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下品无盐妃 > 第八章

下品无盐妃 第八章

作者 : 玛奇朵
    过了好半晌,宛萧潇都没听见他的回应,忍不住抬头望向他,突然一道黑影笼罩着她,她还没回过神来,就发现身子连着被子硬被扯了起来,一双健臂拽着她的腰,让她和他几乎是面对面的望着,身子若不是隔着被褥,也是紧紧相贴。

    “你这是做什么,还不赶快放开我?!”她捶打着他的胸口,使劲的挣扎着。

    宛萧潇马上侧过头去,乌丝遮掩了大半的脸,也掩盖住她的表情。

    她是听清楚了,但是若不当个玩笑,难道还能当真吗?

    他们两个人……不管从哪来说都是不匹配的,就是强扭在一起,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既明白了结局,她又何必如飞蛾扑火,徒让自己心伤?装傻,也不过是保住自己最后一点本心的手段。

    沉默许久,就在元龙武以为她打算干脆装傻到底的时候,她趁他一个不注意,双手用力往他一推,打算先让自己脱了身再说。

    只可惜,他早已预料到她不是那样安分的性子,双手箍着她的力道就没有放松过,她猛地一推,他退了几步,一个重心不稳,险险要往后倒去。

    不过他这些年的身手也不是白练的,在整个人往后摔去的瞬间,脚步几个轻踏已经稳住了身子不至于直接摔在地上,而是踉跄着撞上了桌子,然后靠着桌子停下往后跌的去势。

    宛萧潇还有些惊魂未定的想站直身子,却发现两人的姿势竟变得比刚刚更加暧昧,她整个人像是被他搂进怀中,鼻息间全是他身上淡淡的熏香味。

    她僵直着身子,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他如同丝绒般悠滑的嗓音在她耳边低喃道——

    “我的萧潇,你是我看上的,就只能是我的,谁也不能阻止我,就算是你自己……也不行。”

    话音方落,她的耳垂似乎被温热的唇舌给轻轻的抿了一口,让她宛如受惊的小鸟般,急急的推开他,往后倒退了几步。

    这次,他没有再箍着她,而是淡笑看着她惊恐与不敢置信的模样。

    她既然想要闪躲,那么,就别怪他直接捅破那层障碍,逼着她直接面对他的心意。

    他的萧潇……他本来还想再给她多点时间去适应他的一切,但现下他不得不强悍的出手了。

    她大概不会明白,他一旦出手,就绝对不会有放手的一日。

    即使,要一根根折断她的羽翼,将她禁箍在他的怀中,他也会毫不犹豫……

    宛萧潇本来几副药就能好的病,硬生生拖了四、五天才痊愈。

    这几天,她每日都战战兢兢的,深怕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的元龙武又出现,说那些她不想听的话。

    她完全不能理解,她肤色不白、身材干扁、嘴也不巧,还破了相,对他不是讽刺就是大吼,半点没有姑娘家的气质,到底是哪里得了他的青睐?

    如果说是她看上他,那一点也不奇怪,他本来就面貌俊美,据他的小厮说来也是才高八斗的人物,加上他家世不错,年纪轻轻也有了官位,这样的男人,只怕爱慕的女子都可以排上一长条街。

    但,他又为什么看上她?

    不过自从那天之后,接下来几天他除了天天派人送药材和补品过来,人倒是再也没出现过,让她既是松了口气,又觉得心中怪怪的。

    或许,那日他不过是对着她开了个玩笑吧,她忍不住这么想着。

    这样的念头,在病好了两、三天,铺子又重新做生意的时候,全都给打消了。

    宛萧潇愣愣的看着在自家铺子斜对面的一间大店铺,明目张胆的挂着她家铺子的招牌时,又见两名伙计和帐房老叔都跑了过去,只觉得脑子一晕,一下子回不了神。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她瞠大了眼,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昨日都还好好的,等她病好了就能够开店,怎么今早全变了样了?

    秦素娘从对街走了进来,就看到女儿傻愣愣的呆站在门口,忍不住笑道:“你不是要忙着开店吗,怎么还站在这儿?”

    宛萧潇连忙急急的问:“娘,怎么店里人手跑了,我们的招牌也跟着跑了?”

    秦素娘见女儿一脸茫然的样子,反倒更加疑惑的说:“怎么,阿武那孩子没跟你说?他说咱们铺子东西好,在京城里也算是数得上来的,就只做那样的小铺子可惜了,刚好他在这里也有一间铺子,一直都空着,不妨挪给我们做生意用,娘去看过了,那铺子楼下厅堂宽广,光看着就大概有我们铺子的两倍大,楼上还有几间雅间,也整理得干净别致,后方还有座小宅院,也比咱们现在住的大多了,他也说等你想好旧铺子要怎么处理,再告诉他。”

    宛萧潇越听,眉头皱得越紧,仓促的道:“娘,他无缘无故让咱家的铺子搬到他那里去做啥?我们在这里做得好好的,生意也过得去。”

    而且那天他说了那样的话,接着就搬了她的铺子,怎么想都觉得不怀好意。

    秦素娘看着这些年越发逞强如男子的女儿,忍不住叹了口气,拉起她的手往后方走去,满是愧疚的说:“这些年,是娘对不起你……”

    已经许久没听到娘用这样的口气说话,她有些无措的打断,“娘,你别这样,这外头的事,和你现在说的这些有什么关系!”

    秦素娘拍拍她的手,“怎么没有关系了?”轻叹口气后,继续说道:“还在小河村的时候,我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本来就不好过,家里的那些活计,除了早些年还做过一些,后来不管是家里还是田里的活儿,竟全都是你一个人照应,本来我还有些愧疚,然而日子久了,我竟然也忘了你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姑娘,本该是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等着说亲嫁人,而不是像个男子一样,挑起一家的家计。”

    “娘……”宛萧潇感到有些别扭,不知道娘今儿个怎么突然说起这些来。

    秦素娘温柔的眉眼看着她。早先那个看起来像个假小子般的姑娘,如今也有几分姑娘样子了,甚至眼里也染上了少女的愁绪。

    “别急,听娘说完。”她握着她的手,感受着那双年轻的手甚至比她的还要粗糙几分,心中的感慨越是深。“那些年,娘活着却跟死了差不多,整天就只想着你爹,却忽略了你,女儿家该学的从来没好好说给你听过,若不是五年前我们娘儿俩被赶出了村子,只怕……唉!不说那些,今儿个,就让我这个当娘的好好的尽一次责,把一些话好好的跟你说说。”

    秦素娘看着她,轻轻拨开了她遮挡住疤痕的浏海。

    “萧潇,那一年,阿武来到我们村子的时候,看着那穿着打扮还有那辆马车,我就明白这是我们一辈子都攀不上的贵人,若是平常,我自然不会希望你主动去攀着他,但是后来我并未拦着你们来往,不为别的,就只是因为在阿武面前,你才有点孩子样,所以那年,你和他出去,我从来没有过问。

    “我知道,你以前就已经打定了主意,要陪着我一起等着你爹回来,否则也不说亲。只是傻孩子,我们都等了十八年了,你现在还能说是青春年少,再过几年,你还能说上什么好亲?阿武人好,娘也看得出他有诚意,对你也有意,如果缘分真的到了,那你也别踌躇,懂吗?”

    宛萧潇知道娘亲向来是个天真的个性,以前约莫是她爹宠出来的,后来是她。只是,就算再天真也该知道,她和他,根本就没有可能啊!

    人家说低门娶媳,高门嫁女,但是这低门也不能差得太多,就她这样的姑娘,甚至还破了相,怎么配得上他?

    就连卖肉的那个刘屠夫,长得五大三粗又是鳏夫再娶,都跟媒婆要求续娶的对象非得要头脸齐整的,还要看起来白嫩好生养,更何况是条件比刘屠夫不知好上几百倍的元龙武呢?

    她摇头叹气,也不试着说服,只淡淡说:“娘,别去想这些,我配不上人家,就该断了这念想,不!应该说这念头打开始就不能有!”

    这次换秦素娘摇头了,“别说不能想,而是看着他为了你做了什么,再去好好想想吧!我知道你觉得自己长得不好,脸上又有疤,除了你自己学来的一手好厨艺外,没有别的好骄傲的,但是你又知道阿武是怎么想的了?或许对他来说,你的其他条件都不重要,重要的就只有你这个人呢?”

    这话她说得很有底气,早在阿武说要给铺子换个地方时,他就已经老实招了,这辈子他就认准了萧潇一个,现在萧潇怕流言所苦,那他就帮她换个地方,他可以避开人过来,让别人不能再说那些闲话来伤她的心。

    对她这做娘的来说,做到这样的地步,难道还不能够证明他的心意吗?

    宛萧潇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本想着元龙武或许只是开个玩笑,今天娘却告诉她要坦然面对两个人的缘分。

    她轻轻的叹了口气,心烦意乱的情绪让她感觉像是走在一条双岔路口前,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只是现在,似乎已经不是她选不选择的问题了,因为他已经一步步逼着她说出答案来。

    她沉默许久,最后在娘期盼的眼神下,只得缓缓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好好想想的。”

    秦素娘温柔的笑看着她,用着像哄孩子的语气轻轻的说:“是该好好想想,萧潇,这辈子能够遇到一个人愿意真心待你好、你又能够上心的人不容易,天下这么大,却有了这样的缘分,怎么能够轻易错过呢?”

    宛萧潇一震,看着娘亲眼里多年来从不曾化开的爱恋,心有所感之际,却同时有种不安不断拉扯着她。

    只是,这时候,她还不知道那样的不安所为何来,直到那样的不安成了现实的时候,她才惊觉明白得太晚。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下品无盐妃最新章节 | 下品无盐妃全文阅读 | 下品无盐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