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都说总裁不好惹 > 第十三章

都说总裁不好惹 第十三章

作者 : 眉弯弯
    端木暖扬了扬眉,“那你还有个安静的年可以过,还好她不是那些胡闹的女人,整天只想着怎么搞到家里家无宁日,要是她那么闹,你的家人肯定早知道了,新年你也没办法过了。”

    顾瑾瑜揉了揉额角,“我倒是宁愿她跟我闹,总比现在跟我相对无言的好。”

    他又皱了皱眉,太阳穴突突的抽痛让他觉得不适,“她现在虽然还跟我住一起,但可以一个星期没见到一面,以前她就因为工作,可以十五分钟吃完饭,有时甚至是不吃,后来是我监督着她,一天三餐地盯着,她才没把自己的胃搞糟了。昨天我在客厅的桌子上看见了胃药,她的胃病又发作了,她要是跟我闹,我还可以凶她一下,让她接着凶我把气消了,呵,她跟其他女生不一样,吓不退的,她就只会跟我瞪着眼比凶,可是现在她见了我当作没看见,跟我在同一个空间里待不到三分钟就掉头走了,我多少次想跟她说说话,她都直接无视我。”

    他似有点气,却又无奈,“这女人脾气怎么这么刚烈……”

    端木暖看出了他对姚格丝的脾气是又爱又恨,他调笑道:“她要不是这样的性子,你会看得上她?恐怕是像对待那些野花杂草、莺莺燕燕一样,傲气地无视人家了吧。”

    还真被端木暖说对了,他后来想了很久,为什么第一次跟她见面时,几乎是第一眼,他就被她吸引住了?大概就是她看他的眼神里,一点也没有其他女生望他的惊艳或者是爱慕,她是特别的。

    他一直记着初见她时的模样,她就坐在位子上认认真真地等他,望着杯子里的咖啡发呆,没有因为等的人一直不来而觉得难堪尴尬,她一直都是落落大方的样子,总是那么的有自信、那么迷人。

    想起她不服输的仰着脸,瞪着他时的模样,他的头似乎也没那么疼了。

    “那你接下去打算怎么办?不可能一直都这样吧。”端木暖喝了口酒。

    顾瑾瑜知道他所想的,一生中遇上了自己爱的也同样爱自己的人,实属不易啊,他们这样的人在尔虞我诈的环境中长大,要真心实意地喜欢上一个人,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

    他们这一辈的人里,有点想法的早就已经打定主意,不跟不爱的人结婚,人生本就已经够漫长的了,何必还要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结婚,维系一段可有可无的婚姻,给自己再拴上一道枷锁呢。

    有些看开了的就服从父辈祖辈的安排,安安心心地联姻,把自己的一生都用来开疆辟土,打造自己的商业河山。

    还有的便像他这样人生得意须尽欢,遇上了感兴趣的就拉着不放,丢脸怕什么,反正也不过就是赌一个可有可无的未来嘛,赌赢了他三生有幸,赌输了他也无怨无悔了。

    而像他这般找得到自己心仪的人真的是寥寥无几,他又怎么可能明知道得来不易,却不懂珍惜,尽找什么不适合、拉不下脸的借口逃避。

    “她应该也只是正在气头上,现在离过年还有一个月,这一个月她再怎么生气应该也气够了、消气了吧,我就等她消气了再哄一哄她,她要骂要打都无所谓,她要干嘛就干嘛,只要好好待我身边就好了。”

    端木暖见他豁然开朗了,笑着提醒他,“既然这么放不下、舍不得,下次再怎么样也别提离婚两字了,真是自找麻烦。”

    “我那时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早知道这样,我直接说想跟她一直好好地过就好了,说这么长一句话干嘛,惹麻烦!现在都后悔死了,哪还敢有下次,她消了气,我就把她宠成我家女王,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她说对的就是对的,她说错了还是对的。

    端木暖见顾瑾瑜不再像一开始那么没精打采,也放下心了,接下去的事就是他们两人的事了,他顶多只能在顾瑾瑜需要他帮忙时伸出援手,他也希望他的好兄弟能获得爱情。端木暖朝他举了举杯,“那就祝你如愿吧。”

    顾瑾瑜笑了,也跟他碰杯,“谢谢。”

    顾瑾瑜知道姚格丝的胃最近又有毛病了,知道她最近肯定没有好好吃饭,回家后,他特地为她煮了点粥。

    他知道她最近还在气头上不想理他,他就直接把粥装在保温瓶里,拿进去她的卧室。自从他们离婚以后,姚格丝虽然没有搬出去,但也不再跟他同房了,他们就像刚结婚的那段时期一样生疏。

    以前不觉得原来他卧室的床那么大,以至于现在每当他一转身时,总是下意识寻摸着睡在他身侧的人,却总是扑了个空。

    最恨的不是没有遇过爱情,最恨的是爱情曾经来过,却与他擦肩而过,在它走后,他痛彻心扉。

    他把保温瓶放在她床边的小茶几上,看了看她睡的位置,有点怔怔然地在发呆。

    她的发丝很柔软,因为躺着而露出了光洁白皙的脸。

    她笑起来很好看,唇边有浅浅的梨涡,她被别人说的话逗笑时,习惯下垂的眼帘慢慢抬起,眼眸熠熠生辉,笑容弯弯。

    想到她平时这么精明干练、这么独立,睡觉前总是很孩子气地让他陪她玩游戏,瑾瑜,我们来玩游戏好吗?

    那时顾瑾瑜的嘴角总会勾起,带着属于他的温柔笑容,笑着回答说:好啊。

    可是午夜梦回,床上空无一人,只留下满室的空虚碎落一地。

    突如其来的失落向他袭来,他黯然神伤,慢慢地退了出去,轻轻地帮她把门关上。

    第二日早上他出门时,姚格丝早巳经出门-他一向知道她很努力,一刻也不放松自己。

    他看到了客厅餐桌上的保温瓶,是他昨晚放在她卧室里的,他上前刚提上手,那沉甸甸的重量压趴了他的心情。

    他有点烦闷地抓了抓头发,不就是一时口误嘛,她有必要生这么久的气吗?

    顾瑾瑜一个早上的低气压压住了顾氏顶楼办公室的众人,所有人的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就怕谁突然触怒了他,惹他无声的瞪视。

    他的确是很温柔,也包括了骂人不带脏字,可是被他骂过的人,每一个都会觉得自己真是罪大恶极、自己真是蠢钝如猪。

    平时顾瑾瑜出现这样的情绪,只要顾小妹顾瑾明出现,他就会收敛一下气势,以免吓到顾瑾明,可是今天这阵势让顾瑾明连他的办公室都不愿意待了,跑出去找温柔的秘书姐姐聊天。

    众人都非常疑惑,他们的总裁大人已经很久没有散发这种生人勿近、生死自负的气场了,这大概是他结婚以来第一次发怒吧,今天气场全开,难道是……迁怒?总裁夫人,别这样子对他们啊……顾氏顶楼的一众员工发出心底悲痛的哀鸣。

    转眼间,中午时分到了,顾氏的这一楼层却没有一个人敢离席跑去吃饭,是因他们的总裁大人似乎忘记了有午饭时间这事。

    顾瑾明抵挡不住温柔秘书小姐可怜兮兮的眼神攻势,硬着头皮决定去找顾瑾瑜。

    她敲了敲门,把门打开一小条缝隙,声音微微弱弱地从缝隙传入顾瑾瑜的办公室,“二哥,是时候吃午饭了,我饿了,呃……那个如果你不饿的话,我也可以等一等……”她很没出息地补上后半句,低垂着小脸,接受温柔的秘书小姐以及其他员工鄙视的目光。

    顾瑾瑜看了看时间,原来已经将近一点了,他揉了揉额角,拿上外套走了出去。

    他一开办公室门,门外的人立刻散去,全都在一瞬间端端正正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认真做着自己手头上的事,彷佛从来没有离开过。

    门外只剩下顾瑾明一个人对着他讪笑。

    “吃饭吧。”

    三个字刚落,顾氏的员工发出了欢呼的声音。

    下面几层楼这个时候还留在办公室没去吃饭的人,听到了楼上那些素来淡定自若的精英们这么不淡定的尖叫声,一时也遐想非非,难道说公司最近的商业谈判把对方压到了最低点?还是说总裁大人觉得该给他们加薪?

    顾瑾瑜不知道,他间接让顾氏的金融市场鄙价,在三天内提高了将近十个百分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都说总裁不好惹最新章节 | 都说总裁不好惹全文阅读 | 都说总裁不好惹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