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悍将诱花 > 番外

悍将诱花 番外

作者 : 柚心
    这年中秋,城里到处张灯结彩,点塔灯、放天灯的人潮将大街小巷挤得水泄不通。

    蝶双无助地走在拥挤的大街上,懊恼地在人群中张望,不明白不过是眨眼瞬间,楚伏雁就这么消失在眼前?

    在她急得快要哭出来之时,他高大的身影由人群中挤出,兴奋地喊她。“蝶双!蝶双!”

    眼里一映入他的身影,蝶双提裙奔上前,气恼地揪住他的衣襟。“大少爷,你吓死蝶双了!”

    近日她深深体会到,他的武功太好对她而言不是一件好事,总是来去无踪,上一刻还在身边,下一瞬又不见人影,害她总会被他吓着。

    闻言,楚伏雁拧眉,低身附在她耳边说:“蝶双,你又要准备受罚了。”

    还在气他兀自抛下她,蝶双眨了眨眼,瘪起红唇,嘟嚷着问:“为什么?”

    “你刚刚喊我什么?”

    感觉他熟悉的温热气息拂过耳边,她缩了缩肩。“大少——”话才到嘴边,她恍然大悟地捂住嘴。

    楚伏雁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轻捏她的巧鼻。“是相公,不是大少爷,你到底要多久才改得过来?”

    那日在大街上袭击他的杀手被穆刚毅制伏后,与一帮杀手同时伏法,而蝶双为了背上的伤,休养好几个月才康复。

    两人在中秋前成了亲,由“主仆”变为“夫妻”,蝶双却还是没办法适应两人的新关系。

    “人家……人家只是一时忘了嘛!”

    “晚些回府再罚你。”话落,他由身役拿出方才特地吩咐画糖人画的蝴蝶糖。

    “想不想吃?”

    一瞧见蝴蝶画糖,蝶双也忘了要被“处罚”的事,兴奋地挽住丈夫的手轻嚷:“原来你是去买蝴蝶画糖!”

    顿时,蜜般的甜味在她心窝泛滥,甜得她散发出可爱迷人的光采。

    “谁让我娶了个贪甜的小丫鬟?苦得我一个大男人,时不时要追着画糖人跑。”

    听见他哀怨的语气,蝶双拽住他的手,赧红着脸柔声道:“要不晚些回府,相公要怎么罚都随你喽!”

    一听到这充满暗示意味的话,楚伏雁薄唇荡开笑容,一把圈住她的蛮腰,快步走出人群。

    被楚伏雁拽在怀里,蝶双惊慌地抱着他的腰。“啊!不先吃画糖,糖化了怎么办?”

    “画糖再买就有,不比春宵一刻值千金。”

    直到离人潮已远,楚伏雁干脆抱着娘子施展轻功,往楚府而去。

    蝶双虽然已不是第一次被他“挟”在怀里,但飞跃的感觉,还是让她吓得双腿发软。

    她真怕回到府里,已经没半点接受“惩罚”的气力了。

    感觉怀里人几娇颤着,楚伏雁足尖轻点,跃上某户人家的屋脊,放下她,跟着在她身边坐下。

    蝶双不解地瞥了他一眼,提醒道:“不是要回府了吗?婆婆叮嘱咱们一定要回旧宅祭月吃团圆月饼。”

    成亲后,小俩口虽住在新宅,但逢年过节回旧宅的规矩不变,今日适逢中秋,一家人要焚香拜月说出心愿,祈求月亮神保佑的习俗,自然少不了两人。

    “咱们先在月下吃糖谈情,晚些再回去也无妨。”

    娘如今对她这个儿媳妇的宠爱更胜以往,近来,他甚至有种被娘冷落的错觉。

    “不成,让大伙儿等咱们多不好意思?”

    “满街都是月下游玩的有情人,咱们迟得心安理得。”

    在娇妻面前,密卫部右副统领的威严直接抛掉,完全是耍无赖模样。

    蝶双没好气地瞅了他一眼,心里明白,心安理得的绝对只有他一人啊!

    “相公不会吃了穆爷的口水,缠黏起人来了。”

    养伤期间,她在穆夫人的小医馆暂住,看尽穆刚毅人前人后回然不同的模样,不禁啧喷称奇。

    闻言,楚伏雁啐了一声,接着舔了口糖,轻薄她的小嘴。“要吃也吃你的口水……”

    被他突如其来一吻,蝶双羞得赧红了脸。

    “甜吗?”他抵着她的唇间,灵活的舌尖不安分地描绘着她娇软的唇形。

    她被他的举动扰得心口骚动脸发红。明明舔的是嘴,怎么连心也跟着悸动了起来?

    “你、你没正经!”

    她娇嗔着想推开丈夫,却被抱个满怀,唇像那画糖,被男人攫住、吻着、彻底尝着。

    她迷醉地任丈夫吻着,任蜜意涨满心头。

    月下,温柔的光柔柔洒落在吻得难分难舍的人儿身上。

    花好,月圆,有情人继续缠绵!

    ——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悍将诱花最新章节 | 悍将诱花全文阅读 | 悍将诱花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