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娘大翻身 第四章

作者 : 乐颜

【第三章】

天色已近黄昏,冬日的落阳显得清冷而苍白,寂寥的余晖从南窗斜照进来,穿过冬日厚厚的窗纸,只剩一点点的光晕洒落在窗下刺绣的顾涵希身上。

乔行简依然坐在北窗旁的罗汉床上,罗汉床上放置了一张小方桌,小桌子上满是厚厚的帐簿,接近年底了,乔家各处的产业都送来了帐簿让主人查帐,乔夫人并不是个太精明的妇人,早在几年前就把这些事情都交给自家儿子处理了。

只是乔行简此时并没有翻阅帐簿,他依然斜靠在小桌子上,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有节奏地敲打着自己的腿,目光却一直落在对面窗下的顾涵希身上。

他想看清楚,眼前这个清秀的小女子和其他女人到底有什么不同,为何能让他感到安心,甚至让他不再失眠和焦躁。

乔行简心里也在琢磨今天一大早七姊跑来和他说过的话。

乔七素来是直爽的性子,她直接问:“你是不是有点喜欢那个绣娘?”

“喜欢?”乔行简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少装傻,你是不是看上她了?”乔七一开口就停不下来。“不然你怎么会亲自送她回家,还为她家买那么多东西?我可没见过你亲自去为咱们家买这些五谷杂粮。而且她在家里出了事,不过是累昏而已,你怎么那么快知道了消息?还那么焦急,甚至亲自去请了孙大夫去为她诊治?啧啧!小弟,我以前可没见你这么在意过一个女孩子。”

原本只是浅浅酝酿着的心事猛地被揭穿了,乔行简反而波澜不惊,只是淡淡地看了乔七一眼。

乔七不甘心,继续说:“爹娘之前还担心你是不是有男风之好,我看你根本就是谁也不喜欢,家人原本都为你的将来担心得不得了,真怕你任性地就这样一个人孤独下去。如果你真喜欢那个绣娘,那就把她弄进咱家来,姊姊会帮你。不过……娘是不同意你将她明媒正娶,那就把她纳为妾吧,她是良家女子,可以做个贵妾,也不算委屈了她。”

乔行简无语地看了乔七一眼。

“你还是多操心一下自己的嫁妆吧,乔家就剩你还没出嫁,都快没人要了。”

乔七“哼”了一声,说:“有什么好操心的?乔家女儿从出生就开始准备嫁妆了,哪个嫁出去不是风光体面?小弟,你少管这个,你只管老实说,你到底对顾涵希存着什么心思?”

乔行简皱起了眉头,转身进屋,不再理她。

乔七最后只能无奈地离去,自家小弟性子就是这样闷骚,可真愁死人了。

其实乔行简不是不愿意回答乔七的问题,而是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自己也还弄不清楚对顾涵希到底是什么心思。

仅仅是一面之缘而已,仅仅是碰巧她会绣爷爷留下的绣品而已,仅仅是在他失眠伤感的夜晚,她来了而已。

仅仅是,有她在的时候,他不再感到忧郁、不再孤独而已。

那么,她对于他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真的会这么奇妙吗?

今天顾涵希又来到了乔府,继续在乔行简的书房里做着她未完成的刺绣工作。

乔行简的理由很简单:他要盯着她做活,不能把作品绣坏了。

唉,出钱的雇主是大爷,顾涵希倒也不觉得乔行简的要求有多么过分,所以也就继续在书房里刺绣,当然前提是要有乔家的丫鬟陪伴着,她可不敢就只有乔行简和她两个人孤男寡女地同处一室。

乔行简这一天除了查了几本帐簿之外,大部分时间都在盯着顾涵希发呆,就这样看着她低头做活,任凭时间飞逝,似乎一眨眼一天就过去了,一下子就已经是夕照了。

乔行简唇角微扬,他确信自己今天的心情很不错,确切地说,是相当轻松和愉悦,是近年来少有的感觉。

他想自己是真的有点喜欢这个女子了。

如果能够有她陪伴着,那他一定再也不会抗拒夜晚的到来了吧?

乔行简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喊:“顾姑娘。”

顾涵希抬起头来,有些疑惑地望着他。

“做我的女人吧。”乔行简的声音很轻,但是很清晰。

顾涵希眨眼,再眨眨眼,整个人呆住。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好像忽然从恍惚中惊醒,意识到眼前这个英俊的青年说了什么,她顿时玉颊飞红,又气又恼。

“乔公子,你在乱说什么?”

乔行简叹口气:“我从来不乱说话,我很认真。”

这番话却让顾涵希更加羞恼,没想到还真被母亲说中了!

原来这个看来温文尔雅的乔公子和那个绣坊的少东家一样,对她存了这种心思!

顾涵希把未完工的绣活放下,站起身来,抿了抿嘴角,眼神有些寒冷地瞪着乔行简,开口道:“乔公子,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听了什么流言蜚语,把我看成了轻浮的女子,才说出这样的话来羞辱我?我不敢说自己完美无缺,但是最起码这十八年来,我都是清清白白做人,无愧于心。所以,请你自重,也尊重一下别人。乔公子,我把绣活拿回家去做完,明天叫人送来,再见。”

乔行简看她气呼呼地朝外走,忍不住低头一笑,朝她身影喊:“顾姑娘!我再说一次,我是认真的,你真的不考虑一下?”

顾涵希走到门口的脚步一顿,转头瞪他,气呼呼地说:“乔行简,姑娘我是靠手艺吃饭,不是靠卖身的下贱之人!”

“少爷我也从来对那样的下贱之人不感兴趣!”乔行简的声音依然平稳,却添了几分力道。“是你自己看轻了自己吧?我不是开玩笑,更不是要羞辱你,我很认真地在对你说:做我的女人,嫁给我,好不好?”

顾涵希愣了愣,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问:“嫁给你?”

她还以为乔行简和那个绣坊少东家一样,只是想玩弄一下她而已。

“是嫁给我没错。明媒正娶,八抬花轿把你迎进我家,做我的女人,陪伴在我身边一辈子,可好?”

顾涵希一脸不敢置信,睁大了双眼,愣愣地盯着乔行简,似乎想从他的目光和表情里发现一丝说谎的证据,可是她只在那双深邃黝黑的眼睛里看到了深沉的执着和真挚。

她的心忽然一跳,莫名有点心慌。

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男子这样看过她,以前遇到的那些男子,落在她身上的目光,不是yin邪就是猥琐,让她对男人莫名的排斥和反感。

夕阳终于西落,房间里的光线越发昏暗起来,两人的面容显得有些模糊不清,而守在外厅的两个丫鬟青鸾、红鸾也屏息静气,不敢打扰他们。

终于,顾涵希苦涩一笑。

“乔公子,请你别拿我寻开心了。你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就算你愿意娶,令尊和令堂又怎么可能会同意?”

“这么说,如果他们同意了,你就答应嫁给我?”乔行简依然不死心。

顾涵希低头不语。

哪个少女不怀春?她已经十八岁了,许多像她这样的同龄女子都已经嫁人,更有的已经生子生女,她又不是木头人,怎会没想过自己的未来?

只是她太清楚现实的残酷,像乔行简这样金尊玉贵的公子哥儿,哪里是她一个寒酸的小小绣娘可以匹配的?

权贵人家最重视什么?

衣食住行,样样要讲究体面。

娶妻这样的人生大事,又怎么可能草率决定?

乔家少夫人,未来的乔家主母,又岂是乔行简一个人能做主?

乔大人和乔夫人就算再宠爱自己的独生子,想必也不会拿乔家的前途和面子开玩笑。

脑海里瞬间闪过这么许多纷杂的现实念头,顾涵希为自己刚刚那一刹那的心动和心跳失速而苦笑,她真是傻了,以为天上真的会掉下这般好运吗?

顾涵希压下心底那一点点心动,摇了摇头,低声说:“乔公子,别拿我寻开心了,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乔行简从椅子上站起身,只穿着袜子大步走到她面前,低头俯视着她,问:“我只问你,对我没有一点好感吗?”

虽然明明知道他比自己还小一岁,可是被乔行简高大的身躯逼近俯视,顾涵希几乎本能地瑟缩后退两步,心跳又乱了,小兔子一样在胸口乱蹦乱撞。

她转开头,不顾脸颊上的灼热和心慌,恼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怎么如此轻浮!”

“男女之思,人之天性,哪里轻浮了?”乔行简气势逼人地问。

“你就是轻浮了,就是轻浮了!”顾涵希虽然认识几个字,但又哪里比得过饱读诗书的乔大少爷,她顿时气急心慌。“反正你就是轻浮,就是轻浮!”

乔行简忽然笑起来,伸出手似乎想抚摸顾涵希的脸颊,待手要靠近了,又想起她骂自己轻浮,只好硬生生忍住,脸上却继续笑着,“你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哪里可爱了?你少乱说!”

“哈哈哈……”这下乔行简的笑声越发放肆起来,等顾涵希意识到自己说了自己不可爱时,也只能气得直跺脚。

她转身就往外走,她再也不要留在这里了,这个家伙太危险了!

乔行简收敛了笑容,对着她的背影说:“顾姑娘,我是认真的。”

顾涵希的脚下踉跄了一下,却没有再停下脚步,而是直直走出了房门,快步离去。

乔行简陪着乔夫人一起吃了晚饭,他今天胃口不错,比往日多吃了不少。

乔崔氏见儿子胃口好,自己也跟着多吃了几口饭菜,只是饭后闲话时,她的心情又沉重下来。

她看看难得心情如此愉悦的儿子,调适好心情后,才缓缓开口:“简儿,你既然对那位顾姑娘有几分意思,明天娘就找人去为你提亲吧。”

乔行简有点意外,他没料到母亲会这么快就表态,但是他心里很明白,母亲不可能会同意他娶一个绣娘为正妻,他其实已经做好了和家人据理力争的准备。

乔崔氏一扬手,她屋里的大丫鬟急忙进内室取了一封火漆牛皮信封出来,乔崔氏打开信封,取出里面的信纸,递给乔行简。

“你喜欢那个姑娘,咱就纳进门来。不过,你爹正巧今日也来了信,说他已经在京城为你定了一门亲事,是户部尚书甄大人家的大小姐。”

乔行简的心一沉。

自古以来儿女们的婚事大多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乔家之所以一再放任乔行简挑剔,也无外乎是太过疼爱他这个宝贝独生子,但是过完年,乔行简就满十八岁了,年纪已经很大,不能再拖延下去。

乔大人的耐心似乎也已经被耗尽,这次就自作主张替乔行简定下了亲事。

户部尚书,掌管官员考绩与升迁的重臣,更有“户部天官”之美誉,谁又知道一直想再次高升的乔大人攀上这样一门亲事,又存了多少自己的私心?

乔崔氏语重心长地说:“简儿,咱们这样的人家,娶媳嫁女都是很重大的事,不能仅仅以个人的喜好胡乱来。你自幼懂事,应该能理解爹娘的这番苦心。娶妻当娶贤,以后她不仅是你的妻子,还是你孩子们的母亲,她要能担当起教育子女的重任。你扪心自问,那个大字不识几个的绣娘,能教给儿女什么学识教养?你自幼不在父亲身边,是娘亲自教你写字识字,你的姊姊们也是娘一手教导出来的,你觉得那位顾姑娘能做到这些吗?”

乔崔氏同样出身贵族大家,自幼琴棋书画女红针黹学得精通,就连如何掌管偌大的家业,最初都是她一点点教给乔行简的,更不要提她身上那种雍容典雅的气质和华贵端庄的仪态,为生活而奔波辛苦的顾涵希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乔行简将父亲的信仔细看了一次,沉默良久,才声音哑沉地说:“娘,儿子长这么大,也就只想要那一个女子而已。”

顾涵希熬了一整夜,在天色将明时,才终于绣完了“雪霁图”。

顾韩氏起来做早饭,看到女儿房里的灯还亮着,走进来一看,见她正对着油灯一再检查绣图,就知道她又熬了一夜,心里顿时又疼又急,过去将她按坐在床上,忍不住念道:“你又熬夜了?乔家不是说不用这么赶工吗?你才累倒没多久,差点把娘和你弟弟吓死,现在又这样不爱惜自己,你这不是存心让娘伤心吗?”

顾涵希忙笑道:“娘,别生气,就这一回,下不为例好不好?乔家给了那么一大笔酬劳,我又怎么能拖工呢?他家少爷这么在意这幅画,原画毁了,我早点绣完,他也安心,咱拿着那么一大笔报酬,也就不用太过心虚了。”

顾韩氏一想起那一百两的银票,也是有点受宠若惊,觉得女儿说的也对,为了对得起那么丰厚的报酬,加点班熬夜赶工,也真算不得什么。

她叹口气,问:“所以你完工了吗?”

顾涵希点点头。

“那这绣图送去给乔家后,你就暂时先不要接任何绣活了,给我好好休息休息。手里有了那些钱,咱日子至少能过得轻松些了。”顾韩氏很郑重地叮嘱女儿。

“娘,你帮我去送绣图吧,我不想去乔家了。”顾涵希疲惫地靠在床头,有些意兴阑珊地说。

顾韩氏心头一跳,忙问:“怎么了?乔家给你难堪了?”

顾涵希摇摇头。“也不是,只是我不想再去他们家了而已。”

顾韩氏想了一会儿,点点头,说:“好,等等吃过早饭后,娘就去送。你好好休息。”

顾韩氏的早饭还没做好,王媒婆就找上了门。

王媒婆是这儿众所周知的官媒,眼光向来很高,顾韩氏不知道她怎么会跑来自家这寒门小户,但仍很客气地招待着她。

“王大娘,快请坐,你可是稀客啊。”

王媒婆手里拿着一条大红的帕子,边笑边用手帕掩着嘴角。

“哎哟,这是说的什么话,大妹子,我可是一直惦记着你家大姑娘呢。早些年我就说你家大姑娘生得好,一看就是有福气,将来一定大富大贵,吃穿不愁,你瞧,今日不就应了我的话?我可是特地一大早就来登门给你报喜呢。”

“王大娘,你说的报喜是?”顾韩氏一头雾水。

“哎哟,你家大姑娘红鸾星动啦,咱吴县最富贵的乔家特地请我来向你家大姑娘提亲呢。”王媒婆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好像走路平白捡了个大元宝。

顾韩氏不敢置信地问:“乔家?王大娘,你这是开玩笑的吧?乔家是什么人家?怎么会看上我家闺女?”

“怎么就不能看上你闺女了?你家大闺女多水灵哪!我要是还有个没娶亲的儿子,我都巴不得要帮儿子娶你家大姑娘了,啊不对不对,你家大姑娘那是大富大贵的命,我家还配不上呢。”王媒婆继续笑得谄媚。

顾韩氏却皱起了眉头。

“你说的是真的?乔家那个金贵的少爷要求娶我闺女?”

“这……”王媒婆脸上的笑顿时有点僵硬,她收起刺眼的大红手帕,也收敛了脸上那夸张的笑容,带着几分正经说:“老实说,乔家确实是想要你家闺女,不过不是娶妻,是纳妾。”

顾韩氏顿时脸色一寒。

就算她是寒门小户的无知妇人,早年做绣活也常出门在外,多少见过些世面,她知道大户人家的那一套说辞。

娶妻、纳妾、收通房。

这是大户人家里头,女人的三个等级。

正妻是明媒正娶,自然是女主人;妾是纳进门,算是半个主子;而通房一般是丫鬟收房,她们最低贱,仍然算是奴婢。

顾韩氏还未说话,顾涵希已经掀开门帘走了出来,对王媒婆说:“麻烦你转告乔家,就说我出身卑微,实在配不上他们少爷。”

王媒婆的脸色有些难看。

顾幼熙也从房里冲了出来,大声对着王媒婆喊:“你走!你走!你去告诉乔家,我姊姊就算饿死也不会给人做妾,让人欺负!”

王媒婆站起身来,脸色不善地看着顾韩氏,说:“你这是什么意思?儿女的婚事不该父母做主吗?你看看你这两个儿女!”

顾韩氏叹口气,“王大娘,真是对不住了,麻烦你回绝乔家吧,咱们是真的配不上他们啊。”

王媒婆一甩大红手帕,转身就往外走,一边走一边骂道:“哼,什么玩意儿,还真把自己当成宝了?人家少爷看上你,可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居然还不乐意?不识抬举!活该穷死你们!”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绣娘大翻身最新章节 | 绣娘大翻身全文阅读 | 绣娘大翻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