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骄妻请进门 > 第四章

骄妻请进门 第四章

作者 : 官颖
    “浪费?”时歆慧冷静一笑,轻松的暗讽回去。“所以我应该省吃俭用,再找个男人依附在他的羽翼下生活,就能帮助我天天容光焕发喽?”

    “我的意思是跟喜欢的男人谈恋爱,你会活得更快乐。”杜珊亚不以为然的纠正。

    自己有说陪伴她的是男朋友吗?

    “要介绍给我们认识哦!”

    “不是,我……”她试图解释。

    “别这么小气啦——”

    “我们又不会抢你男朋友!”

    “我就说嘛,歆慧姊怎么可能没有男朋友。”

    “呵呵……”时歆慧干笑两声,思忖了一下,也对,何必否认自己没有男朋友呢,至少之后不会被她们归为不正常的熟女,还老说什么肤色黯沉,缺少爱情滋润的鬼话。

    一旦被认定有男朋友,就可以免去很多麻烦了。

    “他工作很忙啦,走不开。”她索性将错就错。

    “他是做什么工作的?”

    哇咧——有完没完啊?“无可奉告,我要保留一点隐私,好了,该去忙了。”她趁机开溜,快步走进录音室里,谢绝大家的追问。

    隔着玻璃,见她闪躲的态度,站在录音室门外看着时歆慧的杜珊亚,若有所思地笑着——

    最好你真的有男朋友!

    时歆慧准备出门一趟,刚走进电梯,一道人影也跟着冲进来。

    她正低着头在看手机,眼角余光由下往上看见对方穿着蓝色的牛仔裤,沿着修长双腿及窄腰而上,他结实伟岸的体格穿着红黑格子衬衫,咦?居然是跟她一模一样的花色欸。

    这个惊讶又惊喜的发现使她忍不住好奇的将眼眸往上一抬,顿时楞住了,

    居然是隔壁的住户—— 温为凡!

    “你﹙你﹚好。”他们异口同声的打招呼。

    话一说完,时歆慧又发现他的手机也跟她是一样的厂牌、同款的机种……这也太巧了吧!

    他们明明不对盘,怎么眼光和喜好会这么接近?真教人意外!

    温为凡也一样,看见这些巧合时,眼中同样闪着惊讶的光芒。

    虽然两人穿着一样,但同样是红黑格子衬衫配上紧身牛仔裤,她却穿出了不一样的感觉。

    整身造型衬出了她玲珑有致的曲线,以及完美的腿部比例;天使般的美丽脸孔配上魔鬼般的身材,教他一时看傻了,无法移开目光,心脏也跟着乱跳一通。

    直到电梯的门滑开,见她收起手机,迈开步伐往外走才回过神,连忙跟着出去。

    时歆慧走到捷运站,才刚进车厢,就看见一个行动迟缓的老婆婆正要坐在博爱座的位子,突然一道人影却抢先一**坐了下去。

    他定睛一看,坐下去的是个年轻男人,大约二十出头,穿着T恤、七分裤和人字拖,戴着耳机,手里拿着智能型手机,摇头晃脑的沉浸在音乐中,完全无视别人的存在。

    时歆慧走向前,抑住怒气,轻拍了那人的肩膀。“弟弟,请起来。”

    “为什么?”他抬头,轻挑的反问她。

    “这里有一位年纪很大的老婆婆,她需要坐这个位子。”兔崽子,不懂得敬老尊贤,真想把他抓起来过肩摔。

    闻言,年轻男人故意别开眼睛,依旧玩着手机,假装没看到。

    时歆慧见状更加火大。“你没看到这里是博爱座吗?”

    年轻人干脆闭上眼,摇头晃脑的哼着他的歌,佯装没看到,也没听到。

    好哇,居然给我装袭作哑?她就不信治不了这种社会败类、机车人渣!

    未几,年轻人感觉到他的头上被某种硬壳包用力K了一下,他痛叫一声,登时睁开眼,偏偏左看右瞧就是没人理他,只听见邻座的人发出窃笑声。

    “好痛!谁,是谁打我的头?”

    他严重怀疑是刚刚那个说话的凶女人偷袭他的,于是抬头瞄了她一眼,语气不善的问:“是你偷袭我吗?”

    时歆慧神情悠闲,姿态优雅地看看自己的指甲,再看向窗外,也不做回应。

    年轻人没辙,只好摸摸鼻子自认倒霉,继续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机。

    不一会儿,他感觉脚趾突然传来剧痛,“啊—— 我的脚!”低头只来得及瞥见是双驼色高跟鞋的鞋跟踩到了他,他受不了的跳了起来,发出痛叫。

    而他才起身,下一秒就被一股力量推开,有人坐进了他的位子。

    “老婆婆,这边有位子了,快坐!”时歆慧赶忙拉老婆婆就座。

    “谢谢你啊,小姐。”老婆婆忙不迭的道谢。

    “就是你这八婆!”年轻人见时歆慧穿着驼色高跟鞋,发现她就是刚踩他脚的凶手,扬手就要揍人。

    眼看他的拳头就要落在时歆慧身上,空中突然伸来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掌将年轻人的手握住。

    她回过头,惊讶的望着及时出手相助的温为凡,他怎么也跟自己一样搭捷运,还坐同一个车厢?

    温为凡眼中闪着冷酷的光芒,接着一个用力,将对方的手臂往后一拽,年轻人顿时痛得大叫。“啊!快断了—— ”

    “你年纪轻轻跑去坐博爱座,不认错就算了,还想打人?”他冷冷地说,手上的力气又加重几分。

    “对不起啦,大哥,啊——”年轻人痛得快飙泪了。

    “你自己跟这位小姐和老婆婆道歉吧。”温为凡说着。

    “对不起,请你们原谅我,我下回不敢了。”年轻人哭丧着脸,整个人还差点跪了下来。

    “最好别再让我看到你这样不懂敬老尊贤,否则下次有你好看的。”时歆慧语出警告。

    年轻人胡乱点着头,等车门一开便飞也似的冲下车。

    “温为凡,看不出来你力气那么大,谢谢你的帮忙。”逃过一劫的时歆慧好奇的看着他,很难相信长得斯文白净的男人,居然有力气可以制“哪里,就算没有我,你那么恰,应该也会拿包包把他打到下车吧!”温为凡打趣道。

    这女人真不怕死,连小混混都敢惹,只顾着帮老婆婆争取博爱座,却不顾自己的安危,他在旁边都不自觉的替她捏一把冷汗。

    “呵呵——”时歆慧突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你真了解我,我生平最看不惯这种欺善怕恶的俗辣了。”很高兴他跟她的想法一样,维护正义“你都不怕对方预藏凶器啊?”说也奇怪,他明明不是那种爱管闲事的人,但他就是无法看着她遭受危险。

    “怕的话我就不叫时歆慧了。”

    “像你那么凶的女人,谁敢娶你啊!”他半开玩笑的说着。

    “你说什么?”时歆慧的笑脸倏地收起。

    “喔,没有。”温为凡看见她微愠的红颊,聪明的换了个话题。“你今天不用工作吗?”

    “我想去图书馆找一些资料,这算是工作的一部分。”

    闻言,温为凡怀疑的看着她。

    “怎么了?”

    “你刚刚才修理了一个男人,现在却要去图书馆借书,很难联想这是同一个人会做的事。拿包包打人的凶女人和文学涵养的气质女,你到底她又笑了出来。“我本来就是很矛盾的人,有人说我的声音感性,说话却犀利如刀,毫不留情;我很重视工作的专业性,可是私下却是个生书籍,却称不上有什么文学涵养,纯粹就是喜欢,你说我像哪种女人呢?”

    温为凡颇具兴味的看着她,思索了下,似在研究。“你是个难以捉摸的女人。”

    她外表看起来娇悍,却不会盛气凌人;会修理占住博爱座的小混混,私下却大剌剌的,不拘小节;她投入工作时非常积极,却常常忘了照顾是个可爱的傻大姊性格。

    她微微一怔,再次扬起笑容。“呵呵——你呢?外表看起来白净斯文,没想到却孔武有力,真是人不可貌相!”

    “跟你比起来我少了好几项,至少男人还是比较好懂,对吧?”他反问她。

    “不对,要相处才知道。”她很好奇他的行踪,该不会又跟她一样吧!“对了,你要去哪里?”

    “我跟朋友约了一起吃饭,因为餐厅就在捷运站附近,所以搭捷运比较方便。”

    “喔,温为凡,你的生活不是烤肉赏月,就是聚餐和朋友聊天,日子过得可真悠闲。”她斜睇着他,“你是豪门贵公子,还是闲闲美代子?温为凡笑着,“都不是。”

    怎么可能不是呢?她看着他,开始产生了一些兴趣,刚想追问,捷运已经到站。

    “我到站了,再见。”温为凡下车,而她也跟着下车。

    “你也在这一站。”

    “嗯。”

    两人就这样并肩走着,话题也没停过。

    自从和他共撑一把伞之后,她发现温为凡有着贴心温暖的一面,这次在捷运里他又出手救她,让心中对他存有的成见迅速消退,不自觉的对这是除了前男友外,第一次有男人可以跟她一起天南地北的聊,这样自在的侃侃而谈她有多久没有经历过了?

    一走出捷运站,两人就挥手道别,时歆慧心里有那么点遗憾,感觉这段路太短了……

    两天后,时歆慧坐在录音室里,戴着耳机、对着麦克风和听众互动,回答问题。

    “Lily,你说自己的打扮以舒适自在为主,可男朋友老嫌你胖,说你的腰像水桶一样,还说你的穿着妨碍市容!

    “如果男朋友这样说,何妨问问你其他的朋友,看看他们是否也认为你的穿着真的不好看,抑或是男友的想法太主观了?穿衣服呢,有人喜材,有人喜欢宽松的,以舒适为主的,但凭个人喜好,而爱情有时候也像穿衣服一样,勉强穿着紧绷不舒适的衣服,行动真的自在吗?

    “穿一件合身的衣服,就像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男人,他会让你感觉自在喜悦、有被欣赏尊重的感觉,如果没有,那么,何必非挤进讨好男呢?”

    感性的嗓音加上知性的解释,使Lily听完立刻说出感谢。“谢谢歆慧姊。”

    Lily挂断后,时歆慧立刻又接听下一通电话。

    “接下来,我们来接一通沙文的电话,沙文请说。”

    “时小姐,我是圆仔的男朋友。”对方的声音沙哑又紧绷,显得有些不耐。

    “圆仔?!”她思索了一下,在脑中Google这名字。

    “我的圆仔前阵子有来请教过时小姐,我们该不该分手的问题。”

    “嗯哼,我知道圆仔,你们现在的状况如何?”

    “托你的福,自从我女朋友听了你的话后,本来想跟我提分手却一直失眠睡不着,因为她舍不得离开我,陷入挣扎之中,最后她请教了一位好好沟通才没有分手的。”沙文的语气显得有些激动不平。

    “那么沙文先生来电的意思是……”时歆慧问着。

    “时小姐,你老劝相爱的人分手做什么?你真的是爱情专家吗?”

    面对沙文的质问,时歆慧耐心而机警的反问。“沙文先生,请不要激动,如果你们真心相爱,圆仔也甘之如饴,相信她不会打电话问我该不沙文顿时被堵得不知如何开口,几秒后,他恼羞成怒的说:“幸好我女朋友后来再去请教幸福诊所的主治医生,他理性温和多了,不然我们口中,什么专家,我看你根本是专门糊弄人家!”说完便忿忿地挂了电话。

    理性温和?!所以他是影射她回答问题不经大脑思考吗?

    节目还在进行中,时歆慧保持冷静,深吸一口气后,镇定的说:“刚刚沙文先生有些激动,我可以理解他的心情,伴侣要长久在一起,一定受,经验能教人聪明,真心祝福圆仔和沙文能找到幸福,接下来,我们来听这首歌……”

    一到放音乐的空档,她立刻拿下耳机,走出录音室去找工作人员,“怎么没有先过滤电话,转接这个沙文进来?”

    由于是现场录音,这个大男人当着广大听众直接在电台撒野咆哮,听众们对她的专业性和判断力也会产生质疑。

    “对不起,歆慧姊,因为他刚才打来时的态度不是这样的,怎么知道一上线态度就一百八十度转变,我们也始料未及。”

    她知道,沙文是故意来找碴的。

    像这种专制霸道的大男人,在知道女友要和他提分手后,会找她呛声、口头算帐,也是可以想象的。“算了!”

    只不过,沙文口中那位挽救他恋情,让他和圆仔免于分手的幸福诊所医生到底是谁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骄妻请进门最新章节 | 骄妻请进门全文阅读 | 骄妻请进门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