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冷君系妾心 > 第七章

冷君系妾心 第七章

作者 : 殷亚悦
    原来这就是民间的市集。

    慕容凤鸢不断观看着四周的摊子,有杂耍的、斗蛐蛐儿、卖艺的……许多琳琅满目的摊子令她双眼一亮,十分好奇。

    她迫不及待地想四处瞧瞧,但因为对这儿不熟悉,她只好跟着李藤儿、海冷梅一起慢慢逛。

    “婶婶,这就是小穆儿说的棉花糖!”小穆儿喜孜孜的拉着慕容凤鸢的手,往一摊位在转角处的摊贩而去。

    小穆儿将娘亲事先给他的银子拿给小贩,然后接过对方递来的棉花糖。

    “婶婶,这个很好吃喔,甜甜的,小穆儿最喜欢了。”小穆儿将棉花糖递到她面前,要她尝尝看。

    慕容凤鸢望着小穆儿高举着的零嘴,不自觉的露出甜甜的笑意,张口含了口软绵绵的棉花糖。

    甜甜的滋味立刻在口中蔓延开来,无形中有一种淡淡的安定感充满心中,这是她从来不曾在宫中尝到的滋味。

    从小生长在宫庭,她要什么有什么,但这却是她头一次体会到这种朴实且踏实的感觉,一种家的感觉。

    “好好吃,对不对?”小穆儿眨着晶亮的瞳眸问。

    “真的好好吃,小穆儿好乖,会分给婶婶好吃的棉花糖。”慕容凤鸢摸摸小穆儿的头,眼中荡漾着柔软的光芒。

    “因为婶婶好漂亮,小穆儿很喜欢。”小穆儿童言童语的称赞,令一旁的李藤儿和海冷梅一阵失笑。

    “小穆儿的小嘴真甜呢!”慕容凤鸢宠泅的捏了捏他的鼻尖。

    “婶婶,二叔叔怎么好多天不见了?小穆儿喜欢跟二叔叔玩骑马,小穆儿很想二叔叔。”小穆儿好久没有看到海天麒,怀念起跟他一块玩耍的时光。

    娘说,公主婶婶跟二叔叔是夫妻,就是每天都会一起睡觉,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一起做好多好多事情,可是为什么他都只看到婶婶在家,二叔叔却都不见人影?

    慕容凤鸢顿时一愣,愣了会儿才扯着牵强的笑道:“婶婶……也不知道二叔叔到哪儿去了,他没跟婶婶说。”

    从海天麒将慕容凤鸢独自一人留在海府看来,他们夫妻之间肯定出了什么问题。后头的李藤儿与海冷梅两人互看一眼,心里都明白这一点,却也都没有点破。

    “婶婶跟二叔叔吵架了吗?就像小穆儿也会跟爷爷生气一样吗?”小穆儿歪着小脑袋,天真的问。

    “小穆儿别问了,娘带你去看别的好玩的。”李藤儿牵着小穆儿的小手,赶快将他带开,可不想让小孩儿单纯的心思不经意碰触到慕容凤鸢脆弱的心弦。

    “二嫂,小穆儿还小,只是随口说说而己,希望妳别在意。”始终注意着她的海冷梅走近她身边,轻声道。

    “我没事。”慕容凤鸢连忙收拾低落的情绪,摇摇手道。

    望着她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样,海冷梅沉默了会儿才又开口:“妳跟二哥是不是出了些什么事情?”

    “呃……没、没有呀。”慕容凤鸢心慌的想掩饰情绪,却在不经意间暴露更多。

    “可是我怎么觉得你们之间似乎藏着些什么事?”海冷梅瞅着她略显慌乱的小脸,越瞧越觉得她肯定有心事。

    “哪有什么事?妳别瞎猜。我……我要到那儿去瞧瞧了!”没想到海冷梅竟然会注意到这些,一种被看穿的惶恐令慕容凤鸢不安,因此往后退了步,打算逃离这种窒闷的氛围。

    当她旋身要往别处去时,却意外撞上一堵肉墙,娇小的身子一震,差点往后倒去,当她站稳脚步,定睛一瞧,星眸顿时圆睁,愕然的瞪着站在她面前的男人。

    那是她好几日不见的夫君,海天麒。

    慕容凤鸢因他突然出现而面显无措,视线不晓得该往哪儿摆,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他瞧。

    海天麒瞧了她一眼,似是闪躲却又像是不将她当一回事,他的目光只短暂的在她身上停留后,便落在她身后的海冷梅母女身上。

    他冷淡的模样令慕容凤鸢不由得感到一阵失落。

    他看她的眼神,就像看一个陌生人,她知道,虽然他们已经是夫妻,但两个人的关系似乎比陌生人还不如。

    “妳怎么会在这儿?”海天麒绕过慕容凤鸢,来到妹妹身前,并伸手抱过仍在襁褓中的外甥女。

    “今儿个天气不错,心想老是窝在府中也没什么意思,所以跟大嫂、二嫂一块儿上市集逛逛。”海冷梅揉了揉因为抱孩子抱得太久而酸疼的手臂,一边解释,一边注意他们夫妻俩的神情。

    从兄长高深莫测的表情看不出他究竟想着什么,但他始终忽略慕容凤鸢的存在,让海冷梅更加确定他们夫妻两人肯定出了事。

    “大嫂呢?”海天麒问道。

    “跟小穆儿在那儿看布料。大嫂说天气渐渐热了,要选些较薄的布料做衣服……说到这个,二哥,你帮我照顾一下小可薇,我跟二嫂也去选几匹布,好替你做几套衣服。”

    海冷梅不给海天麒拒绝的机会,也不理会慕容凤鸢错愕的神情,拉起她的小手就往不远处的布庄走去。

    从爹与二哥相继接下圣旨,而她全身而退时,她就知道爹与二哥为了她,一定跟皇上谈了什么条件。

    只是她万万想不到,爹竟为了她而踏上他这辈子最不愿意碰触的政途,而二哥则沉默地接受皇上赐婚,放弃了原本打算孤独一生的念头。

    她的家人为了她的幸福,作了那么多的牺牲与改变,那么也该换她来为他们做些什么才是。

    伫立在原地的海天麒,单手抱着婴孩,抿紧的薄唇隐隐透露出一些情绪。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的眼眸总是会不由自主的追寻着慕容凤鸢的身影。

    每当夜深人静,他一回到房里,视线便立即落在床榻上的人儿身上,凝视着她的睡颜许久。

    等他察觉这样的状况时,他已经管不住自己的心,不管白天、黑夜,当他回到海府时,一双黑眸总追逐着她的身影。

    海天麒不明白这种感觉究竟从何而来,也无法探究是为什么,但他知道,他一点也不排斥这种管不住自己那颗心的感觉。

    逛了一整个早上的市集,回到海府已经是晌午了,女人们手里捧着几匹布,一边走一边谈论新衣裳要怎么做,而海天麒则一手抱着小女娃,一手牵着小穆儿,沉默地跟在她们后头。

    望着与大嫂和妹妹相谈甚欢的慕容凤鸢眉宇间有着淡淡的喜悦神采,小脸上尽是满足的笑容,那是与他相处时他所看不见的美丽模样。

    除了洞房花烛夜她曾对他露出羞怯的笑容外,与她相处时,她似乎都是以尖锐的言语面对他,甚至对他冷漠相待。

    他已经许久不曾见到那个对他流露出娇怯的慕容凤鸢了。

    走进大厅,就见一大早山外洽商的海天麟在厅中候着,一看到消失一整个早上的妻儿归来,他俊脸上有着薄怒。

    “你们去哪儿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海天麟拉过妻子,拿过她怀中捧着的布,眼中有着明显的指责。

    “爹!”小穆儿一见到海天麟,喜孜孜的上前拉起父亲的大手。“爹,小穆儿跟您说,娘今儿个带小穆儿上街去,看见好多好玩的东西喔!”

    海天麟抱起儿子,黑眸不悦的望向一旁的妻子,等听她怎么解释。

    李藤儿吐了吐小舌,略带撒娇的道:“我们去逛市集,因为太高兴了,所以就忘了时间……夫君你别生气,你瞧,我买了些布要给你做衣裳。”

    海天麟没好气地瞪着怀中的布,无奈地道:“下回出府时,差人去商行跟我说一声,别让我担心,懂吗?”

    “知道了。”李藤儿盈盈地笑着,“你别担心,今儿个我们在市集碰巧遇到天麒,有他保护我们,不会有事的。”

    “你……”海天麟拿她没辙,“总之下回不许你出府太久!”

    “夫君,别气了,下回我不会再让你担心。”知道丈夫是担心她,李藤儿柔声安抚丈夫,之后赶紧拉过站在一旁的慕容凤鸢,介绍道:“她就是天麒的妻子凤鸢喔!她回府这么久,我们今儿个终于见到她了。”

    慕容凤鸢愣了愣,礼貌的朝大伯点点头。

    海天麟瞧了她一眼,略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

    “我累了,妳跟我回房去,伺候我沐浴。”海天麟拉着妻子的小手就往厅外走,也不管他说的话已经让李藤儿整张小脸瞬间红透。

    望着李藤儿羞红着小脸被丈夫带走,海冷梅轻声笑着,语带欣羡地道:“大哥真疼大嫂,结缡几年了,感情还是这么好。”

    慕容凤鸢同样对海天麟夫妻的鹣鲽情深羡慕不已,星眸不由自主的望向站在一旁的海天麒,就不知他是否可以感受到她的期盼?

    她多希望也能像李藤儿那般,有个疼爱她的丈夫……

    然而,她却只见他眼底冷淡的情绪,于是期待与不安的心情瞬间转为失望。

    “二哥,我先回房歇息了。”

    海冷梅要下人将布送到她的房间去,然后伸手从海天麒怀中抱走女儿。逛了一整个早上的市集,她也想小憩一会儿,于是很快的抱着女儿离去。

    偌大的大厅里头,只剩下海天麒与慕容凤鸢两人。

    她挪动脚步,拿起放在一旁的布,欲转身离去。

    “等等。”海天麒忽然伸手挡住她。

    她停下脚步,抬眸望着他。“什么事?”

    “跟我来。”

    他拿过她怀中的布,要下人送去他房里,接着牵起慕容凤鸢的小手,低沉的嗓音里有着不容拒绝的坚持。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冷君系妾心最新章节 | 冷君系妾心全文阅读 | 冷君系妾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