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这次来真的 > 第三章

这次来真的 第三章

作者 : 七喜
    【第二章】

    方静觉得魏成宽当初出车祸时,他的脑子铁定撞得不轻,要不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前一刻人还好好的,下一秒钟便翻脸不认人,十足像是有情绪障碍的迹象。他发脾气,她大可别理他,可她却想着以前他对她总总的好,当初那段感情不管是谁对谁错,最后是她负了他却是不争的事实。

    因此要她狠下心肠,对魏成宽不理不睬,她又于心不忍,更何况他身上有伤,行动不便,所以他脾气大了点,也算是情有可原,她实在不必跟他斤斤计较,对不对?

    方静说服自己原谅魏成宽突然爆发的坏脾气,她甚至想到他刚刚提起他肚子饿了的事。

    她想,反正她待会儿也得出去吃饭,要不,她帮他带份午餐回来。

    她鼓起勇气去敲他房间的门。

    他没应声,于是她就在门口高声问他,“我待会儿要出去吃饭,你想吃什么?要不要我替你带份午餐回来?”

    她满腔热情却只得到他冷冷的三个字。

    “不需要。”

    他声音大得连在楼下的冯医生都听到了。

    像是讶异她竟把病人给惹毛了,冯刚毅抬头看她时,目光还刻意在她脸上停留了几秒钟。

    方静觉得难堪。

    她明明是好心,偏偏魏成宽不领情也就算了,居然还对她发脾气。

    真是太好笑了。他不吃就不吃,难不成她还会担心他饿肚子吗!

    方静尴尬地对着冯刚毅问“我要出去买午餐,冯医生想吃什么,我顺道买回来。”

    “不用了,我太太帮我准备了便当。”冯刚毅晃晃手中那个日本花巾包的铁便当盒,谢绝了方静的好意。

    “那我先出去了。”方静拎着车钥匙,飞快地下楼。

    冯刚毅本来拎着便当盒要去餐厅用餐的,但随即想到了什么,又看了方静一眼,等他确定方静是真的离开了之后,步伐一转,竟上了二楼,去敲魏成宽的房门。

    魏成宽一样没应声。

    冯刚毅也不跟他客气,擅自转动门把,就进到房间里去。房间里,魏成宽把音乐声转到最大,整个房间轰隆隆的,看得出来,魏成宽心情糟透了。

    冯刚毅一进房间,就把音乐给关了,然后立刻引来魏成宽横眉竖目的瞪视。

    “你音乐开得这么大声,我很难跟你讲话。”

    “我现在没心情跟你聊天。”对冯刚毅这个主治医生,魏成宽从以前就不懂什么叫客气,更何况他现在心情糟透了,因此冯刚毅最好少惹他为妙。

    魏成宽要他出去,说他没心情招呼他,冯刚毅却反其道而行,反而拉了张椅子,就坐在他正对面。

    冯刚毅知道肚子饿的人,心情绝不会好到哪里去,于是他好心地把他的爱心便当分一半给魏成宽。

    魏成宽正想开口跟冯刚毅说他不需要,没想到冯刚毅却抢先开口。

    “我以为这次你让她来,是为了想追回她的。”冯刚毅一开口,便惹来魏成宽一记白眼,随即魏成宽的目光紧张兮兮的往门口看去。

    “放心,她出去买午餐了,我是看着她出门,才上楼来的。”所以魏成宽别怕自己的秘密会被方静发现。冯刚毅好整以暇地解释。

    魏成宽却仍不愿太松懈。

    “就算她人不在,你也不该拿我的秘密胡乱说嘴。”更何况,冯刚毅竟然没关门,“你不懂什么叫隔墙有耳吗?”

    魏成宽气冲冲的推着轮椅,亲自把门关了、锁了,这才回头,继续瞪着那个口无遮拦的主治医生。

    当初他明明再三叮咛,说他恢复记忆的事,谁都不许提的,现在冯刚毅倒好,在他家大刺刺地讲,也不怕旁人听见。

    “你为什么不干脆拿个麦克风四处替我广播算了。”

    “看来你还是很在乎她。”对于魏成宽的怒气冲冲,冯刚毅倒是司空见惯,毕竟他当魏成宽的主治医生也快九个月了,魏成宽的坏脾气,他也算是领教过几回,所以并不陌生。

    “我只是不懂,你明明是要追回她的,对她的态度却那么坏!你觉得那是追女孩子的好方法吗?”

    “她教我生气。”冯刚毅不明白刚刚方静说了什么。

    钱不是一切。

    啧,多可笑。

    “当初她就是拐了我的钱跑的。”当然还有偷走他的心,不过这件事,打死他,他都不会承认,“而现在她竟然大言不惭地跟我说,钱不是一切,你不觉得她虚伪矫情得教人恶心吗?”

    “是啊,她虚伪矫情,可你为什么那么爱呢?”爱到明明恢复记忆,却装作什么都没想起来,爱到明明恨方静恨得要死,却说什么都要把她摆到身边,时时看着想着念着,却同时又恨着。

    他这不是在折磨自己吗?

    “我的事,你别管。”他跟方静的恩恩怨怨,冯刚毅一知半解,根本从没弄懂过,冯刚毅怎么会知道当年他付出了多少的感情,怎么会清楚他对方静其实有很多怨。

    “我不是想管你,只是怕你弄巧成拙。”瞧他们两个刚刚隔着门板咬牙切齿的模样,实在很难想象接下来他们会有多好的结局。

    “你是爱她的吧?”冯刚毅问。

    魏成宽却选择沉默不语。当初那段感情结束得十分难堪,所以现在要他坦诚说爱,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你爱她,就得让她知道,不是吗?”要不然女生怎么会感动?怎么会愿意点头跟他一辈子?

    他不会连这么浅而易懂的道理都不懂吧?

    “她一直都知道。”

    “她以为你失忆了。”

    “就算她真的认为我失忆了,她还是清楚地知道我爱她,要不然她怎么敢冲着我颐指气使,毫不尊重。”

    她大胆地在他的地盘上撒野,凭的是什么?还不是她心里清楚,就算他真的严重失忆了,他还是会爱她,还是会原谅她,而他该死的就这么被她给吃得死死的,任她搓圆捏扁,毫无个性。

    难怪她要爬到他头顶上撒野,难怪她要看不起他。在爱情路上,爱比较多的人永远没有赢面。

    “所以你承认你根本拿她没辙,那又何必拿过去的事来折磨自己?既然已经知道自己这辈子没法子对她放手,何不干脆一点,忘了过去的种种,跟她重新开始,许自己一个好的未来,岂不轻松?”

    冯刚毅说得容易,魏成宽却回以冷哼。

    他想要从头开始,重新来过,问题是,这事是他想要,便能成的事吗?方静不只一次的在他面前称赞于欣的优点,说于欣宜室宜家,漂亮大方,说她不懂那么好的女孩子,他为什么不要?

    瞧,她不懂。

    不懂他的心依旧为她而守候,还是她懂,却一点都不想领情?

    魏成宽愈想愈偏激了,总之,他一遇到方静,他的豁达开朗就全变了调,他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拿不起,又放不下。

    “倘若你真的跟别的女人约会,你想她会不会变得紧张?变得在乎?”冯刚毅开始啃他的便当,顺便帮魏成宽想点子。

    魏成宽却觉得这是个馊主意,“她讨厌花心的男人。”

    “你又不花心。”

    “可你教我去追别的女人,这不是花心是什么?”

    “只是让她紧张。”

    “但她又不知道,她只知道,我不爱她,爱别人了,才会去追别的女人。”届时,他回过头又去追她,她还不认为他是个见异思迁的花心大萝卜吗?魏成宽讲得头头是道。

    冯刚毅则是频频摇头,觉得他没救了,“难怪你说方静把你给吃得死死的,瞧你现在这模样,我也很想把你吃得死死的。”

    魏成宽在爱情面前,根本就是软脚虾一只,任人搓圆捏扁。依他看呀,魏成宽跟方静这场爱情战,魏成宽根本没胜利的可能性,既是如此,魏成宽何不放低姿态,当个好好先生,或许方静还会爱上魏成宽。

    偏偏一遇到方静,魏成宽就会想起过去,一想起过去,他又心有不甘,于是在爱与不爱之间来来回回,脾气时好时坏,方静又不是有受虐倾向,会爱上脾气晴时多云偶阵雨的他。

    “你好自为之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觉得你追不到方静,而方静永远不会爱你,就这么简单。”冯刚毅说得直白。

    魏成宽听了非常不爽。

    本来魏成宽打算听从冯刚毅的话,把过去放下,用全新的心情去面对方静。他想要爱她、疼她、珍惜她,但那个小女人总是有办法在一瞬间把他惹毛,让他的好脾气荡然无存。

    “你在干嘛?”他看着方静跟在魏成慧后头提着大包小包的提袋进来,他的眉头不自觉地锁紧,口气突地变差。

    他脾气来得突然,让魏成慧跟方静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她们俩到底是做了什么,惹他不快了?

    “你手里的东西是怎么回事?”魏成宽凌厉的眸光往方静手中大大小小的提袋瞪视过去。

    “这个?”方静这才懂他生气的点在哪,原来他以为她出去乱花钱了,但她没有,“这是成慧的。”

    “我知道。”大包小包全是精品店的袋子,不是成慧那个败家女,还会是谁的东西,“我是问成慧的东西为什么会在你手里?成慧没手吗?她自己买的东西,她不会自个儿拿吗?”

    “哥!”魏成慧这才弄懂大哥生气的点在哪,原来他是在气方静帮她提东西,可她手也没间着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这次来真的最新章节 | 这次来真的全文阅读 | 这次来真的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