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混血女婿 > 第一章

混血女婿 第一章

作者 : 官颖
    【第一章】

    有人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小情人,辜沛婷完全赞同这个说法。部分情节有省略,请谅解。

    她爸爸从事西药制造、进出口、批发及经销业务,在医药界是享有盛名的药商,经营药业有成,偏偏五代来,辜家都生下壮丁,没有女孩,这奇怪的“阳盛现象”对辜家来说,她的诞生就像是观世音显灵,宛如神迹一样的稀奇珍贵、光辉圣洁。

    爸爸说,她满月时,他还特地在饭店摆设百桌宴席款待亲朋好友,庆祝辜家“求女有成”的规格,其盛况就像是迎神作醮一样风光啊!

    她是辜家五代来唯一的女孩,上有一个哥哥,大家都说身为么女的她长相可爱甜美,大眼灵活,嫩白的皮肤彷佛能掐出水来,个性聪明伶俐,所以打小她更是爸爸宠、妈妈疼、哥哥爱的掌上明珠,是个天生不必做家事,能享有精致物质生活的小鲍主。

    一般女孩们所向往的漂亮衣裳、洋娃娃、玩具……举凡是她喜欢的,爸爸一定会想尽办法讨好她、满足她。

    家人对她的宠爱,应有尽有,不虞匮乏,而爸爸对她的呵护照顾更像便利商店,二十四小时不打烊,全年无休。

    还记得她六岁时长麻疹,发烧鼻炎皮肤痒,食欲不振,全家人如临大敌,陷入备战状态,爸比大半夜带着她去医院挂急诊,连续三天不阖眼,就怕她病情起变化,又怕她抓破疹子,一直守在她身边照顾,好不容易情况稳定下来,妈妈叮咛她不准吃冰品,哥哥也不准她吃酱油,但爸比心疼她,总会偷偷买冰淇淋让她解解馋。

    在她十岁那年,她开始发起“独立宣言”,争取自己走路到巷口大楼上钢琴课,当她搭电梯上楼时,噗——噗——偷偷放了几个连环屁,当下她心虚脸红,惹得同学和家长掩鼻搧风,所有怀疑的目光一致射向她时——

    “对不起、对不起………我今天吃太多地瓜了。”

    她仰头,见到那张熟悉的脸正憨笑的替她承担大家丢来的白眼,不禁瞪直眼。

    喔——原来头戴宽帽、穿着洋装,自告奋勇承认的重量级吨位大婶,不是别人,是她爸比!

    爸比为了保护她,又怕被她发现,所以特别乔装成女人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只是最后还是露了馅……这件事教她又气又笑又感激,永生难忘!

    虽然她是备受家人疼宠的么女,是爸比捧在手心里呵疼的心肝宝贝,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却觉得越来越不自由。

    她已经二十五岁,不再是小孩了,跟她一样读外文系的同学,不是在国外深造,要不就在社会上接受磨练,赚抠抠,积极在追寻自己的梦想,只有她,大学毕业后,还待在家里当个公主。

    嗳!这并非是她要过的生活。

    她当然爱爸比、妈咪和哥哥,但是这样一直被保护着,走到哪里都有人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她再也受不了,她想要脱离爸比和家人保护的羽翼,独立自主。

    她喜欢吃甜点和法式料理,向往自己可以成为甜点名厨,曾经听同学提过有一位享誉欧洲、得到法国最佳工匠奖的蓝带甜点主厨手艺精湛,深受英国女王喜爱,她也想到法国蓝带厨艺学校取经,跟他学厨艺,也渴望体验异地生活。

    她年轻,什么都愿意尝试,对学习甜点有着强烈的热忱,所以无论如何,她一定要说服爸比,想办法追寻自己的梦想。

    趁着晚餐结束,家人都坐在客厅一边吃水果,一边看电视的时候,她从饭厅走来对家人说——

    “爸、妈、哥,我有事想跟你们讨论。”

    “什么事?”大家将目光焦点移向她。

    “呵——也没什么啦!”她绽出甜甜的笑容,两根食指相对互敲,希望缓和家人的不安。

    “好,婷婷,来,来爸这边坐。”辜世允拍拍沙发椅的手把,笑容和蔼可亲得像阳光一样。

    辜沛婷坐到爸爸身边,藕臂勾住爸爸的手,大眼闪着慧黠的灵光,俏皮的说着,“爸——我想去学甜点和法式料理,想做好吃的蛋糕给爸、妈和哥哥吃,你说好不好?”

    “好啊!”哥哥辜浩桀表示支持。

    辜世允眉头微皱的看着女儿,眼神盛满关心的握着她的手。“好是好,可是你从来没进过厨房,厨房里有刀有火的,很危险的。”

    “对,你爸讲的有道理,厨房太危险了。”妈妈周爱玲立刻附和,平常都是她在厨房忙着,从没让女儿在里头待超过两分钟。

    “爸、妈,就是因为我长那么大都没有碰过菜刀,也不懂料理,去露营时,我才被同学们嘲笑说是温室里的花朵、米虫一只,很丢人欸——”

    早料到会遭到反对,辜沛婷想起了以前被同学糗的事,边说边嘟起嘴,哀怨的大眼渗入委屈黯然。

    “是谁说我女儿是米虫的?”辜世允和善的脸立刻转为阴沉凶恶,一想到女儿被欺负,他就恨不得想把对方劈成两半,丢到焚化炉去。

    “不管啦,爸——你得先答应人家再说,我无法忘记那种被看不起的感觉,我是你的女儿,绝不能让人看扁。”辜沛婷极力争取独立。

    辜世允和周爱玲面面相觑,心疼不已,没想到这样疼女儿,反而让女儿心中蒙上一层阴影,有了立志向上的决心。

    宝贝女儿不服输的个性真像他。

    他看着一向活泼俏皮的女儿秀眉微皱,泫然欲泣的表情似乎埋藏着浓浓的委屈,他心一揪,罪恶感骤升,不忍心啊——

    既然女儿那么有骨气,当爸的只好迁就她,改以支持她。“好、好、好,你说,爸依你就是了。”

    辜沛婷闻言笑逐颜开,“我就知道爸对我最好了,我想去巴黎学厨艺。”

    “你说八里啊,好,好,什么时候……”辜世允频频点头。

    “不,是法国的巴黎。”知道爸爸会错意,她纠正。

    “什么,到哪?”辜世允一惊,瞠目结舌的看着女儿,下巴差点掉下来。

    “她说巴黎!”哥哥和妈妈说完,表情呆滞的看着从未离开家人视线的辜沛婷。

    “是啊,爸,你不是跟我说过,想要成功,就一定要跟成功的人学习吗?巴黎蓝带厨艺学校有一位甜点主厨安德烈(Andre)是百年饭店董事长的儿子,他的厨艺登峰造极,他所研发的甜点不只是美食,也是创意的艺术品,不但深受总统的喜爱,也掳获英国女王的味蕾……所以我想跟他拜师学艺。”

    辜世允看着女儿充满向往和渴望的闪亮眼神,看得出她对到巴黎学习甜点满怀抱负和热情,但他心里真的舍不得她去那么远的地方。

    “不行,一个女孩子跑到法国太远了,没有家人在身边照顾你的生活起居怎么行?”周爱玲第一个反对,浇她冷水。“而且你是英语系,又不是法语系。”

    辜沛婷的表情像泄了气的皮球,转而向爸爸求救。

    “你妈说得对,你从没有离开家人到那么远的地方去,我也觉得不妥……”辜世允担心女儿的安危,而且一去又不是三五天,他会想念她、牵挂她。

    “妹,要学厨艺别跑那么远,我帮你找一个去法国学厨艺的甜点名厨来家里教你,不就好了。”辜浩桀提议。

    家人过分保护的关心和自主权被剥夺,使得辜沛婷胸口膨胀怒意,她倏地起身,松开爸爸的手臂抗议。

    “我已经二十五岁,不是小孩子了,我不能当一辈子的公主,我只是想去体验人生,学习独立而已,难道这小小的愿望都不能实现吗?”她眼眶泛红,充满委屈的哽咽声音表达着她的不满和请求。

    “婷婷,我们是因为爱你……”辜世允和周爱玲异口同声地说着。

    “爸、妈,爱我就不该保护我,我的人生必须自己创造,谁都不能决定我的未来,所以请不要把我当作小孩子一样约束我的行动,我不能一直依赖你们,有一天,我也希望可以照顾你们和哥哥,所以,请让我培养独立的能力好吗?”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不敢再说话了。

    他们都知道沛婷从小就是俏皮开朗,一直是大家捧在手心的公主,但他们更了解她从来不是个恃宠而骄的女孩。

    凡事她都勇于尝试,并且抱持高度热忱,所以无论是长辈或同学都喜欢她,但家人对她的限制和保护太多了,压抑太久的结果,终于使她忍不住要挣脱家人保护的羽翼,想展翅高飞。

    辜世允内心涌上不舍和感动。

    虽舍不得女儿跑到法国学厨艺,但他心中又暗暗赞佩着宝贝女儿的决心。

    她有主见,有自己的梦想,若是阻碍她,怕她一辈子也无法原谅他的自私。

    “好吧,爸答应你。”辜世允不再阻碍女儿,还支持她的决定。

    “老公……”

    辜沛婷惊楞,以为自己听错。

    “你这固执又勇敢的个性太像我了,爸决定让你去巴黎学习厨艺。”

    “爸……”辜沛婷双手搂住爸爸的颈子,喜极而泣。“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呵呵——我可不要女儿在我身边,却对我怀恨在心,那样我的心会更痛的。”揩去女儿颊上的眼泪,他心里更在乎的是他在女儿心中的分量,只能增加,绝不能减少一丝一毫。

    “爸——谢谢你。”

    “所以,你得答应爸要好好学习,别让爸失望了。”

    “遵命!”

    辜沛婷搭着观光巴士在巴黎街头穿梭,仰头望去是整齐划一、宏伟而精致的建筑,广场上淙淙喷泉以及美丽的雕像、雄伟屹立的艾菲尔铁塔、百货公司橱窗里的时尚精品,以及到处林立的庄严教堂,还有坐在露天咖啡座品尝咖啡的俊男美女……

    终于来到美丽时尚的巴黎,她掩不住兴奋和喜悦,心中充满探索和期待,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在爸爸的安排下,她必须住在长期定居巴黎的叔叔家,接受佣人照顾她的生活起居,只要出门都有保镳跟在她身后,这三天下来,她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着,无法自由自在的观光,让她的心口不禁升起一股小小的遗憾。

    她知道爸爸是因为关心她,才会派人保护她,但,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像是长不大的孩子,需要保母和保镳照顾。

    今天,她只不过想一个人去百年晶池饭店一带逛逛,自在的尝尝甜点,满足视觉享受和口腹之欲,但在接近晶池饭店那一站下了车,身后那个“汗草粗勇”、皮肤黝黑的法籍男子,就如同牛皮糖一样紧跟着她。

    她终于忍不住停步,回头,用英文和跟着她的男人说:“可以让我自己一个人逛吗?”

    “我奉命保护您,小姐。”回应她的是一张正经八百的扑克脸。

    “可是你跟着我,我很不自在。”随时有一双眼睛盯着她,就少了一份探索巴黎的乐趣,不好玩。

    “对不起,我不能离你太远。”

    可恶!她一定要想办法甩掉这个尽忠职守的牛皮糖才行。

    她走在大街上,大眼骨碌碌的转动,接着弯进一座富丽堂皇的哥德式教堂,保镳当然也跟了进去。

    “我去一下洗手间……你也要跟来?”

    男人顿了半晌,表情尴尬。

    “你去帮我买一杯咖啡,我上完洗手间马上出来,两分钟后在门口会合,谢了。”她从包包里拿出零钱,把法郎塞到他手心,对他漾起一抹甜美的笑意,完全不给他说“不”的机会。

    “我先在门口等你,再帮你买咖啡。”他还是不放心。

    “好吧,随你。”她没好气的嘟起嘴,眼眸却闪过一丝慧黠狡光。

    他妥协了,这正是她逃跑的机会。

    他在前门等着,她从后门溜了出去。

    她很紧张的往前跑,边跑边往后看,突然,那个汗草粗勇、尽忠职守的男人,就在距离她身后五十公尺远的巷口出现了。

    吓——阴魂不散的家伙!他看到她,也追了上来,她一惊,赶紧跑进前方的地铁入口,在人群中穿梭,咻咻咻的闪躲着他,然后买票冲到月台,在千钧一发之际,娇小利落的她不管三七二十一,钻入车门刚开启的车厢里。

    待他好不容易找到人时,车厢门已阖上,他被阻绝在外。

    隔着玻璃门,喘着气的她,向那个慌张不安、来不及赶上车的男人,露出甜美可爱的笑容。“掰喽——”

    他又气又恼的回以瞪视。

    随着地铁加速前进,保镳身形变成小点点,直到再也看不到,她才松了一口气。呵呵——终于彻底的甩开那个紧追不舍的牛皮糖了。

    她在毕加尔站下车,走出地铁,已经傍晚,她买了一球冰淇淋,边吃边沿街逛着,她头一次有着自在如风的感觉。突然,她看见前方一座建筑物上头有个霓虹缤纷的大风车。

    她顿下脚步,不自觉来到夜总会,眼睛随着霓虹灯闪耀着粉红色泽的光辉。

    巴黎,是一座集时尚、浪漫、美食、建筑之美,风情万种、迷幻璀璨的国际城市,要在平常,她是绝对不能在这里溜达,不过今天,算是机缘巧合,她一定要深入感受当地的文化特色才不枉来巴黎一遭。

    她走进巷弄里,两旁林立着餐馆酒吧,她看了直发楞,视线不知该往哪放。

    喔,God!她好像来错地方了,这是男人专属享乐的“观光”世界……

    “小姐,你长得真可爱……”

    她想跑已经来不及了,一个浑身酒味、头发微秃的男人,突然恶心的摸了她的脸颊一把。

    “对不起,我不是你要找的小姐……”她退一步,躲开他的手,用英语回绝他。

    “别跑!东方美人,今晚你就陪我一夜。”他一脸猥琐,如获至宝般。

    她挣扎着要挣脱男人的放肆无礼不成,男人已搂住她的腰,在她身上磨蹭。

    “我不是这里的人,混帐,快放开我,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Help!救命——救郎——”她不断大喊英文、法文,甚至中文夹杂台语的各种救命语言,“救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混血女婿最新章节 | 混血女婿全文阅读 | 混血女婿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