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这次来真的 > 第六章

这次来真的 第六章

作者 : 七喜
    【第四章】

    方恬看到魏成宽六点不到,就出现在家门口,心里便清楚,被他取笑是难免的下场,所以她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不管他说什么,她都无动于衷,来个不理不睬,这才能全身而退。

    果不其然,魏成宽一见到她,就兴冲冲地问她,“看了吗?”

    “没看。”

    “为什么?”他的失望明显的写在脸上。他以为今天晚上就能验收她学习的成果。

    “你妹妹怕我拿你当试验品,所以当场没收了那三张片子。”因此她一片也没来得及看。

    “魏成宽,你去帮我把片子拿回来,好不好?”方恬急切地求他。

    魏成宽满是笑意地望着她。

    “你很想看?”很想诱惑他?

    “不是。”他想哪去了?“是片子弄丢了得罚钱。”

    而她看魏成慧那个态势,显然是不会把片子还给她,所以她才想让魏成宽帮她拿回来,总之,事情根本不是他所想的那样,他别想歪。

    “你快打电话,别让她把片子给丢了。”方恬硬是将手机塞到魏成宽手里要他打。

    魏成宽拗不过她,只好拨电话给魏成慧。

    魏成慧一听到她哥打电话给她,是为了替方恬讨片子,便急得哇哇叫。

    “哥,你别上她的当,她接近你根本不安好心眼,而且片名明目张胆的就是想勾引你。”

    “我允许她的。”

    “什么?”魏成慧以为她耳鸣,听错了她哥说的,“你允许方静勾引你?”

    “嗯。”魏成宽点头,看向方恬的眸光有他不曾察觉的宠溺。

    “为什么?”魏成慧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她觉得她哥给她的答案,极有可能是青天霹雳的回答,“别跟我说你爱她,你失忆了,你连你是谁,你都不晓得,你怎么可能爱她?”

    “成慧,你冷静点。”

    “冷静?你允许你的特别看护勾引你,而你竟然教我冷静!你这样教我怎么冷静!”她没疯就已经不错了,好不好?魏成慧气得一直在客厅里兜来转去。

    她绝不允许她哥再爱上那个女人。

    “成慧,我恢复记忆了。”魏成宽捺着性子跟他妹解释,“我的失忆是假的,是为了骗方静回到我身边所设的局,所以我自始至终都知道我是谁,记得我跟方静的那一段过去。”

    “你记得?”魏成慧听到她哥说的,更为火大,“你记得所有的一切,那你还爱她!”

    魏成慧觉得她哥疯了,为了一个背叛他的女人,什么蠢事都做得出来,她实在是懒得理他了。

    魏成慧气得挂断她哥的电话。

    魏成宽悻悻然地收起手机。

    他早料到魏成慧会是这种反应了,是方恬傻,还眼巴巴的以为他去说情,魏成慧便会高抬贵手。

    “怎么了?”他欲言又止的是怎么一回事?

    “成慧不还。”他说了。

    方恬满是失望。

    魏成宽揉揉她的髪,安慰她,“没关系,吃饱饭,我带你去买片子,这次,买我喜欢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方恬狠狠地瞪了一眼。他喜欢什么,那根本不是重点,好吗?重点是,她的押金就要被没收了。

    “走了。”他牵起她的手,要她别气了。

    “要去哪?”方恬缩回手,不让他牵,很怕他带她去什么不良场所。

    “吃饭。”要不然她以为他要带她去哪?魏成宽眼神邪恶地望着她,“还是你想先去买片子?”

    “吃饭。”方恬立刻回答,而且像是怕他反悔似的,她赶快跑到门口去穿鞋。

    “想吃什么?”魏成宽慢慢地跟上她。

    “意大利面。”她说。

    魏成宽马上就笑了。

    “你笑什么?”

    “笑你真好养,简单的一道意大利面就能喂饱你。”他明明都说了,要带她出去吃饭,如果她真是拜金女郎,又怎会只要求一盘意大利面?这样的方静让他迷惑啊!明明都认定当初她是为了钱才接近他,可她现在的表现却如此纯真又朴实,他想,或许他真的不懂她。

    方恬与他手牵手,十指交握,一边走,一边晃着手,走到一半,方恬突然想到什么,仰起脸来叫他一声,“魏成宽。”

    “嗯哼?”他用鼻音回应她,事实上,他十分喜欢她仰着脸叫他的名字。

    “我们吃饱饭去看电影好不好?这次我请客。”方恬说完请求后,立刻表明立场,她绝不是想占他便宜,要他请吃饭又请看电影。

    魏成宽笑了。

    他根本不在乎那么一点钱,他在乎的是,她有想跟他在一起的念头。

    “想看什么?先说好,如果是看文艺片,我不保证我会陪你一路看到完,看爱情片,我会想睡觉。”

    “不看爱情片,看鬼片。”

    “鬼片!”那是他的死穴,不是因为剧情,而是那些血淋淋的画面让人觉得很恶心。

    “你怕喔?”像是抓到他的小辫子,方恬乐不可支地仰着脸看着他。 “我不怕。”在她面前,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说怕?“我是担心你看了之后,晚上不敢一个人起来上厕所。”

    “可是你在我身边啊。”方恬说得理所当然,听得魏成宽心都化了。

    是啊,就算再怕,他们不都还有彼此在身边吗?那样还有什么好怕的?所以看就看。

    看完电影之后,方恬就后悔了,因为电影情节在她上床睡觉之后,一直在她脑海中盘旋,那些血淋淋的恶心画面,她明知道是假的,但还是害她没法子睡。

    她睡不着,接着就想上洗手间,可洗手间啊……她很怕那里会有鬼。

    “睡不着?”魏成宽温厚的嗓音在她焦急的时候适时地出现。

    “嗯。”她点点头。

    “想上洗手间了?”他又问。

    方恬觉得魏成宽简直是神啊,她在想什么,他都知道。

    “嗯。”她又点头。

    “很害怕,所以不敢一个人去?”

    “嗯。”方恬立刻点头,以为魏成宽这么问,是想陪她一起去,没想到他问完了,得到结果之

    后,便好整以暇地继续睡觉,“魏成宽……”

    “嗯?”

    “你不是要陪我去喔?”

    “是想陪你去,但又想,你又没开口,所以就犹豫了。”

    这个小人,总之,就是要她求他就是了啦,可恶。

    “魏成宽……”

    “嗯?”

    “求你啰,拜托啦,陪我去上厕所,好不好?”方恬吴侬软语地,照着他的意思开口求他。

    魏成宽被人需求的欲望被满足了,这才牵着她的手起床,带她去洗手间。

    “走吧走吧,小麻烦。”他那句小麻烦叫得眉开眼笑。

    事实上,他一点都不嫌她麻烦,相反的,他还觉得倘若让她渐渐依赖他之后,或许她再也没办法离开他。唔,那他以后还是常带她去看鬼片好了。

    “好了好了,上好了。”一上完,方恬便飞快的跑回他身边。

    “这么快?你有没有洗手?”

    “洗了洗了。”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方恬慌得把手拿给他看。瞧,她的手还湿湿的。

    他却骂她,“肮脏鬼。”

    肮脏鬼?她吗?方恬愣了愣。

    魏成宽说“你没擦手。”

    还要擦手?

    “那里面有鬼耶。”方恬眼睛瞪得大大的,觉得魏成宽真是没同理心,明知道她害怕,还要吹毛求疵。

    “没鬼啦,我住在这里快五年了,从没遇见鬼。”所以鬼是住在她心里,因此她赶快去擦手。

    魏成宽进浴室拿了擦手巾,让她擦,再拿回去放。

    魏成宽发现自己奴性坚强,像个奴才似的伺候她,竟也觉得甜蜜,而这样的甜蜜,被她一个小时折腾三回之后,渐渐的崩盘。

    她太过分了,一个小时起来上三次厕所。

    他瞪着她,“你根本没尿。”

    “我有、我有啦,你别冤枉我,我是太害怕了,所以才睡不着,而睡不着,就一直想尿。”她又不是故意的,他干嘛这么凶?亏她刚刚还觉得有他在身边,真的很幸福,原来他的体贴只有一下下。“我发誓,没有下一次了。”她会让自己赶快睡着,不再麻烦他。方恬举起童军指跟他保证,他这才躺回床上。

    问题是,这个夜被她这么一折腾,该死的,换他翻来覆去的,睡意全没。

    “魏成宽。”

    “干嘛?”因为睡不着,所以魏成宽的口气变得不太友善。

    “你也想上厕所,但不敢去,是吗?”他若不敢去,别害羞啊,开个口,她会陪他去。

    方恬喜孜孜地侧过身子看着他。

    啪的一声,魏成宽打开床头灯,瞪着笑盈盈的她,“真想帮我?”

    “嗯。”她忙不迭地点头,还牵着他的手要下床,他却反拉她一把,将她拉向他的怀里。

    他这是干嘛?

    方恬瞪着他。

    “我不想上厕所,我只是睡不着。”

    “所以呢?”

    “所以,你觉得你能帮我什么?”魏成宽把她抱得紧紧的,让她的身体紧贴着他。

    他暗示得很明显,方恬立刻羞红了脸。

    方恬昨夜与魏成宽“将就”了一个晚上,魏成宽倒好,神清气爽地起了个大早,还能帮她弄个营养满分的美味早餐,而她可就不好了,连续累了两个晚上,昨晚又因为鬼片,害她一夜没睡,真是累死她了。

    方恬啃完火腿蛋三明治,灌了一整杯的拿铁,却一点也不提神,她还是很困,于是下巴支着餐桌,懒懒的闭上眼。

    她觉得跟魏成宽一起生活,每天醉生梦死,日子过得很糜烂,她再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方恬打了个大大的呵欠,这时,她听到门口传来叮叮咚咚的声音。

    有人来了。

    她的眼睛勉强张开,但头还是重得抬不起来,继续枕在餐桌桌面上。

    魏成慧进来看到的,就是她颓废委靡不振的模样。

    这个狐狸精!

    “喏,你要的**。”魏成慧把昨天抢来的三张片子丢到桌上还她,还得心不甘情不愿的原因,是因为她哥一大早就打电话去威胁她,说她要是不把片子拿来还给她,他就要把她的阿娜答调到沙特阿拉伯去,所以她只好急匆匆地赶来,来了之后,却怎么也没想到她会看到这样的方静。

    她的样子看起来像是被她哥折腾得很惨。

    “我哥的脚不是受伤了吗?”他怎么还能把她搞成这副德行?

    “他骗人的。”方恬叹口长气,无奈地回答魏成慧的问题。很显然的,魏家人跟她一样,都被魏成宽蒙在鼓里,骗得很惨,“事实上,你哥的脚伤早就好了。”

    “他不用坐轮椅?”

    “不用。”

    “不用做复健?”

    “也不用。”

    “那他假装失忆又假装脚瘸,就只是为了你?”魏成慧张着嘴,顿时变得傻呼呼的,因为她哥远比她所想的还要来得在乎这个女人,瞧,他还帮这个女人准备早餐,而她当他的妹妹当了二十几年,他连杯牛奶都不曾泡给她喝过。

    “方静。”

    “干嘛?”

    “我们和好吧。”

    “啥?”魏成慧突然释出的善意,着实让方恬吃了好大一惊。

    “我觉得我哥很爱你,你当我嫂子的机率非常大,所以如果不能跟你和平共处,日后我铁定没好日子过。”毕竟她养尊处优的日子还得仰仗她哥的金钱援助,她如果不对方静好一点,她哥日后给钱怎么会给得爽快?

    “方静,我们握手言欢吧。”魏成慧伸出手。

    方恬没异议地将手搭了上去。她是不晓得魏成慧葫芦里是卖什么药,但在魏家,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所以这件事,成交。

    “那我们去逛街吧。”魏成慧拉着她的手向她输诚。

    “逛街?我不要。”她累死了,她想休息、想睡觉啦!方恬哀号着。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这次来真的最新章节 | 这次来真的全文阅读 | 这次来真的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