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这次来真的 > 第十二章

这次来真的 第十二章

作者 : 七喜
    “所以相信我,他现在一定是在拼命忍耐,让自己不冲过来,从我手中抢走你。你如果真的想把魏成宽拐到你身边去,那么今天就听康达哥的话,放松的玩、尽情的玩,让自己开心快乐,或许魏成宽就会是你的了。”

    “真的吗?”

    “刚刚不是都说了,教你今天就信我一次的吗?”傻丫头,“现在过来。”

    康达将大浴巾铺在沙滩上。

    “趴着,我帮你擦防晒。”方恬皮肤白皙,再不涂防晒乳,今天回去后,她的皮肤肯定要脱皮了。

    方恬乖乖听话,一切听从康达的计划行事。

    “倘若今天一整天,魏成宽都能忍下来,你也别灰心,晚上带他去PUB,灌醉他。”

    “灌醉他?为什么?”

    “听过酒后乱性吧?”康达大胆献计。

    喝!康达哥要她色诱魏成宽?

    方恬急得扭过头去看他,就怕自己听错了他的意思。

    “这是最后的绝招了,要不然像魏成宽这样,爱上一个人就想死守着那人一辈子的脾气,只怕你到老,都听不到一句他爱你,所以让木已成舟,或许你还有一丝机会。”这是康达身为男人的建议,方恬也不一定要听他的意见,而现在……“方恬。”

    “嗯?”

    “我想拉掉你比基尼上的繋绳,可以吗?”

    “为什么?”方恬几乎要尖叫了。要拉掉她比基尼上的繋绳这么大胆的事,他竟然还问她行不行?

    当然是不行。方恬想这么回答,康达却早她一步先开口问她。

    “你不是想知道魏成宽紧不紧张你?”

    “是啊,可是扯掉我比基尼上的繋绳这一招太刺激了。”

    “我是在帮你抹防晒,所以也算合情合理……还是,你担心我别有用心,是存心想占你便宜?”

    “不是,我知道你是想帮我,只是……”虽然康达是哥哥,但让康达解下她比基尼上的繋绳不在她的计划内啊!难道她真的要为了刺激魏成宽,下如此重的猛药?

    “我不会吃你豆腐。”

    “我知道。”她了解康达哥的为人,知道他是正人君子,绝不会对她乱来……好吧,“你解吧。”

    方恬将头埋进了大浴巾中,决定牙一咬,豁出去了,谁教她没别的法子好想,所以现在也只能这样子做,看能不能让魏成宽早点爱上她。

    魏成宽在远处看到康达的行为,两眼几乎要喷出火来,他多想冲过去,狠狠的揍康达一顿,然后跟康达说,别对方恬毛手毛脚的,问题是,他不行,因为不管他有多想,方恬是自由身,谁都有权利追求她,因此,他狠狠的将脸别开,不再去看令他觉得十分刺眼的那一幕。

    “康达哥。”方恬屏住气息让康达解开了比基尼,虽然大半的春光被她压在浴巾下,但她还是很紧张,她想问康达,对此猛药,魏成宽的反应是什么?“他在看我们吗?”

    “看了一眼,就把头转到别的地方去了。”

    “那是什么意思?”

    “他不想看他不想看的画面。”康达猜测。

    “所以他很紧张我?”

    “是的,傻丫头,这种事还需要问吗?”

    康达骂她傻,她却笑了出来,这还是她头一回被人骂傻,却傻得很值得。

    她偷偷扭过头,也想看魏成宽别扭的一面,没想到她才刚转头,魏成宽却走人了。

    “他走了!”方恬心慌了。

    康达警告她,“你千万别追上去,先让他一个人着急,让他以为你跟我玩得很开心。”

    “为什么要这样?”

    “让他妒火中烧啊,傻丫头。”康达帮她抹好了防晒,重新帮她比基尼上的绳子繋好,接着就要带她去玩七合一的水上活动。

    方恬却止住不动,脸上的表情像是有话要问他。

    “怎么了?”瞧她欲言又止的,像是有话要说,却硬往肚子里头吞的模样。

    “康达哥,其实……其实你是个GAY,对吧?”方恬终于问了她一直想问,却问不出口的问题。

    康达没想到方恬会问得这么突然,“你怎么会以为我是个GAY?”

    “因为你刚刚帮我抹防晒时,心无旁骛,我敢打赌,你刚刚心跳铁定没跳快一拍过。”

    “就因为这样,你就认为我是个GAY?”康达觉得方恬的猜测很可笑。

    “所以……是我想太多了?”

    “对,你想太多了,因为我不是,我有喜欢的人,而且是女人。”康达特别强调。

    方恬惊呼,“你有喜欢的人?是谁?”

    她怎么从来没听康达哥提起过?

    “那个人你也认识,她是你姊,方静。”康达甚是大方,直截了当地跟方恬说了他心仪的对象。

    他一直以为方静在美国,所以迟迟没动作,没想到其实他跟方静两个人只有台北跟高雄的距离。

    “姊姊?你喜欢的人是我姊?”

    “干嘛这么惊讶?”

    “因为姊姊说你讨厌她,还说你从小就对她爱理不理的。”

    “小时候的确是讨厌过她一阵子,不过那是因为自己还小,不懂事,总以为是她霸住了你爹地妈咪,才会让你每天都偷偷的掉眼泪,后来渐渐大了,明白自己只是想替你出气,因此找她当替死鬼。其实方静也很冤的,你爹地妈咪要多疼她一些,那并不是她的错,我不该把气出在她身上。或许是那份愧疚,所以后来就想弥补她,想对她好,但你姊却总是避着我。”

    “后来呢?”方恬听故事听上了瘾,双眼眨也不眨一下。

    “后来,你姊就去了美国,我跟她哪还有什么后来!”

    “可是姊姊现在人在台湾啊。”

    “所以我决定等你把魏成宽拐到手后,就去追方静。”

    “不用,因为跟魏成宽谈恋爱的人一直是我,不是姊姊。”

    “什么意思?你刚刚不是还跟我说,你要让魏成宽爱上你吗?可现在又说跟魏成宽谈恋爱的一直是你?现在是什么状况?”康达都快被方恬搞胡涂了。

    “这事说来话长,总之,你放心去追姊姊,不用理会魏成宽。”

    “那现在,你还要玩香蕉船吗?”

    “你很急着要上台北厚?”

    “跟你想回饭店看魏成宽是一样的急。”所以这丫头别想取笑他,他们俩是半斤八两,谁也别想取笑谁,“不过再怎么急,也得陪你玩一会儿,要不然你这么早回去,我担心起不了作用,魏成宽不会吃醋。”

    “哇,在这时候还处处替我着想,足以见得,你这个哥哥对我还真好。好吧,我给你姊姊的手机跟地址,算是回报你这两天的仗义相挺。”

    “还仗义相挺咧。”这个方恬真搞笑,“知道待会儿见到魏成宽该怎么做吧?”

    “知道,灌醉他,让他酒后乱性。”这个她会,只是现在大白天的,PUB没开啊,所以待会儿只能买酒回饭店,试试看能不能灌醉魏成宽了。

    方恬万万没想到她根本不用急着把魏成宽灌醉,因为当她回到饭店,拎着一袋日本清酒去敲魏成宽的房门时,来应门的魏成宽已酒气冲天。

    “你喝酒了?”方恬觉得老天爷待她真好,本来她还在烦恼该怎么怂恿魏成宽大白天喝酒,没想到他却自己上钩,虽不至于喝得酩酊大醉,但也差不多了。

    魏成宽俊脸紧绷地看着方恬,脸上的表情十分的不高兴。

    刚刚在房里,经历几次的天人交战,他终于说服自己,方恬只是方静的妹妹,所以不管方恬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想跟什么样的男人一起玩,都跟他没关系,因此他该平心静气的看待方恬的行为,可这样的决定却在见到方恬之后就分崩离析。

    她竟然穿着比基尼回饭店!

    “你穿这样回饭店?”那一路上,岂不是很多人都看到她姣好的身材了!

    “嗯。”她就这样直接穿着比基尼,是康达哥的建议,但执行起来,她还是觉得很害羞,要不是康达哥开车送她回来,让她直接从停车场坐电梯上楼,老实说,她也没那么大的勇气敢这么穿。

    方恬率先进到他房里,看到他桌上、地下至少有七、八瓶的啤酒罐。

    “你喝了这么多!”难怪他身上酒味那么重。

    魏成宽沉着脸不说话,明显看得出来这位大爷又在生气了。

    方恬不知道他在气什么,只知道他这么火大,实在不宜再去捋他的虎须,所以她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他气消之后再把他拐上床?

    方恬低头,一边拿着垃圾桶把空罐子扫进里头,一边忐忑地想着该如何执行她的计划。

    没想到魏成宽手一伸,便把近在他眼前飘动的沙龙给扯下来。

    方恬吓了一跳,回过头看着他。

    他在干嘛?

    “你不是不介意姣好的身材让人看吗?既然这样,干嘛还费事的围着沙龙?”

    “我没有不介意别人看。”他讲话干嘛这么毒?方恬气不过,想把自己的沙龙给抢回来,他却不放手。

    她以为她小鸟似的力道可以赢得了他吗?她也未免太小看他了。

    魏成宽一使力,方恬便连人带沙龙都趺进他怀里。

    方恬让他这么一抱,芳心大乱,竟忘了这是勾引他的好机会,还慌张地想挣开他的怀抱,他却将她搂得更紧,不让她走。

    他目光灼灼地直盯着她看。

    “玩得开心吗?”他问出这一整天他一直好奇想问的问题。

    方恬心慌地点了两下头,而她的点头承认让魏成宽更为火大。

    “既然有人陪你,当初干嘛执意要我陪你南下?”

    “我当时又不知道会在垦丁碰到康达哥。”方恬试着跟魏成宽解释,没想到她愈解释,魏成宽愈生气。

    “所以你要是早知道,就不需要我了?我只是你没伴时的利用工具,只能让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她有康达就不要他了?她是不是这个意思?他与她大眼瞪小眼的。

    “你愈说愈离谱了,我什么时候对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是你莫名其妙的把我推给了康达哥,又莫名其妙地一个人跑掉。”

    “我莫名其妙地跑掉?那你呢?你知道我跑掉之后,你做了什么?你跟你的康达哥继续留在沙滩,继续玩什么香蕉船、甜甜圈。你没关心过一个特地南下陪你的人为什么突然心情不好,没关心过我到底在生什么气也就罢了,你还花枝招展,穿着露骨地出现。”他一想到有多少人看见她如此性感美丽的模样,不禁妒火中烧。

    该死的,他不想把方恬让给康达,不想让给任何人。

    “我要你。”魏成宽突然开口。

    方恬吓了一跳,“你说什么?”

    “我喜欢你。”

    魏成宽恶狠狠、咬牙切齿地跟方恬表白。

    魏成宽终于开口说爱她了。方恬的心甜得快要泌出蜜来。她努力了这么久,终于如愿以偿。

    她欣喜若狂地响应魏成宽的感情,两人吻得如胶似漆。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这次来真的最新章节 | 这次来真的全文阅读 | 这次来真的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