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这次来真的 > 第九章

这次来真的 第九章

作者 : 七喜
    【第六章】

    魏成宽很生气,方恬看得出来,因为打从他们俩上车,一路南下,魏成宽就没拿正眼看过她,把她当空气似的,不跟她说一句话。

    “我知道你是在气我,姊姊生病了,还硬要出门,可你不知道的是,我也劝过姊姊,说她生病了,要她别管我,是她一直坚持要尽到地主之谊,让我这次回台湾能玩得尽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姊的脾气,她做了决定的事,谁都没法子劝,所以你冲着我发脾气,实在很没道理。”

    方恬试着低声下气跟魏成宽解释,毕竟在这个时候跟他闹脾气,对她并不有利,没想到他倒好,脾气挺大的,不管她好说歹说,那个大爷一张脸臭得跟什么似的,什么话也不跟她说,两个人就这样一路闷到垦丁。

    他们这样的出游到底有什么意思?两人完全没交集,根本撞不出什么火花,这样若能拐魏成宽来爱她,也算她厉害。

    方恬觉得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又硬着头皮去到魏成宽的房门前,然后她叮咚叮咚按了老半天的门铃,也不见有人来应门。

    很好,看来魏成宽是打算把她丢在饭店,让她一个人自生自灭,而她为什么要让他称心如意?

    他当真以为她没了他,就哪儿也去不成了吗?呋,她偏不。

    于是方恬一个人出门去逛街。

    不一会儿,魏成宽的房门开了。

    他穿着休间裤,顶着一头湿髪出现。刚刚他洗澡时,明明听见有人按房铃,这会儿出来,却不见任何人。

    应该是方恬。

    所以魏成宽便跑去敲方恬的房门。

    叩叩叩。

    没人应门。

    叮咚叮咚。

    也没人理他。

    那丫头跑哪去了?

    魏成宽以为方恬刚回台湾,对台湾并不熟,知道她人现在不在饭店里,他不自由主的恐慌了起来,怕她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出了事,于是才刚洗好的头髪也没来得及吹干,就简单的换件外出月艮,抓着手机,急急忙忙的外出找人。

    该死的方恬,他打她手机,却一直转语音,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是,这个时候,外头下起了滂沱大雨,打雷闪电地劈往蔚蓝海边。

    她该不会蠢得在这个时候跑去海边玩水了吧?

    魏成宽随即往沙滩的方向跑去……

    方恬完全不知道自己即将大难临头,只知道自己倒霉透了,好不容易让魏成宽带她出门,他生闷气不说,到了一向晴朗好天气的垦丁,竟然很机车的让她遇到下雨的坏天气,把她一个人困在垦丁大街的商家里,幸好这里卖的公仔每一个都做得小巧可爱,让人爱不释手。

    方恬掏腰包想买几个回去送人,却赫然发现,她刚刚气冲冲的出门,竟忘了把包包带出来了。

    她的钱包、她的手机不在身上,害她不好意思久待在人家店里却不消费,只好冒着雨冲回饭店,半途中,却不期然地撞见魏成宽,他下巴整个绷得紧紧的,看起来像是火气不小。

    打从他南下,他就一直在生气,她不想跟他正面冲突,想避开他,却被他一把抓住,抓到骑楼下去避雨。

    方恬却嫌他力气太大,“你弄痛我了。”

    “你总是这样,做错事没说一句对不起,相反的,却先声夺人地数落别人的不是吗?”

    “我做错什么了?”

    “你一声不响的就离开,害我……”

    害他怎样?方恬瞪大眼睛,等着他的下文。

    而那句“害他担心了老半天”却卡在魏成宽的喉咙里,老半天也说不出来,毕竟方恬说什么都不是他该关心的人。

    “总之,你不该不跟我说一声,就自己跑出来。”

    “我想说啊,但是你一直在生我的气,打从台北下来到现在,一句话也不肯跟我说,我怎么敢要求你陪我逛街?为了我的假期,我当然只好一个人出来逛街。怎么,这样也错了吗?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总之,你就是看我不顺眼,所以不管我做什么,你总是有理由来编派我的不是。”

    “我没看你不顺眼。”

    “那你干嘛老对着我横眉竖眼的,像是我欠了你好几百万一样?”方恬咄咄逼人地追问。

    总之,跟他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唇枪舌剑,总好过他半句话也不肯说,让她一个人演独脚戏的好。

    没想到被她紧紧追问,他嘴巴又绷得紧紧的,不肯回她半句话,真是气死她了。

    “算了,不想理我就别理我,也别管我要去哪。”从刚刚魏成宽着急的表现看来,她可以笃定的是,魏成宽只是气她,但并不讨厌她,要不然她一声不响地离开,他也不会如此着急,所以,他不跟她说话,不理她,她就让他急死好了。

    方恬甩开他的手,一个人跑进大雨中。

    魏成宽觉得她任性极了,外面刮风又下雨的,她一点也不觉得可怕吗?

    “你到底想去哪?”魏成宽冲出骑楼,想抓她回来。

    方恬避开了,“不用你管。”

    “方恬!”

    “干嘛?”他凶,可她一点也不怕他。

    方恬与魏成宽在垦丁大街上对峙着。

    “我发誓我不会再拿你当隐形人看待了。”对于方恬的冲脾气,魏成宽率先投降认输。

    “喝,你也承认这些日子你一直拿我当隐形人看待了厚?”果然不是她多心多想多猜疑,他就是。

    “先进来躲雨再说。”魏成宽把方恬再度拖进骑楼下。

    方恬倒乖巧,这一次不躲了,随他站在骑楼上。

    两人望着外头的滂沱大雨,突然间尴尬了起来。

    “先说好,今天就这样放你一马,但明天你要是像今天这样不理我,我就一个人逛垦丁了,而且下一次我会跑得远远的,让你找不到人。”最后还是方恬先开了口,没办法,谁教这回是她要拐他来爱,她当然不能拿乔,“怎么样?”

    她的条件,他接受吗?

    “好。”魏成宽点头答应了。

    方恬难看的表情顿时化成了笑,“那你今天会陪我吃晚饭吗?”

    “我以为我们说好的交易是从明天才开始。”

    “所以今天我还是一个人!”方恬的笑脸顿时垮了下来。

    她说变就变的脸,让魏成宽觉得神奇。她的情绪转变怎么可以这么快?

    “我是跟你开玩笑的。”

    “但我却一点也不觉得好笑,所以你得陪罪。”

    “就开个小玩笑,还得陪罪?我觉得你根本就是趁火打劫。”她这个性就跟她姊姊一模一样,说什么都不愿吃亏。 “是,就是趁火打劫,怎样,不行吗?”

    “行。”她说什么都行,“你想要什么赔礼?”

    “我刚刚进到前面那家店里,里头夹娃娃机里有一款拉拉熊好可爱,我想要那一只。”

    “夹娃娃?”魏成宽脸皱了起来。

    “嗯。”方恬亮着双眼,兴奋的点头。

    魏成宽很想完成她的心愿,但……“我对夹娃娃机很陌生,我从来不玩那个的,要不,你自己去夹,看多少钱,我给你。”

    “呋,要钱,我会没有吗?我要的是心意,心意,你懂吗?如果是我自己夹的,那还算是赔礼吗?”

    方恬说得算是合情合理,更何况,她都说了是赔礼,倘若他不肯点头答应她,只怕她明天还要让他受罪,所以他只好点头认了,他去帮她夹娃娃。

    于是他们俩等雨小点了,冲回饭店洗好澡,待雨停了之后,才出来逛,这时候的垦丁大街已经是人挤人的状态。

    或许是太久没逛过夜市了,所以方恬看到什么都觉得新奇。

    “魏成宽,你走慢些。”方恬拉住在前面的他,他走得那么快,他们俩差点就走散了,“我想要吃七里香。”

    闻闻那味道,害她肚子饿了。 方恬涎着笑,要魏成宽买给她吃。

    那点小钱,魏成宽是很想立刻满足方恬,但他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觉得这太不卫生了。

    “我怕你会吃坏肚子。”

    “可是很多人买。”她也没瞧其它人怕过呀,“你干嘛那么怕死?”

    魏成宽觉得方恬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不是怕死,我是担心你。”

    “我都不担心我自己了,你干嘛替我瞎操心?啧,总之,我身强体壮,绝不会吃坏肚子来扫自己的玩兴。”她竖起手指,说她要一串,“你买给我。”

    她支使他做事。

    魏成宽拿她没办法,只好像个佣人似的帮她排队,帮她买吃的。如此一摊逛过一摊,最后到了她刚才说的那家店,那里头有她爱的拉拉熊娃娃。

    魏成宽立刻进去帮她夹,而他对夹娃娃果然没天分,试了几次都失败,不过他愈战愈勇,经历了几次失败之后,反而激起他的斗志。

    他挽起袖子,蹲着马步,操控推杆的模样像是在面对商场上最大的敌人。

    “过来一点,再过来一点……对对对,就是那一只,我要它。”魏成宽夹娃娃,方恬就在旁边摇旗响喊,紧张时刻,她塞了一口七里香到魏成宽嘴里,跟他说吃一口,定定心。

    魏成宽在这关键时刻屏息以待,也没多想两人如此喂食会有多暧昧,便把方恬递过来的七里香给吃进嘴里。

    “啊!”又失败了, 魏成宽觉得泄气。

    方恬跟他说“没关系,再一次。”

    她从他口袋里掏出十元,投进投币孔里,鼓励他再接再厉。

    事实上有没有拉拉熊之于方恬而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两个像对恋人似的玩在一块。

    “要不,你试试。”他看方恬那模样,分明就是想玩的表情,他让出位置,方恬立刻把手里的吃食全塞到他手里。

    魏成宽这才发现,方恬刚刚要他排队买的东西真的是一堆,“你怎么买了这么多?”

    “它们看起来都很好吃啊。”“可你好像吃得不多。”他戳了一串铁板猪,原本想帮她吃掉的,没想到她却张开了口。

    魏成宽想都不想的就把竹叉上的食物往她嘴里送。

    “我还要米血。”她一边玩一边点食物。

    魏成宽一面看着她玩,一面忙着喂食。

    他们两个此时此刻像是货真价实的情侣。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这次来真的最新章节 | 这次来真的全文阅读 | 这次来真的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