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弃妃秘史 > 第八章 重修旧好的机缘

弃妃秘史 第八章 重修旧好的机缘

作者 : 千寻
    夜深,周旭镛穿着夜行衣来到李萱屋里。

    轻轻燃起烛火后走到床边,他凝视着躺在榻上的她。她睡了,细细的膀子露在棉被外头,肌肤白皙柔嫩。

    她还是那个倔强骄傲、聪颖慧黠的李萱,本质上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只是,以往活泼热情的性情变得冷然。

    也许她不是今日才变成这样的,自从李叔李婶过世后,她就慢慢转变了。

    那时她躲在安禧宫里,来往的只有慈禧宫,她对任何事皆不关心,当整个后宫正为“婢女受封为公主”之事炸开锅的同时,始终不见主角出头。

    她是在意的吧,在意自己娶了王馨昀,在意人人口中的琴瑟和鸣,在意他没为她出头,助她离开冷宫,在意她的委屈只能压在胸口。

    唉……怎么能够不在意,换做是他,他也要在意。

    周旭镛坐在床沿,看着李萱被长发覆盖的小脸,动手轻轻将她的头发顺开,藉着窗外月光看着她小小的脸庞。

    她话说得豁达,其实还是介意脸上的伤疤吧,否则怎会放任自己披头散发?谁能真心把丑八怪当成赞美谀词,是女子都会把容貌看得极重,何况是她生了这样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庞。

    他从怀里拿出一瓶药膏,取了些在她的伤疤处涂匀后,他勾起她一束青丝,忍不住动手为她打辫子,像那个天尚未亮的黎明,像那个生死分离的日子。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低得几不可闻。

    “那日,看着你缓步走进慈禧宫,我心跳得飞快,我转头看你,你却移开视线,说实话,有点伤……我看见你脸上的疤痕,你已经不痛了,可我却痛得紧,那道伤是因我而划下的。”他叹气摇头,续道:“过去几年我是沉稳淡定、谋事决策不曾犹豫的大将军,没有任何事可以为难我,可你……为难到我了。”

    “我经常想起过去,想着我们相处的光阴,记不记得我为你搭的那个秋千?我把它移进王府了,不允许任何人去碰,我给你整理一间屋子,时不时就往里头添些东西,我想像着你在里头住得愉快,想像你趴在那张楠木大床上看书。

    “我帮你准备几十个箱笼的书册,堆满整间库房,明知道你不喜欢金银财宝、珠翠碧玉,还是忍不住搜罗些好的、珍稀的存起来……

    “这些天,我时常看着你,忍不住想问一句: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们恢复过去的情谊,好不?

    “可我很清楚,你不会允许的,如果有人像我这样伤你,我也不会允许你和他建立关系,只是,萱儿,我真的很想念过去……”

    他的声音带着魔力似的,在李萱耳际盘盘旋旋,她眼睛紧闭,不知道该怎么理解他的话。

    回到过去?要怎么回去,时空已变,他不是他、她亦不是过去的自己。

    她不懂,他为什么要把秋千移进王府,为什么要给她捜罗书或首饰,如果他憎恶她,不是该离她远远的?

    他把她弄得满头雾水,怎么样都找不出合理解释,只是……他的声音很煽惑人,说得她心动、也心痛……

    周旭镛并没有待太久,但他离去后,李萱睁眼至天明,小手握住他搁在床头的药膏,眼底有着浓浓的疑虑。

    隔天,宫里传出一个大消息,淑妃被软禁了!

    淑妃被软禁,是因为罪证确凿。她权谋算计,勾心斗角,为了斗培正受皇帝宠爱的悦贵人,竟买通宫人在她的屋里放迷香。

    皇帝因迷香所惑,镇日里只想往悦贵人宫里跑,一天天过去,皇帝身子渐虚,太医查出病因,皇帝震怒将悦贵人入狱,没想到服侍她的宫女“忠心耿耿”,情愿赔上一条命也要将淑妃招出来,保住悦贵人以及她腹中胎儿。

    这一查二查的,谁出宫买这肮脏东西、经由谁的手炮制,东西从哪些人手中送进悦贵人身边……全查得清清楚楚,千夫所指,这回淑妃再也逃不掉。

    宰相王益为此事进宫与皇帝深谈,但事关龙体、不能轻饶,定要做出规矩,免得日后宫人仿傚。

    过去这种事淑妃没少做,王益心里多少知晓这回会被掀出来,自然是背后有人指使,只是那个“背后人”藏得太深太密,直到眼下仍然寻不出痕迹。

    没有对手就难有对策,淑妃再不甘心也得乖乖待在宜禧宫里,不过她有自信,很快皇帝就会将她放出来,就凭王家对朝廷的重要性,皇帝也得多看重她几分。

    然而翌日,皇帝却下令让德妃出慈禧宫,接替淑妃主持后宫之事。

    淑妃这样算是倒了吗?不可能,王益依然是朝廷重臣,王倎辅依然掌理大周雄兵,而王家子弟出仕者仍然多达数十人,皇帝对于王家依然极其看重。

    一时间,后宫气氛诡谲,宫人们无所适从,淑妃虽被软禁但势力仍在,德妃手边没得用的人,难以管住偌大宫廷,因此,大权会落在谁的手上还难说。

    不过,这股气氛并没有漫进永平宫。

    不久前,工匠来了,大张旗鼓将永平宫重新翻修一遍,新柜子、新桌子、新椅子……所有的东西全换新,小小的院子里也种上新花草,短短十数日,永平宫焕然一新。

    周煜镛很高兴,宫里的太监宫女也很开心,认为这是皇帝看重五皇子的表现,认为怀玉公主给自家主子带来福气,也认为永平宫很快就要兴旺起来。

    改建完,搬回新屋时,几个皇子都送来贺礼庆贺,周旭镛也不例外,只不过他把东西全送进李萱屋里,满匣子的珠玉宝翠、美玉金簪,满柜的锦衣玉袍以及满满一箱的书……她的屋子本就不大,被这些东西一塞就变得更小了。

    这样的举止惹得周煜镛侧目,李萱想制止的,但周旭镛做这些事时那兴高采烈的模样,让拒绝的话凝在她唇边说不出口。

    她始终想不出那天夜里他为何出现,为何说出一篇教人动容又易误解的话,那口气彷佛他在乎她,彷佛她是他心中珍宝,她想了又想,只想出一个结论——他想念的是过去、是童年时期的情谊,他心怀罪恶,企图弥补。

    也对,他本性纯良,不愿负欠于人,一如皇后娘娘那样,认真想想,不只是他,大皇子亦同。明面上,送了一对青瓷花瓶,背地里则悄悄捎来许多绫罗绸缎、金银首饰。

    这个想法让李萱稍稍释怀。

    就让他们做吧,失望伤人,遗憾又何尝不伤,心和水一样,总要端平了才会宁静。

    她觉得这样也好,有些人天生当不了夫妻,却可以是对好兄妹,也许她和二皇子便是这样的,她不知道两人能否能回到过去的情谊,但她确定,至少能够待他像对待五皇子那般。

    周煜镛和她同龄,她却老把他当弟弟,能说能劝的毫不保留,至于周旭镛,她想……就当成哥哥吧,不管他的出发点是弥补还是同情,人待她几寸,她便还予几分。

    就这样,不管是周敬镛还是周旭镛,往来永平宫的次数都多了,吃顿饭、喝个茶、说说话,偶尔几个人一起待在屋里聊聊朝政,偶尔他们给周煜镛指点一条明路。

    悄悄地,周煜镛在蜕变。

    有人看重,心便不至于偏狭,过去一脸孤臣孽子的他,如今多出两分自信爽朗,他的改变,李萱看在眼里,周敬镛、周旭镛看在眼里,同样地,皇帝也心知肚明。

    身为父亲,见到儿子们和谐相处自然是乐意的,日后不管谁坐上龙椅,都会有兄弟们互为肱股,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因此皇帝对李萱,心底又添上些许满意。

    近来永平宫的小灶房里增添了新人手,是周旭镛送进来的,一个叫菊香、一个叫梅香,两人是亲姊妹,也是厨房里的好手,名字不错,长相也清丽可人,模样比起沉鱼、落雁好的不只是一点两点。

    可周煜镛就是不满意李萱因为周旭镛的馈赠而满意,偏要改掉她们的名字,这里是永平宫,是他的地盘,他开口发话,无人敢不从。

    于是,她们现在一个叫无容、一个叫无颜。乍听见这名字,李萱狂飙汗,都说宁愿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可她认为宁愿得罪小人也千万不能得罪周煜镛。

    这是什么怪脾气啊,容貌平凡的叫沉鱼、落雁,娇俏可人的叫无容、无颜,他真的不是普通的幼稚。

    对两人的安置,总管太监没有说话,想来是上面已经通过气,接下来,每隔几日便有新食材送进来,食材多了,她们一身好本领得到充分发挥,天天好吃好喝的变着花样,将李萱整个人养得丰润许多。

    “公主,这鸡要怎么做?”无容倒提着一只剖净、烫过血水的母鸡问。

    “把方才泡过的糯米连同红枣、人蔘、枸杞塞进鸡肚子里,再加水放进陶瓮里闷煮。”李萱一面飞刀快切着萝卜丝,一边回答。

    “公主,还做醋溜鱼片吗?要不要换个口味?”无颜问。

    李萱停下刀,看一眼无颜手里的大肥鱼,想起周旭镛和周煜镛抢食的模样,不禁微哂,真不知是鱼好吃还是两兄弟不对盘?

    应该是……后者吧,煜镛和谁都不对盘,他既自傲又自卑,而周旭镛的卓越非凡恰恰是他眼中钉、肉中刺。

    认真想想,两人的状况已经改善许多,虽然偶尔还是会杠上,但就算是她这个劳心劳力、天天为周煜镛准备吃食的人,他还不是照杠不误?套句周旭镛的话——周煜镛是天生的孤臣孽子,瞧谁都不顺眼。

    “还是做醋溜鱼片吧。”

    李萱决定后,无颜将鱼刮鳞去骨、断头切尾,三两下就把鱼给处理好,就待油锅烧热下去炸。

    无容、无颜都是做菜的一流好手,问她们之前在哪个宫里做事,她们总笑而不答,直到让沉鱼缠得紧了,才透露些许。

    她们并不是宫女,而是前御膳房王大人的女儿,两人打小看着爹爹掌杓,学得一身好本事,这样的人送到李萱跟前,简直是大材小用。

    时间掐得很准,小半个时辰后,六菜一汤端上桌面,还没让落雁到前头喊人呢,周旭镛、周煜镛已经一前一后进入偏厅,无容、无颜飞快摆上碗筷便双双退下。

    李萱看看周煜镛、再看看周旭镛,两人都没好脸色,唉,肯定又吵架了。

    再好吃的饭菜,这样的气氛也会教人吃得胃疼。

    于是她挑起话题,转头对周旭镛说道:“我这里不过三、两人吃饭,实在不需要用上无容、无颜这样的好手,要不要……”

    “就是,咱们已经习惯粗茶淡饭,这样天天大鱼大肉的,吃不惯。”周煜镛听见李萱提两句,赶忙把话接下去。其实,他更想对周旭镛说的是:把你的人、你的东西全带走,永平宫不需要施舍。

    周旭镛的态度让周煜镛既迷糊又头疼,分明是他不要李萱的,为什么李萱进了永平宫后,他便殷勤起来?怪了,难不成是男人恶劣的天性使然,吃不着的比较甜,得不到的比较好?

    可……他不怕,是父皇把李萱送进永平宫来的,父皇心里肯定有了想法。

    李萱觑一眼周煜镛,轻轻摇头,这家伙口气很不良善呀。

    周旭镛没理周煜镛,望向李萱,蹙眉问:“她们不好使吗?我再换两个过来。”

    再换两个?那这回周煜镛会给人家取什么名字?无盐、恶女,还是无地、自容?

    她连忙摇手反对。“不,我在这里开小厨房,怕有人说闲话。”

    淑妃虽然被囚禁,但王家势力未倒,周月屏是什么态度、淑妃便是什么态度,谁晓得哪一天淑妃就被放出来了,她可不想因此被秋后算帐,到时东一条西一条,林林总总加起来,帐目可不小。

    就算暂且去不了梅花村,她也希望能够平安度日。

    “如果是为这个,你别担心。人是父皇亲口赐下的,莫不是这几日又有人来找碴?”

    周旭镛的问话让周煜镛心一提,周月屏和江婉清都不是省事的,除她们之外,恐怕还有不少人的两颗眼珠子尽往这里瞧呢。

    “没有没有,我只是想她们手艺这么好,留在这里是委屈她们了。”李萱急急否认。

    “她们不留在这里,才是真的委屈。”闻言,周旭镛松口气。

    “怎么说?”

    周旭镛替她夹一筷子鸡肉到碗里,周煜镛见状,不甘示弱也往她碗里圉上两瓢肉酱,周旭镛不理会他幼稚的挑衅,迳自对李萱说道:“你记得御膳房的王大人吗?”

    “记得,王大人做得一手好汤,皇后娘娘特别喜欢。”她抽身子那几年,皇后娘娘经常让王大人为她熬补汤。

    “猜猜,他本做得好好的,为什么没留在宫里?”

    “他已经不在后宫?”她在冷宫待太久,不知许多人事已经和过去不同。

    “对,他染上赌,从小赌到大赌,越玩越重,最后竟偷宫里其他大人的食单卖到酒楼里。这事闹出来,食单被偷的大人们气不过,将他盗卖御膳房食材的事捅出来,他被罚三十杖、丢了职。回到家中后一蹶不振,不但赌博还酗酒,渐渐把家底掏空,王夫人气得一病不起。”

    周旭镛一面说一面帮李萱布菜,从小她就爱听故事下饭,不知不觉间总会多吃上一些,周旭镛看她一眼,还是觉得她太瘦。

    “然后呢?”

    周煜镛比李萱更心急,他自小生活在宫里,生活圈小得可怜,对于外头发生的事就像看话本似的,每件都很难想像。

    “王夫人拖了几个月,眼见不行了,王大人便在夫人面前剁手指发誓,说是再也不赌,可夫人死去不久,王大人故态复萌,这回输得更凶,竟连女儿都要卖入青楼。我府里的总管与王家是旧识,看不过去,同我提及此事,我让他去把无容、无颜给买下来,雨人毅然决然签下死契,从此断绝父女关系。”

    李萱眉心一紧,是怎样的伤心才会签下死契,宁可当一辈子的奴婢,也不愿意再认亲爹?

    “后来呢?”

    “如你所言,她们的厨艺的确相当好,但王府里早有管厨房的,见她们年轻又做得一手好菜,有人怕位子被她们抢去,因此明里暗地处处排挤,只能做些刷洗挑菜的粗活,是大材小用了。我本想替她们到饭馆客栈里头寻个营生,但没有人愿意用两个大姑娘,而她们也不愿意抛头露面,你这里恰是她们能发挥所长的地方。”

    “天底下竟有这样的父母。”听完,周煜镛接话。

    “是人,便各有各的难处,不经比较,大家都以为自己最命苦,把旁人的遭遇听一听,才会晓得自己遇上的根本不算绝境。”李萱习惯性地对周煜镛说训。

    “你又要批评我自怨自艾,不思上进,把错全责怪到旁人身上?”周煜镛横她一眼,真没见过比她更爱说道理的女人,以后谁娶了她,谁倒……楣?

    娶她啊?想到这里,周煜镛不由自主地咧起唇角,笑出几分傻气。

    李萱不解他怎么会突然发傻,只是继续把话往下说:“哪敢训五爷,我是在批评自己,总以为进退无路了,哪知转过头,才知又是柳暗花明、海阔天空。”

    见她这般说法,周旭镛心头一动,冲着她笑道:“不会了,日后你的每一天都是海阔天空。”

    这话让周煜镛不满极了,他挺胸道:“不劳二皇兄操心,李萱的海阔天空自有我照应。”

    周旭镛没在这点上头同周煜镛纠缠,他从怀里掏出信笺,周煜镛一见这动作,双眼立刻冒火。

    竟敢在他面前私相授受!这算什么?父皇虽没明说,可心思晾在那儿哪,李萱是他的,谁都别想抢走!他拳头方攥紧,还未挥出,怎知意外地……那信不是送到李萱手中,而是递到他跟前。

    这是怎么回事?他傻了。他看看李萱再望望周旭镛,几时起,他和二皇兄有好到能书信往返了?

    “这个是……”

    “我看过你盐税的陈条,你写得很好,但真的要实行仍有几分疏漏,这是我想出来添补的部分,你参详参详。”他把信放在桌上,推到周煜镛面前。

    周煜镛怀疑地多看他几眼,抽出纸笺飞快读过两遍。

    一读再读,他脸上溢出喜色,这正是那份陈条里头欠缺的部分,他抬眼对上周旭镛,眼底写着不信任,问号在心头绕,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看出他的心思,周旭镛笑道:“放心,除了你,没有第二人看过这个,如果你不信我,留着信纸,若父皇因上头之事指责于你,你便将信笺交给父皇,父皇认得我的字迹。”

    “你为什么要帮我?”他犹豫问。

    周旭镛简简单单用一句话否决他的犹豫,“你是我的弟弟。”

    “是吗?我以为我当二皇兄的弟弟已经很久了。你怎会到今日才恍然大悟?”

    周煜镛的话很教人跳脚,李萱很想一巴掌从他后脑杓打下去,换了她,与其帮助这种人她宁可去帮助一头猪。

    李萱挤眉弄眼,明显的抓狂让周旭镛想发笑,但他克制着。若他一笑,五弟这多疑的家伙肯定以为他背后有什么阴谋。

    于是他正色说道:“怨天尤人、蛮横骄纵、任性妄为,你认为以前的自己值得我注意?若非你最近的表现令人惊艳,我绝不会在一个只会怨怼别人的男人身上浪费时间。”

    分明是贬抑的话,周旭镛却满足了周煜镛的骄傲,他拿起筷子飞快将碗里的食物扒进嘴里,然后喜孜孜地带着信养回自己书房。

    望着周煜镛的背影,李萱轻喟,不过是几分重视与赞美便让他……她浅笑道:“还是个孩子呢,身为哥哥,你应该对他更好一点。”

    “我对他好,是因为你在这里。”周旭镛直言不讳。

    李萱摇头,反对他的话。“他才是你货真价实的弟弟。”至于她这个妹妹,名不正言不顺,连说出口她都觉得赧颜。

    周旭镛不同她争辩,转开话题。“不喜欢我送来的衣服首饰吗?为什么没见你穿戴?”

    “漂亮的衣服不舒适,好看的发饰扎得人头痛,我想过舒心的日子,不想当旁人眼中的公主。”

    “旁人眼中,你是指那些流言?”他眼底露出一抹厉色。

    他知道那些恶毒的流言,有些话早已不新鲜,有些话却离谱得让人憎恶,除诬蔑她的身分,还传出她离开冷宫便不安分,说父皇将她配给五弟,她心生不满,便暗地勾引他与大皇兄。

    德妃打了几个宫人、又赶走了几个,还是无法抑制谣言的流传,可见散播谣言的不是奴才而是主子。这个后宫,是该洗一洗了,想起宜禧宫,他眼底带出三分嘲讽,脸上的笑却益发温柔……

    “我不在乎那些流言,也不能在乎。”李萱叹道。

    “为什么不能?”

    “在乎的话,憋死的是自己,却惬意了那些传话者,我的生活自己懂就好,不必去向所有人解释。何况我不能堵住别人的嘴巴,不能缝上他们的耳朵……”

    “于是就堵住自己的嘴巴、缝上自己的耳朵?”他同意平静生活是好事,但不代表他同意别人可以欺到她头上。

    “嗯……”她笑开。“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

    他叹息,说道:“再忍一段时间,淑妃马上就自顾不暇,想再为难你恐怕有困难。”

    “什么意思?”

    他笑而不答,把视线调往窗外,很快……很快这一切就要结束,恶人得惩,天地还世间一个公道。

    李萱望着他,心底暗忖,难道淑妃要倒了,而不是“暂时囚禁”?

    可能吗?她的背后是王家,是相府,是朝中盘踞多年的势力,要不然,当年皇上怎会因为一个漏洞百出的阴谋降罪于皇后娘娘……李萱有点混沌,朝廷之事盘根错结、瞬息万变,不是她能够理解,更不是她能够做出定论。

    重新举箸,李萱告诉自己,天大地大都没有吃饭来得大,烦恼那些自己无法改变、无法参与的事,倒不如安安心心吃顿饭、安安稳稳睡个觉,人生嘛,图的不过是一个平安。

    见她没打破砂锅问到底,周旭镛笑开怀,见她夹起一块鱼片,他把自己的碗递到她跟前。

    她看他、他回望她,扬眉示意,下一刻,她把鱼片放进他碗里,他满意地弯了嘴角,而她微微一笑……

    也许回到过去,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困难。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弃妃秘史最新章节 | 弃妃秘史全文阅读 | 弃妃秘史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