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不能不是你 第四章

作者 : 万里晴

她的神情太真挚,口气太急切,一切反应都说明她急于把事情做好,可惜超大桶的冷水还是得泼下去。

“你已经承认了自己有多不适任,那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改变的。”

“你果然是想混水摸鱼,不然怎么会想避开我?”他大声耻笑她。

她为之气结。“懒得跟你废话,我会让你见识到我的决心。明天见!”说完,她转过身子,踩着坚定的步伐离开。

看着她的背影,郑力阳露出大大的笑容。

她刚刚到底做了什么?吕成仪惊慌的瞪着镜子里的自己。

“小姐,你换好了吗?”门外,女店员的声音响起,“好了的话,出来让我帮你看看。”

她回过神来,“……好。”

更衣室外,女店员站在她的侧后方,打量她的新造型。

由于变酸的酒味太可怕,她撑不到回家,在路上就找了间发廊洗头。出来之后,想到自己对郑力阳撂下的话,她踏入一家运动用品店。

这方面的配备,她什么都缺,女店员拿出运动背心、衣裤、鞋子,让她试穿。

“这件背心很适合你,是吸湿排汗的材质,侧边条纹有修饰效果,实用又好看,要是觉得凉,可以搭外套,这样也不错。”女店员拿着运动外套,比给她看。

她左看右看,就是觉得不对劲。“我不太习惯穿背心。”

“那可以考虑这件上衣,同一个系列,差别在于那件是背心,这件是T恤。”女店员又递上另一件,微笑的问:“你要开始运动了吗?”

“是啊!”她想了一下,好奇的问:“你看得出来我不常运动吗?”

女店员点点头。

“怎么看出来的?”

“经常运动的人,体格比较结实,看起来相对精瘦。我不是说你身材不好,只是比起来,身体曲线有点不一样。你打算去哪家健身房?”

“勤力健身俱乐部。”

“那家很有名,前阵子还上过新闻。”

吕成仪吓了一跳,“是社会新闻吗?”鉴于郑力阳做人不客气,若上媒体版面,她也不会太惊讶。她恶劣的想着。

“不是。”她的反应让女店员笑了,“是要扩大营业,在市区的热闹地点开分店,引起不少讨论,我们总公司的老板本来也想投资。”

“后来呢?”

“郑先生回绝了。”

女店员自若谈及他的口吻,让她惊讶了。“你也认识郑先生?”

“怎么可能?我只是听过而已。在这一行工作,总会听到一些消息。”

“他很有名吗?”

“在业界满有名的喔!像这次的扩店计划,就有很多人想投资,要是他没有能耐,那些有钱人也不会想掏钱出来吧?我们总公司的老板算是比较小气……呃,谨慎理财,连他都想投资,我想郑先生应该满厉害的吧!”女店员笑着再拿出几件衣服,“这些也可以试穿。”

“嗯。”吕成仪转身,又进入更衣室,有了一些想法。

既然郑力阳是有能耐的人,与其跟他对着干,不如把他拉到同一阵线。她的上司应该还不知道郑力阳与汤巨泰的关系,不然也不会交代她要用一切方式,把汤巨泰拉进体育专案。

比起分开这两人,让他们一起加入会是更好的主意,基金会可以借重郑力阳的才能与人脉,郑力阳也可借此提升企业形象,汤巨泰则被周全照顾,每一方都是赢家。截至目前为止,还没有谁想到这种合作方式,但值得一试。

愈想心情愈澎湃,再一轮试穿后,她换回自己的衣服,快步走出更衣室。

“小姐,这些全部都带吗?”

她快速抽出必备的几件,“帮我打包这几件,其他的先不用。”

“好。”女店员开始结帐。

吕成仪掏出皮夹,热切的想着,要尽快与上层联系,把这个好主意呈上去。

就知道那女人说的是大话,她果然没来,连根毛都没看见!

一天,两天,三天,太阳还是那么大,热得让人想骂脏话,原本烦躁的心情变得更烦躁了,尤其是在等人。

尽管早已猜到结果,郑力阳仍有些期待。这几日,他更改行程,市区分店正在装修中,他却把巡视时间压缩到最少,叫设计师过来创始店开会,但那个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会来的女人呢?根本不见踪影!

最初,他不希望她出现在这附近,但她愿意投入的程度令他惊讶,他被打动了,于是改变做法,改成激她来勤力报到,这么做可以让他就近观察她,也可以满足他想亲近她的欲望。

他想见吕成仪,非常想。那天她走后,他才有办法思考,为什么跟她在一起,他不会无语、僵化?他曾经异想天开,以为自己无法跟女人说话的毛病突然不药而愈了,为此还做过实验,故意接近其他女人,却连一个字都挤不出来。

他只能对她说话,而她与他周旋到底的勇气是他不会退缩的最主要原因,跟她说话就像吵嘴,一句接着一句,不必思索,自然就有话可说。

他更想见她了。打听了一下,在那个工作圈,她以勤奋出名,对个案的付出,让人印象深刻。如果她有心照料阿泰,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是基金会居心为何,他必须弄清楚。但她为什么不来了呢?难道是打退堂鼓了?

他踏出玻璃门,往外走去。

他的妹妹郑小铃追了出来,“大哥,你又要出去洒水?”

“不行吗?洒点水比较凉快。”他边说边弯腰,把水管接在水龙头上。

“但地上还是湿的啊!”郑小铃低声叫了起来,“刚刚里长还过来问,是不是水管破裂?不然地上怎么都是水?”

“他太夸张了,什么水管破裂?胡说八……”他转身,洒落的阳光为地上的积水映出一片金光,甚至让人无法直视。

到底是谁夸张啊?郑小铃翻了翻白眼,干脆的发问,“你在等人吗?”

“没有。”否认得太快,听起来反而有点心虚。

“过去三天,你经常绕到门口,怎么了?难不成当老板很无聊,你决定站在门口当吉祥物?”

“奇怪,你有看过这么帅的吉祥物吗?”他翻了个大白眼,“你不是应该去那个干嘛吗?快点去啊!”

“现在是我站柜台的时间,哪里都没有要去。”郑小铃毕竟心软,加上大哥对她来说,是相当崇高的存在,她没胆子让他下不了台。“如果她来了的话,我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谁?”他逞强的问,“你在说谁?”

“没有啦!我没有特别指谁。”郑小铃赶紧走开。

提着水管,郑力阳东看西看。他也知道自己太无聊,但每次回办公室转一圈,总是很快又想到有什么事,必须到门口一趟,可能是检查盆栽的生长状况,或者车道有没有畅通。

等的时间愈久,他就愈清楚她不会来了,只是心底深处有某个愚蠢的声音在说,她似乎真的被汤叔吓到了,她好像很担心阿泰,她彷佛对他的挑剔很不服气,她可能有点喜欢他们之间的抬杠……

该死!他根本摸不清她的想法,却怎么也无法逼自己去干点别的事,甚至几度拿出她给的名片,看了又看。或许他最该做的就是直接打电话去呛她,把她激到自己面前,就不必等得这么不耐烦了。

这时,一群常客走了过来。

“郑力阳,怎么啦?今天居然出来迎接我们。”

“门口怎么回事?湿漉漉的一片,很危险耶!”

“都积出水洼了,你还要洒水吗?”

“不了,我去把水扫开。”郑力阳改抓起竹扫把,以稍嫌飞快的速度闪开。

“怎么回事?”有人转头,看着郑小铃。

她不敢乱掀大哥的底,赶紧摇了摇头,没有答腔。

既然当事人都走了,这些老主顾便毫无顾忌的聊开了。

“郑力阳的年纪也不小了,怎么没见他交过女朋友?”

“他不会跟女人讲话啦!”

“还是不会?我看他有跟你们打招呼啊!”

“他喔,会照顾小孩、尊重长辈,但遇到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女人,就变得跟石头一样,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力阳哥哪有那么逊?前几天,他就跟来找阿泰的那位小姐讲到停不下来。”小七跳出来为他说话。

“没错,我可以作证。”里长赶紧排开其他人,站出来力挺。

“那位小姐还来不来?也许她可以治好他的老症头。”

“我大哥比你们更希望她来呢!”郑小铃站在柜台后,低声补充。

郑力阳浑然不觉自己已经成为话题主角,拿着竹扫把,把积着的水扫到一边。他抬起手臂,揩掉额头上的汗水,忽然间很想骂脏话,对她骂,也对自己骂。

她是个有意思的女人,面对她,他不必思索怎么对答,自然而然就有话可说。为什么这么奇妙的女人偏偏是他碰不得的人?他把竹扫把丢回工具柜,搬出除草机。

“大哥,你要干嘛?”郑小铃探头询问。

“除草。”他没好气的回答。

“那片草皮刚剪过,你不要乱动。太阳那么大,当心中暑。”

中暑了最好!昏了头的他应该就不会那么想见她了。那个女人,一看就是没有锻链过的模样,她身材不错,曲线窈窕,但看不出有运动的迹象,怪不得花瓶砸下来的时候无法及时反应,迟钝!

尽管如此,她依然柔软得让他渴望。

对,渴望。直到这一刻,他才领悟体内那种紧绷的感觉是渴望。他敢说,她不知道自己喘息起来是什么模样,但他可以想象得到,她因为剧烈运动而双眼发亮,微微喘息的可爱模样,如果再把她的头发揉乱,那就……

停!他需要降温,在太阳下推动除草机根本没有帮助。

把除草机推回去放,他转向水龙头,捏住水管的前端,转过身去,水柱分成两道高高飞起的弧线,向前方猛喷出去。

一辆小车闪电般的开进拱门,水线就这样直直喷向那扇降下的车窗。

他迅速移开水管,但已经来不及了。车门被打开,一道娇小的人影飙了出来。

“喂!你有病啊?干嘛拿水喷我?”

郑力阳的下巴几乎要掉了下来。是她?她竟然来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情人不能不是你最新章节 | 情人不能不是你全文阅读 | 情人不能不是你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