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悍将诱花 > 第十章

悍将诱花 第十章

作者 : 柚心
    月娘透过窗扉洒落遍地银光。

    蝶双怔怔坐在窗边,任眼泪直流。

    她有喜了。

    由旧宅回府的第二日,楚夫人差请的大夫便入府替她号脉,诊出了这个结果。

    手微颤地搁在肚腹,轻抚着主子赐给她的珍贵宝物,她心底五味杂陈。

    她开心得想大叫,但一想到孩子的下场,该有的喜悦全被浓浓的哀伤与恐惧取代。

    孩子应该是在主子由咆虎江回京城后有的。

    她多想告诉主子,说他当爹了,想知道他是怎样惊喜的反应。

    但……留不住,她保不住她的孩子。

    大夫一诊出结果,由旧宅跟来的丫鬟不敢耽搁,立即跟着大夫回药馆拿药方子。

    她想走,却发现府里、寝房外有人暗暗守着。

    偏偏这阵子主子为了缉回的人犯,泰半时间都在密卫部与京衙之间往来,她求助无门,只能绝望地等着她的孩儿被无情地夺去。

    她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能保住孩子。

    思绪混乱而绝望,当门扇发出咿呀声响时,她颤然回神,直觉地往门口奔去。

    似乎早有预料她会反抗,被楚夫人派来执行这无情任务的刽子手,朝着门外扬声喊:“把门关上!”

    在蝶双的手触及房门的前一刻,门已关住,由外上了门。

    “蝶双,不要为难我们。”春霞端着那碗.冒着热气的汤药,软声要求。

    “春霞……求你……孩子是无辜的……”

    听着蝶双令人心酸的哀求,她充满歉意地呐呐开口。“对不住,这是夫人的命令。”

    往日她是嫉妒蝶双的,但毕竟事关一条小生命,饶是她再讨厌蝶双,面对这一刻,她也像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无法面对自己的良心。

    即将失去孩子的恐惧充满心头,她抓住春霞的手,祈求一丝希望。“拜托……不要这样对我……孩子是无辜的……”

    蝶双眼底的哀伤几乎将她淹没,她只得端起药,扳住她的下巴,硬将药灌入她口中。

    “……对不住……孩子没打下,就还会有第二碗、第三碗,你就放手,让孩子去了吧!”

    放手?那是主子给她的宝物,她想生下,不想放手!

    “唔……唔唔……呜……别逼我……我不喝……”蝶双紧闭着嘴,咬紧牙关,竭力不让药汁滑进口中,却是徒劳无功。

    这几日她太担心将面对的事,吃不下,睡不好,整个人虚弱得无法反抗。

    被迫灌入口的药汁染湿了她的衣衫,或许是错觉,液体滑入口中不过片刻,她已感觉药效迅速在胃中发挥作用,直往下腹奔窜。

    “不要……”她重重喘气,惶恐地抱着肚子,仿佛这么做可以阻止那可怕的药汁夺走她的孩子。

    看着她狼狈又可怜的模样,春霞一灌完药便心虚地收拾,迅速出了房。

    蝶双无力理会残留口中的苦涩,任眼泪疯狂滚落。

    孩子就要没了……

    而她这个当娘的,居然连保护自己的孩子都做不到……

    流胎形同生子,确定蝶双打掉孩子后,楚夫人让春霞留在新宅帮她调养身子。

    她这一躺便躺了大半个月,那硬生生将胎打掉的剧烈疼痛,无疑将她浑身的骨头拆解似的,让她元气大伤。

    卧床的时日,她没办法当成啥事都没发生过,思绪恍惚缥缈,整个人好似失了神魂。

    在她身子最差时,杀手尚有漏网之鱼,为了彻底肃清余孽,楚伏雁留在部中部署计划,准备再派部员出任务。

    因此他几乎未踏进家门一步,两人的亲事也这么耽搁了下来。

    在这期间,楚府总管每日会迸密卫部,向他报告府里状况。

    当楚伏雁由总管口中得知蝶双身体欠安,大半月一直留在寝房没出门,三餐全由楚夫人派去的丫鬟打理,他心急如焚,却觑不得空回府,直到今日。

    回府途中,他顺道绕进药铺请大夫出诊,没想到大夫竟叮嘱他要多留意蝶双打胎后的状况。

    一听到“打胎”二字,他心头一阵缩紧,惊愕得说不出话。

    蝶双有孕了……尚不及细细咀嚼即将当爹的喜悦,转瞬间便被残酷的事实推进深渊。

    他以为这当中必定有什么误会。

    蝶双若有了孩子,一定十分开心,再者总管每日到部里报备,没道理遗漏她怀了身孕却决定打胎的大事。

    揣着满心疑惑,他恨不得背上生双翅,马上回到她身边。

    一回府,进了寝房,眼底立即映入蝶双孱弱憔悴的模样,他忍不住伸出手轻缓地抚过她憔悴的面容,心惊胆颤。

    她还有呼息吗?

    长指颤颤地采到她鼻下,感觉微微的呼息轻拂过指腹,他才稍稍松了口气。

    她看起来好苍白、好脆弱,仿佛只要轻轻一碰,就会在他的指尖下粉碎。

    这般憔悴是因为打胎的决定吗?

    刹那间,说不出的心疼翻滚涌动。

    仿佛感觉到他的抚触,蝶双缓缓睁开眼,哀伤地望着他。

    “蝶双,你……还好吗?”

    他一开口,她颤了颤,垂眸掩去闪烁目光中隐隐透出的委屈,一声不吭。

    瞧她不经意流露出的忧伤,他握住她冰冷的手,沉声问:“告诉我,你……做了什么?”

    蝶双是这么在乎他,不可能作出让他伤心的决定。

    他想亲口听她说出真相。

    难言的苦涩缓缓在舌尖漫开,她迎向主子又急又慌的神情,想哭、想倾诉失去孩子的悲伤,却只能将苦楚吞下腹。

    说了……形同背叛夫人,或许还会因为此事的揭发,造成母子两人的裂痕。

    两难是她爱上主子后最深刻的感受。

    瞧她虚弱又无辜的模样,楚伏雁又气又怒又是疼惜,好半晌才挤出一句话。

    “大夫说,你让丫头取了打胎药!”

    她一听到“打胎”两个字,悲从中来,感觉剐心刺骨的痛又出现了。

    喝下打胎药非她所愿,但她什么都不能说啊!

    泪光莹然的眸望着他震慑心痛的神情,她颤着声。“你……知道‘打胎’的事了?”

    由楚伏雁激动的反应,她知道他的打击有多大,心中唯一的欣慰是,他要他们的孩子……

    为难和着有苦难言的悲伤,将她的心揪拧得发痛。

    她不知该怎么面对他,也无法再承受擅自打掉孩子的罪名。

    “大少爷,蝶双累了……能不能让我歇歇……”她闭上眼,扯着苍白唇瓣,吐出虚弱气音。

    她已心力交瘁,累得再也说不出话。

    看她脆弱得仿佛随时要断了气息,楚伏雁眼角湿热,对她是心怜又心痛。

    她有了喜,是天大的好消息,能让爹娘欢喜地抛开对她身份的微词,母凭子贵,理所当然成为他楚伏雁的正妻。

    二弟尚未成亲,孩子是楚家第一个子嗣,对楚家而言意义非凡,他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不想要他们的孩子,甚至擅自作了这么残忍的决定,无故牺牲一个小生命。

    为什么?他不懂她为什么要把自己折腾成这样?

    生下他们的孩子真让她这么为难吗?

    千百句疑问一股脑儿地涌上,他不管她是有意逃避或是真的虚弱,只要她给个答案。

    “我不相信这是你的决定,告诉我,为什么?”

    “或许是蝶双出身卑微……没资格怀大少爷的孩子吧!”

    相恋后,主子最忌讳她以奴婢自居,但为了阻止他的坚持,她幽幽吐出了这句话。

    果然,这话直刺入楚伏雁最介意之处,激出了他的怒意。

    “柳蝶双!你、你到底在想什么?”没想到她的奴性根深柢固至此,楚伏雁气得不知拿她如何是好。

    若依她的意思,他们是不是一辈子都不能生孩子?

    知道那些话惹他心痛恼怒,蝶双极力忍耐,将情绪锁在心里,闷着憋着,自我折磨。

    她不想惹主子生气,不想让他难过,但为了还楚夫人对她的恩情;为了楚家的将来,她……不得不啊!

    只是思及往后,她与主子相爱却不能有孩子,她得不断杀掉自己的孩儿,直到主子娶正室生下子嗣为止……她感觉一股寒意由脚底窜起,彻底寒透四肢百骸。

    她觉得好冷,不禁缩了缩身子,哽咽着嗓说:“大少爷……放了蝶双,好吗?”

    她放弃了……无法继续与他在一起。

    楚夫人用这样的方法要她知难而退,她就算心里贪恋他的爱,也随着被迫打掉的孩子消逝。

    “你……说什么?”

    他一瞬也不瞬地瞅着她,不敢相信这句话是由她口中说出。

    已经习惯主子威严的神情,她毫无所惧地低喃。“夫人曾说过,待我期约满后会给我一大笔银子,我想回乡找我姨母,想过自己的生活。”

    她都成了主子心中的残忍刽子手了,不如趁此切断彼此的情缘。

    或许离开的理由牵强且薄弱,但她不想不告而别。

    “休想!”

    一听到她想离开,去过没有他的日子,楚伏雁心底那把火熊熊烧了起来。

    她在楚府长大,这些年没听过半个亲人找过她,他不相信当初将年幼的她卖进府里的亲人,还能让她依靠。

    她虽能干,但毕竟是个姑娘,世间环境险恶,她怎么独自活下去?

    “大少爷……”

    她脸色苍白,瞧不出她心思,这样的蝶双让他陌生而恐慌。

    楚伏雁坐在床沿,握住她冰冷的小手问:“告诉我,是不是我娘同你说了什么?”

    事情太诡异了,虽然蝶双一句话也不肯说,但他相信,打掉孩子不是她的本意,而能左右蝶双的人,除了自己以外,只有娘了。

    理出了头绪,他故意撂话。“好,你不说,我就传府里的下人一个个问,问不出就打,我不信找不出答案。”

    她知道,他不是这样无理蛮横的人,是故意这么说,想逼她亲口说出答案。

    一阵酸楚涌上,她深吸了口气,忍住落泪的冲动,坚决道:“没有。全是蝶双自己的意思。”

    她的答案让楚伏雁痛彻心腑。

    “你自己的意思……在你眼里,我这个主子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你以为我想娶你是因为夺走你的清白,不得不负责吗?”他苦笑了,心底却悲痛不已。“你这么做,让我觉得我是奸污丫鬟的主子,逼怀了孩子的你打掉孩子的混帐!”

    不,他是顶天立地、有担当的男子汉——

    她以为若要伤心,自己独自伤心就够了,却没想到,主子会这样解读这件事。

    鼻头一酸,蝶双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楚伏雁凝视她木然的神情,忽然觉得,他始终不了解他的蝶双,又或者眼前的女子,不是他认识的蝶双。

    “不管你怎么想,我都不会让你走!”

    无论她再怎么让他失望,他还是没办法让她走出他的生命。

    “蝶双只是个丫鬟——”

    “不要让我再昕到这句话!”他厉声打住她的话,百般不解地问:“难道为了我,你就不能抛下这一点,心安理得地当我的妻子吗?”

    她的泪险些失控坠落。

    藏在被中的手紧握成拳,她只是道:“对不住……”

    沉默许久,等到的竟是一句道歉,楚伏雁的嗓音因悲痛而沙哑。“你真的令我失望……”

    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以为他的爱能让她安心踏实,不再以奴婢自居,让她慢慢抛却主仆观念。

    却没想到自始至终,他的爱根本没改变她半分。

    他曾要求她,在他面前,把“奴婢”的自称改成“蝶双”,他要他们的地位平等。

    之后,蝶双对着他时,渐渐习惯不再将“奴婢”挂在嘴边,他以为她渐渐变了,直到今日他才知道自己错得离谱。

    她看着他忿然起身,转身离开,仿佛对她失望不已的背影,心底的委屈瞬间涌上,眼泪再也承受不住地流下。

    “对不住、对不住……”

    为她最爱的主子,以及未出世便流逝的孩子。

    蝶双心痛不已地喃着。

    这样也好……主子无法谅解她打胎的决定,对她心痛,她若离开了,他或许不会难过。

    这样也好……

    转眼元宵已过,蝶双的身体乍看是痊愈了,心却陷在无止尽的忧郁当中。

    春寒料峭,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拢紧身上的素色狐襄。

    自打胎后,她的身子越发惧寒,又因为她的决定以及在寝房中的谈话,她与楚伏雁的关系降至冰点。

    若非必要,他鲜少回府,就算回府也不唤她侍候,更不再与她同床共枕。

    夜里没了他的体温,屋里起了再多炭炉也温暖不了她的心。

    她常常夜半冷醒,醒了便是一夜无眠到天明。

    这是她要求的结果,但心底的失落越发严重。

    她知道,再不走,她会被对主子、对孩子以及对楚夫人的情绪给折腾得半死不活。

    这念头一动,她便开始做离开的准备。

    可悲的是,在不缺银两的状况下,她连最重要的落脚地点也迟迟无法决定。

    天下之大,居然找不到可容身之处,又或者……心早落在主子身上,哪儿都不是她的归处?

    “蝶、蝶双姐,你怎么出来了?”乍见久未踏出寝房的她,在厨房干活的丫头惊愕地问。

    无视她的惊讶,蝶双淡淡吩咐。“我要热一盆水端进大少爷房里。”

    厨房的灶上随时备着热水,只要主子需要,添柴加热片刻便可用,省时方便。

    闻言,丫头赶紧添柴生火,战战兢兢地说:“大少爷回府了吗?这些日子……大少爷不让人侍候。”

    蝶双无限伤感地苦笑。“我已经问过守门的福寿了,等会儿我就会进房侍候大少爷。”

    “蝶双姐已经养好身体,可以继续侍候大少爷了吗?”天真的丫头一脸期待地问。

    主子只要蝶双姐侍候,蝶双姐一病,无人可取代她的职务,他们这一班奴仆彷佛没用处,领工饷领得心虚啊!

    “嗯。”她轻应了声,心底有说不出的酸涩。

    决定离开楚府之前,她想侍候主子最后一次。

    待灶上的水冒出热气,蝶双小心翼翼地捧着热水,往楚伏雁的院落走去。

    恍惚地打量着宅里的一景一物,她幽幽地想,就要离开此处了,什么都带不走,只能用眼睛记下,将这一切深深烙进脑海。

    待她的脚步走进院落,停在寝房前,往日与主子相处的点滴一幕幕涌上,几乎要将她淹没。

    “谁在房外?”

    楚伏雁刚回府,还不及换下衣衫,谁会来打扰他?

    他沉厉的嗓拉回蝶双的神思,她极力压下胸口澎湃的情绪,定神应道:“大少爷,是奴婢。”

    一传来那熟悉却久违的柔嗓,楚伏雁心—惊,又沸沸扬扬地翻腾起来。

    为她擅自打胎的决定,他兀自气恼了好些时日,加以杀手案审理期间横生枝节,他顾不了时间再同她深谈。

    令他更气恼的是,纵使他回了府,也不见她出现在眼前,殷切温柔、一心只为他地等着侍候他。

    没有她在身边,他气她、恼她,却又无法忽略心里想见她的强烈渴望。

    于是憋着一股闷气,他凡事自己来,不再让其他丫鬟侍候。

    诡异的是,蝶双也默默接受他的刻意冷落。

    不提亲事他可以理解,但不来侍候他,对奴性坚强的蝶双来说也是反常得可以。

    而她今日居然主动来找他,为何?

    楚伏雁尚不及厘清思绪,那道柔噪又出声了。

    “大少爷,蝶双要进门了。”

    任她进门,他侧眸瞥了她一眼。

    一段时日不见,她苍白消瘦,仿佛随时会被风给吹走似的。

    瞧她那模样,揣测不出她的心思,楚伏雁烦躁又心疼,她到底在做什么?

    故意要折磨自己,惹他心烦吗?

    抑下波动不已的心思,他目光锐利地看着她,沉声问:“你还来做什么?”

    “蝶双来侍候大少爷。”将热水搁在桌上,她望着他,语气平静。

    他不禁苦笑,实在不知她的用意。

    那一日,她求他放了她,才多久,她竟又改变心意,想回到他身边?

    “我不需要人侍候。”

    他漠然的反应直直刺进心头,虽是她料想的反应,仍让她的心微微拧痛。

    “蝶双知道。只是听福寿说,大少爷最近鲜少回府,难得回府,就让蝶双替您纡解疲乏吧。”

    不容他反对,她推着他坐上圆凳。

    明明是气她恼她,但一碰上她温和柔软的姿态,楚伏雁也完全没了脾气,任她搓圆捏扁。

    几年的情分,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

    纵使心里仍有疑惑未解,这当下,被唤醒的却是思念。

    唉,原来再怎么压抑,情意仍是抹不去啊……

    当她软凉的小手碰上自己的瞬间,他难掩心头澎湃,一把将她拽进怀里。

    “啊……”

    她因为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有些慌乱,才惊呼出声,他突然贴上的唇,吞下她的惊呼。

    “大少爷……”

    几乎可以预料接下来发生的事,但她双手紧紧圈着他,贪恋这久违的温暖怀抱,任神智因他的靠近而渐渐迷离。

    楚伏雁一感觉她娇软的身躯贴近,熟悉的香气窜入鼻息,刻意深埋的**瞬间被勾起。

    “蝶双……别再和我闹脾气,别不理我……”

    只要想到这段时间,他便胸口发疼,愁郁到极点。

    他吻着她的唇舍不得离开,让那出自肺腑的话语变得含糊不清,多了几分讨怜的意图。

    她的心为他不曾轻易展露的脆弱柔软得一塌糊涂。

    她迎向他,回应他的吻,温柔而哽咽地道:“对不住,是蝶双的错,蝶双不该和大少爷闹脾气……”说着说着,眼泪便涌进眼眶,一颗心颤动着。

    让她挂念的心爱男人已深烙在心,她舍不得与他分开,怎么办才好?

    不知她百转千回的心思,楚伏雁吻去她的泪,抱起她上榻,让亲密紧贴的身躯,重温两人在一起的缠绵时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悍将诱花最新章节 | 悍将诱花全文阅读 | 悍将诱花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