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假日夫妻 > 第十章

假日夫妻 第十章

作者 : 橙诺
    总监这次竟然没有叹气?

    而且,而且……是她看错了吗?他的耳朵,好像变成暗红色的了?

    不是吧?教头是会害羞的吗?他,他是特地跑去买新娘杂志的吗?

    “你是特地去买杂志来要让我挑婚纱的吗?”康若华又愣愣问了一次,眼神直勾勾地望着他。

    她一直看着他,一直看着,一直看着,看到严浩然耳廓的暗红色渐渐蔓延到脸颊与脖子。

    莫名硬气的男人就这么与她四目交接地堆望,直到撑到再也受不了,忽而憋不住地呛咳了起来!

    “咳!咳咳咳!”

    他一边咳,康若华一边帮他拍背顺气,怎么搞的?突然咳得这么厉害?

    拍拍,顺顺,又拍拍,脑子放空,那根难得聪慧的神经却在此时被接上,心领神会——

    “总监……我,我问你喔!我出差前,你对我生气,是气陈维新帮我拿包包,不是气我介绍他进公司吗?”不然,为什么他言谈间完全没有任何指责她多管闲事的意思?

    仔细想来,他的确从头到尾都没有怪过她介绍新人进公司啊?

    但是,他有不满陈维新占用她时间,还提到她与陈维新的八卦,问她为什么让陈维新帮她拿包包……吗?

    “那,你现在要拍婚纱要宴客,是因为吃醋了,所以在想公司里,公开我们的夫妻关系吗?”

    “咳!咳咳咳!”严浩然越咳越厉害了。

    “唔……你不想回答也不要咳成这样嘛!”康若华急急忙忙地冲出去,又急急忙忙地捧了杯水进来。

    救命……她问的每个问题都得这么难回答才行吗?

    严浩然喝了口水,颊色却深到不能再深。

    “反正,我说要拍婚纱就要拍婚纱,要宴客就要宴客,以后要是谁对我们是夫妻或是我的游戏比较好卖这件事有意见,就叫他直接来找我。”最后是丢出这么句蛮横的结论。

    “嘎?噢……好。”康若华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点什么头。

    心里觉得甜甜的,但是在甜什么呢?她已经理不出来了。

    严浩然望着她傻傻的笑颜,突然对这个少一根筋、呆愣得完全不知他这几日心思百转千回又愁肠百结的天然模式感到万分不满。

    她竟然敢躲他?竟然敢不接他电话?竟然敢有事情瞒着他?竟然敢偷偷跑来北京,不对他交代行踪?

    “你放心。我和我父母的关系不会永远都这么糟的。”

    “啊?”不知道话题为什么会跳转到这里的康若华一时还反应不过来。

    “你瞒着我介绍新人进来,又瞒着我跑来跟我妈见面,不是为了怕我们好不容容破冰的亲子关系又恶化了吗?”

    “啊?当然啊,我好担心你跟妈妈又吵起来……”

    “别担心了,以后有什么不高兴,都拿孙子挡就好了,祖父母最吃小婴儿那套了,不看父母的面子也看婴儿的面子,我哥哥和弟弟都还没有小孩。”

    “唔,也对,我爸妈也好喜欢小婴儿,每次玩邻居的小孩都玩得好高兴。”康若华点头,又愣了愣。

    “不对啊,你哥哥和弟弟都还没有小孩,那哪儿来的孙子?我又——唔?唔唔唔?”后知后觉的女人被铺天盖地地吻住,就连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孙子?这真是神来一笔的好主意。

    严浩然将她放在床上,将这一个多月以来的思念完全地,彻彻底底在她身上身体力行。

    她是他的妻,不想等到假日再聚首,不想隐晦在应该低调的办公室里。

    他可以台北、北京两地跑,她也可以尽量跟着他两地跑。

    总之,不论现在或是未来,都不该、也不准有人打她的主意。

    假日夫妻?他改变心意了,从今以后,不会只和她当假日夫妻。

    “总监,为什么老板刚才跟我说,你以后不回北京了?”回台湾之后,某个同事离职的欢送会上,康若华悄悄地坐到严浩然身旁,低声问他。

    他们住在一起呢!明明天天见面,她却连听也没听他提起,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先暂时台北、北京两地跑的吗?

    严浩然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啜了口冰啤酒。

    “你也看见了,开发部又少了一个。”今日欢送会的主角,便是产品开发部的人。

    “这我知道啊!可是……”就是很奇怪嘛!目前两边跑不是也跑得好好的吗?而且,他怎么都没跟她商量,她竟然还是从老板口中听见的,感觉很怪。

    “怎么?你不希望我留在台北?”严浩然挑眉。她如果敢说是,她就死定了!

    “当然不是啊,我怎么可能这么想?”教头怎么每次都会归纳出很诡异的结论?“我只是想,你房子买在北京,当初一定是很喜欢那里的环境,才会在那里置产啊。”

    “我现在还是很喜欢北京。”

    “那房子……”空在那里,不是很浪费吗?

    “我还没打算要脱手,我想,我们放假时随时想回去住都行,而且……”严浩然顿了顿。“爸爸已经说下星期要带妈去那边住几个月了。”岳父很兴奋,竟然已经开始规划行程了。

    “啊?”想也知道,他口中说的一定是她爸跟她妈。“我爸妈也知道你以后都留在台北?”唉,为什么只有她不知道啊?

    “是。”

    “为什么?”太过分了。

    “没有什么为什么。”当然,是为了怕她阻止他啊!这驮兽就是傻瓜似地喜欢把一切责任全往肩上扛,她一定以为,他是为了她才要留在台北,不想他委屈,势必努力阻止、拼命劝说。

    但是,他又没有放弃什么事业目标与理想,只是把重心悄悄往回移,既不委屈,又何必需要多此一举向她解释?

    包何况……他要怎么对她说明,现在与她分隔两地,无法每天见到她,对他而言,才是真正的委屈……咳!

    “什么没有什么为什么?!”康若华惊叫过后,又慌张地扬眸环视四周。

    幸好,这里是人声鼎沸的啤酒屋,同事们没有细听她在与严浩然谈些什么,也没人看见她夸张的反应,她尴尬地笑了笑,提醒自己压低音量。

    “你一定有什么事情偷偷瞒着我,才会连这种大事都不跟我商量。”想了想,又说:“你千万不要为了我牺牲什么,如果北京那边的工作环境你比较喜欢,我也可以——”

    话都还没说完,从旁边突然杀出一大盆鲜花,狂放地挡在严浩然与康若华中间,中断了他们的对话。

    “前辈,我喜欢你!”

    “呃?”康若华与严浩然两人同时一愣,抬眸望向捧着鲜花的主人……陈维新?

    嗄?这花是哪来的?好像是啤酒屋门口桌上摆的那一盆?不是吧?欢送会才开始两小时,这么快就醉了?

    “这……你,我……我我我……”孩子,我好不容易把你弄进开发部,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为什么你硬要往地狱里跳,还要拉我一道?

    康若华凄凄惨惨戚戚地望了陈维新一眼,又觑眸偷瞧严浩然,跟整间啤酒屋同事们鼓噪萧然的喧嚣声比起来,她只担心严浩然的反应。

    丙然,严浩然锐利的长眸瞬间眯起来,热辣辣地回瞪了她一记。

    好啦!她知道错了!教头一定是怪她,喜帖明明上星期就印好了,她却磨磨蹭蹭地迟迟未发。

    那、那她就不知为何有种莫名其妙的别扭啊!哎哟!

    “前辈,我真的很仰慕你,你的每一款游戏我都有认真研究,你的每一张图都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我真的很为你的才华倾倒,眼光总是离不开你,你进办公室的时候,我总是努力追随你的身影……”

    噗嗤!竟然连追随身影都出现了,要不要这么文艺啊?可是,哎?这台词听起来……不像是在向她告白?

    整间啤酒屋的同事们越听陈维新的告白就越兴奋,简直闹翻天也吵翻天,好像陈维新做了件多了不起的大事。

    是,陈维新是很了不起……不管教头是男的还是女的,光是凭着她敢对这张冰块脸告白这点,就像杜姐可以和教头谈八卦一样勇气可嘉,真的好强。

    唉,什么?他对教头告白?教头?!

    康若华猛地从椅子上跳起来——

    “嗳!喂!你爱错人了拉!总监是我老公哎,你来不及了啦!”伸出食指,用力的狠狠戳那颗醉得竟敢觊觎她男人的脑袋,完全没听见周围响起的爆笑声与抽气声。

    “什么?”进啤酒屋便被前辈们猛灌酒,醉得乱七八糟的男人听起来迷迷糊糊。

    “什么什么?我说总监是我老公,而且我是绝对不会离婚的,你下辈子请早!”从包包里翻出喜帖,很有魄力地放到陈维新手里。“欢迎携伴参加!”

    严浩然愣了愣,而后一脸好笑地望着那个光顾着扞卫疆土,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什么场合,发狠撂了什么狠话的大神经女人。

    四周那些打量着这里的眼光越来越多,越来越兴味盎然……小马与杜卉梅这对唯恐天下不乱的夫妻档更是兴致勃勃,已经越过重重人还蹭到他们身边,来到火热的第一线战场。

    本来只想请一些比较亲近与交好的同事来喝喜酒……现在打电话去餐厅增加桌数不知道来不来得及?严浩然烦恼地想。

    “是真的喜帖耶!喜帖上竟然还有贴婚纱照,好新潮……”陈维新醉眸盈望康若华。“前辈,你好用心,今天是愚人节吗?我也想跟总监拍婚纱……”

    “你你你你你!”什么愚人节吗?气死人!

    “他是我男人!没有人要跟你拍婚纱!”顿足,插腰狠瞪,又觉得不解气,她索性跨坐到严浩然腿上,把还来不及弄懂发生什么事的男人天旋地转地乱吻一阵。

    “就是这样!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你!”吻毕,她还不忘用力宣告一句。

    苞她抢地盘?香港、日本、韩国,还有总监,通通都是她的!

    “前辈,你,你……呕!”今晚伤心又伤肝的男人跑进厕所里大吐特吐。

    “嗳,小花,是怎样?真的要结婚啦?”杜卉梅挺着个大肚子,好不容易才捡起地上的喜帖,打开瞧了瞧上面的宴客日期与餐厅,眸光停留在那张看来甜蜜蜜的两人合照。

    说实话,要说惊讶嘛,其实她也不太惊讶。

    自从她常常在总监身上闻到康若华的香水味,去办公室找小马时也发现办公室里常有康若华的味道残留,就隐约猜到这两人八成有谱,只是没想到,动作这么块,竟然连喜帖都要发了?

    啧啧!这两人不知道偷偷摸摸了多久?幸好,她因为怀孕鼻子灵,早就嗅到有奸情,否则,今晚大概会措手不及被吓到早产吧?

    “嘿,这照片照得挺好,放在喜帖上就感觉很对,你选的?”杜卉梅弹了弹喜帖上那张婚纱照,问康若华。

    天蓝色的婚纱,放在白底银边的喜帖上,很高雅,低调却抢眼。

    “总监选的,喜帖也是总监设计的。”有个会画图的男人,真的很好。康若华点头,又点点头、点点头……赫!

    啊啊啊!杜姐?她是在给你杜姐说话没错吧?这些围在她周围的人事什么时候来的?

    她,她她她刚刚说了什么?又跳到总监身上去做了什么啊?!

    瞧见她后知后觉的惊慌失措模样,令严浩然叹了毕生最深又最长的一口气。

    “把你包包里那些喜帖全部拿出来发一发。”他轻揽了揽她,起身,想看热闹的同事们鞠躬说道:“喜宴那天,请大家务必赏光。”

    啊啊啊?严总监竟然承认了?原来他不是只被插来乱告白跟乱吻一通而已?

    啤酒屋顿时响起一串热闹的讨论声,祝福声与爆笑声,康若华羞愤地想撞墙!

    事已至此,想装矜持也不成了,她只好羞红着脸,硬着头皮发完喜帖。

    早知道事情会变这样,前几天就在公司里低调地发一发就好了,现在搞得这么盛大,这么高调……她刚刚还上演活色生香的热吻秀……

    她,她可不可以申请调到北京分公司?

    “要去北京,我跟你一起去。”完全没发现自己将内心自白话说出来的女人被严浩然十指紧扣,牢牢交握。

    “啊?啊炳哈!我随便乱说的啦,你不要太认真。”康若华连忙改口,教头每次都这么严肃,她压力好大……

    “唉,浩然!”旁边细瞧着那张简约华美喜帖的小马突然开口。

    “嗯?”严浩然与康若华同事看向他。

    “这张照片,是不是跟我之前给你的那张很像?”色系、取景的角度、笑话的脸部表情,都似曾相识。

    严浩然俊颜不自在地肃然一凛。

    “什么照片?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试图想撇清关系。

    “就这张啊。”严浩然放在胸前暗袋内的女人照片被某位极有扒手天分且不知道德为何物的男人一瞬间抽出来。“别装傻,就上海电玩展馆,我传给你的照片!”

    嘿嘿,他曾经在康若华出差时看见严浩然拿出来看过好几次,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总监竟然会把这张照片印出来。

    面无表情,却这么长情,嘿嘿!

    “罗嗦!”严浩然将他胸前的秘密拿回来,没意料小马却将照片一把塞到康若华手里。

    这……呃?康若华错愕地直盯着那张照片瞧。

    照片里的她穿天蓝色洋装,笑得好开心,好像是在某次员工旅游时拍的?

    上海电玩展?那就是在机场,总监照片从她识别证里掉出来的那次?

    原来,总监身上也有她的照片……而且,这色调,这角度,真的跟她喜帖上那张照片好像,总监在婚纱摄影馆,一眼就相中那件礼服……

    “总监,你——”想证实些什么的女嗓好奇开口。

    “我醉了!我要先回去了……咳!咳咳咳!”难得聪慧的女人尚未把话说全,别扭的男人又抵挡不住的猛烈呛咳起来。

    “唉呀!怎么每次都咳成这样?到底是怎么了?是烟抽太多了吗?就叫你不要抽烟了,我等一下回家要把你的香烟通通丢掉!”慌张的女人又急急忙忙地从旁边捧来一杯温水,再度没有意识到自己揭发了他们两人已经同居的事实。

    “咳!咳咳咳!”

    怎么会这样?越咳越厉害了……

    女人努力地为男人拍背顺气,在满室喧嚣吵闹,堆叠这无数笑声的啤酒屋里构成一幅奇妙的风景。

    突如其来的莫名呛咳与拍抚,看来还得持续打扰他们的生活很久,很久。

    从假日夫妻开始,到白首夫妻结束。

    一生相伴,不离不弃。

    没有鳄鱼。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假日夫妻最新章节 | 假日夫妻全文阅读 | 假日夫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