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毒乖乖女 终章

作者 : 芳妮

“对不起,辽宇,我发现我爱的还是迪诺,我无法离开他。”袁丹丹两手交叉紧握着,试图抑制身躯的轻颤。

“你说谎!是不是他威胁你,你才不得不这么做?”修辽宇不相信的嘶吼。

“修先生,你这样说就不对了,丹丹本来就是我的未婚妻,她嫁给我是天经地义的事,我何必威胁她?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们平静的生活了。”李迪诺正色道。

“丹丹,你说句话,如果你不敢告诉他,就让我来说,所有的责难由我一个人承担!”修辽宇相信她有苦衷,不放弃的说。

看着他痛苦的模样,袁丹丹的心仿佛被千百万支针扎中般的刺痛着,有股奔向他、抱着他的冲动,她想告诉他这只是个恶劣的玩笑,她只想嫁他为妻,她只想跟他生儿育女。

但是,李迪诺放在她腰问的手提醒着她,她不能妄动,否则寰宇企业就完了,修辽宇也完了。

忍住眸底的泪,袁丹丹装出一副厌烦的口吻说:“你烦不烦啊,我都说得这么清楚了,我爱的是迪诺不是你,之前我对你说的话都只是为了报复才编织出来的谎言,我只是想要你尝尝被甩的痛苦滋味罢了!迪诺,我们走,我们不是还得去跟新娘秘书讨论事情吗?”她主动挽住他的手臂。

“是啊,婚期近在眉睫,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呢,修先生,那我们就先失陪了。”亲昵的搂紧袁丹丹,朝他露出个胜利的笑容。

“不可能,你一定有什么苦衷,我很了解你,你不是真心想嫁他的!”修辽宇伸出手,想将她自李迪诺身旁拉开。

“不要碰我,请你放尊重点,我就要成为人妻了,只有我老公才可以碰我。”

袁丹丹挥开他的手厉斥,“你怎么想是你的自由,总之我要嫁的是他不是你。”

修辽宇霎时宛若泄了气的皮球,惨白着一张脸,呆站在原处无法动弹。

两人抛下他,大步离去。

“你做得很好。”李迪诺满意道,连他几乎都要相信她是真的爱他了。

“不管怎样,我都会在那个海滩等你的,我等你!”

修辽宇伤痛狂吼的声音自他们身后追了上来,撕裂了袁丹丹的心。

她咬紧了唇,强迫自己往前走,不要回头,但脚步却沉得宛如千斤重。

“丹丹?”李迪诺感觉到自手上传来一阵轻颤,困惑的望向她,这一看,心整个咚地沉了下去。

只见袁丹丹早已泪流满面,紧咬着的双唇几乎渗出血来。

“你真的这么爱他?”李迪诺的脸痛苦的扭曲起来。

她没有回答,但她伤心欲绝的凄楚神色却给了他答案,这让他沉默了下来,开始怀疑自己能否用未来的时间,将她的心留在自己身上。

呆坐在新娘休息室里,袁丹丹两眼无神的看着镜中毫无生气的自己,脸上的妆容掩饰不了憔悴,她一点新嫁娘的光彩也没有。

自从那天彻底刺伤了辽宇后,他痂苦的模样日日夜夜都纠缠着她,让她总是在不知不觉时就泪流满面。

母亲还以为她是婚前症候群,频频鼓励李迪诺带她出去走走散心。

殊不知,李迪诺正是她一切烦恼的根源。

随着婚礼日期的逼近,她的体重更是用惊人的速度下滑,直到今天,白纱已经不知修改了几次好配合她日渐“纤细”的身子。

“新娘准备喽,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婚礼的主持人将头探进新娘休息室,微笑着朝袁丹丹提醒,但她却连笑容也没有,只是茫然的点了点头。

过了今天,她就要成为李太太,彻底跟辽宇分开,想起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泪水又无法克制的在眸底翻滚着。

好险她坚持在婚前要有独处的时间,否则别人一定会发现她是个多么不快乐的新娘。

她好想要逃去找心爱的男人,但为了辽宇,她只能咬牙嫁给自己不爱的男人。

忍住泪,做了个深呼吸,她对着镜子调整好表情,正准务站起身时,身后的门开启——

一阵慌张的碰撞声响起。

“我准备好了。”袁丹丹以为又是来催促的人,转身隔向门口,却在看到进来的人影时愣住了。“伯——伯母?”

不解,她怎么会来?

“袁小姐,救救辽宇,求求你救救辽宇。”张荑莲跪了下来,边哭边哀求。

“发生什么事了?伯母,您快起来。”赶紧上前想要扶起她。

“辽宇——辽宇他——他快不行了。”她身子瘫软,无法站起身。

“您说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你是在骗我的对吧?你是因为讨厌我,所以故意要让我伤心的对不对?”袁丹丹苍白了脸,不相信的抓着她。

“我那傻儿子跑去海边搭起白纱帐幕,说你们讲好要在那边举行一个浪漫的婚礼。”张荑莲哽咽道:“那笨蛋一直等着你,不管我怎么劝他回家,他都不肯。”

天……他还记得她高中时浪幔的幢憬,难怪那天说会在海边等她,那个傻瓜。

袁丹丹忍不住泪流满面。

“后来他一直等不到你,或许发现你真的不会来了,所以告诉我说,他要来阻止你,后来——后来——”

“后来怎样?”她几乎可以想象辽宇当时有多心痛疯狂。

“他超速,车子失控撞上桥墩,整个人被抛出车外,救护车到场时,他全身是血、意识模糊,但嘴里仍喊着你的名字……”

“全身是血……”光想象那个画面,就让袁丹丹肝肠寸断,差点就跟她一样浑身都瘫软下来。

“医生说他现在情况很危险,我想说不定他看到你就会有求生意志,所以我来求求你去见见他。”张荑莲跪在地上说:“我知道我以前对你很坏,但这都是我不好,不是辽宇的错,求求你去医院看看他吧,算我求你了!“

“辽宇……辽宇……”她失魂的念着他的名字,一把扯下白纱,转身跑出新娘休息室,顾不得众人侧目,泪流满面的狂奔着。

新娘逃婚了,新娘的母亲昏倒送医。

一桩原本是喜事的婚礼,霎时变成尴尬的闹剧。

“怎么会这样……”章可思才刚忙完自己的婚礼,连休息都没得休息就赶赴医院,先去看了宋月瑛老师,又去陪伴在手术室外等待的好友身边。

“可思,我好怕,我好怕失去他。”袁丹丹脸色惨白,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他会没事的。”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模样,章可思心中也难受极了。

“为什么手术过这么久都没出来,难道——”她不安的站起身,怎么也无法安坐在位子上。

“不要再想了,否则你会先崩溃的。”第一次看到她这么惊惶失措,赶紧搂住她。

袁丹丹无法抑制的落泪,失声痛哭,“都是我不好,我不该那样伤害他,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不会原谅我自己的。”

“你也是为了他才会答应嫁给李迪诺,你没有错。”章可思也鼻酸起来。

“这是——这是什么意思?”坐在一旁低泣的张荑莲忍不住开口问。

“杨建业联合你娘家的一些亲戚把公司掏空了!修辽宇接手的根本就是个空壳子,若是这次跟丹丹未婚夫公司的合作案失败的话,你们就要喝西北风了。”章可思无法维持礼貌,忍不住替姐妹出气。

“这——这不是真的!”张荑莲苍白着脸色,不愿意相信这事实。

“要不是为了你们修家,丹丹也不用忍住心碎,同意李迪诺的条件,交换合作案能顺利进行了。”章可思红着眼眶道:“她真是上辈子欠你们的,以前因为你的羞辱而失去孩子,现在还要卖身救寰宇企业,你们害惨她了……”说到这里,她也忍不住低泣了。

张荑莲宛若被雷击中似的浑身一震,再看到袁丹丹悲伤至极的神情,她突然明白了。自己真的很愚昧啊!

“出来了,医生出来了。”突然,一直看着手术室大门的袁丹丹,挣开好友的怀抱,冲上前问:“医生,他没事吧?他怎么?”

“手术很成功,病人没有立即的生命危险了。”医生取下口罩道。

“真的吗?手术成功了,可思,手术成功了。”她破涕为笑。

“太好了。”章可思也开心的笑了。

“医生,我儿子真的没事了吗?我可以进去看看吗?”张荑莲连忙凑上前问。

“病人现在在加护病房,等稳定后才会转到普通病房,但是……”医生欲言又止。

“但是?”袁丹丹的笑容敛了敛,等着医生继续说下去。

“因为头部受了重击,我们不确定他是否可以恢复正常,有可能他会永远不再醒来……”医生艰难的说出坏消息。

“您的意思是,他有可能会变成植物人?”她颤声道。

医生严肃的点了点头。

“不——不会的,我的儿子啊——”张荑莲再也忍不住哭喊出声。

袁丹丹却异常的冷静。

“丹丹。”章可思担忧的看着她。

“幸好、幸好他活着。”她美丽的脸上缓缓漾起一抹笑。

张荑莲噙着泪,诧异的看着她。

“不管他以后会不会醒来,只要活着,就是老天爷最大的恩赐了。”袁丹丹坚强的说。

“是啊,活着就有希望。”章可思安慰的附和。

“伯母,我求您答应我一件事。”转向她恳求。

“你说吧。”现在她再也无法反对这女孩的任何请求了。

“让我陪在辽宇身边,让我照顾他。”袁丹丹眼眸闪着坚定的光芒。

“你——但……他或许会变成植物人,你不在乎?”张荑莲错愕道。

“只要他还有呼吸,我都不会放弃他。”她红着眼眶,忽地下跪哀求,“求求您,不要再拆散我们了。”

张荑莲长叹了口气,“我还能说什么呢?是我错了。”将她拉起,“你是真心爱我儿子,辽宇……就交给你了。”

“伯母,谢谢你。”袁丹丹的泪又流了下来,可这次却是释然的泪,她知道从今天开始,她就真正从过去的恶梦解放了。

“不,是我该谢谢你。”张荑莲愧疚又感激。

两个女人泪眼相视,随即生疏却真诚的相拥。

章可思感动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却没人发现在不远处的转角,有个身影默默的看着她们,轻叹了声,缓缓摘掉别在胸前的新郎名牌,转身走了开。

“亲爱的,今天有想我吗?对不起喔,我本来一早就要来的,但因为有个案子要处理,所以耽搁了一下,你不要生气喔。”袁丹丹手上拿着花束走进病房,边将花插进花瓶边对他说话。

病床上英俊的男子闭着眼仿佛在熟睡,并没有任何回应。

“对了,我告诉你喔,没想到可思的老公竟然在我本来要结婚的那天,跟着暗中举办了一场婚礼,向可思求婚成功,现在她可是个幸福的贵妇了呢。”

不管修辽宇有没有反应,袁丹丹一如往常的拉了张椅子坐在他身边闲话家常。

“还有,你妈终于相信我们,找人调查杨建业干的所有丑事,狠下心肠告他亏空公款,现在我正帮忙打这场辟司,我有信心可以让他定罪。此外,你妈现在对我超好的,还常煲汤给我喝,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呢。”

她拉起了他的手替他按摩着。

"让我想不到的是,我以为我逃婚会让李迪诺气愤到极点,而拒绝通过你们两家公司的合作案,可没想到他非但没怪我,还同意了合作案,现在寰宇企业的危机已经解除了,公司没事了。”

她按完右手,又接着走到另一边牵起他的左手按压着。

“他说,他对我们之间坚定的爱情很感动,说他终于想开了。明白强摘的果子不甜,他本来以为只要我嫁给他后,他一直对我好,我就会慢慢爱上他,但看到我在手术室前等待你的模样,他就知道自己永远也得不到我的心,所以他松手成全了我们。

“当然,有段时间我妈很不能谅解我,不过你知道的,我骨了里就是个叛逆的女儿,我妈也只有妥协了。”

她放开了他的手,走到床尾,开始按摩着他的脚。

“辽宇,我现在很好、很幸福,我们之间再也没有阻碍了,我会永远陪在你的身边,生生世世。”按完脚,她走到他身边,俯身在他耳边道:“不过你曾经答应过我,要给我一个浪漫的婚礼,你不能食言喔。”

他浓密的长睫在脸上落下一道阴影,脸颊因为长期卧床而微微显得瘦削。

她心疼的摸着他的脸,喃喃道:“你已经睡很久了,也该休息够了吧,不要再淘气,快点醒来好吗?”

床上的他维持着沉默。

“修辽宇,你不要惹我喔,我现在命令你醒过来!”软的没用,袁丹丹换硬着来,仿佛化身当年的大姐头威吓他。

但他还是毫无反应。

“还是没用吗……”

颓然的坐在床缘,沮丧的泪水缓缓滑落脸颊。

“我骗你了。”她突然开口,“我不好,其实我过得一点都不好。我想念你的笑容、你的拥抱、你的亲吻,我好寂寞好寂寞,我快寂寞死了。

不要哭、不要哭,我会心痛。

“没有你的世界一点意思都没有,干脆我去陪你好吗?我不要一个人孤伶伶的活着,我好累,我需要你、我需要你啊……”她将脸埋入他的胸膛,贪恋的倾听着他的心跳声,只有如此,她才安心。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啊……

修辽宇着急地在心中呐喊,但却无法自主的活动身躯。

不知从哪天开始,他可以听到丹丹的声音,感觉她每天为他勤快的按摩翻身,生怕他因为久病卧床而肌肉萎缩或长褥疮。

他每天听着她在耳边细诉她对他的爱情,还有坚强伪装下软弱的哭泣,他很心疼,他没有一天不想响应,却始终无法开口。

“辽宇,你回答我啊,你快回答我,你为什么还不醒?为什么?”袁丹丹抬起泪眼殷殷询问。

修辽宇不断尝试使尽力气,想张嘴让那蓄集在体内的声音冲出喉头。

又是一次失望,袁丹丹擦拭着泪水,正准备起身时,却突然感到一阵昏眩,这阵子她身心俱疲,吃不好、唾不着,竟走没几步就晕倒在地。

砰的一声传入紧闭着眼脸的修辽宇耳中。

怎么回事?丹丹发生什么事了?

室内一片寂静,完全没有丹丹走动的声音,也没有开门声。

丹丹——丹丹——你怎么了?

修辽宇心急如焚的想要移动身体看个究竟,却该死的无法动弹。

“嗯……好痛……血?流血了……”突然,耳边响起丹丹虚弱的声音,然后又是一片沉寂。

流血?丹丹流血了?她一定是发生意外了,不——不行,她不能有事。

来人啊,医生、护士,快来人啊——他努力的想要嘶吼,努力的移动着手脚。

豆大的汗珠在他额边冒了出来,他仍继续试图呐喊着。

救救她,快来人啊,医生——护士——来人啊——“来——来人啊,医生!护士!快来人啊!”

终于,他的声音冲破了桎梏,嘶哑却不间断的在病房中响起,惊动了因昏眩而不小心擦伤脚的袁丹丹,也让刚进门准备更换点滴的护士吓了一大跳。

“辽宇——辽宇——”顾不得脚上的伤口,袁丹丹惊喜的扑到床边,不敢置信的看着终于睁开眼的他。“你回来了。”她含泪笑道。

“我回来了。”修辽宇口齿还不是很清晰的回应。

医生护士鱼贯冲进门,病房内霎时热闹了起来。

他们的手紧紧互握着,目光没有须臾分开,就像他们的心一样,将生生世世不再分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五毒乖乖女最新章节 | 五毒乖乖女全文阅读 | 五毒乖乖女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