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都说总裁不好惹 > 第九章

都说总裁不好惹 第九章

作者 : 眉弯弯
    【第七章】

    最后姚格丝没能挽回端木企业的投资,而是拉来了顾氏企业成为新的投资方。

    那些小型企业看着顾氏投资,又纷纷表示愿意继续投资姚氏策划的那个案子,姚格丝也随便他们,反正她是不嫌钱多的。

    她对顾瑾瑜的感情也因为这件事而突飞猛进。

    她不知道顾瑾瑜对她的感觉如何,反正她是把他放在心上了,也不打算把他拿出来了。她就是很刚毅的人,一旦看上了,有想要纳入心底的东西,她便会勇往直前,不是自己的,她就想方设法把它变成自己的。

    自从确定了她对他的感情,她在他面前便一嗔一怒地鲜活起来,尽展风情。

    春回大地,阳光普泽大地,嫩芽从枝条中冒出,阳春三月,春暖花开,正是万物苏醒调时。

    周未午后的静谧时光,顾瑾瑜身穿白色的休闲装,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低头看着书,他眉目清俊、眉眼温软,没有特意收敛起身上的温润,静坐在那里,美好得如同画卷里走出来的人。

    收拾好碗筷的姚格丝走进客厅,坐在另一张沙发上,静静地看着他。

    他的手指修长,翻页时都是慢条斯理的,眉宇间微皱,他半垂着眼帘,她看得见他的睫毛因为眨眼而一颤一颤。

    她注视他的目光太久了,他合起书,抬起头含笑看着她,“看了这么久,结论是什么?”

    姚格丝嘴角弯弯地点点头,“嗯,长得真好看。”

    “谢谢。”顾瑾瑜把手上的书放一旁,向她伸手,“过来。”

    姚格丝笑容加深,朝他走去,握住他的手,然后毫不扭捏地跨坐在他腿上,两手在他脖子后交握,满脸笑容地看着他。

    顾瑾瑜揽住了她的纤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她也礼尚往来地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姚格丝看着他眉目柔和的脸,她眼底带着狡黠,“我们玩个游戏。”

    顾瑾瑜看到了她眼底的古灵精怪,他也满心欢喜,“怎么玩?”

    対格丝把脸凑到他面前,跟他鼻子碰鼻子地磨赠磨蹭,她是中法混血儿,她的五官有着欧洲人的立体,鼻子高高挺挺的好看极了。

    “很简单,我说四个字,你把我说的第二和第三个字说出来,怎么样,简单吧?”

    顾瑾瑜喜欢她跟他亲昵的小动作,这样的她似乎只会在他面前出现,旁人窥视不到她这样的一面,他觉得满意极了,“好。”

    姚格丝的眼睛转了转,“倾国倾城。”

    “嗯……国倾。”

    姚格丝笑容大大的,在他脸上轻咬了一下,“笨,反应真慢。”

    “再来。”

    姚格丝又说了一个,“飞禽走兽。”

    “禽兽。”

    姚格丝几乎是笑倒在他怀里,“笨,是禽走!”

    顾瑾瑜有点无奈,他做事习惯慢条斯理的,像这种要瞬间反应的事情不是他的强项,但见她笑得这么开心,他也不介意自曝其短了。

    “再来。”顾瑾瑜也在她脸上轻咬一下。

    姚格丝止住了笑,侧头想了一下,“走马上任。”

    “马上。”

    姚格丝笑得有点狡猾,“卿卿我我。”

    亲我……顾瑾瑜反应过来后,看着她眼底的灵动笑了。

    他一手托着姚格丝的后颈亲上她的唇,婉转缠绵地吻着她,姚格丝也热烈回吻他,舌尖迅速滑入他的口中,热情地与他的舌头纠缠。

    ……

    结束后,他吻了吻她汗津津的脸,等身体的激情平复了,把累得动也动不了的她抱进了卧室午睡。

    他们滚上床的次数也不少,顾瑾瑜每次都做安全措施,她要怎么受孕啊!

    就算她现在对他有了感情,喜欢上他了,她也还是想要生个孩子啊。

    为了让他失控,让自己更好得手,姚格丝引诱他的次数也不少,想着应该总有一次他会来不及戴|tao的吧?偏偏事与愿违,他宁愿忍着憋着也要戴|tao,这么多次,她就没有一次成功过!

    这个月的大姨妈又如期而至了,她盯着那点血红,深感痛恶,加上身体疼得厉害,更觉得烦躁极了。

    他们上一次的欢爱,她已经算好了自己的排卵期,还特地引诱他在沙发上做,想着他肯定没办法忍着回卧室拿保险|tao了,想着肯定万无一失了,可是谁知还是不行,他竟然随身携带,让她气得不行。

    她最近还特地减少工作时间、减轻压力,不再去商业应酬,不喝酒,作息良好,她作了那么大的努力、这么多的前期铺垫,结果还是白费。

    真郁闷……姚格丝病怏怏地侧躺在床上,看着雪白的墙壁发呆。

    身体一出现什么状况,人就会软弱下来,姚格丝也不例外,她的情绪也开始乱糟糟的。顾瑾瑜走进卧室看见正在发呆的姚格丝,他知道她的经期又到了。

    他坐到床边,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有点凉凉的,于是他脱了鞋,躺上去抱着她,又给她盖了层被子,吻了吻她的脸颊,“是不是很痛?不然我打个电话给韩酌,让他过来帮你看一看?”

    姚格丝闭了闭眼,没精打采地应了一下,“嗯,很痛,但不用打给他,他最近也在陪老婆,恐怕是没空。”

    顾瑾瑜温热的手覆上她的小肮,轻轻地帮她揉按,“那睡一觉吧,休息一下。”

    “嗯。”他的揉按的确令她好受了一点,没一会她就入睡了。

    她再醒来时已经是晚饭时分了,顾瑾瑜仍然躺在她身后抱着她、陪着她。

    她一动,顾瑾瑜就醒了,“怎么样,觉得好点了吗?”

    姚格丝点点头,苍白没有血色的脸颊看起来少了一点刚强。

    “那喝点粥?我刚刚煮好的,现在还保温着,帮你装一碗?”

    “好。”

    她嫣红的唇色此时略显苍白,顾瑾瑜看了觉得心疼极了。

    他翻身起床,身上的衣服都睡得皱巴巴的,他也没有稍作整理就步出了卧室。

    卧室外传来碗碟碰撞的清脆声响,姚格丝的脸磨蹭了一下枕头。

    这么像家的感觉,这么温暖、这么美好,她似乎越来越喜欢这个男人了,他给她的是一个家。

    顾瑾瑜拿着碗进门,姚格丝慢慢起身,接过碗,圉了一匙吹了吹,“来。”她望向顾瑾瑜,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

    顾瑾瑜坐下,就着她的手吃了一点粥。

    “烫吗?”姚格丝笑得眉眼弯弯地问。

    顾瑾瑜的脸凑向她,低头覆住她的唇,把嘴里的粥渡给她,“你觉得烫吗?我觉得刚刚好。”

    姚格丝没料到他会有这举动,一下子被他闹得脸都红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看他的眼神也四处飘。

    顾瑾瑜笑得温柔,他摸了摸她的脸颊,“现在的脸色好看多了,快吃吧,不逗你了,别害羞。”

    姚格丝低头默默吃着粥。

    也许是身体比较虚弱的缘故,她多了一分温婉,平常一贯刚强的人突然示弱,就让人怜惜得不行,顾瑾瑜现在就是这样,他看着没有活力的姚格丝,心里就觉得闷闷的,他不喜欢看见她没精打采、没有元气的样子。

    想起她说过喜欢他家的热闹,他只想哄她开心,“过几天我们回去陪爸妈吃饭?”

    姚格丝点点头,“好。”

    她知道他是担心她了,想哄她开心,即使她的身体再不舒服,也还是不想辜负他的心意。

    突然她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你吃晚饭了吗?”

    顾瑾瑜温柔地说:“我等一下去吃。”

    姚格丝听了,立刻推他去厨房,也给他自己盛碗粥。

    他坚定地坐着不去,坚持要等姚格丝吃完再去。

    姚格丝没辙,她把碗里的皮蛋用汤匙切得碎碎的,然后舀起一点-“我不吃皮蛋,你帮我吃了。”

    顾瑾瑜低头看看,汤匙里的皮蛋比指甲还要小,再看看姚格丝坚持的模样,他只好低头帮她吃了。

    看见她笑了,他也开心。

    就是这样,一碗粥,两人你一勺、我一勺地分着吃。

    这一刻,两人的心房都是暖暖的。

    等姚格丝经期过后,顾瑾瑜便领着她回顾家吃饭。

    顾母听见他们两人要回来吃饭,又是一顿忙。

    等到饭菜都摆出来时,大家都吃了一惊,九菜一汤,他们吃饭的人数也才五个人,顾大哥顾瑾言至今还没回国。

    顾母开心地说:“一听见你们回来吃饭,太高兴了就做多了,你们今天可以多吃啊,特别是格丝,瑾瑜你是怎么照顾人家的呀,怎么又瘦了?”

    姚格丝笑笑地跟顾母说:“妈,不要怪瑾瑜,我只是前段时间太忙了,今天吃完妈妈做的菜,立刻就胖回去了。”

    顾母笑得开心,“你这孩子真会说话。”

    坐在她身侧的顾瑾瑜在桌底下握住她的手,轻轻捏了捏。

    姚格丝这是爱屋及乌,从前她对顾瑾瑜没什么特别感觉,对他的父母当然没那么热络,而现在她既然爱上了他,那么连带他的家人她也要好好敬爱,更何况顾家两老对她也是很不错的,再加上又是她爸爸的好朋友。

    她对顾瑾瑜笑了笑。

    顾父看见她和顾瑾瑜回来吃饭,明显也是很高兴的,“格丝啊,有没有收到你爸爸的消息啊?知道他现在到哪里了吗?”

    “有,他前段时间还在跟我炫耀普罗旺斯的熏衣草田有多浪漫,跟我妈两个人都玩得乐不思蜀了。”

    顾父笑着点点头。

    顾瑾明看见顾瑾瑜的眉梢眼角全是温软,一身气质被衬得更是温润,她就放心了。她假冒她二哥的名义,帮他弄一个相亲对象出来,也是顶着很大的压力、良心的谴责的,不过看她二哥和二嫂这么浓情蜜意,她就放心了。

    饭后,姚格丝主动收拾碗筷,一副宜家宜室的娴静模样。

    她在人前一向给足顾瑾瑜面子,在床上几乎也是他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虽然她在工作上作风比较强硬,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没有哪个女孩子愿意那么累,一生下来就要那么独立。

    而现在这样的美好已经是超出姚格丝的想象了,她嘴角带笑,低垂着头,把碗上的泡泡用水冲干净。

    一双强劲的臂膀突然从后方伸上前,揽住了她的腰,“什么这么好笑?”

    姚格丝有点惊讶,侧头吻了吻他的脸,“怎么没和爸爸下棋了?”

    顾瑾瑜的头埋在她颈窝里拱啊卑的,“他连续输了三盘,然后生气说不下了,老婆,我很厉害吧?”语气里尽是小孩子向大人讨糖的神气。

    每格丝从善如淀地点点头,“嗯,对,特别厉害。”

    她把手上的碗放下,转过身亲上他的唇。

    顾瑾瑜的头压下来,不允许她退开。

    姚格丝的唇被他含着,她说话也模模糊糊的,“等一下又要被妈妈发现了……”

    顾瑾瑜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她柔软的唇,见她低眉浅笑的柔顺模样,他又忍不住在她唇上响亮地亲了一记。

    “回去你要好好亲我。”

    “好,我保证。”姚格丝失笑,一头埋在顾瑾瑜怀里,“嫁给你真好,我以后会一直对你好的。”

    顾瑾瑜满意地吻了吻她的发顶,姚格丝笑着指挥他把剩下的碗都冲干净,又说:“明明应该吃完了,我去把她的碗也拿进来一并洗了。”

    顾瑾明在吃饭方面净得她二哥顾瑾瑜的真传,那动作慢条斯理得让别人看得慌。

    姚格丝嘴角的笑容还未退,刚靠近厨房门就听到了客厅里传来的声音,“老头子,你说他们俩是不是不愿意那么早生孩子啊,不然怎么这么久还没声没息的?”

    “我看……格丝不像不喜欢孩子,姚家你知道的,没我们家热闹,人气太少了,格丝也不是不喜欢热闹的人……”

    话说得有点明白了,顾母一下子反应过来,明白了顾父的担心,“不会是瑾瑜那孩子傻了吧,该不会是他还想着单筱笑那女孩,这、这……两人都各自结了婚,这是怎么回事啊……”

    顾瑾明在一旁有点不耐烦地说:“爸、妈,你们别说了,二哥就是被你们这些猜测逼着去结婚的,现在二嫂也很好啊,又独立又温柔,人家不过就是晚一点生小孩,你们把人家想成什么样了,竟然还猜测二哥还对单姐姐余情未了,真是离谱,是二哥才忍得了这么无聊的你们,要不是我帮他去婚介网上相亲,他到现在还忍受着你们的折磨……”

    看到姚格丝,顾瑾明捂住了嘴,顾父和顾母一脸严肃地看着她,她哭丧着一张脸,自觉说错话了。

    姚格丝站在门边愣愣地想着事。

    顾瑾瑜关掉水龙头,没有流水声的厨房变得一片安静,客厅外的话清晰地传了进来,他也听了个大概。

    再看姚格丝的神色似乎有点不对劲,他走过去拉拉她的手,“那些都是认识你之前的事,我跟……”

    姚格丝突然抬头打断他,“你……不喜欢孩子?”

    顾瑾瑜愣了愣,“不会。”

    姚格丝低着头,不让他看见她眼底的情绪。

    既然不是不喜欢,那么为什么不要孩子?难道真的像她公公婆婆说的那样,顾瑾瑜对他的青梅单筱笑余情未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都说总裁不好惹最新章节 | 都说总裁不好惹全文阅读 | 都说总裁不好惹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