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这次来真的 > 第二章

这次来真的 第二章

作者 : 七喜
    “没想到那女人在那家医院的评价还满好的嘛。”魏成慧觉得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于是认真的翻看院方送来的人事资料,就是想找出方静的把柄弱点,让那女的不敢轻举妄动,没想到送来的资料尽是好评,看来那女人除了没良心又爱财之外,对自己的工作还算尽职。

    “这种官方资料怎么能信?”人是儿子钦点想要的,评监还能不作假吗?魏母要女儿别看了,“几点了?我们该去接成宽了吧?”

    “是该走了,但那女人怎么办?真的要让她再度介入哥的生活?”

    “你别问我,我烦都快烦死了。”成宽那个个性,成慧还不了解吗?自从他们俩的父亲过世后,成宽独当一面地撑起整个魏氏企业,养成他独断独行的个性,他做了决定的事,十头牛来拉都拉不动,更何况若她真的要阻止,该拿什么理由阻止?把当年方静做的恶事揭穿,让儿子再痛一次?然后儿子就彻底死了心,从此之后与那女人形同陌路……如果事情真的能这么简单就好了。

    成宽的执拗个性打小就定型,他要的,从来就不放手,是他的,就算最后他不爱了,他也要默默收藏着,不让人丢,而那个女人……虽然她不愿承认,但偏偏那女人就是他最爱,又最不愿放手的那一个。

    “现在就只能祈求那女人还有一点羞耻心,知道自己当年是怎么伤害成宽的,就别再来搅和成宽平静的生活。”

    “啧,她会有什么羞耻心。”魏成慧对方静的成见比谁都还深,因为她哥打小就是她的偶像,她从小就希望自己长大之后能嫁给像她哥那样好看又专情的男人,没想到方静一出现,就把那个打着灯笼都很难找到的男人折腾得像个坏脾气的暴君,所以要她喜欢方静,那很难很难。

    “妈,找于欣吧。”魏成慧突然想到,要方静对她哥没别的非分之想,只有一个方法了,就是让方静知难而退。

    让方静知道她哥身边现在有个很好很优秀的红粉佳人,如此一来,就算方静要厚着脸皮,想赖在她哥身边,也没辙了,不是吗?而于欣除了名门闺秀的身分是方静不及万分之一外,对她哥的感情更是始终如一。

    “对,找于欣那丫头陪我们一起去,壮胆壮声势都好。你赶快去打电话。”魏母催促着女儿,因为于欣是他们魏家最后的一根浮木了。

    打从魏家母女一进到魏成宽的房子里,待她客气得像是个陌生人之后,又带着个漂亮却眼生的女人出现,方静便懂得魏家母女无非是要让她明白,魏成宽身边已有个人在守候,所以她如果想再介入魏成宽的感情生活,是想都别想的事。

    魏家母女不知道她要的正是这样平静的生活,她与魏成宽的那笔烂帐让她从来都没想过她跟魏成宽会有好的结果,所以像现在这样最好,她做她的工作,而魏成宽过他的生活,两人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直到他康复……

    “你弄痛我了。”魏成宽闷着痛提醒方静。

    方静这才惊觉自己还在帮魏成宽做伸展复健,是她失神了。

    “不好意思。”她低着头,没看他一眼,说了句抱歉的话之后,又默默的做她的工作。

    “你一向都这么安静?”魏成宽却突然与她攀谈。

    他待她的态度亲切又温和,这与她设想两人再见面时的情景不同,这样的魏成宽让她觉得内疚,觉得自己总是亏欠他,所以也就不好意思拿出冷脸相待,只是他的问题让她不知如何回答。

    事实上,她不是一向安静不多话,她单单只是针对他。

    因为不知如何回答,因此方静还是低着头,继续帮他复健。

    最好他觉得她闷得让他受不了,然后她就解脱了。方静如是想,却没想到失忆后的魏成宽远比她所想象的还要有耐心,她不搭话,他也能自言自语,她冷漠相待,他却不改热情。

    他见她蹲在他腿侧帮他按摩揉捏,他还好心地指着旁边的沙发让她坐。

    “你坐着按会不会比较舒服些?”

    方静摇头谢绝了,“坐着按腿会比较没力道。”

    “那你腿不酸吗?”他问得唐突。

    方静只觉得好笑。她一直蹲着帮他按摩,她的腿当然会酸,他问的岂不是废话?

    所以她没回答他,她腿酸不酸的问题,只说“这是我的工作。”

    “说得像是我虐待你似的。”他笑了,“起来吧,换手。”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要她按。

    方静眉头紧蹙,“你手痛?”

    当他伸出手时,很自然的,她便坐在他轮椅旁的沙发上,牵起他修长的手指,一根根的搓热按摩。

    她本来只是尽职的想做好自己分内的工作,但当她的手触及他的体温,不自然的红晕悄悄的爬上她的脸,让她头晕又口渴。

    她真是疯了,魏成宽是病人,而她对别的病人做过更害羞的事,她都坦然待之,为什么只是跟魏成宽牵着手,她都能面红耳赤!

    “我的手怎么了?”他问。

    她皱眉。她不懂他问的。

    “你一直看它。”

    “喔。”原来她恍神的事被他抓个正着。方静闷不吭声的,这回连个道歉都没有,便埋头继续做事。

    “你似乎不怎么喜欢我。”

    他又提他不该提的事。

    这人说话总是这么直白吗?不管她喜不喜欢、讨不讨厌,他怎么能如此大剌剌的提出来?

    “我只是做我分内的工作。”

    “然而你觉得讨雇主欢心不是你该做的事?”

    他又问了一个不识相的问题,而他希望她回答什么?所以方静又沉默了。倘若他真的觉得她骄傲又不好相处,自然会把她FIRE掉,届时,她也不用在这左右为难了。

    没想到魏成宽对她的冷脸倒是很能适应,她不回答他的问题,对他无礼漠视,他都能坦然接受,无法改变的是,他的问题一样还是很多。

    她不回答他,他总能想出别的话题来问她。

    “你会不会煮牛肉炖咖哩?”他突然问。

    而她的心跳险些漏跳一拍。

    他为什么会这么问?难道他想起了什么?

    方静惊讶地抬起头来瞪着他。

    “干嘛这么吃惊?我只是觉得你应该会。”

    “为什么觉得我应该会?”

    “我不是说过了,对你,我总是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刚刚看着你,突然就想到了牛肉咖哩,所以才随口一问。怎么,你真的会?”

    “我不会。”方静反驳得又急又大声,像亟欲撇清什么似的。

    看着她着急的模样,他倒是笑了。

    “不会就不会,不用那么紧张,我不会强迫你做你不会做的事。”他咧着白牙,笑着保证。

    方静沉着脸回他,“就算你强迫,我也不会尽听你的吩咐做事,我只做我分内的工作。”

    其他的,他想都别想。

    “可我肚子饿了,怎么办?”他口气哀怜,表情像是真有其事。

    他不会真的要她去煮饭给他吃吧?

    这就太过分了,她是护理人员,不是他家的佣人。

    “倘若让你陪我出去吃顿饭,算是很过分的要求吗?”看她表情如此戒备,足以见得她对他十分防范。

    “出去吃饭?”她问。

    他点头。

    “就我跟你?”为什么?她不懂,也防着,防着他的企图,防着他的用意,防着他还有别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她紧张兮兮,像只戒心很重的小猫。

    魏成宽马上举手投降,他真是服了她了。

    “我只是单纯的想吃咖哩牛肉,没别的意图。”

    “可你找我跟你出去吃饭!”这样也是没有别的意图吗?她不信。

    “这里就只有你跟我两个人,你说,我不找你,还能找谁?”

    “也是。”方静点头,消化完他的话,也觉得自己太杯弓蛇影、大惊小敝了些。没办法,面对魏成宽这个未爆弹,她总是得小心谨慎,别自露马脚才好,不过跟他出去,两个人单独用餐这事,她还是觉得不妥。

    “我中午另有约会。”她拐着弯拒绝。

    他也不疑有他,点点头,总算是安静了下来,不再找她搭话聊天。

    他突然变得这么安静,一时之间,她还真无法适应,尤其是现在,她按着他的手,心跳得好快。

    她怕太安静,她的心跳会泄漏她的秘密与不自在。

    事实上,她会做炖咖哩牛肉,那是她做的最好的一道菜,所以他刚刚突然提起,才会让她那么惊讶,以为他想起了什么。

    “或许……你可以找于小姐一起用餐。”他母亲不是一直想拉拢他跟那位于小姐?他何不顺水推舟,跟那女孩在一起。

    他却闭起眼睛休息,像是不打算回答她这个问题。

    “你不喜欢于小姐?”她又问。

    “不是。”他依旧闭着眼,不过这次总算没让她独自一个人唱独脚戏。

    “那你为什么对于小姐总是冷冷淡淡的?”她看得出来,对那个宜室宜家的千金大小姐,魏成宽的态度虽不至于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却客气而生疏。也亏于家小姐脾气好,碰了魏成宽几次软钉子,仍旧不改她和气的性子,足以见得那人是真真切切地喜欢着魏成宽。

    而魏成宽……

    方静抬起眼来,本来想好好的把他看个仔细,看他到底是有何特别之处,可以让一个千金大小姐纡尊降贵,甚至是不顾脸面,三番两次地往他这儿跑,就只为了见他一面,没想到却撞见他笑盈盈,一脸的兴味盎然。

    “干嘛这么看着我?”被他撞见她偷看他,她有些恼怒,杏眼圆睁地回视他,并且告诉自己,她并不怕他,也没有理由怕他。

    “你似乎对我的感情生活颇有兴趣?”

    “我哪有!”

    “你没有?可于欣却是你当我的特别看护后,唯一愿意主动开口提及的人。”她对他其他的话题若不是漠不关心,就是爱理不理的,所以她对于欣的关心令他好奇,她到底是想了解于欣?还是想了解他?

    “我只是觉得奇怪,于小姐的家世、样貌皆属上上之选,追她的人铁定不少,而那样的天之骄女都已经放下身段,摆明了她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你为什么不接受她?”

    “所以你是真的对我的感情生活感兴趣。”他贸然地下了定论,令方静为之气结。

    她明明都说了,她不是。

    “我只是不想让我们两个太尴尬。”她抓着他的手,虽然是在帮他做复健,但彼此不说话,安静得彷佛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声,如此尴尬的场面,是她从事护理工作以来,头一次遇到,她觉得自己若不做些什么,她会很难自在地面对他,所以她才问起于家小姐,事情根本不是他想的那样,他别胡说八道,让她尴尬。

    “你若是不想说就算了,当我没问。”方静眼观鼻,鼻观心,紧闭嘴巴,垂着脸,使劲地掐他的手臂。

    如果她不说话是他想要的,那他如愿以偿了。方静端起架子。反正她从不轻易地对魏成宽示弱过。

    魏成宽觉得她不像他请来的看护,瞧她姿态摆得比他这个付钱的人还来得高,他不过说她几句,她就不开心了。“我觉得我们以前一定认识。”他才开口,就被她横了一眼,瞧她如此气盛,这么不怕他,“要不是你之前就熟知我的脾性,否则怎么会这么大无畏地冲着我发脾气?”

    “这工作,我可有可无。”所以她才不怕他。

    “我给你的薪水非常优渥。”

    “钱不是一切。”方静反驳得很大声。

    魏成宽一向温煦的眼眸瞬间黯了下来,变得深沉。

    明显的,他对她的反驳嗤之以鼻,不以为然。

    他压根儿就不信她不爱钱,相反的,他还觉得她是个唯利是图的拜金女郎。蓦然,他将一直被她握着的手给抽了回来,“今天就到此为止。”

    “可是时间还没到……”他还得练习走路。

    “我累了。”

    方静还想做最后的努力,魏成宽却冷冷地下了逐客令,只说了一句,就请她离开。

    他真是翻脸如翻书。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这次来真的最新章节 | 这次来真的全文阅读 | 这次来真的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