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首席医女 > 第十章

首席医女 第十章

作者 : 玛奇朵
    徐令微慢慢的将当年的事情一一说了清楚,不管信奉常的脸色越来越黑,把自己知道的,还有后来偷听到的全都说了,她说的越多,众人看向不断变换神色的信奉常的眼神就越充满鄙视和不可置信。

    族老们听完了徐令微的话,全用冷酷的眼神看着心虚的信奉常,严厉的斥问:“你还有什么话说?”

    “这……这是诬陷!”信奉常恨恨的瞪了徐令微一眼,手指向信朝陵大叫,“都是他!是信朝陵指使她这样说的,这全都是他们的阴谋诡计啊!”

    “二叔,刚刚可是你要她放心的说,其中的是非曲折族老们自会辨明的,怎么人家都说了,你却又说这是诬陷又说这是诡计的呢?”信朝陵可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不管是否是阴谋诡计,二叔这个族长之位也是坐不稳了……”

    信奉常恨恨的瞪着他,忽然呵呵冷笑了起来,“你以为这样就能逼走我?休想!你可别忘了,你祖父说过的,要等你成为太医才有资格继承信家所有事物!”

    信朝陵看着他还想做困兽之斗,不禁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块令牌,“看清楚了,这便是太医院的院牌,二叔,蒙圣上提拔,从今日起,我已是官从五品的太医院令,你说,我有没有这个资格?”

    信奉常看着那刻着姓名及太医院独特铭刻的院牌,陡然软倒在椅子,“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族老们看了看那块院牌,确定无误之后,朗声说着:“从今日起,信家族长之位由大房长孙信朝陵接手,至于这个人,拉下去,真是丢脸的东西!”

    信朝陵向族中长辈们感激的点了点头,却阻止了家丁拉人下去的动作,“各位族老,其实我有一事尚未说明。”

    “喔?还有什么事?”族老不解。

    “据闻,二叔在这十年之间,任意提取信家药铺的废弃药材转卖,另外还有族里祭田每年操办的情况都有点毛病……”他低头看着那个神情颓丧不堪的信奉常,冷笑问着,“二叔,你可有理由解释?”

    族老们一听就知道他的意思,商议了下,一位族长站了出来,沉声说:“等一下取出这些年他有碰过的帐册让族内的帐房复查。若真有其事,你吃了多少就要全都给族里吐出来,假如拿不出来的话,就直接送官,并且赶出信家,从此不再承认你为信家人!”

    “不——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信奉常红着眼疯狂的咆哮着。

    族老们不理会他的咆哮,只是轻轻地摆了摆手吩咐,“拉下去!”

    当信奉常被拉过信朝陵的身边的时候,他以恨意滔天的眼神直直的望着他,像是想要用眼神杀了他。

    他这些年的计算,这些年的筹划,竟然被这个小子轻轻松松的全都毁了?!

    他不相信!信朝陵能够这么轻松的通过太医会考,皇上还直接赐了五品医官的位置?!甚至连徐令微都靠向他那边……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信朝陵,你到底做了什么手脚?!他说的都是假的!假的——”

    信朝陵微微一笑,眼底没有计谋成功的得意,只是冷冷的嘲讽,“二叔,难道祖父不曾告诉你,我们学医之人首先就是要相信,但不要相信这世界上有所谓的不可能吗?”

    是的,他相信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一直在收集那些信奉常犯错的证据,甚至等到了徐令微主动找上他,表明愿意坦白说出当年所有的事情,最后他成功了,替自己和朝萍都报了仇。

    只是他以为自己会得意高兴,心里却万分沉重,直到看见同样沉默的徐令微,他顿时明白,即使拿回了自己本该拥有的东西,但毕竟牺牲了一条人命,那些得意早已化为沉重。

    ***

    信朝陵接手信家产业后,自然不能再继续留在那个小村子里,而在他花招百出、无赖的死缠烂打下,夏谨莲还是被说动只能跟着搬回城里来。

    搬回城里没过几天,便到了可以递牌进宫的日子,夏谨莲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有点思念那个看起来慈祥庄重的太后,所以就递了牌子等着召见。

    到召见的日子,她梳了一个简单的同心髻,拿出当初皇上赏的两支绞花菱金钗插在头上,又缀了几朵中间镶了河珠的绒花,披了丝帛,打扮好便乘了马车到了宫外等候。

    时辰一到,宫门里走出一个内侍领着她往太后的宫殿走去,在宫殿外她随手打赏那个小内侍一些银子,再和宫殿里头一个管事嬷嬷走了进去。

    依礼问安之后,夏谨莲重新站了起来,看看坐在上头的太后气色还不错,心中微喜,浅浅笑问:“太后这些日子过得还好吗?奴婢即使在宫外还是挂心着太后呢!”

    太后慈祥的笑了笑,点了点头,接着说:“不用奴婢奴婢的喊着,你现在已不是宫女了,就喊自己的名字就好。”

    夏谨莲又福了福身,“多谢太后,谨莲知道了。”

    太后朝她招了招手,对走到自己身侧的夏谨莲似真似假的抱怨着,“唉,你们那四个有才华的这次全都放出去了,让我寂寞得很啊!这些刚升上来的丫头们虽说差事也办得好,但就是少了你们几个的机灵。”

    “太后您可别这么说,这些妹妹们也都是我们之前用心挑选出来的,可是磨练了许久才敢让她们到皇上和太后您身边服侍的,您这么说可会让谨莲以为那时候我们几个教得不够尽心,才会让您不满意呢。”

    太后嗔笑着斜睨她一眼,又转头跟旁边的管事嬷嬷笑骂道:“看看她们几个姑娘,以前在宫里的时候多文静,也不知道这宫外的水是不是甜的,现在一个个小嘴都是越发会说话了。”

    夏谨莲捂着嘴连忙笑着说没有,接着又开始关切起太后的身体健康和食膳状况。

    太后一一回答了,最后又忍不住靶慨,“少了你们几个想法子做新吃食和药膳给我吃,又少了两个会说笑和新奇话题的,吃是吃得下,就是日子无聊了点。”

    老人家本来就怕无聊,即使身为太后也不能免俗,就算宫中新奇的东西不少,这几十年下来也看得腻了。

    夏谨莲也明白太后的心思,连忙接着说,“太后您不是恩典我们几个一个月可以递牌求见一次吗?每个月我们不就能陪您说话解闷,而且谨莲以后也会多研究些药膳,让太后补补身子,让您年年都像今日这样康健。”

    “呵呵,这是你说的,你可别哄我啊!”太后被哄得笑逐颜开。

    夏谨莲和太后又说了好一会儿话,不忘根据太后最近的一些小毛病说了几个简单的方子调理,最后又递上了一个菊花枕,外头的枕套自是不够看的,但里头的枕心可都是她亲自搜罗又晒好填入的野菊花,对于改善太后晚上觉少浅眠的状况还是有一定的效用,才让管事嬷嬷送了她出去。

    这次她是自己从宫殿走回宫门的,没让小内侍送她,但就在即将要出宫门之前,一侧穿着红色铠甲的士兵挡住了她的路,她忍不住疑惑的抬头看去。

    “夏谨莲,夏姑娘?”士兵正确的喊出她的名字。

    “是,你是……”

    王校尉不禁将眼前仅是略微打扮便十分俏丽的女子和之前只穿着布衣、不施脂粉的她相比,两样打扮都各有韵味,但是她浑身散发的沉着气度和隐约带着的清冷味道却是一点都没变。

    自从那时在南方见了她之后,他就动了将她娶回去的念头。

    本来他不知道她不过是个出宫宫女,还想着自己现在的条件实在不算好,虽然是个校尉,但他是个鳏夫,又有几个孩子,好人家的闺女都是要考虑考虑的,想娶她的念头也就淡了,直到打听到她不过是个大龄宫女时,他的心思就又活络起来了。

    只是没想到她竟然是前些日子出宫的四大宫女之一,这样身份容貌的女人,就是年龄大了点娶了也不吃亏,他想娶她的想法更是确定了下来。

    所以听说她今日会进宫,但赶紧来等候。

    “我们在南方见过,当初的驿馆就是我带兵守的。”

    一听到驿馆夏谨莲不好的回忆就跑了出来,她可还没忘记当初有个小兵说奉了命令不能开门的,结果害他们四处逃窜,还让陵哥哥受了伤。

    心中虽然不快,但她也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打声招呼,就打算离开。

    王校尉见她要走倒也不以为意,觉得这不过是因为害羞罢了,便也没有留她,只是用肯定的口吻说:“夏姑娘,王某即日就会让人上门提亲。”

    提亲?夏谨莲一时间有点不太确定是自己听错了还是他说错了?否则怎么会听见提亲这个词?

    她转过头不解的看着他,“王校尉,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不,我没搞错,你就等着我提亲然后上门迎娶吧!”

    夏谨莲觉得这事很可笑,轻笑着摇了摇头,开口解释,“王校尉,我是不会答应的,因为——”

    他皱了皱眉头,口气不悦的打断她的话,“难不成我这个校尉娶你一个大龄宫女还委屈了你?要知道这许多出宫的宫女都只能嫁给一些乡下汉子、甚至是当妾,我可是愿意委屈娶你当正妻的。”

    他那口气实在不怎么让人感到愉快,但这也是一般人普遍的想法,所以夏谨莲倒也没有动怒。

    她只是神色平静的望着他,“感谢王校尉抬爱,只不过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委屈,且婚配之事也已经有定论了,所以提亲之事不需再说。”说完她便转身离去,不再回头。

    王校尉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眉头皱得更紧,冷笑暗道:“推托之词倒是找得不错,但是我可不是那么轻易放弃的人,夏谨莲,你就等着吧!”

    夏谨莲对于他的固执和打算,一无所知,走出那扇朱门的时候也就不把方才的那番争执放在心上。

    当夏谨莲准备上马车的时候看见骑着马走向自己的那个身影,她忍不住站在原地温柔的朝对方笑着。

    她从来都不需要任何人委屈来接纳她,因为她早有了一个会待她如珠如宝的男人。

    ***

    那一天进宫发生的事情她并不介意,因为她觉得自己说得已经够清楚了,所以没过几日她就把这件事情抛到脑后,忘得一干二净。

    一切在她看来都已经归于平静。

    只不过这一日夏谨莲看诊回来,却发现自己暂住的小院外出现了一个穿得花花绿绿的妇人,脸上扑了层厚厚的粉,让人忍不住怀疑那汗水流下会不会是白色的。

    那妇人一见到夏谨莲就上前问道:“姑娘可是夏谨莲夏姑娘?”

    夏谨莲点了点头,“我是。”

    “哎哟!我就说嘛!丙然是个水灵灵的美人啊!难怪这王校尉才刚从南方回来就急着让我打听人,要我来提亲呢!”

    “我说这可真的是金童玉女啊,你可知道这王校尉可是这军里的青年才俊,虽说年纪有了一点,但不过也才三十多,这家里虽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可那正妻走得早,家里是个没势的,没什么好担心,姑娘嫁过去之后,撑起这一家子,从此男男女女过得幸福美满……”

    “等等!所以说你是王校尉请来说媒的?”夏谨莲哭笑不得,她明明已和他说清楚了,不明白他为何还要做这些徒劳无功之事。

    “是啊,夏姑娘,我可是京城里鼎鼎有名的金字招牌媒婆,人家都说我珠大娘就是人间的月老婆婆呢!”珠大娘一点都不谦虚,一边用力的摇着扇子,一边滔滔不绝的自夸了起来。

    “不是我在说啊,我撮合的夫妻没有成千也有上百了,每一对绝对都是人间绝配,一个锅配一个盖,我这眼只要这样一瞧就知道哪个该配哪个,看人绝对是一个准,所以让珠大娘我保媒你绝对可以放心,以后绝对是过着美满的好日子!”

    夏谨莲干笑了几声,眼神看向此刻走到珠大娘后头的那个男人。

    唉,怎么就这么凑巧呢?竟正好被他撞见了,就是她想当作没这件事情,快点打发人也来不及了。

    “你说你是来帮谁说媒的?”

    “哟!这也是个俊鲍子啊!”听到个沉稳的男音,珠大娘立刻回头,看到一个长相俊朗,穿着华贵的男人正看着她,一声赞叹就脱口而出,“公子娶了媳妇了没?要不要珠大娘帮你介绍介绍?”

    信朝陵笑了笑,上前两步,毫不避嫌的拉着夏谨莲,“多谢,不过这就是我媳妇,不用介绍了。”

    珠大娘瞪大了眼,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说话都结巴了起来,“什、什么?这就是你媳妇?”

    “是啊。”

    他答道,表情温柔的看了看她,夏谨莲貌似娇羞的垂下头,实际上却是不敢直视他眼中那抹清清楚楚的怒气。

    他转头看向珠大娘,笑着说出可怕的话,“所以还要劳烦大娘了,转告那个不知死活的男人,敢抢我的媳妇儿,就要保证家里不会有人头痛脑热,否则京城里的药铺、药堂可是没人敢诊治的!”

    珠大娘听着,觉得这威胁实在太过夸张,忍不住反驳,“你这是什么话,就算是青天大老爷也不能让人家不能买药,不能看病的!”

    “相信我,我就是能。”信朝陵笑着,拿了一两银子放到她手上,“不然,您就这么转告那个人吧!让他睁开眼看清楚了,我信家族长的媳妇也是他一个粗人可以妄想的吗?”

    说完,他强拉着夏谨莲的手直接推门进去,留下那个被银子给闪花了眼的珠大娘在外头傻愣愣的站着。

    “信家……信家……”她喃喃的思索,猛地双手拍了一下,惊呼道:“哎哟!不就是那个京城第一医药世家!这还族长的媳妇……”

    一想到自己刚刚要说亲的竟是这种大人物的媳妇儿,她连忙拔腿就跑。

    哎哟喂!那个王校尉这次差点害死人了!这种大户人家看中的姑娘哪是随便可以提亲的,真是差点坏了她的名声了!

    哼,这次说媒没成也是要讨这笔银子的,谁让王校尉也不打听清楚就让她出马,不只被吓了一跳,还差点连老脸都丢了!啧,这银子可不能要少了,要不连个压惊钱都不够,珠大娘一路小跑,同时在心中暗付。

    ***

    “提亲?”一进了屋子,信朝陵猛地攫住她的下颚,直盯着她的眼眸,双眼微眯泛着怒色、不悦的问着,“又是去哪里招来的桃花?竟然有人敢向你提亲?”

    “我也不知道。”夏谨莲一脸无辜的轻叹。

    她这算是无妄之灾啊,她怎么知道王校尉会真的请人上门来说媒,她完全没把他的话当真。

    “真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看着她坦然的眼神,他知道她没办法在自己面前说谎,才松开了手,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不过以后还是少出门吧,外面登徒子多,总是会有一堆不识相的缠上来。”

    登徒子?夏谨莲看着此刻双手搂着她、头还靠在她肩上的男人,忍不住肮诽着。

    你才是真正的登徒子吧!

    “好了,别粘太紧了,天气很热呢!”她没好气的说着,一边挣了挣。

    信朝陵蹭了蹭她,却没有移动的打算,“你已经是我的娘子、我的媳妇儿了,粘着有什么关系?”

    夏谨莲把他的手给拍了下来,双颊微红,“谁是你娘子?谁是你媳妇儿啦?我们可是还没成亲呢!”

    “我们已经拜堂了!”信朝陵不悦的说着。

    “没拜完。”夏谨莲听见他无赖的话,忍不住回嘴。

    “好,那我们找时间重拜一次,不过我们抱也抱过了,睡也睡过了……”

    夏谨莲被他无赖的话给气得呼吸一窒,忍不住红着脸指着他质问:“谁和你抱也抱过睡也睡过了?少在那里胡说,坏我的名声!”

    信朝陵嘿嘿笑着,双臂一环,又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这不是抱也抱过了?上次我们成亲的时候,那晚我们可是一起睡的……”虽然只是同床共枕却什么都没做。

    “你……你……无赖!”

    “无赖就无赖吧。”信朝陵对于耍一点无赖手段就能抱得美人归这点,心里一点抵触都没有。

    夏谨莲沉默了,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这个脸皮比城墙还厚的男人了。

    难道时间真是一把磨人的刀?当初那翩翩佳公子竟被磨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只是她也不讨厌就是了。

    “怎么不说话了?”见她沉默,他忍不住就又想逗她。

    接手信家实在不是什么好事,毕竟站得越高责任越大,而且之前二叔留了不少的烂摊子要处理,因此这些日子来他根本没办法好好的和她在一起。

    只是这个小女人也真的绝情,他不来找她,她也不会自己上门见他,甚至因为闯出了名号,又有不少人家的介绍,她现在得了许多贵女信赖,也是忙得不可开交,鲜少理会他。

    难得两人都有闲暇,不趁机搂一搂、抱一抱,更待何时。

    这回夏谨莲也没挣扎,她累了,他要搂就搂要抱就抱吧!反正抵抗挣扎都无效,而且两个人实际上名分已定,索性就这样靠着他休息也不错。

    “要说什么?”她懒懒反问。

    “说……什么时候我们重新拜个堂?”他眼波流转间,除了情意似乎还带着一把火。

    她闭眼小憩,懒洋洋的说着,“你刚刚不是说我们已经拜过了?”

    “拜是拜过了,可不是不完整吗?”他的语气中带着急切。

    他的语气不对劲,她自然是听出来了,微睁开眼问道:“怎么突然想到这件事来了?不是说最近信家有许多事情要忙,还要到太医院去轮守,你忙得要命吗?”

    “忙归忙,娶媳妇可比那些更重要!而且不只秦叔天天在我耳边问我们什么时候要赶紧重新成婚,我自己也急啊!”

    她好笑的回望着他,还难得的看见他耳根处似乎有点害羞的泛红,“你急什么?就是要准备成婚,那忙的也都是秦叔,和你又不相干。”

    “怎么会不相干了?到时候拜堂难道秦叔可以代替我?晚上春宵,难道还有人——”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她捂住了嘴,她一脸羞红的瞪着他,“胡说什么啊!”

    “我哪里胡说了!”他暧昧的在她耳边轻轻说着,“我可是忍到现在,还是童子之身啊……”

    夏谨莲被这话给吓得从他怀里直接跳了出去,她满脸通红,不敢相信这男人竟然能够把这话说得如此理直气壮。

    “谁爱嫁你谁嫁去!我不理你了!”说着,她转身就想跑回房,就怕自己会听到他说出更多的不该说的话来。

    他连忙追上,笑嘻嘻的也跟进了她的闺房,“哎呀,小谨莲害羞了啊?”

    “滚!”

    “不滚,等你告诉我什么时候重新拜堂再说吧!”

    “你——”

    夏谨莲又急又气的声音顿时消失,只剩下淡淡的甜蜜味道缠绕着两人唇舌,缠绵不止。

    ***

    二月初二,信家张灯结彩,一片喜庆热闹的气氛。整座城里的人几乎都知道信家族长要成婚的消息,看热闹的人是将信家大门外的巷子挤得水泄不通。

    信家族长成婚之事在京城之中可是大事。

    不说那些达官贵人都纷纷亲自上门道喜或者是派人送礼祝贺,就是京城里所有的药材行、大夫和其他的家业管事送上的贺礼也足够惊人了。

    包别说这场婚事不只新郎有来头,这新娘也是一样,据说是连皇帝都称赞过的女医,甚至还给了赏赐,自然更让人好奇。

    夏谨莲天未亮便起身,沐浴上妆梳头,比上次的婚礼还麻烦了数倍,让她整整被折腾了近两个时辰才打扮得差不多了。

    第二次穿上喜服的感觉是什么,她自己也说不上来,只知心情很是矛盾,但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今天不要再出什么岔子了,否则那个想成亲想到快发疯的男人可能会直接把闹事的人痛打一顿。

    一想到这里,她突然又想叹气了。

    当年的潇洒少年如今怎么变成了偶尔也支持用拳头解决问题的男人呢?

    十二年……果然是一段很长的时间,才会让一个人改变得这么多吧?

    胡思乱想间,她已经被迎上了花轿。

    然后喜乐乍然响起,随着喜娘的一声吆喝,花轿被抬了起来,她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似乎要将堵在胸口那莫名其妙的思绪全都吐得干干净净。

    这次他为了完成当初所说的要给她一个风光婚礼的约定,他特意让花轿绕了好大一圈,以至于花轿颠簸了许久,在她差点晕了头的时候才终于停了下来。

    信府到了,门外门内都有许多人等着看新娘下轿,就连打算来白吃一顿喜宴的夏金花和王氏也站在里头。

    夏谨莲背脊挺得直直的,坐在轿子里,不过一会儿就觉得眼前猛地一亮,虽说隔着盖头看景色看得不清楚,但还是知道轿帘被掀起了,连忙正襟危坐着不动。

    只听外面锣鼓喧天,爆竹放得震耳欲聋,她几乎听不见旁边的人说了什么吉祥话,只感觉自己的心情随着那爆竹声起起伏伏,紧接着有人塞来一条红绸让她握着,这才被人扶着下了轿。

    一下轿,旁边看热闹的更拼命往前挤,就想看今天的新娘是怎么样的天香国色,竟能够让这信家族长一等十二年,就为这个姑娘。

    夏金花也挤得特别前面想好好瞧瞧,同时小声嘟哝,“哼,看这身段也不怎么样嘛,不过这个脸的形状怎么感觉有点熟悉……”

    夏金花直到新娘刚好从她面前走过,盖头被风吹开一角,露出俏颜,接着进了门,她才一脸震惊的想到,“竟然是夏谨莲……竟然是夏谨莲?!”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那女人怎么会有这种好运道?居然嫁给这么一个好男人?

    她浑浑噩噩的想着,又听里头传来开始拜堂的声音,她脑子里顿时只剩下不甘,只有一个念头——

    不行!她的日子过得这么差,那个丈夫有跟没有差不多,凭什么那丫头就能嫁得好、能幸福的成为信家少奶奶?!

    她鬼迷心窍的冲上前,就在司仪喊到第三声的时候,尖声大喊,“不能拜——”

    ***

    信朝陵欢欢喜喜的迎回了新娘,然后喜孜孜的牵着红绸的另一端,听着司仪开始喊着拜堂仪式。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信朝陵和夏谨莲在这个时候心跳几乎都要捉到嗓子里,就怕又出什么差错,毕竟上次拜堂实在给两人留下太大的阴影。

    见新人已经叩首起身,司仪喊了第三声,“夫妻交拜——”

    信朝陵刚放松了心情准备完成这最后的仪式时,一道尖锐的女声猛然划破这片喜乐,顿时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而信朝陵也黑了脸,冷冷看着那个看起来大概三十多岁的妇人在那里上窜下跳拼命尖叫着。

    夏谨莲一听那声音就知道是谁来捣乱了,拉了拉他的袖子,轻声说:“那是我二娘的女儿。”

    简单的一句解释就足够让信朝陵做出处置,他沉着脸,对一旁的秦叔吩咐着,“安静的把她丢出去!”

    夏金花喊完那一声后,就努力要往厅里凑,想要在众人面前揭穿妹妹攀高枝却不照顾姐姐和娘的势利行为。

    这丫头想一个人富贵,门都没有!

    只是没想到她才刚走到前面,就听到那俊俏公子冷冷的挥挥手,叫人把她给丢出去?!

    “不行!谁敢碰我?我是夏谨莲的姐姐!我是……呜呜——”

    夏金花努力的挣扎,却很快的没有办法再说废话,因为她的嘴随即就被堵上,而且被秦叔亲手从大门给扔出去。

    “敢来破坏我家少爷的婚礼,以后就别生病!不然拖也拖死你!”秦叔恶狠狠抛下威胁,立刻回去观礼。

    听到司仪最后一声的高唱,“礼成,送入洞房”,夏谨莲和信朝陵才终于吁了一口气。

    这多灾多难的成亲仪式总算是结束了。

    仪式完成的时候,信朝陵特别订制的家具已经全都摆进了新房,至于那些他另外准备的金银首饰、古董摆设、四季衣裳等等嫁妆全都还是保持着抬来时的模样摆在院中,供来客观看。

    这嫁妆可是女子的面子所在,所以即使她自己已经稍微准备一些,但他还是额外又准备了好几大箱添了进去。

    从一箱箱的嫁妆中穿过,总算是进了新房,夏谨莲坐在床上,片刻安静过后,喜娘的声音响起,“新郎官掀盖头。”

    信朝陵接过系着红绸的秤杆,上前两步,将秤杆缓缓伸向那大红的盖头。

    夏谨莲眼前猛然大亮,盖头已被信朝陵挑起,她下意识的抬头,正对上他含笑的黑眸,眼睛也跟着弯了起来,也许是因为喜服的映衬,让她觉得此刻的他脸上有一种别样的神彩,她似乎又看见了十二年前那个一字一句教她写字的俊朗少年。

    喜娘还有其他人早在两个人双眼对望的瞬间就识相的离开,许久之后,两人终于看够了对方,才红着脸举起自己的酒杯。

    双臂交缠,两人的气息如此靠近,他望着她,她也同样望着他,两人心有灵犀的同时说着——

    “只愿与君一生一世一双人,白头偕老。”

    酒饮尽,酒杯滚落到桌下,她被他打横抱起走向新床,当芙蓉帐落下的瞬间,他们知道两人的等待终于熬到了尽头,他们牵手共度的幸福即将开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首席医女最新章节 | 首席医女全文阅读 | 首席医女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