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这次来真的 > 第十章

这次来真的 第十章

作者 : 七喜
    “方恬!”正当方恬专注于夹娃娃时,人群中突然有人叫唤她,害她吓了一大跳,按错了键,夹娃娃机的大夹子往下启动抓了个空。

    方恬抱着头哀号,狠狠地瞪向声音的方向。

    这一看,准!

    “康达哥!”怒气没了,方恬尖叫着往声音的主人那边奔了过去,那人摊开双手,给飞奔而来的方恬一个大大的拥抱。

    对于整个突发状况,魏成宽不是很了解,但他非常不爽看到方恬见到那人时的惊喜,更不爽那人对方恬搂搂抱抱。

    他默默地走过去,不着痕迹地拉开两人,“不介绍一下?”

    “他是康达,跟我一起长大的哥哥。”方恬又指着魏成宽跟康达介绍,“魏成宽,他是……姊姊的男朋友。”

    “方静的男朋友?”于是康达又多看了魏成宽两眼。

    一起长大的哥哥?魏成宽也瞄了康达两眼。

    两人的目光暗中较劲,就只有方恬还傻呼呼的一味兴奋着。

    她太久没见康达了,所以忍不住想跟他多聊两句,一双眼总是亮灿灿地看着他,让魏成宽看了真不是滋味。虽然他一点也不了解一向和善的自己怎么会一看到康达就充满敌意,可他的心里却十分明白,自己不爽方恬冲着康达笑得太甜。

    “你不是要夹娃娃?”魏成宽企图把方恬的注意力移到别的地方。

    康达听了,立刻挺身而出说“夹娃娃,我很行的。”

    说完,他立刻挽起衣袖,打算大展身手。

    方恬见状,立刻笑眯了眼,望着康达问“真的吗?那我要那一只。”

    方恬手指着刚刚魏成宽想夹,却怎样都夹不起来的那只拉拉熊要康达夹。

    于是康达相中目标,摆好架式,投了一枚十元硬币,机器随即启动。

    方恬的目光紧张兮兮的跟着大夹子跑。

    等夹子触到目标物时,康达快狠准地按下钮,大夹子向下抓住方恬喜欢的那只拉拉熊。

    不会吧?真的夹住了!魏成宽皱着脸,跟着紧张起来。

    如果他一直没替方恬夹到的娃娃让康达给夹起来了,那他面子往哪儿摆!

    魏成宽焦急地看着那个大夹子,希望它在摇晃的过程中松落,好让拉拉熊掉回那堆布偶里。

    最后,拉拉熊是掉下去了,不过却是落于洞口。

    “哇!”方恬尖叫,“夹到了夹到了。”

    她兴奋地直跳脚,从洞里捞出她喜欢的布偶后,一双崇拜的眼眸直直的看着康达。

    “你怎么那么厉害?一次就夹到。”

    那还不是因为他跟方恬早把那只拉拉熊拖到了好夹的地方。魏成宽禁不住在心里OS。

    要他承认康达很厉害,门都没有,所以既然方恬已经得到她想要的礼物,他们俩就不用再待在这,看这讨厌鬼了。

    “好了,夹到你要的娃娃,我们该走了。”魏成宽催促着方恬,要她跟康达长话短说,不要一直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别的男人了,因为他很想跟她说,事实上,他也很厉害。

    “你接下来几天都会留在垦丁是吗?”方恬没听出魏成宽的口气差,还在那跟康达间话家常。

    康达点头,“明天要去冲浪。”“哇,冲浪耶。”方恬又是一脸羡慕。

    “你想跟吗?”对于这个从小看到大的小妹妹,康达可是万般疼宠。

    “但是我又不会。”

    “不会没关系,我可以教你。”康达不嫌麻烦地提出邀约。

    魏成宽听了,一张俊脸往下沉。

    方恬很想点头答应,但她这次来垦丁可不是来玩的,她不能跟康达一直混在一块,她得赶在方静回美国之前,把魏成宽拐到手,所以最后她还是摇摇头。 “算了,就只剩明天一天,我就得回台北,学冲浪,肯定也学得零零落落,我想我还是玩玩香蕉船七合一的套装行程就好了。”

    “玩七合一得人多一点才好玩,而你们只有两个人,铁定玩得不够HIGH。”康达努力游说方恬改行程。

    魏成宽只觉得这男人真啰唆,方恬都说要玩香蕉船、甜甜圈了,这人怎么老是泼方恬冷水,说不好玩。

    好不好玩,是他跟方恬的事,与他康达无关好吗?魏成宽皱着眉,脸上一副不耐烦的模样。

    方恬看到了,怕魏成宽不开心,又生她的气,到那时候,两人重修旧好又得花上好长一段时间,所以她匆匆忙忙的跟康达说再见。

    “我们改天再聊好了,Bye-bye。”“好,Bye-bye。”

    他们互相道别,但两个男人却自动把对方当成空气,连个微笑都没给对方。

    方恬一说要走,魏成宽便率先拉开店门。

    方恬尴尬地走出去。

    出去之后,她忍不住抱怨了两句,“你怎么这么没礼貌?”

    魏成宽知不知道,康达哥在爷爷奶奶面前说话极有分量,如果有一天,他想娶,她也愿意嫁他时,只要康达哥在爷爷奶奶面前多说几句不好听的,他们两人的婚事极有可能会告吹。

    “你很紧张那个叫康达的男人?”

    “他对我很好,从小就很照顾我。”魏成宽不知道她小时候有多晦暗,总觉得自己是个爹娘不疼、姥姥不爱的小孩,是康达哥给她的一丝温暖,让她觉得自己还算有人疼,有人喜欢。

    “所以他喜欢你,而你也喜欢他?”魏成宽的口气酸不溜丢的,他这才发现,方恬才出现没几天,自己对她的占有欲却远超乎自己的想象。

    怎么会这样?魏成宽倏地觉得心惊。

    “他是我哥哥。”

    “他姓康,你姓方,所以他永远不是你的亲哥哥,而是个男人,因此你要是对人家没意思,就别对人家那么热络,让人家会错意。”

    “会错意?”

    “我觉得那个康达喜欢你。”

    “康达哥喜欢我?”方恬试图消化这个消息,但她还是不愿相信。康达哥对她很好是没错,可他们两个一直是兄妹、好哥儿们的那种情感啊,根本不是魏成宽讲的那样。

    “你看起来好像很高兴。”

    “我哪有很高兴?我是惊讶好吗?”高兴跟惊讶的表情,他都分不出来,他真是瞎了眼了。

    她喜欢的人明明是他好不好?

    这会儿换方恬生气了,气她如此用心良苦想跟他在一块,可他都没看到,让她觉得气馁。

    见方恬垂头丧气的,魏成宽还以为是他阻止她跟康达叙旧,所以她不开心了,于是努力想补偿她,想让她知道就算没有康达在,他一样能让她开心。

    魏成宽看到街头有人在卖手作物,便拉着方恬过去。

    “好看吧?”他拿起一个皮雕制成的小乌龟递给她。

    “嗯,好好看。”方恬对小巧可爱的东西完全没有抵抗能力,更何况这些手作物精致又好看,所以她的怒气一下子就被这样可爱的小玩意给吸引走了。

    “喜欢就多挑几个。”

    “多挑几个?那多贵啊。”她瞧单价,小小的一个,每一个都要两百多块。手作物果然不便宜,她看看就好,不一定要买。

    “我送你。”所以她别担心钱的问题。

    “你要买来送我?”方恬又惊又喜,她没想到他会愿意送她礼物,“那我要这一个。”

    一枚戒指,上头有爱心图案的粉晶,她想要暗示他,她喜欢他,所以他要是也喜欢她,那么可不可以请他别让她追得那么累?

    方恬将戒指拿起来递给他,仰着脸问他,“可以吗?我想要这一个。”

    “可以。”她要什么,他都给。

    “真的?”方恬亮着一双眼,然后伸出手。

    魏成宽很自然的将它套在方恬修长的手指头上,完全不觉得他这个行为有多么不妥。

    方恬喜上眉梢,觉得自己距离成功是愈来愈近了。

    但方静听完方恬今天一整天的成果报告,却觉得方恬蠢毙了。

    “既然魏成宽觉得康达喜欢你,你为什么不趁这个机会让魏成宽紧张一下?”

    “让魏成宽紧张?他要是真的以为我喜欢康达哥怎么办?如此一来,岂不是弄巧成拙?”

    “你只是跟老朋友叙叙旧,只要不跟人家打情骂俏、表现暧昧,就不会让人家误会,倒是魏成宽一直认为康达喜欢你,他要是真的紧张你,铁定会阻止你跟别的男人走得太近。”方静亲自教授恋爱手段,她觉得方恬对爱情太稚嫩了,不过这也不能怪方恬,以前方恬就是个小书呆,肯定没太多的恋爱经验,一出社会就偷偷爱着魏成宽,手段不好,也就无话可说了。

    “总之,你听我的话准没错,现在立刻打电话给康达,约他出来见面,要他帮你这个忙,依他跟你的交情,他肯定帮你。”

    “现在?现在很晚了……”

    “小姐,现在才十一点,哪里晚了?”方静实在受不了方恬的温吞,“而且你以为你还有多少时间让你慢慢执行计划?我不能一直待在台湾陪你玩爱情游戏。”

    方静愈讲愈大声,足以见得她一个人待在台北真的无聊透了,要不然她也不会大费周章打电话来关心方恬的爱情进度。

    “行行行,我立刻打电话给康达哥。”方恬挂了姊姊的电话,改打康达的,幸好康达是个夜猫子,还没睡。

    “康达哥,我是方恬,我们能不能见个面?”她问得心虚,康达倒是答应得很爽快。

    “你住哪?我去找你。”方恬一个女孩子家,三更半夜的在外头跑,他实在不放心。

    “住夏都。”

    “我知道夏都,你等我,我到的时候CALL你,你再下来。”

    “喔,好。”方恬挂断通话,接着又有电话进来。

    是姊姊。

    她接起手机,方静劈头就叮咛她,“打扮得漂亮一点,还有,试着让魏成宽知道你要跟康达见面。”

    “收到,了解。”

    于是,方恬快速的打扮自己,再刻意的去敲魏成宽的房门。

    魏成宽拉开门,见到她,着实吓了一大跳。三更半夜的,她不睡觉,还刻意打扮是想干嘛?他皱着眉觑着她瞧。

    方恬笑盈盈的告诉他,“康达哥约我待会儿见面。”

    康达!见面!现在都几点了?魏成宽下意识地提起手腕看了看时间。

    “都已经十一点半了,你还要出去?”

    “没要出去,只是在饭店大厅聊一聊。”

    只是聊一聊,需要穿得这么漂亮吗?魏成宽不由自主地觉得心烦气躁。

    “我陪你下去。”他转身就要去换衣服。

    方恬连忙拉住他,“不用了,康达哥说他想私下跟我聊。”

    “私下聊?聊什么?干嘛搞得这么神秘?”魏成宽愈听,口气愈差。他觉得那个康达非常之碍眼,他好好的一个假期,让那个外人搞得玩兴全无。

    “我也不知道康达哥找我干嘛。”方恬眨巴着眼,装傻,扮无辜。

    “不知道你还出去?你就不怕被人设计了?”

    “那是康达哥,是很熟很熟的人……”

    “就是很熟很熟的人才会让人松懈,就是很熟很熟的人才会拐你上当,总之,我就是不放心,所以我跟你一起去。”魏成宽把方恬押进他房里,要她等他穿好衣服一起出去。

    方恬乖乖的等,但她仍不忘自己的作战计划,她提醒魏成宽,“你可以跟我一起下去,不过你得坐远一点。”

    “为什么?”

    “康达哥都说了,是私下谈,你要是跟我们坐在一块,算是私下吗?”方恬说得振振有辞,魏成宽只能勉强接受。

    反正他远远的看着,也不怕康达会化身为狼人,把方恬给吃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这次来真的最新章节 | 这次来真的全文阅读 | 这次来真的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