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这次来真的 > 第十四章

这次来真的 第十四章

作者 : 七喜
    【第九章】

    六点不到,魏成宽便准时出现在家门口,而且一进门,方恬就恭顺地站在门口,一见到他,立刻帮他脱西装外套又拿拖鞋的。

    她这是在干嘛?魏成宽不明所以,于是他充满戒心地注意着方恬的一举一动,预防自己被暗算,毕竟他早上出门时,这小妮子可是对他要惩罚她一事怀恨在心,对他没有丝毫的好脸色,现在才过了九个小时,她的态度却大转变,因此,此事不宜不防。

    “魏成宽。”她涎着一张笑脸叫他又问他,“你想先洗澡还是想先吃饭?”

    瞧瞧她这模样,分明就是个小女仆。“先吃饭。”

    “那好,你来。”她拉着他的手,两人一起进到餐厅。

    餐桌上摆满了魏成宽爱吃的菜,有青椒炒牛肉、糖醋排骨、虾酱空心菜与一盘凉拌青木瓜。

    “怎么样,你喜欢吧?”她拖了把椅子让他坐,还帮他添饭、拿筷子,把他伺候得像个大爷似的。

    魏成宽受宠若惊。方恬到底想干嘛?他到现在还摸不着头绪。明明稍早之前,她还怒气冲冲的跟他呛声,说他要惩罚她就惩罚,反正她也不怕他,可瞧瞧她现在这般阵仗,不像是对待敌人。

    “说吧,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她不说清楚,这顿饭他实在是吃不下去。他放下了筷子。

    方恬脸都绿了,“我这是在跟你低头示好。”

    “低头示好?”

    “我承认我做错了,我不该因为爱你,就骗你,把你耍得团团转。”

    “所以你做了这一桌子的菜想跟我道歉?”

    “是啊。”方恬喜孜孜地猛点头,就不知道魏成宽接不接受。

    魏成宽扒了一口饭,夹了一口菜,吃进嘴里嚼了嚼。

    “怎么样,好吃吗?”方恬亮着一双眼,等待他的评价。

    “嗯。”魏成宽点头,承认饭菜都合他的胃口,“但这样不足以让我原谅你。”

    “啥?”她为他做牛做马,洗手做羹汤,他还不知足,还不肯原谅她!方恬的笑脸一下子垮了下来。

    她只是骗他,为的还是因为她爱他,又不是真的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他干嘛拿乔,说什么都不肯原谅她!

    “你要更积极一点地讨好我。”

    “更积极一点?怎么样才算积极?”方恬不懂。

    魏成宽反问她,“你说呢?”

    咚的一声,方恬的心沉到了谷底。魏成宽这副坏模样,她不是没见过,她可以想象他口中所谓的积极一点,她得多积极,说到底,他就是要让她很丢脸。

    “我不要。”方恬爽快地拒绝。她做不到他的要求。

    “你的脸很红耶。”魏成宽有趣地发现方恬实在很好逗弄。

    “还不是因为你说了下流的话。”

    “我说了下流的话?什么时候的事?我明明只是要你积极一点,是你想歪了。”看她这副模样,可以知道她脑子里流转的情节不会太纯洁,害他倒也好奇她到底是想到什么,能让她脸红成这个样子。

    “说说看你想的积极跟我想的是不是一样,若是一样,或许我可以放过你一马,让你别那么积极了。”

    “真的?只要讲就能不用做?”如此一来,他就会原谅她?方恬亮着一双眼眸,心卜通卜通地跳着。

    “你觉得这主意不错?”她实在好骗,完全相信他,啧啧啧,真是可怜,魏成宽在心里叹气。

    “既然觉得不错,那就把你脑子里的想象说出来让我听一听。”

    看他会不会跟着她脸红。

    “我想你的积极一定很色。”

    “怎么的色法?”

    “比如说,让我只穿围裙下厨煮饭。”

    “哇!”魏成宽发以赞叹。他没想到她的想象这么劲爆。

    方恬得到掌声,她觉得自己离成功很接近,于是又开始发挥她无限的想象力。

    魏成宽觉得这样的方恬实在可爱,令他忍不住就想逗逗她。

    “方恬。”他拉下她捂着脸的手,让她的眼注视着他。

    “干嘛啦?”被他捉弄的方恬还在气头上,口气明显的恶劣,头还故意别开不看他。

    “我们结婚吧。”他说。

    方恬愣了一下,错愕的脸摆正,终于看着他。

    魏成宽他……刚刚说什么?她眨巴着眼睛,一脸难以置信。

    “我们结婚吧。”魏成宽再次求婚,“你愿不愿意当我的新娘?”

    方恬喜极而泣,冲着魏成宽又叫又跳的。

    她很兴奋,他是很高兴没错啦,但她迟迟没点头说好……魏成宽急了。

    “你到底愿不愿意?别光是尖叫啊,你要回答说你愿意。”

    “我是很高兴没错,可是你的求婚跟我想象的不一样耶。”

    “你想象的?”这会儿换魏成宽头大了。现在是现世报是吗?她想拿刚刚他整她的情节反过来整他就是了。

    好,算她狠。

    “说吧,你脑子里的求婚情节是怎么演的。”只要她说得出来,他照演。魏成宽认了。

    “首先,钻石咧?”方恬伸出纤纤玉手。

    “求婚乃临时起意的事,所以还没准备。”

    “没准备就敢求婚,啧。”她嘴巴上虽损着他,但脸上的表情却还是很乐,“所以改天补给我。”

    “OK。”

    “现在用易拉罐的拉环代替好了。”方恬咚咚咚的跑去冰箱拿了罐啤酒回来,拉开之后,把拉环交给他,让他求婚用。

    “看起来你比我还心急。”瞧,连易拉罐的拉环都被她拿来用了。

    魏成宽取笑她,却被她横了一眼,他连忙收起坏坏的嘴,听她的指示做事,免得待会儿她拿乔,不肯点头嫁他。

    “求婚要单膝点地跪着求婚才浪漫。”方恬又提出另一项要求。

    “哇塞!”魏成宽发出赞叹。

    “怎样啦?”他的表情很不以为然耶。

    “你的想象真老套。”

    “不然你想潜水求婚还是高空弹跳?”

    “你比较喜欢哪一个?”

    “高空弹跳。”方恬二选一,但后来又改口说“不过我现在就很想说YES,所以还是单膝点地跪着求婚好了。”

    她迫不及待地想点头说她愿意,是啦,她是很想嫁给他,比他还急那又怎样?她手指着地板要他跪下。

    恭敬不如从命,他单膝点地,手上拿着易拉罐的拉环,问方恬,“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愿意我愿意。”方恬忙不迭地点头,又抢过拉环,帮自己套上去,然后跟魏成宽大声宣布,“你可以吻新娘了。”

    呃?这不是结婚时牧师该讲的话吗?什么时候拿来求婚场景用了?

    魏成宽还想揶揄方恬,方恬却早就闭起眼睛,等着他吻。

    于是他轻轻捧起她的脸,将薄唇凑了过去。

    这个吻代表誓言,他们算是准新郎准新娘了。

    “方恬。”

    “嗯?”方恬扬起嘴角,笑盈盈地看着魏成宽。

    魏成宽说“现在我满足了你的想象,接下来新婚之夜,换你实现我的幻想。”

    “你的幻想?”

    “我觉得你刚刚的女仆系列富有想象力,所以等我们新婚之夜那天,就比照办理,照着演一次好了。”

    “等等,哥,你说什么?再说一遍。”魏成慧以为自己耳鸣,听错她哥刚刚讲的话,哥刚刚说他要娶方恬?

    方恬耶!

    “那是谁啊?”

    “方恬是方静的妹妹。”魏成宽试着跟家人解释,但魏家人很难接受魏成宽前不久才跟姊姊谈恋爱,而且爱得死去活来的,这会儿却要跟妹妹结婚,这不是很扯吗?

    “方静跟方恬是双胞胎。”魏成宽又解释。

    魏家人却愈听愈胡涂。

    “她们两个长得一模一样。”

    “所以……哥,你意思是,姊姊不嫁你,妹妹也OK,是这样吗?”魏成慧试着去推演出她哥的逻辑,却被她哥狠狠地瞪了一眼。

    “你脑子里净装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魏成宽将事情始末大概地讲了一遍,“总之,一年前跟我谈恋爱又逃婚的,根本不是方静,而是方恬。”

    所以他没劈腿也不花心,成慧别乱罗织罪名按在他头上。

    “所以我前些日子在你家看到的那位是?”魏成慧想弄清楚些。

    “是方恬。”

    “借片的人是?”

    “也是方恬。”

    他们兄妹俩一搭一唱、一来一往,魏母却听得胡涂。老实说,儿子想娶谁,要爱哪个女孩,她也没意见,反正年轻人喜欢就好,但?

    “谁借片?为什么要借片?”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劲爆的字眼?让她老人家心赃好无力。

    “妈,是方静。”魏成慧抢着回答。

    “是方恬。”成慧别乱扣帽子,而且事情也不是妈想的那样,“那片子是我让方恬去借的。”

    “为什么?”魏成慧不懂。

    “对啊,为什么?”魏母也不懂。

    真是有理说不清,而且他干嘛要跟家人交代他跟方恬的闺房情趣?她们两个管他借片做什么?他今天回来只是要知会家人一声,他要结婚了,如此而已。

    “你们给不给祝福?”

    “给,当然给。”魏家母女俩点头如捂蒜。魏成宽是家里的经济支柱,他说往东,她们母女俩便不敢往西,他要娶谁,她们当然没意见。

    “没意见就好。”他要走了。

    “等等。”魏母拉住儿子,“要结婚前,你不带她回来给我们看看?”

    “你们见过她,一年前见过,前阵子替我办理出院时也见过。”她们要他讲多少遍?虽然他娶的是方恬,但那个方恬是她们一直知道的那个方静,她们两个到现在脑筋还转不过来!“要不,明天方恬试穿婚纱,你们一起来吧。”魏成宽说。

    试婚纱?又要折腾一遍?

    “哥,你让她穿一年前的那件就好了啊,反正你刚刚都说了,方恬就是方静,一年前那件婚纱,是她自己挑的,现在干嘛浪费?再拿出来就好了啊。”

    “你一年前的衣服会再拿出来穿吗?”魏成宽反问魏成慧。

    “那个……”魏成慧顿时变得支支吾吾的。她的衣服的确不可能穿了一年还在穿,但……“这跟那根本就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婚纱很贵耶,上次那套婚纱花了将近一百万,上面还缀了很多粉粉亮亮的小水晶,很好看耶。”

    “你觉得舍不得?”

    “嗯。”魏成慧点头。

    “那好,你结婚的时候,那套婚纱就送你当结婚礼物。”

    “为什么?我才不要穿别人不要的。”

    “你不是说舍不得?既然舍不得,送你岂不正好?”魏成宽一句话堵得魏成慧哑口无言。

    他花他的钱,又不跟她要,干嘛他买套婚纱让方恬美丽一下,还要她置喙?啧。魏成宽横了魏成慧一眼。

    魏成慧不敢再多说一句,只敢小小声地骂她哥妻奴。

    “其实,我比较喜欢一年前我挑的那件耶。”

    事实上,方恬也觉得不需要浪费再买另一件白纱,一年前那件婚纱就已经很美了,但魏成宽不喜欢。

    “一年前你穿着那件婚纱离开我,所以那件婚纱秽气。”他连看都不想再看一眼,所以这事没得商量。

    魏成宽硬是把方恬带到婚纱公司。

    他母亲跟妹妹都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方恬一看到魏母,便躬身问好,看到魏成慧也是万般亲切。

    魏成慧摇头说“我好不习惯这样的方静喔。”

    如此温顺的模样,让她很不自在。“那你想看恰北北的方静吗?”康达骑着重机载着真正的方静,两人隆重登场。

    魏成慧跟她母亲顿时傻眼。

    “一模一样耶!”魏家母女俩异口同声。

    魏成宽没好气地翻白眼。都说了她们姊妹俩是同卵双生的双胞胎了,当然长得一模一样。

    “哥,你不会搞错对象,娶错人吗?”魏成慧很担心这么相像的两个人,日后她会很难分辨谁才是她的嫂子。 “不会。”魏成宽对自己十分有信心。

    “你一次都没弄错过吗?”

    “他没有。”方恬替魏成宽回答这个问题。

    犹记得魏成宽第一次见到她跟姊姊同时出现时,他虽迷惑了一会儿,但接着他便把手伸向她,所以不管她叫什么名字,他总能认出她,不管她与方静是多么地相像。

    “那你会认错吗?”魏成慧又转过脸去问刚刚才见面的康达。看他与方静互动的模样,很显然的,这人是方静的男朋友。

    “我错认过你们姊妹俩吗?”这个问题,康达倒是要好好的想一想。

    方静说“没有。”

    “你确定?从小到大,我没认错过一次吗?”连康达自己都不是很确定,但方静却说得笃定。

    “因为你小时候总是带方恬去抓泥鳅、去爬树,我跟在后头喊着说我要跟,你却只会瞪着我,要我滚回台北。你一次都没善待过我,一次都没带我爬过树。”方静记忆犹新。

    康达听了好怕,“我没想到你的记忆力这么好。”

    “我是天蝎座的。”

    “什么意思?”

    “意思是,谁对我不好,我都记得牢牢的。”方静龇牙咧嘴,笑得恶狠狠的,“怕了吧?怕了就快逃,别一天到晚缠着我。”

    “我不怕,我就是爱缠着你。”

    “哇!”众人听了全傻眼。

    这个康达很肉麻耶。

    “别理他们俩了,我们快进去挑礼服。”魏成宽催促着。他跟方恬的婚期近在眼前,他没那个美国时间看康达把肉麻当有趣。

    魏成宽把一干人全赶进婚纱公司,新郎新娘跟伴郎伴娘的衣服得在今天全部搞定,他跟方恬就要结婚了。

    魏成宽因为上次在教堂结婚,方恬逃走,觉得秽气,所以这一次改走传统风,只是他们两个说什么也没料到举行传统婚礼会这么麻烦。

    魏成宽早上六点不到就得先祭拜祖先,一番折腾之后,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前往女方家,要迎娶方恬,还得先经过方恬姊妹的刁难,回答她们各式各样的问题,弄得他困窘不已,最后还花了几个大红包才能见到新娘子。

    接着告别女方家长时,又是一番哭哭啼啼,像是在演十八相送,才能把方恬给娶回家,回到家后再祭一次祖,告知祖先们新媳妇的到来,最后才能送入洞房。

    送入洞房就END了吗?

    没有,接着还有晚上的宴客。

    在男女来宾、主婚人、介绍人、证婚人一连串的致词中间,方恬比他辛苦,她得不断的换衣月艮、敬酒,再换衣服、再敬酒……所以礼成过后,他们累得跟狗似的,根本没机会演出小女仆与坏

    主子的戏码,他们今天晚上吃泡面。

    “其实我还是能坐在你的腿上喂你吃泡面的。”方恬勉强打起精神就要跨坐上去。

    她的臀还没移过去,魏成宽就闪到另一张椅子去坐好,“我今天累死了,我怕我的腿被你这么一坐,明天就不能用了。”

    “明天要干嘛?”方恬勉强睁开眼,她的泡面就要吃进鼻孔里了。

    “七点的飞机,你忘了?我们要去马尔地夫度蜜月。”

    “七点!”她晕,“我一定起不来。”

    “噢,不,亲爱的,是七点的飞机,所以我们五点就得到机场,四点就得起床。现在几点了?”魏成宽看一下时间,很好,中原标准时间晚上十二点整,“别吃面了,快来睡觉。”

    “可是我好饿,而且我也还没洗澡……”方恬还在哀号。

    魏成宽没理她,硬是把她拖上床。

    他帮她换衣服,帮她卸妆,然后……他累得像条狗似的趴在床边睡着了。

    最后,一觉过中午,所以没有马尔地夫也没有蜜月旅行,他们就只有彼此。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这次来真的最新章节 | 这次来真的全文阅读 | 这次来真的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