菊花茶,坐在二楼的露台上哂秋阳,顺道欣赏前院里随风摇电的花花草草。

    一早被她洗好晒在前院的枕套被单,也被充满桂香的秋风吹得被浪起舞,正等着哂干后收好,换上冬日用的床具。

    铃铃铃铃——

    家里电话响起,她眨眨眼,有些戒备的走到电话前,还以为是哪个镇民想用电话继综作媒,直到碓定来电显示是父亲的手机号码后,才将电话接起。

    “喂,爸爸,你和妈妈最近还好吗?”

    “秀秀,听说你被求婚了,这是真的吗?”

    韩父惊喜的叫声从电话另一端传来。

    韩秀眼角微抽,先是沉默了三秒,才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当然是假的,是谁告诉你的?”

    “这是A级机密,不能告诉你。卫家那小子真的没跟你求婚吗?听说他追你很久了,反正你又没有男朋友,干么不和他交往?正所谓从小看大、三岁看老,我看那小子聪明可靠又有前途,试试看也不错啊!”

    韩秀第一次体会到镇民的八卦能力有多恐怖,竟然连远在非洲的爸妈都能染指。

    “爸爸,谈恋爱并不是网路购物,试用不好还可以退货的。”

    “咦,现代年轻人不都是这样吗?”

    “我就不是这样。”韩秀瞪眼。

    “唉唷,你才二十五岁耶,干么那么老气横秋,你听我说——喂!你干么抢我电话?”

    “喂,女儿啊,我是妈妈啦,你真的不考虑和小腾结婚喔?”电话很明显被韩母抢走了。

    韩秀揉揉发胀的太阳穴,有气无力地道:“妈,这只是误会,我再重复一次,卫先生并没有向我求婚,而且我也不认为他会和我求婚。”

    花蝴蝶就是花蝴蝶要他一辈子固定只釆一朵花的蜜?

    得了吧!

    “怎么会,我听说他追你追了快一年不是吗?”

    “那又怎样?谁知道他是不是认真的,也许只是他的恶作剧。”

    “女儿啊,你怎么可以把人性想得那么邪恶呢?孟子说过人性之善也,菩萨也说过——”

    “妈!”韩秀断话,就怕自家母亲会从菩萨扯到释迦牟尼佛,其至连八仙都不放过。“总之我目前还不想谈恋爱,倒是你们什么时候才回来?都已经出门快三年了。”

    “对不起啦,非洲这边要做的事实在太多了,一年半载之内爸妈都还无法回家。不过你放心,等你哪天决定和小腾结婚了,爸妈一定回去帮你举行婚礼!”

    “为什么我一定得和他结婚?”韩秀怒了,不懂为什么连父母都想把她和卫冀腾凑成对。

    “因为小腾很帅啊!”韩母答得理所当然。

    “最重要的是好兔不吃窝边草,他敢大张旗鼓追求你,就代表一定是认真的,否则全镇民都在看,谁敢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你说对不对?”

    韩秀一愣,想起上个礼拜卫冀腾说过的话——

    我发誓我是真的爰你,我愿意向全世界大声宣布,让世人为我见证,若是其中有一丝谎言,我一辈子请惨落魄!

    是啊,全镇的人都在看,如里卫冀腾只是开玩笑,那他何必发毒誓?

    何况他的工作也辛苦,却老是往她那边跑,做牛做马讨她欢心,其至嘘寒问暧,大献殷勤,几乎把闲暇的空裆都花在她身上了,阿宏老是跑来捉人就是最好的证明。

    所以——难道——也就是说——他是认真的?!

    原本充满偏见的心乱了平静,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干么不说话,你该不会心动了吧?”韩母出声调侃,竟歪打正着。

    “谁说的!”韩秀板起脸,却无法阻止红晏爬满脸颊,更无法阻止心弦不停雷动。“你们所听到的一切全是谣传,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可以别再讨论了吗?”

    “干么那么凶,你不会是恼羞成怒了吧?”

    “妈!”

    “好啦好啦,不说就不说,不过你真的不考虎一下吗?我觉得小腾很不错耶,又高又帅又聪明……”

    就在韩母不死心打算喋喋不休的时候,电话传来嘟嘟嘟的插拨声。

    韩秀把提住这个机会。“妈,我这边有插拨,可能是我订的咖啡豆送来了,我接一下,晚点再聊。”

    “咦,我话还沿说完耶!”

    “下次再说,我爱你,也爱爸爸,你们一定要好好昭顾自己,就这样,拜拜。”语毕,立刻把电话接起。

    “喂,这里是韩公馆,请问找谁?”

    “秀秀,救命啊!”电话另一头传来卫冀腾好听的嗓音。

    在经过一个礼拜的疲劳轰炸后,此时此刻韩秀最不想见到的就是他这个始作俑者,同理可证,当然也不想听到他的声音。

    “你为什么知道我家电话?”她没好气的问。

    “林妈妈给我的。”

    林妈妈?镇上最出名的广播电台兼大嘴巴?

    噢,讨厌鬼!

    “抱歉,我现在很忙,可以请你长话短说吗?”

    “洗衣机——炸了!”卫冀腾果然长话短说。

    “什么?!”韩秀一愣。

    “啊!它——它——它口吐白沫了!”

    “洗衣机怎么可能口吐白沫,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它就真的吐啦,而且还吐了一大堆!我家阳台就快被泡泡淹没了,秀秀救命啊!”

    “你冷静一点!你这样没头没尾的,我根本搞不清楚状况,而且洗衣机操作得当是不可能爆炸的!”可恶,这个人到底又想耍什么把戏?早知道她就不接这通电话了。

    “可我从来没用过洗衣机啊!”卫冀腾坦然自首。

    “蛤?!”

    “怎么办?!泡泡已经渖到我的脚踝了!”

    “秀秀,我需要你!你快来帮我好不好?!”

    “我拒绝,都是因为你闹得满城风雨,害我连门都不敢出,我才不要又出门被人说三道四。”凭什么要为了他连假日都牺牲?

    “他们说我爱你、想要追求你都是真的啊。”卫冀腾可怜兮兮的反驳。

    “你还敢说!”

    “我为什么不敢说?他们说我英俊潇洒、仪表堂堂、前途光明也都没说错啊。”

    “……你就不能谦虚点吗?”韩秀想吼人。

    “我已经够谦虚了,全世界都知道我的好,就只有你看不到,不过就算这样我还是好爱你,所以你快点来好不好,你再不来,你未来的老公就要被淹死了!”

    谁是她未来老公!

    “你还是被淹死算了!”韩秀喀的一声挂上电话。

    这个男人实在欠教训,以前她就是对他太客气,他才会得寸进尺,这次说什么都不能再被他轻易摆布。

    除此之外,她一定要摆出更严肃的姿态,省得镇民也跟跟着他一起疯。

    只是话说回来,他没问题吧?

    照他的说法,他应该是倒了太多洗衣粉进洗衣机,虽然这种情况不致于让洗衣机爆炸,但如果泡泡不小心渖到电源插座的话……后果也是不堪设想,如果他被电到了怎么办?

    呃,不对!她干么替他操心?

    就算真的发生意外,那也是他自作自受,谁叫他笨到连洗衣机都不会用!

    韩秀不断在心中告诉自己千万别鸡婆心软。

    现在唯一该做的,就是和卫冀腾拉开距离、撇清关系上埴民看到他们之间有什么互动,她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可是难道就真的见死不救吗?

    瞪着话筒,韩秀动揺了。

    前镇长夫人是出了名的贤慧,整个卫家被她打理得有条不紊,她有理由相信卫冀腾是个十指不沾阳舂水的贵公子,如今偌大的卫家就他一个大男人独居,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

    虽然机率不大,但如果他真的把洗衣机槁到爆炸怎么办?

    想起这个可能,韩秀就寒毛直竖。

    算了,好歹大家都是邻居,就当作是敦亲睦邻好了,何况她还欠他不少人情,反正就看他一眼,确定他是否安然无恙。

    确定他没事之后,她马上就走。

    对,就只看一眼,他若是还想要求什么,门都没有!

    响亮的门铃声响起,正和一团泡泡榑斗的卫冀腾只能顶着满身泡泡,无奈的下楼走到玄关开门。

    大门一开,就见韩秀站在门外。

    “秀秀,你真的来了?!”卫冀腾睁大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噢,我就知道你不会见死不救,你果然是爱我的!”说着说着,就想张开手臂抱人。

    谁知韩秀小脚一挪,躲过他的袭击。

    “看来你还活着。”她面无表情的说道,一双水眸不着痕迹打看他全身上下,就怕他哪里受伤了。

    “秀秀……”因为抱不到人,卫冀腾又摆出可怜兮兮的姿态。

    “洗衣机的插头拔了吗?”她谈谈问,无视他的故作可怜,以及全身沾满泡泡的狼狈模样。

    “拔了。”

    “喔,那就好。”语毕,转身走人。

    “你就这么走了?”他捉住她的手,一脸不敢相信。

    “当然,既然插头拔了,洗衣机就不会爆炸,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你担心我?!”他畹嘴一笑,又想抱住她。

    “你……你快放开我啦!”沿料到会被他抓住话柄,淡定的小脸产生一丝制痕。

    “不放!”他无赖大笑,整颗心因为她竟外泄漏的关怀开满小花。

    他就知道她是面冷心善,虽然平常总是冷冷淡淡,但其实她比谁都还要温柔体贴!

    “你这是性骚扰,你要是再不放手,小心我叫人嗤!”

    “没关系,你尽避叫,要是能把全镇的人都叫来最好,我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你关心我!”

    “你!”这无耻的男人!

    “秀秀,反正都来了,你就帮帮我嘛……”他不但无耻,还无赖。“我有一堆衣服要洗,你教我怎么用洗衣机好不好?”

    “你不会自己看使用说明书吗?”韩秀恨恨地赏他白眼,明知道他是装模作样,却狠不下心将手抽回。

    妈妈说他是认真的,全镇的人也都说他是认真的,但间题是她也该相信吗?

    也许感情上她早已接受他,但理智却要她别松下戒备,否则他一定会大举入侵,全面占领她的世界!

    “我找不到说明书。”

    “那就上网学。”

    “你就在这儿,问你不是比较快?”

    “我才不要,每次和你在一起总没好事,要是又被人看到我和你在一起,不知道又要闹出什么流言蜚语!”想到这可怕的后果,韩秀不禁全身冷颤,最后她还是将手抽回,一双健手将人紧紧抱住。

    “秀秀,别走,我真的需要你……”

    “你!”韩秀怒了,正想奋力挣扎,某种属于女性特有的纤细敏感,却让她察觉到不对劲。

    不对,他似乎……似乎在颤抖?

    “你怎么了?”她抬起头。

    “那些衣服我不能洗坏。”卫冀腾顺势把脸埋进她柔软芬芳的颈窝,嗓音委靡。

    她倒抽一口气,差点把他一拳打飞。

    “……为什么不能?”她忍耐。

    “那是我父母亲的衣服。”

    “……”

    韩秀陡然陷入沉默,终于明白他为何死缠烂打也要把她留住。

    因为害怕把衣服洗坏,所以刚刚在电话中才会那么惊慌失措,而她却怀疑他是装的——

    因为羞愧,她放缓语气,不那么拒人于外了。

    “你可以拿去送洗。”

    “我想自己亲手动手,今天是他们去世一周年,有些事我也该放下了。”卫冀腾低哑说道,语气充满倜怅,再也不像之前轻快。

    韩秀陷入天人交战。

    虽然理智告诉她别心软,而且他们之间的姿势太过亲密,偏偏情感上她却无法推开他。

    毕竟有些伤你以为它好了,但每当思念如潮,心中总会隐隐作痛。有些人你以为他够坚强,但其实只是习惯用笑容掩饰悲伤。

    此刻的卫冀腾,就是让她心疼了。

    “你还是不愿意留下来吗?”因为迟迟得不到回应,卫冀腾的声音审加落寘了。

    “你先放开我再说。”

    “如果我放手,你一定会马上离开吧。”他苦涩的笑了笑,虽然早已打定主意追她一辈子,但求而不得的失落感总是令他难忍。

    “谁说我要走了,你不放开我怎么教你洗衣服?”韩秀有些别扭的推了推他。

    卫冀腾傻了,呆了好几秒才不敢置信的松开她。

    “你真的愿意留下帮我?”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她转头,羞赧的不敢与他对视。

    他笑得既感动又愉悦,再次将她紧紧搂入怀里。

    “一次就够了,秀秀,谢谢你”

    “你不要老是动手动脚,还不快放手!”她又羞又怒的挣扎。

    “我这是感谢的拥抱。”

    “我不需要!”

    “这是我的心意,你完全不用客气。”他无赖咧笑,语气充满幸福。

    他是真的害怕弄坏父母留下的衣服,毕竟那些衣物诉比父母留下的珠宝钱财还宝贵。

    原本他也只是病急乱抟医,事发当时也只想得到秀秀的善良和贤慧,没想到她真的过来帮他了!

    虽然他的秀秀看似冷漠,但对于他人的悲伤能感同身受,她真是这世界最美好的小女人了。

    他想,他又再一次爱上她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深情款款花美男最新章节 | 深情款款花美男全文阅读 | 深情款款花美男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