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东洋半子 > 第十章

东洋半子 第十章

作者 : 米乐
    高桥纱英回到西川家时,正好在大门口遇上要出门的松尾管家。

    “纱英小姐,您回来了……咦,怎么不见小羽?她没有回来吗?”

    高桥纱英故作惊讶,“怎么?小羽她还没有回来吗?”

    “你跟小羽一起出去,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他怒目问着。

    “松尾管家没有跟你说吗?我很累,但小羽说她还要留在那里玩,所以我就自己先回来休息了,怎么?她还没有回来吗?”

    西川隆一一手打在纸窗门上,让大家吓了一跳。

    “你快点说!小羽到底在哪里?”

    “你……”

    “纱英小姐,小羽那孩子不会做出让人担心的事,所以如果你知道她在哪里或是去了哪里,你就快点说。”跟着一起过来的松尾太太劝着。

    “你们大家到底是怎么了,我都说了我不知道!”她依旧否认。

    “高桥纱英,你不要让我瞧不起你!”西川隆一厉声道。

    “就算你没有瞧不起我,也很讨厌我不是吗?”

    “你!”

    “少爷,你们大家快点出来,小羽她回来了。”

    一听到卓宥羽回来了,大伙马上往外走,而高桥纱英则是惨白了脸,心惊的跟着走出去。

    西川隆一是第一个来到庭院的人,他正要开口骂人,却在看见卓宥羽的模样后,大大的震住,而后面走出来的人也全都惊吓不已,因为短发凌乱的她,脸上有好几处明显的擦伤,而原本漂漂亮亮的浴衣则看起来很脏,上头沾了不少灰土,还有几处破损,她甚至还赤着脚,整个人狼狈不堪。

    “抱歉,让大家为我担心了,因为我爬到山坡上想要看烟火,结果一个不小心滚下山坡,花了许多的时间才爬上来。”卓宥羽尽避全身很痛也很累,但她脸上的表情是开心的,因为她回来了。

    “天啊,你竟然跌落山坡都没有人看见或发现吗?”看见满身是伤的她,松尾太太忍不住的红了眼眶。

    大家的视线不约而同的看向高桥纱英,她连忙喊道:“你们干么看我?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她的事,那时她有想要救她……

    “不关纱英姊的事。”卓宥羽开口道。

    高桥纱英愕然地看着她,然后看见她走向西川隆一。

    “隆一少爷,明彦说你很担心我,一直在等我回来,抱歉,让你担心了,我没事,我回来了,我没有那么脆弱,你真的可以相信我。”说完,她全身的力气彷佛被抽走似的,脚一软往前倒下,然后被人给抱住了,她知道是谁抱住她,因此她安心的闭上眼睛。

    想想她这趟日本行,真是无比的精彩。

    两天后——

    卓宥羽站在庭院的鱼池前,替老爷喂饲料给鱼群吃。

    她的双手因为手腕扭伤及大大小小的擦伤而缠着绷带,暂时无法做家事。

    那天晚上,当她跌落山坡下后曾短暂失去意识,后来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之后又陆陆续续传来“碰碰碰”的声音,让她醒了过来,原来是施放烟火的声音。

    她躺在草地上,虽然全身都好痛,但看着美丽烟火在夜空中绽放绚烂光芒,觉得好美,她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直到烟火秀结束,她才想起如果她没有回去,隆一应该会很担心,莫名的,她就是有着这样的想法,因此她忍着疼痛站起来,慢慢的往上爬,这之间她还曾经又跌回两次,所以手腕才会扭伤。

    幸好她回来了,因为隆一真的为她担心。

    庆典的第二天,纱英姊就说要回美国了,临走前过来跟躺在床上的她说再见,然后问她为何不说出实情。

    “因为我说过要跟你公平竞争。”

    记得当时纱英姊笑了,然后老实跟她说出早在几天前,她就已经被隆一给宣判出局了,而现在她也要将他给宣判出局,这样才公平。

    纱英姊说她可能不会再回来日本了,不过如果她和隆一结婚时愿意邀请她,她会回来参加他们的婚礼。

    婚礼?她忍不住脸红,她都还没有追上隆一,哪来的婚礼呢。

    喂完鱼,卓宥羽正要走回屋内,突然看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自大门口走进来,她手上还提着行李袋。

    “小姐,请问你要找谁?”她问。

    “我不是要找人,我是这里的佣人,我叫麻美,你应该是松尾太太之前在电话里跟我提过的临时帮佣小羽吧!”

    她是麻美卓宥羽震惊,“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你儿子已经出院了?”她是代替麻美工作,现在麻美回来了,那么她怎么办?

    “没有,我儿子还在医院。”

    “那么你……”

    “隆一少爷安排了看护照顾我儿子,他要我今天就回来工作,因为你的手受伤不能工作了不是吗?”既然有人看顾儿子,她就可以放心的回来工作,毕竟她也得工作赚钱。

    “其实我的手没事。”

    “这是少爷的安排。对了,少爷还要我跟你说,我回来了,你就可以离开,至于薪水他会请人拿给你。”

    隆一要赶她走?卓宥羽不相信,她立刻回屋内打电话给他。

    电话那端是她所熟悉的声音,但却又让人觉得很陌生,因为冷淡得没有一丝情感可言。

    “既然麻美已经回来工作了,那就请你马上离开。”

    “但是我……”她的手在发抖。

    “卓宥羽,我不是跟你说过,你并不能改变任何事。”

    “可是我以为你……你至少已经不讨厌我了?”她哽咽着说。

    “我还是当时的那句话,我不喜欢你,也不想再见你,觉得很厌烦,所以请你在我下班回家之前,离开西川家。”

    一说完,彷佛怕自己下一秒会改变心意似的,西川隆一直接挂上电话,这一次,她应该会乖乖离开了吧?

    “既然那么冷酷无情的把人家赶走,就不要一副舍不得的样子。”

    黑部圣也将长发绑起来,尽显尊贵气息,他正悠哉的坐在西川隆一的办公室里,发表着他的感言。

    他和隆一大多都是在外面讨论公事,但偶尔他会变个装,化身成俊美花稍的贵公子来公司找他,挺好玩的。

    “为什么要把她赶走?”那晚不是很深情小心的呵护?“该不会是发现自己认真了,然后开始感到害怕了吧。”

    西川隆一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干么这样瞪我?好可怕喔。”黑部圣也拍了拍胸口,然后难得正经八百地说:“隆一,我想会让你喜欢的女人,应该有特别之处,你应该要相信自己的眼光、相信自己的感觉,更何况小羽不是你母亲,而你更不是你那不负责任的父亲。”

    隆一的父亲当年把年幼的孩子、年迈的父母及世家传承全丢下,更别提那庞大的债务。逃避就是不负责任,但年少的隆一却将这一切一肩扛起,说真的,当时看到他展现如此强大的气魄,他就觉得自己怎么可以输给一个每天拿花的贵公子呢,因此他也开始认真的面对自己的生活。

    “圣也。”

    “怎样,是不是被我的话给感动了,不用说谢谢,不需要这么客气。”黑部圣也自个儿也觉得很感动呢,呵呵。

    “如果你再不快点把你手上那份文件看完,我就把你轰出去!”西川隆一不想再谈论有关于卓宥羽的事。

    黑部圣也嗟了声。“人家正被自己的话给感动说,你还真会泼冷水。”看见某人又生气的瞪过来,他改口。“是,我看。”

    西川隆一看着手上的资料,但他的心思早已不在这里,想起刚刚在电话里她的声音哽咽颤抖,她哭了吗?哭得很伤心?

    心闷痛着,他用力的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他这么做是对的,如此她才不会再受伤。

    想起庆典的那天晚上,见到她浑身是伤的回来,教他震骇不已,那不是小刀伤或是擦伤,而是滚下山坡,他无法想象如果她的头撞到石头的话……

    不曾有过的巨大恐惧涌上心头,教他全身寒毛竖立,直到现在,他依旧深刻感受到当时心中的那种惊恐。

    然后她对他笑着,一贯的甜美笑容,尽避她看起来像是随时要倒下,但是她还是依然对他笑着,要他不用担心,说她没事,他看得出来她是为了他而从山坡下忍痛努力爬上来的。

    当他抱住浑身是伤的她时,不知道有多后悔,如果当时他不心软的让她待在西川家,如果当时他就把她赶走的话,那么她根本就不会受伤。

    纱英后来向他道歉,也把当时的事跟他说了,她不晓得自己当时为什么会那么做,可能是被他拒绝,一时有了负面的情绪,她会为自己所做的事负责任。

    其实该负最大责任的人是他,他并不值得卓宥羽为他这么做,因为他是个自私的男人,拒绝了她,却又想知道她可以为他做到什么样的程度、是不是只是一时兴起,结果答案出来,他恨不得狠揍自己一顿。

    在不知道自己该拿她怎么办,是否真的有办法忘却以前的事而接受她,他只能让她先离开西川家,至少,这样她就应该不会再受伤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东洋半子最新章节 | 东洋半子全文阅读 | 东洋半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