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这次来真的 > 第八章

这次来真的 第八章

作者 : 七喜
    然而,三天后,魏成宽的自信满满在见到方恬的那一瞬间,完全地溃堤。方静与方恬相差无几的身材同样的玲珑有致,更别说同卵双生的脸蛋,那根本是如出一辙,长得一模一样。

    魏成宽不知道方静与方恬之所以如此相似,完全是因为方恬自卑感使然。打从方恬懂事开始,她就是姊姊的背后灵,她下意识地学姊姊的言行举止,期盼有一天,爹地妈咪也会多爱她一些。

    当然那样的痴心妄想早在她读国小的那一年,她哭着要爹地妈咪带她回台北,却被无情的拒绝时打得粉碎,可她总是觉得方静拥有的总是最好的,所以模仿姊姊已成为她的习惯,一时半刻改不了。

    长大后,在偶然的机遇下,她遇到了魏成宽,并偷偷的喜欢他,没料到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还没有机会认识她,便先跟姊姊谈了恋爱,于是从此之后,她更加深信方静永远比她幸运,方静得到的总是比她好。

    所以,她模仿了姊姊所有的行为,希望有一天老天爷也会错乱,把该给方静的幸福也给她。

    许是同卵双生那股与生倶来的默契,再加上她多年来的刻意观察与模仿,现在她与方静就算分开一年多,再见面时,两人的气质神韵、穿着打扮、言谈举止竟如此相近。

    好吧,他承认,他的确是被这样的神似给吓到了,他该死的没办法正确地分辨出哪一个才是他爱的方静。

    他举手投降,问“所以谁才是方静?”

    “我。”方静举手。

    方恬垂着头,唉声叹气。她觉得她的爱情十分堪虑。

    魏成宽觉得她们姊妹俩的反应真奇怪,为什么他认不出方静,方静不着急,反倒是方恬显得愁容满面?

    “你们俩该不会是在整我吧?”

    “比如说?”

    “交换身分之类的。”

    “我们才没那么无聊咧。”

    方静与魏成宽两人你来我往,神态自若地交谈着,方恬好羡慕,明明魏成宽是她的,但现在她却像是个陌生人似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跟方静谈天说地,聊得好不开心。

    幸好最后魏成宽稍算有良心,把注意力转回方恬身上,说要帮她接风洗尘,问她想去哪里?

    她想都不想的就回答垦丁。

    既是要出游,当然是去远一点的地方,这样她才能替自己制造机会,让魏成宽就算发现她不是方静时,仍然会选她当他的真命天女。

    于是,他们敲定了这个周末南下,就去垦丁。

    “姊,你在干嘛?”方恬趁魏成宽上班的时候,打算跟她姊密谋接下来的计划,却冷不防地看到她姊在打包行李,“你都还没帮到我,就想回美国了?”

    “不是,我没那么快回去。”所以方恬别担心。

    “那你干嘛收拾行李?”

    “我们不是要去垦丁?”

    “你要跟我们去垦丁?”方恬傻眼,“你在台湾就这么几天的时间,而我得在这短短几天的时间内,把魏成宽拐到手,我都快急死了,你还在这时候要来搞破坏,跟着我们去垦丁!”姊有没有搞错啊?在这个节骨眼,她不是该帮她吗?怎么姊却老是扯她后腿?

    “可是我如果不跟着你们去,我一个人在台湾,岂不是很无聊?”

    “你可以去找你的朋友。”

    “我在台湾没朋友。”对于自己的没人缘,方静的态度倒是十分豁达,反正她早有自知之明,美女总是寂寞的。

    “要不,我让康达哥陪你四处走走?”方恬倒是想到一个好人选,这个人,她姊也认识,她姊与康达哥虽称不上是从小一起长大,但倒也算是青梅竹马。

    “康达?爷爷家的那个康达?”方静听到那个名字,秀气的眉立刻皱成两座小山。

    “对,爷爷家的那个康达,怎么样?我让他来接你,好不好?”方恬亮着眼眸,心中充满期待。

    方静却毫不留情地打破她的美梦,“我不要。”

    “为什么?”顿时,方恬觉得她姊比她还难搞,不管她说什么,她姊都不要,摆明了就是要跟她作对。

    “康达不喜欢我。”

    “怎么可能?”方恬不信,因为她跟康达哥从小一起长大,康达哥是什么性子,她还会不了解吗?

    打小,爹地妈咪不疼她,跟姊姊又不亲,所以她就跟个没人爱的小孩没什么两样,是康达哥带着她到河里抓小鱼,爬到树上摘芒果给她吃,在她生日的时候,编蚱蜢给她玩……

    “康达哥人很好的。”

    “是吗?可我感觉不到。”方静对康达的记忆就是,她久久才回高雄一次,他便摆脸色给她看。他带方恬出去吃冰看电影,她想要跟,他便狠狠瞪她,教她别浪费他的钱。

    她觉得康达对她有很深的敌意,他莫名的就是讨厌她,所以她疯了才会让康达来陪她。

    “姊,要不,算我求你,你行行好吧,乖乖的待在台北,自己一个人逛,你想买什么、吃什么,所有的费用都我出,怎么样?”方恬拿出她的信用卡,献给了方静。

    方静的目光游移,在信用卡跟垦丁间左右为难。

    “姊,你这次回台湾应该不是为了玩吧?我以为你是回来帮我的!”

    “本来是回来帮你的,但没想到我一回来,你就想抛下我,跟魏成宽两个人跑到南部逍遥,让我一个人待在台北。”方静说得咬牙切齿,不过最后看在妹妹如此努力追求幸福的态度上,她还是选择了信用卡。

    “谢谢你。”方恬感激地给姊姊一个好大的拥抱,完全不介意方静的揩油行为,“那明天要出发时,你就装病,说你不能去。记住,一定要病得很严重。”

    姊姊跟她一样是护理人员,这点戏,应该不会演得太烂吧?

    “病得很严重?那魏成宽还跟你出去玩?你觉得这样演行吗?”

    方静一语点醒梦中人。

    姊姊若是病得太严重,依魏成宽那么黏方静的个性,他岂不是也跟着不去?不行,不行,不能病得太重。

    “可是,那要怎么办?”

    “算了,我自己看着办,总之,不会坏了你的好事,你放心好了。”对于演戏,方静可是胸有成竹得很。

    “感冒?”魏成宽一听,便拿手去探她的额头,看她有没有发烧。

    方静急忙忙的把他的手从她的额头上拉下来,她可不想被方恬的妒火给波及到。

    “我没发烧啦,只是早上起来,头晕,流鼻水,喉咙不舒服,所以我想,就算我勉强跟着你们去垦丁玩,也玩得不痛快,倒不如在家里好好的睡一觉来得实际。”说到最后,方静还咳了两声,装作体力不支似的倒在沙发上,好像她人真的不舒服。

    她这样,教魏成宽怎么放得下心?

    “起来,我带你去看医生。”

    “看医生?不用,我只是小靶冒,泡一锭C锭,再好好的休息,应该就不要紧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我,快出门吧。”她赶他走。

    “你病了,教我怎么放心出门?”

    “又不是什么大病,干嘛这么紧张兮兮的?更何况,方恬回台湾就这么几天,我这个做姊姊的在这个节骨眼生病,不能好好陪她就已经够失职了,若是连你都不能帮我好好招待她,我怎么对我爹地妈咪交代?”方静暗指她这趟回台湾,方恬不但没好好招待她,还指使她做东做西,实在不像话。

    方恬低下头,硬是把这口气给忍了下来,假装没听懂她姊姊的数落,又偷偷的使了个眼色,要方静速战速决,别一直演下去。

    “你真的不去垦丁?”方静幽幽地望了魏成宽一眼。

    “你这样,我真的不放心。”

    “那算了,我陪方恬去好了。”方静硬撑起身子想起来,又假装头晕晃了下,看得方恬目瞪口呆。

    方静演得真好,就连一直很坚持的魏成宽最后都拿她没办法。

    “行行行,我带你妹去垦丁,你乖乖的在家好好休息。”他实在是怕了方静的拗脾气,只怕自己若是不依着她,她真会要拖着病体随他们四处跑,“但你得答应我,要是真的不舒服,一定得去看医生。”

    “好。”

    “还有,随时给我个电话,让我放心。”

    “了解。”

    “另外……”他还要交代。

    可方静已经不耐烦了。

    “魏成宽,你这是在逼我跟你们一起去垦丁是吗?”他的关心轰得她头都痛了。

    方静的好脾气已告罄,魏成宽若再多说一句废话,难保她不会大暴走。

    眼看方静要发脾气了,魏成宽最后只好默默地摸着鼻子出门。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这次来真的最新章节 | 这次来真的全文阅读 | 这次来真的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