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恋爱要在晚餐后 > 第三章

恋爱要在晚餐后 第三章

作者 : 陶乐思
    【第二章】

    前一天害人晕倒,虽然当事者说已无大碍,但傅邑轩还是觉得不安,心里一直记挂着彭铄玗。

    昨晚在送她回家的路上,他们稍微聊了一聊,也做了自我介绍,原来她在女性杂志社工作,下班经过公园才会被他的球意外打中。

    撇开气色不佳的问题不说,彭铄玗是个漂亮的女生,精致五官不需过多彩妆描绘妆点,简单的牛仔裤毛衣就能突显她的率性品味和裱纤合度的好身材,是他欣赏的类型。

    况且她在应答上也满大方的,感觉应该挺好相处,而他向来喜欢和直率的人来往。

    为了避免她后续还有什么问题,却没办法再找到他,他给了她名片,虽然现在还不到一天,她也没打电话来说有什么问题,可他心里还是一直挂念着这件事。

    不晓得她休息过后是否还有不适?头上的大肿包消了没?

    昨晚她看似无大碍,他却觉得有点奇怪,因为她一直问他有没有说话,若有所思的样子也不太对劲……

    头部受到撞击的事可大可小,她被球打到接着又垦倒撞到地上,不晓得会不会有后遗症?

    愈想愈不放心啊!他得再次确认她真的无恙,才能真正心安,但是该怎么找她呢?

    对了,彭铄玗说过她在甜心杂志社工作,而且她是下班不想挤捷运选择散步才会经过公园,可见工作地点就在附近,但她没说地址……不要紧,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杂志名称就是个好线索。

    “余敏,你听过《甜心杂志》吗?”

    趁着清闲空档,傅邑轩一边随意巡视货品摆放状况,一边问向在柜台里查阅库存资料的店长余敏。

    “有啊,这里就有一本上期的《甜心杂志》。”

    余敏年仅二十七,相貌甜美,留着一头褐色的俏丽短发,穿着走休闲运动风,营造有个性的风格,她平时就习惯关注时尚流行资讯,一听傅邑轩提起就马上回答。

    “真巧,借我看一下。”傅邑轩喜出望外地大步走向柜台,拿了杂志便坐在沙发上翻阅。

    “Eason,你怎么忽然对这种女性杂志有兴趣啊?”

    余敏在傅邑轩经营的邑亨运动用品连锁店从菜鸟店员做起,到现在已经将近四年了,她从没见过傅邑轩碰过这种女性杂志,不禁好奇探问。

    “不是有兴趣啦。”

    傅邑轩连忙否认,可不想让员工认为他有怪怪的癖好。“是刚好有个认识的人在这杂志社工作。”

    “……女的吗?”余敏一听,敏锐联想,刻意佯装暧昧神情追问。女性杂志社员工,应该女性占大多数吧!

    “是女的没错,不过你别想歪了,我昨天打篮球时不小心砸到人家,害人家晕倒了……是这样才认识的。”

    傅邑轩简单明了地说明,免得被误会,员工们又一径地起哄。

    确认是女性,余敏下意识生起敌意。

    “真的假的?被球砸一下就晕倒?有没有这么娇弱啊?”

    她怀疑这是为了要接近傅邑轩的手段,这男人热心单纯,太容易相信别人,很可能吃亏上当啊。

    毕竟三十二岁,正当壮年又事业有成,体格强壮、仪表堂堂,喜爱运动又无不良嗜好,而且个性端正,这样的优质男已经近乎绝种了,识货的女人只要一发觉,肯定会想方设法攀上的。

    “真的啦,大概是被砸到后重心不稳跌倒撞到头,只短暂晕了一下。”傅邑轩正经解释。

    “然后咧?该不会是为了敲你竹杠、占你便宜吧?”余敏状似好心地质疑,实则是为了探知更多消息。

    “没有,完全没有。”

    傅邑轩一脸“你猜错了”的表情,明明是他的球砸到人,理亏在先,对方也没有什么表示,他压根儿没有这番联想。

    “那好吧,算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既然没有下文,意味危机暂时解除,余敏哂然地耸耸肩。

    其实她这些年来一直心仪着傅邑轩,只可惜傅邑轩对她不来电,她只好接受别人的追求。

    不过这无损她对他的喜欢,只要能待在他的店里,替他打点好店内一切,在一旁默默关心他,她就很开心了。

    傅邑轩不以为忤地笑了笑,认为余敏既是他的好帮手也是好朋友,听到他发生这种事,担心他吃亏受骗是难免的。

    他把注意力调回杂志上,翻往最后一页,找到杂志社的地址——距离这里果然只相隔两条街!

    “余敏,我出去一下,有事的话再打手机给我。”

    傅邑轩风风火火地说走就走,没等余敏反应过来,人已飙到店外。

    甜心杂志社,这就去瞧瞧!

    安稳地睡过一觉后,果然通体舒畅,精神饱满,彭铄玗终于恢复元气,工作起来事半功倍,还能一边和同事打屁;至于昨晚垦倒后频频听到莫名声音的状况,起床后已没再发生,自然被她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你应该是恰巧昨天身体状况差,才会被球打到就晕倒啦。”旁座的阿佩听完她昨天下班的遭遇后,如此说道。

    “嘿啊,不然我平时身体哪有这么三宝?”彭铄玗笑应。

    三宝是台语用词,意思是三不五时就病痛不适,吃不得一点苦、耐不了一点痛。

    “这次的教训就是告诉你,以后不要再一个人喝闷酒。”另一个同事说。

    “要喝就找姊妹们一起喝对吗?”彭铄玗睐看向同事,洞悉她的意图。

    “答对了!”同事呵呵笑。

    “玗玗姊,会客室有个帅哥找你耶!”刚从接待处领东西回来的助理冬冬,顺路替接待处同事转达消息。

    凹呜……

    狼嚎声顿时此起彼落。

    “你们干么啦!”彭铄玗一阵不好意思,忍不住笑了出来,转而追问冬冬。“知道是谁找我吗?”

    “是生面孔,不只是帅哥而且身材看起来好好喔,直筒牛仔裤掩不住那双劲健有力的双腿,宽松的厚帽T也遮不住那结实宽厚的胸膛……噢,这个赞捏!”冬冬一脸向往地形容,只差没垂涎三尺。

    “很会讲嘛,以后撰写文稿没问题了厚。”彭铄玗横睐她一眼,问了也是白问,还是赶紧去瞧瞧比较实在。

    “哈哈,听见是帅哥,动作好快,是谁说要退出外貌协会的啊?”不远处的美工部传来小萱的调侃。

    “哎唷,有当然最好,没有才退而求其次嘛。”彭铄玗自圆其说,在大伙儿的玩笑中离去。

    天底下谁不喜欢美好的事物?

    男生爱看美女,女生当然也爱看俊男啊。

    话说回来,帅哥是冬冬的形容,个人眼光不同,她又还没亲眼见到,是不是真的帅还有待商榷呢。

    不过,究竟是谁来找她呢?

    彭铄玗满心疑惑地来到会客室,推开门扉,里头朝她绽开微笑的俊脸给了她答案——

    “傅邑轩?!”

    她瞠目惊呼,关上门,讶异地追问:“你怎么会来这里?”

    “顺路经过,想起昨天你说过在这儿上班,又担心你的情况,所以上来探探班,这是给你的咖啡和蛋糕。”

    傅邑轩送上手中小提袋,这才慢很多拍地开始顾虑。“呃……不知道我会不会太打扰你?”

    这个人还真有心,送她回家已经很好了,竟还一直挂念她的状况,甚至特地跑这一趟来探视……

    彭铄玗扬唇,惊讶转为欣喜,巧笑倩兮地接过他的伴手礼,对他体贴的举止和心意倍感窝心。

    “不会打扰。你的咖啡和蛋糕来得正是时候,等会儿正好给我当下午茶,谢谢哦。”

    “不用客气。”傅邑轩腼观地扬了扬唇,对彭铄玗的笑容一时看傻了眼。

    今天的彭铄玗和昨日不同,有别于病恢恢的苍白样,一双眼睛灵动慧黠,唇畔笑靥如花,说话的声音清脆悦耳,身着及膝格子毛呢裙和白色毛衣,整个人显得神采奕奕,活力四射,好看极了。

    “你在看什么呢?”彭铄玗见他怔看着自己,莞尔笑问。

    傅邑轩连忙回过神来,尴尬地指了指她肿包的位置。

    “哦,我在看你的头……肿包消了吗?”

    他的好意关怀令彭铄玗感到心暖,昨天晕倒的事肯定吓到他了,才会这样惦记担心。

    “好像还没消,这地方还有点儿痛。”她哂然摸摸撞到的地方。

    “你有冰敷吗?”他皱眉关问。

    “冰敷?!”

    彭铄玗错愕地提高分贝。“不是热敷吗?”

    “二十四小时内要先冰敷,二十四小时后才是热敷……你昨天该不会热敷了吧?”

    傅邑轩讶异地说道,见彭铄玗好无辜地点了点头,他更加感到歉疚。“我应该提醒你的。”

    “哈,是我笨啦,不过幸亏我昨天太懒了,只敷了一下就跑去睡了。”彭铄玗吐了吐舌,毫不掩饰地说自己笨、自己懒。

    看着她俏皮的模样,傅邑轩不但被勾起笑意,心情也跟着轻快飞扬。

    “那你别忘了之后就是热敷了。”不只因为他是始作俑者,还出自内心自然的关怀。

    “记住了。”彭铄玗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忍不住称赞热心善良的他。“你人真好。”

    “没有啦,我是怕自己的过失,害你有什么不妥就不好了。”忽然受到称赞,傅邑轩腼腆了起来。

    “现在这社会多现实啊,怕惹麻烦的人占大多数,谁不是能撇清就撇清,我都已经表示没大碍了,照理说你应该脚底抹油有多远跑多远,可是你却没有这么做,不但送我回家,还来探我的班……”

    她漾着笑,瞅看他,不吝茴地再次称赞。“像你这样诚恳负责的人已经少之又少了,你的心地一定正直又善良。”

    她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熠熠地瞅着他瞧,还笑得那样甜美可人,外加让人愉悦的赞美,令他的心跳悄悄加速。

    对单身男子而言,一个正妹的赞美,足以令其心花怒放,他也不例外啊。

    “这是应该的,要是不闻不问,我反而良心不安。”傅邑轩不好意思地坦言。

    “那你现在看我好好的,应该就安心了吧?”彭铄玗摊摊手,让他瞧清楚自己完好无恙。

    “如果你答应让我请你吃晚餐赔礼,那我会更心安。”傅邑轩脱口提出邀约,下意识想和她多相处。

    “今天吗?”彭铄玗直觉地问。

    说出口才察觉自己太冲动了,生怕被拒绝,傅邑轩心跳飞快,还没听到答案就连忙改口。

    “不方便的话,改天也可以。”

    “可以啊,选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呗。”

    彭铄玗大方应允,或许是傅邑轩负责任的态度令人信赖,她对他不但没有陌生人的防备与疏离,反而很自然地熟稔起来。

    傅邑轩愣了一愣,随即欣喜得整张脸都亮了起来。

    “那好,我下班时间来接你。”得到意外收获,他笑咧了嘴,满心欢喜地离开了。

    送走傅邑轩,彭铄玗回到位置上,还没喘口气,邻近同事就凑了过来,丢出一堆问号砸得她晕头转向。

    “那男的是谁?”

    “你哪儿认识的啊?”

    “特地给你送咖啡来哦?”

    刚刚她们不是伸长脖子就是借机摸到会客室附近偷看,已经瞧见彭铄玗的意外访客,纷纷掩不住好奇地压低嗓音探问。

    “嘘……”本来没有什么,可被大伙儿这么一起哄,彭铄玗也莫名娇羞起来,要交情较好的几个同事们小声些。

    “嘘什么,我们这里也要听——”位置距离较远的小萱也是八卦一族,扬声加入。

    “没看见大家这么好奇吗?快从实招来。”婉如莞尔催促。

    瞧那一双双闪烁好奇的眼睛,彭铄玗又是没辙又是好笑,若是没满足她们的疑惑,她恐怕整个下午都不得安宁了吧?

    “哎唷,他就是昨天用篮球K到我的凶手啦。”彭铄玗公布答案。

    “那根本就是艳遇不是意外嘛!”小萱怪叫。

    “是意外啦。”彭铄玗失笑。

    “运动型帅哥还不是艳遇?”另个有瞧见彭铄玗访客的同事附和。

    “好呗好呗,就算艳遇吧!”她忍不住笑开,从善如流地顺应大家的意思,没再反驳。

    “啧啧,好羡慕哦,单身真好……”

    彭铄玗不置可否地微笑着,不回应起舞,这话题自然就慢慢结束了。

    单身真好?

    殊不知,当大伙儿过节时个个有伴,形单影只的她显得多寂寞啊?

    如果可以,她愿意拿所有艳遇机会,交换一段稳定甜蜜的感情,和一个可靠温暖的男朋友。

    鼓噪的氛围很快平息,阿佩见大伙儿不再把焦点放在彭铄玗身上,趁空凑近她身边,跟她秘密咬耳朵。

    “欸,那人来找你做啥?”

    “关心、慰问,约我吃饭。”彭铄玗对交情最好的阿佩没有隐瞒。

    “你答应了?”阿佩担心地瞠目看向她。

    彭铄玗扬唇,点了点头。

    阿佩大翻白眼,朝她臂膀使出一记铁沙掌。

    “你哦!不是说退出外貌协会了吗?太帅的男人不可靠啊!你就不怕再遇上烂桃花?”

    彭铄玗前一天才差点受骗,逃过一场靶情劫,身为好友,阿佩不得不顾虑地唠叨。

    “这个傅邑轩感觉人挺好的,坦率正直……”彭铄玗正想发表感想,阿佩压根儿不听地打断。

    “彭小姐,如果你的『感觉』准的话,为什么老是遇到烂桃花?”

    简单一句话,正中红心,堵得彭铄玗无话可说。

    “唉,你说得对。”彭铄玗沮丧地垮下肩膀,像颗泄了气的皮球。

    “也不是要你因噎废食啦,有约会就去啊,只不过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们没办法知道别人心里想什么,只好把眼睛睁大点。”见她一脸颓丧,阿佩同情地安慰叮咛。

    “嗯,我会小心的。”彭铄玗微笑点头,听进好友的话。

    她这么年轻,当然不会因噎废食,虽然屡战屡败,但她会愈挫愈勇,因为她相信,Mr.Right正在未来等着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恋爱要在晚餐后最新章节 | 恋爱要在晚餐后全文阅读 | 恋爱要在晚餐后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