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思念小酒馆~婚债 > 第一章

思念小酒馆~婚债 第一章

作者 : 子纹
    雪儿不知道时间,只知道自己飘浮在一个雾茫茫的地方好久、好久,她不想动,只是静静的躺着……只有在这里,她的心可以不痛,脑子一片空白,全部无须思索。

    忽然间,有股力量攫住了她。

    “我可找到妳了!”

    “……你是谁?”

    “别管我是谁,这里不是妳该来的地方。”

    “我已经死了。”

    “我知道,但妳想死,有人不想妳死!”

    “我不懂……”

    “妳不用懂,他要我带话给妳—世情恶,人情薄,雨送黄昏花易落……人成个,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人成个,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这是什么意思?她想问,却开不了口。

    一阵微风吹起她额前的发丝,温暖的阳光照在脸上,隐约间,那股力量在推着她。雪儿闭着眼睛,挣扎的想要摆脱那道力量及不停在脑子里重复的声音。

    她不想要离开那片白色的世界,她不想再有任何的感觉,她的脑子却不听话,突然闪过无数个画面,想起齐皓热切的追求、娶她的承诺及最后的无情,她想忘记,甩掉一切再度沉睡,但是有人拍着她的脸颊令她不得不清醒过来,她张开了眼,五彩的光亮在她眼前爆炸,她的四周围绕着一群人,全都穿着奇怪的蓝色上衣、白色裤子,这些姑娘甚至还露出大半截的腿和手臂,这真是太惊世骇俗了。

    她瞪大了眼睛,被人从地上扶了起来。

    “雪琪,妳还好吗?”

    “我们差点被吓死了!”

    “妳气喘发作了,突然晕了过去。”

    “早就要妳别逞强,妳偏偏说是大学最后一年的校庆,说什么也要参加大队接力。”

    “好险妳醒了,不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众人的七嘴八舌弄得雪儿头昏眼花,因惊愕而哑口无言,她听不懂她们在说些什么。

    她们叫他雪琪?可是她叫雪儿,不叫雪琪,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在作梦吗?

    “救护车来了!”

    “快点,送她去医院检查一下比较安心。”

    雪儿被抬上了救护车,放眼望去四下的一草一木、人事地物全都是陌生。

    她挣扎的想要起身,但身子无力得只能任人宰割,太奇怪了,她一定在作梦……对,没错,她用力的闭上眼睛,耳里听着自己慌乱如雷的心跳,就是这样,她不断说服自己,她一定是在作梦。

    被送进医院,睡了一觉起来之后,雪儿满心以为“梦”会醒,但没有,她十分清醒的陷在“梦”里头,到了最后,她反而分不清现在究竟是梦境或现实。

    这世上古怪的事她是听了不少,以前替爷爷送酒去酒楼时,常会听到说书人讲些光怪陆离的故事,不过那只是听听罢了,她从未认真,更别提觉得自己有天会遇上。

    但现在,她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另一个人,大家都叫她莫雪琪,她怕自己一再否认,人家会以为她疯了所以她保持沉默,暂时静观其变。

    她翻着手中的本子,这是她身躯原本主人的日记,因为她有“疑似失忆”的状况,所以莫家便派管家带了这个来给她,庆亏有这本子的帮忙,让她很快明白这里不是她所熟悉的年代,这里没有她认识的人,她也换了一个自己都陌生的新身分。

    惊慌、害怕种种复杂情绪充斥心头,或许身分换了,但前世的记忆还在,每次一闭上眼睛,脑中就浮现齐皓派人给她的桂花酒……

    她的手不自觉的压在肚子上,彷佛依然可以感受当时的剧痛。

    良人无情至此,她已经没什么好留恋,她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因缘际会让她的灵魂跑来这里,若是老天爷怜见让她重新活一遍,那这次她不会再胡涂的所爱非人,她要摆脱牵绊,忘情断爱,以莫雪琪的身分重生。

    莫雪琪的目光看着医院窗外的白云,天气晴朗,白云轻飘飘的,看来十分的惬意。

    “大小姐,出院手续已经办好,可以出院了。”

    身后传来声音,莫雪琪收回视线,转而落在恭恭敬敬的站在门口的中年人身上。

    他说,他是莫家的管家,莫家百年前是富甲一方的台南大地主,管家的父亲当年是莫家的长工,他则是从小就陪着莫家小少爷长大,三十几年前,分家产的时候,小少爷分得了不少地和酒楼、饭店,不过小少爷过惯了养尊处优的日子,根本对生意一窍不通,几年下来,家里的产业被他经营得大不如前。

    不过就算是如此,小少爷还是顺娶到一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为妻,日子过得顺顺当当。

    只是夫妇结婚多年却始终生不出孩子,算命师说只要领养一个孩子,就能顺利怀孕,抱着姑且一试的想法,他们领养了刚出生即被抛弃的莫雪琪,不到一年的时间,莫太太还真的顺利生下了个掌上明珠,隔了两年又生了个儿子。

    既然有了自己的孩子,莫雪琪在莫家的地位可想而知,爹爹不疼,姥姥不爱,没有人在乎。虽然在家被尊称为一声大小姐,但也没有多少好日子可过。

    “董事长要我转告小姐,小姐大学毕业之后,莫家的责任已了,以后的生活小姐得要自己负责。”

    莫雪琪脸上没有太多表情,毕竟她对“莫家”也没有情感可言。

    出了医院,她坐上车,目光好奇的望着车窗外,这里的一切对她而言都是新奇,待在医院那几天,她不单从日记中,还从电视里吸取了一些她该知道的事物。

    死过一次之后,今世她不会再任性、不知轻重,她聪明的懂得沉默是金的道理,她现在总是不动声色,闭着嘴巴观察四周所发生的事物,持少说少错的原则。

    “小姐,其实董事长有提到—”管家有些迟疑的开了口,在莫家待了一辈子,他自然知道莫雪琪跟莫家没有血缘关系,只是空有一个大小姐的称呼,但她向来笑容可掬、待人亲切,他也不想看她无路可走,“如果妳可以重新考虑嫁给刘少爷的事情,他会风光的替妳办婚礼。”

    莫雪琪没有答腔,目光依然停留在车外。

    管家口中的刘少爷曾经来医院看过她一次,她从莫雪琪的日记上知道这个刘少爷叫刘育康—原是个被宠坏的男孩,年轻冲动、爱比较,在一次跟友人的赛车中发生严重车祸,现在只能靠轮椅行动。

    刘育康不良于行,当时的女朋友跑了,朋友也都瞧不起他而远离,真正的莫雪琪则基于相识多年的情谊给予关心,却被刘育康给认定了是他的真命天女,此生非她不娶,无论如何就是缠着她不放。

    莫雪琪搞不清楚刘育康到底是真心喜欢“她”,还是因为残缺,所以随意找了个顺眼的女人就要订下来。一个大少爷,一个被领养的孤女……想起这奇妙的巧合,莫雪琪不由扬起讽刺的笑。

    前世的自己不自量力,此生她才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要她嫁给刘育康,绝对不可能!

    车子缓缓行驶,莫雪琪若有所思的目光正巧被路旁的招牌给吸引—

    她的心跳霎时漏了一拍,不能克制的狂跳,“停车!”

    管家愣了一下,立刻照做,“小姐?”

    “那是什么?”莫雪琪难忍激动的指着那个有着几个陶瓮堆栈的商店。

    这些陶瓮实在太过熟悉—就跟她爷爷酿酒的陶瓮一模一样。

    “专卖酒的地方。”管家尽责的解释,“印象中已经开几个月了,店面挺大,却只卖酒,我路过好几次都没看到上门的顾客。这里是精华地段,租个店面也要不少钱,也不知道老板脑子在想些什么,只单卖酒,实在是浪费了这个好地方。”

    莫雪琪才不在乎是否浪费,满心的注意力全在陶瓮上。她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小姐?”

    “你等我一会儿,”莫雪琪头也不回的说,“我想逛逛。”

    她像是着魔似的走向店家,脚步在陶瓮旁停驻。

    这东西不论大小、形状都跟她爷爷的陶瓮一模一样。

    她的眼眶红了,手留恋的来回轻触。

    “欢迎光临!”在店里无聊地打蚊子的李慕白,看到门外头来了客人,立刻堆起笑脸走了出来,“外头热,快请进。”

    莫雪琪垂下头,控制自己的情绪,才转过身,对李慕白微点了下头。

    她一转头,李慕白先是一愣,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她瞧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抚着下巴,绕着她打转,看得更仔细。

    他的打量太过直接,令莫雪琪有些不自在,“你在看什么?”

    “没有。”李慕白摇了摇头,“我只是好几天都盼不到客人上门,好不容易看到客人一时太激动,哈哈,快进来!我给妳介绍些好酒。”

    她并不打算要买酒,但是店里头陈列的酒,令她又压不住心头莫名的激动,“老板,请问你这里有卖什么酒?”

    李慕白殷切的从柜子里拿出一瓶酒,当着莫雪琪的面打开,倒了一小杯给她,“这是花雕酒,是种黄酒,味道香浓,包妳……”

    莫雪琪没喝,只是拿起杯子闻了一下味道,“这不是花雕酒。”

    “小姐,这瓶子上头大大的写着花雕。”李慕白状似同情的看着莫雪琪,那眼神似乎在怀疑她不识字。

    “我看得懂上头的字,”她将杯子放下,这种不入眼的酒,她连一口都不愿喝,“老板开门做生意,若想客似云来就得要识货,进些真正的好酒才行。”

    “好大的口气,拐了个弯说我不识货,看来妳是个行家,”李慕白又打开柜子,拿出了一瓶仿宋元时期的青花白瓷瓶,大手笔的爽快开酒,“今天算妳走运,我没什么客人,就当大放送,喝了喜欢妳再买。”

    莫雪琪觉得这人实在有趣,随随便便就开瓶酒给人试喝,以他这种方式做生意,这店早晚得倒。

    他倒了一杯递给她,黄澄澄的液体带着独特的香气,入口清爽,吞下喉转过辛辣,是黄酒—却不是她所熟悉的味道。

    她记得小时候爷爷会亲自挑选质量优良的稻米,用最纯净的山泉水经过发酵、沉淀,压榨成黄褐色的酒液,那才是正统的味道。如今这酒闻起来的味道尚可,但口感却差了些。

    “不是好酒。”她失望的轻摇头。

    “又不是”李慕白不死心的又拿了另一瓶酒出来。

    莫雪琪也不客气,喝了一种又一种,每喝一种总会细细品味,深思再三,但味道总是差了一点……没有一种是属于她记忆深处的味道。

    “小姐,还是不喜欢?”他至少已经开了十瓶酒给她,她混着喝了好几种,却看不出有一丝受到酒精影响。“话说回来,妳酒量还真好!”

    莫雪琪没有答腔,她从小就跟着爷爷酿酒,刚牙牙学语时,爷爷便会拿着筷子沾酒喂她。在这样的环境之中长大,日积月累下来,酒量要不好也很难。

    只是换了这个身躯,似乎酒量略差了些,意识虽然还是清楚,但头已经有些发昏,她揉了揉太阳穴,不经易的注意到柜台最角落摆了瓶醒目的粉红色酒瓶。

    吸引她注意的并不是瓶身柔美的颜色,而是酒瓶上头有一株看来不起眼的桂花。

    世上制酒的原料有千百种,齐皓却独爱以桂花入酒……秋香盛开的金桂,配以优质的纯米酒陈酿而成,色泽金黄,芬芳香浓。

    李慕白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这是我的好友特地从日本寄来给我的日本纯米酒。妳可别小看这一瓶酒,它可不简单!只用水、米和米曲制造,完全不添加酿造酒精,但味道极好,是限量酒,有钱都未必买得到。”

    “我可以喝喝看吗?”莫雪琪一脸的期待。

    “当然没问题,”李慕白爽快的开了酒,人生难得遇知己,他对这嘴刁的小丫头很感兴趣,也想知道怎样的酒才合她“好酒”的标准,“我都开了这么多瓶酒给妳喝了,也不在乎多这一瓶。”

    听到李莫白的话,莫雪琪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人家开门做生意,总不好害人家蚀本。

    “不好意思,老板,等会儿我会……”

    “不用放在心上!妳若没看中喜欢的就别勉强。”李慕白打断了她的话,“这酒就跟情人一样,总得选自己喜欢的,别勉强自己挑或喝些不爱的。”

    这个老板说话还挺逗的。莫雪琪边想边接过他递来的酒,才闻到味道,她的心就激动了起来,她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怎么也没有料到相隔数百年的这里,她还有机会尝到爷爷酿造出的那种味道。

    是了,她爷爷也曾经最自豪能用最简单的材料,酿制最纯正的米酒—

    “老板,”莫雪琪压下心头的激动,看着李慕白,“你说,这是日本酒?”

    “是呀!”李慕白点头,“日文称日本酒为或直接称之为,就是清酒的意思。”

    “制造这酒的人为它花了不少心思,”李慕白继续说道,“研究好几年才研发出来的。”

    “你认识制造这酒的人?”

    “是啊!”李慕白叹了口气,“我这辈子服气的人没几个,他就是其中一个,为了瓶酒可以疯了似的废寝忘食,对情感也同样的执着。如何,好喝吗?”

    “很好喝!”她垂下眼,掩去盈眶的泪水。“我很喜欢。”

    “妳喜欢?太好了!”李慕白也爽快,没有二话的把酒瓶推到她的面前,“妳拿去,送给妳。”

    莫雪琪惊讶地抬头看他。

    “拿去呀,”他催促,“妳是我这星期第一个上门的客人,就当好采头吧。”

    莫雪琪受宠若惊,虽然她很开心可以得到这瓶有爷爷味道的酒,但毕竟无功不受禄。

    “多少钱?”她连忙说道,“老板,我付钱。”

    “谈钱多俗气!反正这瓶酒也是人家送的,是妳跟送酒的人有缘,”李慕白挥了挥手,“若妳硬要给钱,这瓶酒我就不给了。”

    莫雪琪感到无奈,虽然心中有所迟疑,但是她真的好喜欢这瓶酒……

    “老板,谢谢你了!”最终,她点头道谢。

    李慕白挥了挥手,要她不用放在心上,“我看妳是个行家,有空的时候一起来跟我研究研究酒就行了,不然我每天从早到晚,就一个人守着这间店,实在也挺无聊的。若改天我朋友又从日本送酒来的话,我再给妳。”

    对于李慕白的盛情,莫雪琪很感动,原本茫然的未来似乎在这瞬间出现了一丝光明。

    日本—拿着酒,莫雪琪走出了店面,她抬头看着清澄的天空,闭上眼,感觉热辣辣的太阳直接照在她的脸上。

    她脑子里突然浮现一个念头—走吧!去日本,去日本寻找熟悉的味道,属于她爷爷的味道!从今尔后,她要靠自己的力量在这个世界走出自己的路。

    “妳要去日本学酿酒”才倒了一杯今日特别从日本空运而来的清酒,递到莫雪琪的面前,李慕白微惊,差点洒了好酒。

    莫雪琪坚定的点头,“我已经申请学校了,但还没有消息,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打算去一趟。”

    “妳真的要去?”李慕白抚着下巴,一脸的若有所思。

    “是。”她喝了口酒,点了点头,“而且我还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李慕白沉默了一会儿,最后挑了下眉,“妳应该是要我替妳引见制造这瓶日本酒的人吧?”

    莫雪琪一脸的惊奇,人与人的缘分实在很奇怪,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热情的老板会莫名成为她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朋友。

    在莫家她得不到任何的关心,但在这里,一个他却不吝给她帮助和关怀。

    “没错。”她好奇的问:“但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李慕白只是耸了下肩,“像我这种聪明人的脑子,不是你们这种凡人可以理解的。”

    莫雪琪忍不住失笑,这家伙自大的样子让她想起了齐皓……一想到他,她的笑容又霎时隐去。尽避这辈子她都不想再提及齐皓这个人,思绪却总管控不住的飘到他身上。

    她第无数次告诉自己,前世的记忆太深刻,她被情所伤,赔上一命,此生不想再重蹈覆彻,她要断情忘爱,只为寻找爷爷家传的味道而活。

    “李老板,”她真诚的祈求,“你能帮忙吗?”

    “既然妳想去,我当然会帮妳一把。”李慕白上下打量着她,“今年毕业对吧?”

    莫雪琪点头,喝没几口,酒杯里的酒已经一空。

    李慕白又替她倒了杯酒,“有钱吗?”

    这是很现实的问题,去日本前她已经知会了养父母,但这个决定着实掀起了场家庭革命,毕竟现在莫家经济状况在她养父不善投资的情况下出了大缺口,当年分来的土地又被卖得差不多,根本补不了洞,所以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她身上,莫家人希望她嫁给刘育康,靠着联姻,未来的亲家便能对莫家伸出援手,但她执意要到日本去,断了他们的希望,他们的愤怒可想而知,不但威胁砍断她的一切金援,还要把她扫地出门,断绝关系。但她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管养父母如何反对,她的想法不会改变。

    真正的莫雪琪之前有趁打工存了一些钱,金额不多,但足够应付她买张机票到日本以及头几个月所需的费用,但到日本若不另找财源的话,她很快就会坐吃山空。

    至于原本以为会令她头大的语言问题,也多亏了真的莫雪琪多年苦学的缘故,她不单听得懂日文,还能讲出字正腔圆的日本语,完全解决了沟通的麻烦。

    “看这表情就知道是个穷光蛋!遇到我,妳真的是烧了三辈子的好香。”李慕白一边说一边拉开抽屉,拿了个白色信封推到她的面前。“拿去,打开来看。”

    莫雪琪将信封打开,里头是把钥匙,还有张写着住址的字条。

    “我朋友前一阵子买了这间公寓,在代官山,不大—但交通很便利,本来是说要让我去日本时住,现在妳要去,妳就先去住吧。”

    她一脸的惊喜,“老板……”

    李慕白打断她的话,“别急着道谢,房子不是我的,所以要收租,不能给妳白住,不过房租可以等妳有稳定收入之后再给,另外—我可以给妳介绍份工作,至少赚点生活费。”

    莫雪琪的双眼兴奋的闪闪发亮,她都还没开口,李慕白就已经贴心的替她安排好一切,若是少了他,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的朋友就是研发这酒的家伙,”拿起酒,他打量着细腻的瓶身,“他是个怪人,自大又狂妄,不过他对酒的喜爱近乎痴狂,他的身分……有些特殊,至于他是谁,我就暂时卖个关子,反正到时妳自然会知道。他开了几间酒馆,其中一间『蓝色酒馆』就在这间公寓附近,现在调酒师缺了个助手,以妳对酒的了解,这个工作应该难不倒妳,如果妳有兴趣的话,三天之内赶快去报到。”

    “三天”莫雪琪一脸的难以置信,“太快了,我还有一大堆的手续……”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避开口,”李慕白笑了笑,“我认识一些日本的有力人士,可以帮妳搞定。”

    她真没料到人生竟然出现了这么一个大贵人,她激动的伸出手,用力的握着李慕白。

    “谢谢你!老板,真的谢谢你!”

    李慕白看着莫雪琪的感激笑意,不由叹了口气,“等妳应征之后若一切顺利,再来谢我吧,妳不知道,那家伙……真的很怪!”

    再怪也怪不过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所以莫雪琪一点都不以为意,她的心早已愉快的飞翔到了另一个国度,她相信她的前途是一片光明。

    在繁华的大都市东京,当地人的脚步总是匆忙,生活节奏很快,但东急东横在线的代官山,却有如另一个被施了神奇魔力的地方,来到此处,每个人都不自主的放慢步代,享受这千金难换的悠闲宁静。

    莫雪琪看着眼前公寓的典雅摆设,实在觉得有些汗颜,李慕白的朋友竟然将这么好的地方租给她这个穷光蛋。四处看了一下,她才将行李给放好,也没时间整理,从接到消息到整理行李到日本,今天正好第三天,为了把握住蓝色酒馆的打工机会,她没时间磨蹭,换了件白色衬衫和利落的黑色长裤,长发整齐的盘在脑后,便一身清爽的出了门。

    到达蓝色酒馆的时间还早,酒馆还没营业,莫雪琪推开门,里头的员工正在打扫。

    听到开门声,原本在拖地的男人直起身子,看到她,无声的吹了个口哨,“漂亮小姐,我们还没营业。”

    莫雪琪双眼瞠睁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比眼前这人更漂亮的男人,或许能比得上他美貌的女人也没几个。

    又大又圆的眼睛,脸颊晶莹雪润,还散着淡淡的红晕,若是女人,肯定是举世无双的大美女,不过在那身黑色围裙底下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身躯,没有任何属于女人的曲线,而且那身高—应该将近一百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思念小酒馆~婚债最新章节 | 思念小酒馆~婚债全文阅读 | 思念小酒馆~婚债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