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娘大翻身 第五章

作者 : 乐颜

第四章

“有没有搞错?乔家愿意向他们这种穷门小户提亲,可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的福分,居然拒绝?未免太不识抬举!”乔家主母乔崔氏听完王媒婆的转述后,几乎说出了和王媒婆一模一样的话。

王媒婆在旁加油添醋地说:“是啊是啊,还真没见过这种不识好歹的穷人,明明是天上掉下来的大喜事,居然拒绝了,乔家可是家大业大官大,乔少爷更是乔家的宝贝继承人,谁不知道他最得乔家上下所有宠爱,将来乔家当家做主的还不是他?就是有人自以为了不起,不愿意做妾,也不想想自己是个什么身分,做妾都还算高攀了呢。”

乔崔氏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尽管她因为堂堂乔家提亲被拒而感到莫大羞辱,但转念一想,女方都拒绝得这么明确了,摆明了是对她儿子没兴趣,正好也可以让乔行简完完全全死了心,乖乖听从父母安排的婚事。

于是尽管乔崔氏还是很不悦,但至少恢复了理智,也不耐烦再听王媒婆罗唆,扬了扬手要婢女送客,然后又吩咐人去把乔行简叫过来。

乔行简过来后,乔崔氏便把王媒婆提亲被拒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只见乔行简越听脸色便越发难看,最后眉头都紧紧揪在了一起,年轻充满傲气的脸上难得地显露出愤怒与恼羞。

“简儿。”乔崔氏深知自己这个小儿子的个性,她知道自己也无须再多说什么,但还是忍不住道:“这顾家也未免太自抬身价。那姑娘做你的妾都嫌高攀了,又不是什么名门世家,大字也不识几个,只不过会点绣工就沾沾自喜起来。这种女人,不招惹也罢。”

乔行简没有说话,而是默默握起了拳头。

他原本总是冷漠无表情的面孔变得有一些些扭曲,目光里也浮现了桀骜不驯的傲气。

居然拒绝了他?

她不过一个小小绣娘,居然拒绝了他?

向来只有他对别人挑三拣四,这个小绣娘却反过来嫌他?

他都已经说得那么明白了,为何顾涵希就是不愿意?

他以为她之前的拒绝只是因为害羞,没想到她真的这么不留情面,连乔家请来的官媒也请出门了。

顾涵希把他乔行简当成了什么人?

他心里的阴霾此刻变得更加黑暗,竟一时蒙蔽了理智——他就是要顾涵希,就是要她当他的女人,不管用什么手段都好。

他不要这个小女人离开他的身边、离开他的视线!

半夜着急的敲门声一下子将顾家三个人全部惊醒。

原本就浅眠的顾韩氏第一个起身披衣下床,匆匆去开门,只见门外是乔行简的贴身小厮,一脸焦急地说:“顾大娘,大事不妙了。咱家少爷见了顾姑娘缝好的绣图后,大发雷霆,直嚷着这绣图和原来的图样有出入,十分不满意,他要顾姑娘立刻到乔府重新好好修补。”

“这……这怎么会呢?那绣图是我亲自送去的,应该不会有问题才是。”顾韩氏嘴里这么说,心里却很心虚,她毕竟眼睛不好,只是听了女儿的吩咐去乔家送绣图,也根本没怎么仔细检查。也许女儿的绣图真的是哪里出了状况也说不一定?

都已经收下了乔家给的一百两银子,客人不满意,她们当然得去修改到对方满意为止,顾韩氏尽管心里有些不安,还是回屋去,将情况说给了顾涵希听。

顾涵希听了,脸色也有些沉重。她向来以自己的绣活为傲,她相信自己不可能会犯下任何错误,可是这两天的确发生了太多事情,她先是累倒,然后在乔家书房绣图时又接连被乔家那个纨裤少爷调戏,之后她回家后又是熬了整整一夜才完成绣图,身心俱疲之下,也许真的出了些差错?

她知道乔行简相当重视那幅“雪霁图”,也知道就算对方曾经调戏过自己,但毕竟是客人,既然客人不满意,她就得去收拾善后,毕竟工钱都已经拿了,也花掉了一些。

而且吃人嘴软,之前她累倒病倒,乔家不但请来名医,送来补品,甚至派了专人来伺候她,这么厚重的人情,像她这种穷苦人家,恐怕一辈子都还不完。

所以,尽管有些忐忑,但顾涵希认为自己可以相信乔行简的人品,应该不会将被拒亲这件事迁怒到绣图身上,便决定随着小厮去乔家一趟。

临去前,顾幼熙揉着眼睛走了出来,喊道:“姊姊,你要去哪儿?”

顾涵希温柔地拍了拍弟弟的头,说:“姊姊去一趟乔家,很快就回来。你先去睡。”

“姊姊……”顾幼熙不知道怎么了,拉住顾涵希的衣角。“你真的要去?别去了吧,这么晚了,我总觉得不太对劲。”

顾涵希笑了笑,“上次我也是深更半夜被找去乔家的,不是吗?乔家小少爷性子娇贵了点,有什么问题,非得马上解决,不然他可是会睡不着的。”之前她只觉得不过一个人睡不着,何必这么劳师动众,让全家不得安宁,未免太小题大作,但现在却开始有些担心,除了不晓得自己的绣画哪里出了问题,也担心乔行简的情绪状况。

顾涵希忽然失笑,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不是已经拒绝了提亲吗?

可是为什么心里却仍那么在意那个人?

娘亲说得对,她不该再存有什么攀上枝头做凤凰的心思了,她不过就是只辛苦讨生活的小麻雀而已,金贵的乔家少爷又怎么可能会把她放在眼里?

顾涵希万万没想到,乔行简对她的执着,完完全全超乎她的想象。

顾涵希跟着小厮从乔家后院的一扇小门进入,之前乔七小姐深夜找她来救急时,她记得乔家大院里处处灯火通明,每个人都清醒着,仆人婢女们更是战战兢兢,惶恐不安。但这次前来,乔府内却安安静静,除了几处有守夜的微弱烛光外,冷冷清清。

开始察觉有异的顾涵希还没开口追问,小厮已经把她领到了书房门口,替她打开了门,道:“顾姑娘,请进。”

她一脚才踏进外厅,就发现平常会守在这里的两个丫鬟青鸾、红鸾不见人影,她马上感觉到不对劲,正想转头问小厮,却发现他已经迅速退了出去,而且关上了门。

她连忙想去开门,却吃惊地发现,门从外面锁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乔行简求亲不成,决定要软禁她吗?

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顾涵希此刻后悔万分,自己实在是太大意了!

她忽然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

顾涵希慌张转过身,果然见到乔行简的身影从幽暗中缓缓走出,书房里只点着一根蜡烛,昏暗的烛光让她看不清乔行简脸上的神情,可是他身上散发出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强悍气质,让她不自觉地有些腿软。

逃,一定要逃。

现在不逃,一定再也逃不了了。

尽管脑袋里这样狂喊着,但她的身子却不听使唤,怎么样也移动不了脚步,只是在细碎发抖。

孤男寡女,深夜共处一室,房门又被反锁,这意味着什么?

顾涵希感到既愤怒又羞耻,她以为堂堂乔家少爷不会做出这种下流事的,却原来全天下的男人都是一个样!偏偏她又笨得可以,就这样自己乖乖送上门来!

“我说过,”乔行简的声音听起来意外低沉,彷佛变了一个人。“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你……你不要过来,不然我要叫了!”顾涵希的后背紧紧贴着房门。

“你要是胆敢大叫,我就说是你自己半夜趁机模黑进来的,要是传出去了,不知道有多难听,你也不用在吴县混下去了。”

顾涵希又羞又怒,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卑鄙至此!

“你……你究竟想怎么样?”顾涵希发现自己的声音颤抖得如此剧烈。

她很害怕。

除了怕乔行简对自己用强的之外,更怕的是……在她心底某个角落,她居然感到一丝异样的……欣喜?

乔行简对她如此执着、不愿放弃,甚至不惜拐骗用强,是因为他真的很在意她吧?

“涵希。”

乔行简越来越逼近,顾涵希根本无处可逃。

直到他来到她面前,将她有些粗鲁地搂入怀里。

顾涵希愣住了。

她从来没有与男人如此亲密接触过。

乔行简的大手温柔抚模着她的后背,她心头一震,心狂跳得更加厉害,然后忽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是的,她也喜欢他。

很喜欢很喜欢,可是他们身分太过悬殊,即使只是存了这样的心思都万万不该。

既然如此,那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她都已经告诉自己绝对不要再做如此奢望了啊!

乔行简突然低下头,用略微干燥的嘴唇吻住她。她轻轻呜咽了一声,这时才回过神来,又踢又扭地想挣脱他的怀抱,却根本撼动不了对方。

明明是个比自己还小一岁的青年,力气居然这么大?她实在是小看他了。

顾涵希的唇被乔行简牢牢地吻住,发不出声音,青年下巴上有些粗糙的胡须触感扎在她柔女敕的脸蛋上,有些刺痛。

……

在意识完全陷入黑暗前,她听见乔行简在耳边低语:“希希,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人了,你再也不能离开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绣娘大翻身最新章节 | 绣娘大翻身全文阅读 | 绣娘大翻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