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冷君系妾心 > 第一章

冷君系妾心 第一章

作者 : 殷亚悦
    在海云龙颓丧的离去以后,始终在屏风后方待着的人儿缓缓移动莲足,来到慕容浚面前。

    女子有着一张白净的鹅蛋脸,水灵灵的星眸上方是一对秀眉,小巧的鼻梁,以及微微抿紧的朱唇,在细心的妆点之后,更显得雍容端庄。

    她是当朝的大公主,慕容凤鸢。

    慕容凤鸢浑身散发出清冷的气息,星眸一瞬也不瞬的望着正俯视桌案上那幅画像的慕容浚。

    “父皇。”她淡淡的唤了声。

    一道清冷的嗓音打断了慕容浚的沉思,他抬眸一瞧,唇角顿时扬起一抹笑意。

    “鸢儿,是妳啊,什么时候来的?”

    慕容凤鸢微微福身,并没有忽略父皇眼中的欣喜之意,但她细致小脸上的神情依旧淡然。

    “来一会儿了。”她视线往下一移,落在那幅画像上,星眸微微黯然。“父皇又在思念余姨娘了?”

    “是啊,算算时间,已将近十年没有再见到她了。”一想到与他分隔两地的爱人,慕容浚不由得心中惆怅。

    “十年啊……”慕容凤鸢轻声低喃,星眸半垂。

    画中的女子跟她容貌有几分相似,但两人却没有缘分。

    这就表示,她入宫也将近十年了,是吗?

    日子过得真快,她竟在这尔虞我诈的皇宫中生活了十年,而且还能平安的活到现在,想想,她真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觉得讽刺。

    “那孩子也九岁有了吧?”慕容浚叹道。

    当初他离开时,那孩子还在余妃的腹中,返宫半年后,他也接到余妃顺利产下龙子的消息。

    想起当年与余妃分离时她嘴角的那抹苦笑,慕容浚不禁心疼,也很不舍。

    为了确保余妃在宫外的安危,他曾派人暗中保护他们母子俩,没想到却被一些想要攀附权势的小人意外得知她的去向,暗地里轮番去骚扰他们母子的生活,后来余妃只好请求他别再派人护着她。

    因为她害怕好不容易拥有的平静生活会再次被朝野的有心人破坏,更不希望孩子无端受波及,所以请他别再让人跟着他们母子,并且希望他能专心于朝政,别去找她。

    起初慕容浚当然不愿意,要不是余妃表示,若他不答应的话,她宁愿与孩子躲到连他都找不着的地方,他也不会接受她这样的请求。

    于是这些年来,他只能待在宫中,独自对着她的画像思念她,尝尽相思之苦,却无法可解。

    慕容凤鸢静静望着父皇眉宇间流露出的愁郁,没再多说什么,将视线往海云龙消失的门口望去。

    海云龙,被父皇从一名平民瞬间提拔为内阁大学士,在朝野引发一片舆论声浪,许多高官对于海云龙如此幸运的际遇感到不可思议,也引起部分有心人眼红。

    这位误打误撞被拉入这淌浑水中的人,可是她未来夫家的长辈。

    顺着女儿的视线望去,慕容浚想到稍早前海云龙战战兢兢的想为次子海天麒说情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

    “为了得到海云龙,朕可是煞费苦心哪。”

    他等了二十多年,可终于让他等到了!

    “父皇似乎对海大学士特别偏宠。”慕容凤鸢开口道,水眸望着父皇满意的笑容。

    即使海云龙入朝至今仍未有令人眼睛一亮的作为,但父皇对他似乎没有任何质疑。

    “鸢儿,海云龙的用途并不在此时,但你相信朕,他绝对会是个良臣。”

    从海云龙的身上看不见任何野心与嗜权的气息,那双炯亮的黑眸透露出的是赤诚的心,当初就是因为他的不贪与赤诚之心,让慕容浚一眼就看上这个人才。

    这样的人,不仅对主人掏心挖肺,当然更不会反咬主子。

    而海云龙的次子海天麒,则刚好完全相反。

    海天麒生性沉冷,在波诡云谲的朝中绝对能够如鱼得水,并且毫不留情的毁掉阻挡或伤害他的那些人。

    他可以轻易的割舍高高在上的身份、地位,也可以为了得到权力而踩着别人的血往上爬,端看他想不想要得到罢了,而非那是由什么人给予。

    他的眼神太过冷冽,彷佛任何事物都无法捆绑住他的心,似乎不会为任何人停下脚步。

    但是,再怎么残酷冷情的人,对于亲情还是很难割舍。

    海天麒唯一的弱点就是他的家人。

    只有让他有了牵挂,他才会对自己根深柢固的想法和行径有所迟疑。

    因此这回海冷梅的事,可说是上天赐给慕容浚一次大好的机会,若不好好把握,未来要再得到海云龙和海天麒这两大人才,机会可能极为渺茫。

    慕容凤鸢暗暗叹息。她并不想知道海云龙在父皇的心中评价如何,她在意的是未来将与她同床共枕的海天麒。

    那个男人,她只在父皇的寿宴上见过一回。

    其实她记不清海天麒实际上长得如何,但对他那双深邃而难以猜测的黑眸记忆犹新,看起来是个心思深沉的男人。

    不需要经过相处,慕容凤鸢记忆中的海天麒,并不令她欣赏。

    当她得知父皇将她赐婚予海天麒时,她曾经断然拒绝,但父皇完全不肯退让,甚至对她动怒。

    无可奈何之下,她不得不答应这件婚事,但她一点也不知道,父皇拉拢海氏父子究竟是为什么。

    望着慕容浚算计着什么的神色,嘴角的笑看来是那么的得意,身为帝王的子女,婚姻大事完全身不由己,被拿来当作交换的条件也是正常的。

    人人都说她是最受宠的大公主,为什么她却一点也没有这种感觉?

    她只觉得自己被视为交易的物品,用来换取案皇想要的人才。

    慕容凤鸢敛起水眸,心底涌起一股悲哀,却无法制止即将发生的事,只能暗暗摇头叹息,并悄悄告退。

    ******

    带着颓丧的心情,海云龙无奈的回到学士府,当他才踏入大厅时,竟瞧见应该在苏州的次子海天麒这会儿正坐在椅子上悠哉的品茗,似乎正等待着他回来。

    “天麒?你怎么来京城了?”海云龙诧异地望着沉静的他,在主位落坐。

    海天麒不疾不徐的将茶杯搁回茶几上,慵懒的抬眼望着满脸疑惑的父亲,低沉的嗓音里似隐含着笑意。

    “我都已经接下圣旨了,当然是来京城完成婚事。”要不老头子以为他是来看许久不见的父亲吗?

    “什么?你……你这么爽快就答应皇上了?”本来以为儿子会力抗到底,没想道他却将赐婚一事看得很淡,这反倒让海云龙傻眼。

    “不答应皇上,难道要让自己的脑袋落地?”海天麒没好气地道。他还想多活几十年好吗?

    “我以为你不会想娶公主……”海云龙搔搔脑袋。

    “在冷梅未回府以前,我确实打从心底不想成婚,更不可能碰皇室的女子。”

    若非为了妹妹的下半辈子着想,他说什么也不可能将自己推入这样的万丈深渊。

    活了二十七个年头,他早就将人生作好安排,这辈子除了游山玩水,他一点也不想让任何事绑死自己。

    但是,当见到妹妹悲伤的落泪,恍若一缕游魂,行尸走肉般的活着时,他实在无法置之不理。

    所以他独自一人进宫去,找上在他成年以后就显现出对他极富兴趣的皇帝。

    多年前,海天麒曾出席皇帝的寿宴,那个高高在上,只手就能遮天的皇帝曾告诉他,若他这一生中能够付出二十年的岁月来为未来的帝王效命,那么,皇帝愿意给他所有他想要的权力、财富与美人。

    但海天麒并既不贪权势、富贵,也不贪美色,他想要的是浪迹天涯的自在生活,那才真正适合他的性子。

    然而妹妹的婚事迫在眉睫,一旦她与三皇子拜堂成亲,事情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于是海天麒接受皇帝的条件,答应娶慕容凤鸢为妻。

    慕容凤鸢……

    脑海掠过一抹清丽而高傲的倩影,那清冷的眼神,彷佛没有任何人可以探知她的心。

    海天麒只在皇帝的寿宴上见过她一次,对她那双清冷得彷佛尘世间的一切都事不关己般的双眸,他记得很清楚。

    虽然贵为公主,但她好像并不快乐,不然那双眼眸怎么会透露出孤单?

    “我没有想到本来欢欢喜喜的一场婚事,却变成这样收场,还得让你委屈……”海云龙感叹世事变化多端,快得让人难以掌握。

    海天麒对父亲语气中的无奈不予置评,只是挑起浓眉,话中有话地道:“委屈?就不知道最后到底会是谁委屈了谁。”

    谁说他委屈了?

    他可是很期待与慕容凤鸢的婚姻生活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冷君系妾心最新章节 | 冷君系妾心全文阅读 | 冷君系妾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