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冷君系妾心 > 终章

冷君系妾心 终章

作者 : 殷亚悦
    慕容浚不仅赐给海天麒大将军的职位,也将边塞的暴动交给他处理,考验他的能耐。

    海天麒果然不负皇命,在三个月内平定边关暴乱一事,待事情告一段落,他立刻快马加鞭,飞奔回京城,只为了见他日思夜想的妻子。

    几乎是骏马一抵达将军府门外,他立刻跳下马背,疾步走进大门,一路上下人们请安的声音都吸引不了他的注意力。

    他的心里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他分开了好几个月的妻子。

    他疾步走入卧室,以为慕容凤鸢正在午睡,然而空荡荡的大床告诉他,她并不在房里。

    没见到她,他立即唤来丫鬟青儿。

    “夫人呢?她去哪儿了?”他略显急躁的问。

    青儿被海天麒似带着怒意的语气吓着,好半晌后才道:“夫人……夫人她去苏州了。”

    海天麒瞪大双眼,“鸢儿去了苏州?为何没有人告诉本将军这件事?”这些人眼里到底还有没有他这个主子存在?

    “是、是夫人不让青儿说的……”青儿嗫嚅着道,觉得脸色冷峻的大将军真是令人害怕。

    海天麒脸色微沉,倏然站起身。

    “她去苏州多久了?”为什么她不在京城等他回来?为什么她要一个人去苏州?为什么她连个消息也不愿让人通知他一声?

    许多的疑问令他不由自主的生起气来,很想立刻逮回他那难以了解的小妻子,问问她为什么要丢下他。

    她这么做好像是存心弃他而去,令他很难受。

    “回将军,夫人已经去苏州将近一个月了。”青儿硬着头皮说,就怕惹恼海天麒。

    海天麒脸色更沉了几分,一句话也没再多说便转身离去。

    海冷梅幽幽叹口气,不知该如何帮助始终将自己关在房里的慕容凤鸢,只能等待着此时正与慕容凤鸢在房里长谈的李藤儿能带来好消息。

    自从前一阵子慕容凤鸢只身一人回到海府,她们就看出她变得不一样了,小脸上毫无表情,对于他们的关心也都置若罔闻,彷佛将自己关在一个壳里,不让别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海冷梅曾试图与她谈谈,想问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慕容凤鸢始终不愿多说。

    海冷梅不明白,几个月前他们夫妻俩回京城去时,明明慕容凤鸢是带着笑容离开苏州,显而易见那时候他们夫妻的关系已经变好,可是为何她此番回到苏州,却是挂着令人担忧的愁容?

    咿呀一声,房门被人打开,一道纤细的身影从房里走出来。

    李藤儿抬眸望着海冷梅,小脸上满是无奈,轻轻的将房门关好,道:“鸢儿还是不愿多说,可是我大概猜到几分了。”

    “是不是跟二哥有关?”海冷梅问。

    李藤儿点点头,低叹一声。“这世间,果真是情字最伤人。”

    不管是什么人,都注定会在情字这条路上受伤。

    她比较幸运,虽然受过伤,但至少现在拥有幸福的生活,有疼爱她的丈夫在身边,但慕容凤鸢却无法得到丈夫的爱。

    从与慕容凤鸢的言谈中,李藤儿多少得知她难过的原因跟海天麒有关,也猜得出来,这场婚姻必定布满荆棘,谁先爱上对方谁就先痛苦。

    ******

    回到苏州已经一个月了,可是每次想起海天麒都会让她心疼不已。

    “夫君……”慕容凤鸢低低轻喃,泪光在眼眶中闪烁,小手缓缓的拧紧掌中的衣裳,小脸上满是落寞。

    带着满满的不舍与怒意,海天麒推开房门,便看见她呆坐在床沿,盯着一件衣裳发愣,而那件衣裳是她说过要做给他穿的。

    那声轻轻的低喃,正巧的落入他耳里。

    不管是谁听到,都明白这小女人在思念他。

    海天麒走向她,没好气的说:“妳竟然让我兴匆匆的回家,却见不到妳,真是让人气闷。”伸手拿起她抱在怀里的衣服,他眼中有着指责,但却是心疼多过气恼。

    慕容凤鸢抬起小脸,以为是自己眼睛花了,星眸因错愕而睁大。

    “夫君,你怎么来了?”她傻傻的问。

    他忽地一把扣住她的下巴,狠狠的吻住她微张的小嘴,要让她也明白他的思念不亚于她。

    这个吻来得突然,猛烈却充满浓浓的**,更饱含相思,令她不知所措。

    “妳竟敢让我找不到人!”海天麒喘息着低声道,大掌急躁的扯开她的腰带,探进衣襟里,抚摸记忆中温润的肌肤。

    “夫君。”慕容凤鸢嗫嚅的低哺,一抹红晕浮现双颊。

    “我每天在军营里最想念的人是谁,妳可知道?”他褪去遮住她春光的衣裳,黑眸瞪着她因羞怯而不晓得该往哪儿摆的双眼,大掌扣住她的下巴,不让她躲避他的注视。

    她忍住不自在的羞怯感,“我、我不知道。”

    海天麒舔着她微张的朱唇,不时轻咬着那两片柔嫩的唇办,气恼她怎可以不明白?

    “妳可知道我有多想妳?”他恶意的轻拧藏在粉色肚兜下的红莓,略带惩罚意味。

    他的一句想念,彷佛爆竹般在她脑子里炸开,震撼极了。

    “不可能啊。”他怎么可能会想念她?

    “为什么不可能?”海天麒瞇起眼,低沉的嗓音里有着明显的欲望,大掌中的柔润触感令他爱不释手,于是缓缓收拢五指,掐揉着浑圆。

    慕容凤鸢说不出半句完整的话,因为他压根儿不让她好好说话。

    “嗯?”他舔着她白皙的颈子,顺势将她压在床榻上。数个月未见,他对她的渴望已经堆积如山,恨不得立刻拥抱她。

    这脑袋没开窍的小女人,偏偏看不到他所释放出的情意,独自一人自哀自怜的样子令他好气又无奈。

    “若你的心里有我……”慕容凤鸢娇喘着,媚眼如丝,无法将一句话完整说出。

    他熟练的挑逗她每一处的敏感点,热情得彷佛不是那个沉稳内敛的海天麒,这样的他对她来说是陌生而新奇的。

    他是个冷静沉着的男人,可是在床第之事上,他的热情就像一把火狠狠燃烧着她,将她变得不像自己,只因他而存在。

    海天麒望着她娇喘不休的娇媚模样,有种想立刻埋进她的冲动,大掌迅速褪去她的衣物,包括贴身的肚兜、亵裤,白皙的娇躯呈现在眼中,使得欲望更上扬几分。

    “继续说,我在听。”他的薄唇亲吻着她每一寸肌肤,留下密密麻麻的吻痕,吻得她娇喘不休。

    “你这样我怎么说话呀?”慕容凤鸢轻喃着埋怨道,眉心轻轻拧起,小脸上有着压抑不了的**。

    “我就是要这样,谁教妳要惹我生气。”他惩罚似的以齿咬了下,惹得她一阵轻颤。

    “我、我才没有。”她缩了缩身子,小声抗议。

    “还说没有!”海天麒深邃的黑眸闪过一丝气恼。

    “别。”慕容凤鸢羞愧的别开小脸。

    “妳竟怀疑我想念妳的事实?”刺激她最敏感的一处。

    克制不住的娇吟冲出喉咙,她觉得那又尖又细的甜腻嗓音根本不像是她的,感到好羞人。

    “妳不等我回京城就独自一人跑回苏州,眼里可还有我这个丈夫存在?”

    海天麒又道,他瞇眸望着她越来越迷蒙的眼神,觉得她真是柔媚得教人心痒难耐。

    慕容凤鸢娇甜的噪音似是悦耳的乐曲,而身子益发空虚的感觉令她快要疯狂了。

    她只是太悲伤,不想待在周遭都是权势气息的京城,才会一个人跑回苏州海府。

    “妳可知道,妳不只是我海天麒的妻子而已?”

    他张口含住她断断续续发出娇啼的红唇,带点刻意的意味,用力撞击她。

    漫天而来的快慰令慕容凤鸢失了神,理智全被欲望牵着走,瞬间被充满的快感让她忘了道德的束缚,本能的摆动纤腰回应他的占有。

    “夫君。”她不禁低喊着。他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妳还不明白?妳可是唯一能让我牵肠挂肚的女人啊。”

    他温醇而浓情的嗓音在她的嘴里化开,又深又浓的感情,不需要更多的字眼,她瞬间已明白他的心。

    他对她并非无情,他只是不曾表达出来。

    她早该想到,以他冷情的性子,若非他真正在乎的人,他不可能对她好。

    她怎会怀疑他不爱她呢?

    爱与不爱,这个答案其实不需要他说出口,因为他已经用行动表明了一切。

    “夫君。”慕容凤鸢甜腻的噪音里带着细微的哽咽,是喜极而泣,也是激情中的真实感受。

    泪水湿润了她的眼,张开纤臂牢牢的抱紧正猛烈占有她的丈夫,主动响应他的热情。

    这一刻,她不再被那些莫名的理由牵绊自己的思绪,不再怀疑海天麒是因为贪权恋势而娶她,因为他已经用行动告诉她,在他心中,她是他这辈子唯一掏心掏肺,用心所爱的女人。

    黑夜降临,照亮屋子的烛火已被吹熄,所有人都合上眼睡去,却有一双黑眸仍神采奕奕。

    海天麒望着怀中睡得酣甜的人儿,大掌轻抚她一身雪白肌肤,眸中有着令人难以察觉的怜惜。

    他的妻子是那样的冰雪聪明,有勇气对着冷酷无情的他吶喊出委屈,却没有胆子开口问他一句是否爱她,这样看似坚强却又软弱的小女人,令他不倾心也难。

    “妳这个傻女人,怎不来问问我的心呢?”海天麒轻声低喃,“如果我没有追来苏州,那妳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独自承受这种莫须有的痛苦呢?”

    睡梦中的人儿只是无意识的翻了个身,将赤luo的身子往后更靠近他的怀里,汲取他的温暖。

    “我明白妳在宫里很寂寞,更担心我在朝中会被人陷害,所以妳希望我离开朝廷。可是妳知道吗?为了能与妳安心的度过未来,我不得不逼自己留在朝廷中,实现对皇上的诺言,用二十年的时间辅佐未来的君主,以换取后半辈子的太平日子……”

    若他背弃对皇上的诺言,只怕届时圣颜震怒,无情的连对鸢儿都不会心软,以伤害她来惩罚他的失信。

    皇上这步棋下得令人难以招架,可说是洞悉他的弱点,给了他这么一位美丽动人的妻子为诱饵,他无法割舍,也不愿割舍这么令他动心的女子。

    为了她,他甘愿倾尽所有,排除万难,给予她最想要的生活。

    “我会永远保护妳,绝不会让妳受到伤害……”

    她年幼时不幸的遭遇,对海天麒来说是一个永远无法忘却的痛楚,而他绝不会让她再度遭受那种恐惧,只要她愿意给他时间完成皇命,愿意给他机会,让他与她能一起白头偕老。

    健臂搂紧慕容凤鸢的身子,海天麒的薄唇扬起满足的笑,意识逐渐朦胧。

    梦境中,他们俩生了几个小萝卜头,住在一个淳朴的小村庄中做一对平凡的夫妻……

    直到好几年以后,慕容凤鸢才真正明白,为什么海天麒无论如何都坚持接受大将军一职,也了解父皇当初为何不管她如何抗拒,都坚决要将她赐婚给海天麒。

    父皇是明白她的无助的,给她一个好丈夫,是他唯一能为她这个女儿做的事。

    对内,海天麒在朝廷上解决一道又一道的难题;对外,他立下无数汗马功劳,与公孙家分别镇守边关长达十多年,抵挡与日俱增的外患,保卫这块国土!

    海天麒告诉她,这些考验,只不过是未来他们俩携手远离喧嚣尘世的必经之路,一旦通过了,他们便可以远离所有的是是非非,一家人永远过着平静安稳的日子。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冷君系妾心最新章节 | 冷君系妾心全文阅读 | 冷君系妾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