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这次来真的 > 第十三章

这次来真的 第十三章

作者 : 七喜
    【第八章】

    激情过后,魏成宽愈想愈觉得事情不对劲,因为方恬怎么会连反应都跟方静一模一样?还有那颗痣也令人起疑。

    难道双胞胎真的那么神奇,不只样貌、言行举止一模一样,就连反应,还有各项特征也相同?

    魏成宽掀开被子,狐疑的目光往方恬看去。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他从头到尾爱的根本就是同一个人,只是这对双胞胎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两个人合谋起来欺骗他。

    为什么要欺骗他?

    为什么要假装,让他误以为他不够专情,爱上姊妹俩?还有,他爱的到底是姊姊还是妹妹?

    她到底是方静还是方恬?

    “你……在做什么?”为什么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她?方恬跟着清醒,却看到令她脸红的一幕。

    他问她,“昨晚不是你的第一次?”

    “你之前有男朋友?”他又问。

    方恬不知该怎么回答魏成宽这个问题,因为她的男人自始至终就只有他一个,问题是,她要怎么跟他解释清楚这剪不断理还乱的前因后果?

    “是康达?”魏成宽头一个想到的就是那个令他又妒又恨的男人。

    “不是。”怎么会是康达哥!方恬急忙的否认。

    “那么是你国外的男朋友?”

    “也不是,我……在国外根本没交什么男朋友。”事实上,她根本不曾去过美国,更别说什么国外的男朋友了。

    “那么是谁?”魏成宽一步步地逼问,就是想逼出他想要的答案。事实上,他心里再清楚不过,方恬的男人从头到尾只有他。

    “你的第一个男人是谁?”

    “是你是你。”方恬哭喊着。

    “你昨天的反应不像是第一次,我甚至没看到床单上有落红的迹象,所以我怎么可能是你的第一个男人?你到底瞒了我什么?”

    “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方恬泫然欲泣,我见犹怜的模样令人心疼,但魏成宽却铁了心肠,不理会方恬楚楚可怜的模样,一心一意只想要得到解答。

    “那么就从你为什么勾引我?为什么抢姊姊的男朋友这个点开始说起好了。”

    “我……喜欢你。”

    “喜欢我?”很好,这个答案他喜欢,所以勉强通过,“就因为喜欢,就勾引姊姊的男朋友上床?”

    “我又没勾引你,稍早明明是你喝醉酒……”方恬想要解释,魏成宽却竖起手指要她噤声。

    “别说你没勾引我,打从你进我的家门后,你无时无刻都在勾引我,包括要我跟你南下,一起到垦丁来也是。”以前他心慌于自己对她的动心,所以很多事无法看得透,现在知道她极有可能是方静,再把所有的事情兜在一块联想,有心人都看得出来,她策画了一切,目的就是要引他上钩,“你别想瞒我了,你知道你承受不起骗我的下场。”

    “说吧,为什么勾引我?”

    “你是方静吧?”

    “我不是。”

    “还想骗我!”

    方恬尖叫,哭喊着,“我没骗你,我真的不是方静,我是方恬……是方恬……呜……”

    她的眼泪让魏成宽迷惑了。

    他看得出来,她没说谎,所以她真的不是方静,可是她的身体、她要他的方式,明明跟方静如此相似。

    魏成宽停下所有的惩罚, “你真的是方恬?”

    “是。”方恬眼眶含泪,委屈极了地直点头。

    “可是你这里有颗痣。” “方静也有,而且你们两个的反应几乎一模一样,我才会以为你是方静。”

    所以……是他误会了?

    魏成宽慌得想把方恬的双手给解开,方恬却在这时候开口跟他解释。

    “我曾经是方静。”

    “什么?”她愈解释,他愈疑惑,于是本来想解开她禁锢的双手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

    他站远了看着她。

    她刚刚说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她曾经是方静?

    “一年多前,姊姊想离开你,却没有勇气开口,于是要我转达,是我……是我没告诉你,姊姊变心不爱你的事,是我……是我冒名顶替她的名字留在你身边,偷取你的爱。”方恬嗫嚅地招了一年半前,她做的那些亏心事,“我本来只是想一偿宿愿,跟你谈场恋爱,但我没想到……没想到你会想要跟我结婚……我知道我不能这么做。”

    因为姊姊人在美国,如果她真的用姊姊的名字跟他结婚,那么她的一场爱恋最后会变成无可挽回的大灾难。

    “所以你才会逃婚,当个逃跑新娘?”因为她根本不是方静,而是方恬!魏成宽渐渐弄懂了前因后果,“所以跟我谈恋爱的,除了一开始是方静,接下来的……全是你?”

    “嗯。”方恬点头。

    “后来有那么多的机会,为什么你却不曾跟我坦白,要继续骗我?”害他在她跟她姊之间为难,害他差点以为自己真的是个花心的男人。

    “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你失忆了,怕提了,你会想起被逃婚的过去,怕你记恨,后来知道你的失忆是假的,便担心一桩桩的谎言被揭穿了,你会恨我一辈子……到最后,谎就愈扯愈大,愈来愈不可收拾。”因为心虚,所以方恬愈讲愈小声。

    总之,所有的一切都怪她,怪她一开始就没勇气跟他表白,说她喜欢他,才会让事情愈演愈离谱,谎话也愈说愈多。

    “但我喜欢你的心是真的,一直没变。”关于这一点,他要相信她,“我的生命从没有别的男人过,我的第一次真的是给了你。”

    “我知道。”

    他知道?

    “因为你的身体。”

    她想要,他偏不给她。

    “这是给你的惩罚。”他说。

    惩罚?方恬却傻呼呼地瞠大两颗眼珠子,不明所以。

    “惩罚你瞒得我那么苦,让我误以为自己是个劈腿又花心的烂男人。”虽说她爱他情有可原,可是这事若不给她一个惩戒,他最近受的委屈就太不值得了,“所以,以后我都不会再碰你了。”

    “啥?”

    “直到我原谅你为止。”魏成宽倨傲地宣布。

    他那高高在上的样子差点气死方恬,他也不想想,他们俩每一次都是谁比较猴急?

    “你!你最好说得到做得到。”不碰她?啧,她倒要看他能停机多少天。

    “你们两个还在吵架?一路都没和好?”

    方恬、魏成宽从南部回来之后,跟前两天去垦丁时的表情一模一样,两个人都气呼呼的,他们这样怎么谈恋爱?所以方静急了,特地选在魏成宽去上班时,拉着妹妹辟室密谈。

    “我跟魏成宽和好了,只是又吵架了,事情是这样的……”方恬将事情的的前因后果全说了一遍。

    方静只觉得魏成宽真是厉害,他光是凭着**的感觉,就能认出方恬就是一直跟他谈恋爱的那个人,足以见得他每次抱方恬时,不是只贪图自己享受,他应该一直注意着方恬的感觉,才能在第一时间发现他从头到尾都只有一个女人,因此她觉得方恬不应该跟他呕气,毕竟一开始就是方恬先做错事,要是方恬不说谎,哪来后面这么一大堆的乱子?

    “你为什么不先跟魏成宽低头示好?”

    “我跟他低头示好?”方恬睁大眼睛。

    “怎么,不愿意?”看方恬的表情就知道方恬对她的提议十分的不以为然。

    “明明是你做错事,所以先跟他低头示好也不为过,更何况,你爱他不是吗?既然爱他,干嘛花时间冷战?干嘛这么认真去计较是谁先低头?”方静谆谆教诲着。

    方恬受教了。

    姊姊说的是,既然爱,怎么会有时间彼此冷战?既是爱,又何需认真去计较到底谁对谁错?

    “好,我去跟他道歉,请他原谅。”方恬的表情犹如壮士断腕,她豁出去了。

    于是她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再求姊姊晚餐时候出门溜达。

    “我又得出门!”她需不需要这么可怜啊?只要他们需要两人世界,她就得被赶出去。

    “拜托拜托啦。”方恬双手合十地请求着。

    “我从美国回来后,你没一天认真招待我,你只会利用我。”有这样的妹妹,算她家门不幸。

    亏她还那么好心,当她的军师,一路帮她出点子,让她感情路途一路顺遂。

    “我也有帮你耶。”她又不是只有利用她。

    “帮我什么?”

    “帮你跟康达哥。”

    “康达?”不提起康达还好,一提起康达,方静就有气,“我一直觉得怪,我回台湾的事没几个人知道,怎么康达如此神通,知道我人在哪,还有我的手机号码,原来是你出卖我。”

    “出卖?这怎么叫出卖?”

    “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把我的联络方式给了敌人,这不叫出卖叫什么?”

    “敌人?”

    “对,敌人。”敌人二字,方静还说得特别用力、咬牙切齿。

    这……不对啊。

    “康达哥说他喜欢你。”

    “喜欢我?啧,他不找我麻烦,就阿弥陀佛了,他会喜欢我?”方静双手环胸。她才不信。

    “所以康达哥来找你,没跟你表白?”

    “没有。”

    “那他做了什么?”

    “他笑我手不能提、肩不能挑,什么都做不好,又笑我十指不沾阳春水,不会做家事,当不了别人的好老婆。”看,她会不会做家事,能不能当别人的好老婆,关他屁事?要他多事提点。总之,康达就是存心找她秽气。

    提起康达,方静就恨得牙痒痒。

    方恬只觉得康达谈恋爱的方式跟别人很不一样。

    他干嘛这么气她姊哩?

    不懂,但这不关她的事,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忙着讨好魏成宽,让他气消原谅她,所以她得赶快出门买菜。

    “你要不要跟我去超市?”方恬才问,就被她姊瞪了一眼。

    “我傻了才跟去当你的奴才帮你提东西。”瞧方恬列出那一串长长的菜单,想也知道她需要一个孔武有力的帮手,而她,很抱歉,她很柔弱。

    “那你要去哪?”

    “去找康达。”

    “找康达哥?”方恬双眼一亮,“不对,可你刚刚说,你跟康达哥是敌人,他只会找你麻烦,那你还去找他干嘛?”

    “想问他胡乱造谣,说他喜欢我、要追我,到底是存着什么心?”

    “是喔。”方恬那句“是喔”,说得十分暧昧,因为康达之于方静,要是什么都不是,方静干嘛在意人家说了什么?所以方静那样的表现分明是愈描愈黑。

    “干嘛笑得这么暧昧?”

    “你也喜欢康达哥厚?”

    “鬼才喜欢他。”

    “不喜欢?”

    “不、喜、欢。”方静一字一句强调。

    “那你现在在干嘛?”干嘛坐在化妆台上补妆?“要不要我借你几件新衣服?正所谓女为悦己者容嘛。”

    姊姊是该多费点心,才能让康达哥明白她的心意。

    “不用。”方静硬生生的放下粉扑,拒绝让人发现当她听到康达喜欢她时,她其实芳心大乱,所以她瞪了方恬一眼,“你还不赶快出门去买菜,净在这里推敲我的八卦做什么?”

    买菜!对厚,她还得赶去超市买菜呢,实在没那个间工夫陪她姊在这儿说些五四三的。

    “那我先走了,你要出门的时候记得锁门。”

    “知道了啦。”方静挥手送走方恬。

    等她确定方恬真的走远了,这才悄悄的跑去方恬的更衣间,借走她的新洋装。

    女为悦己者容是吧?那她就把康达迷得七荤八素的吧。

    方静露出一抹诡笑。她要康达栽在她手里,像孙悟空那样,永远都翻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

    呵呵呵呵……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这次来真的最新章节 | 这次来真的全文阅读 | 这次来真的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