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混血女婿 > 第七章

混血女婿 第七章

作者 : 官颖
    【第四章】

    夜里,晶池饭店就像一颗明珠,在巴黎闪耀辉煌。

    刚搭上车,辜沛婷就拨了一通电话给安德烈,说她要去找他。

    她一走入精致奢华的百年饭店里,就见璀璨的水晶灯、艺术雕像、原木古典座椅,还有桌上吐露芬芳的玫瑰,每个小细节和摆设,处处可见经营者的用心,配着飘扬的古典乐,恍如穿越时光,回到十九世纪。

    她来到香气四溢的甜点面包区,欣赏着他的作品。

    这是安德烈的王国,充满着各种经典、创意又美味的样品甜点和面包,也是他招揽客人,使饭店历久不衰的关键因素之一,不过每天抢购人潮不少,商品所剩无几了。

    “那么晚了,你还跑出来做什么?”

    “Chef。”她一回头,看见安德烈就像看到阿拉丁神灯巨人一样,有了一线生机。

    “跟我出来!”

    饭店里,人来人往,就怕有人碎嘴乱嚼舌根。

    她跟着安德烈一走出饭店大门,天空飘着细雨,一股冷意袭身。

    “有作品给我看,也要看时间,现在都几点了?”安德烈劈头责备,棕眸蕴含怒意。如果不是有新来厨师助理要调教,他早已经下班了,才不会待到这么晚。

    “不是的,Chef,我……可以投靠你吗?”

    安德烈看见她还背着背包,似乎不是单纯的拿作品来给他评监,棕眸怒意消退,破天荒的没发出吼声。“到底发生什么事?”

    “我叔……”不!她不能说实情,要是说出实话,安德烈会不会送她回叔叔的家?那可不行,她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绝不能冒这个风险。“我被房东赶出来!”她只好撒了个谎。

    安德烈的眉心聚拢。

    他想起了今天在市场分手前,她发现逗留时间太晚,匆促又惊慌的神情,可以猜得出她的房东确实不好相处。

    “因为房东订了一堆生活公约,限制我不能太晚回家,也不喜欢我过度使用烤箱,说是耗电太凶,刚才她说我屡劝不听,我忍不住和她起了争执,最后……她把我赶出来了。”

    叔叔、爸爸,对不起,为了争取独立、获得自由,Melissa成了她借题发挥的恶房东,一切实在是情非得已的啦!

    “租约到期了吗?”

    “就算她给我钱,我也不想再回去了。”

    他的棕眸布上怒焰,他相信有些法国人确实现实势利,会欺负像她这样涉世未深的东方女孩。“要我去找她理论吗?”

    “不,没这个必要了,我只是没地方去,方便暂时住你那儿吗?”只要能跟他在一起就行了。

    “我是一个人住,但是……”他抚着下巴沉思,接着抬眸望着她,“你真的想跟一个单身男人同住一个屋檐下吗?”

    “有何不可?只要你那儿有空房间,我可以付你房租。”她打算去面包店打工,学习厨技,赚取生活费。

    她真没防备之心,他指的可不是这个。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不怕擦枪走火……”难道她真的单纯到连这个都不懂?

    他俯首,俊脸贴近她的嫩颊,狂霸强悍的阳刚气息突地笼罩住她,刻意要她感受那份不自在的窘困。

    她的呼吸变得紊乱,心跳怦然作响,但仍力持镇定的探问:“喔,Chef,你担心这个喔,你……该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他的棕眸一眯,视线焦点盯住她的胸部。“像你这种平胸妹,根本不是我喜欢的菜。”

    “你怎么知道我平胸了?”她不服的嘟起嘴,她的尺寸虽不是波涛汹涌型,但起码还有三十二C呢!不过对看惯大胸脯的他而言,也许只能算﹁平胸﹂吧。

    “今天你在学校表演仆街,差点跌入面粉里,我才跟你抱在一起而已,迷糊蛋!”

    他的话提醒了她,“对厚,如果是这样,那你还怕什么?难道你有女朋友?”她进一步探问,小心翼翼的观察他的表情。

    “没有。我只是不习惯和女人共处一室。”他别过头。

    她暗暗松了一口气,心中燃起一阵喜悦。“我保证不会造成你的困扰。”双手十指紧扣,可怜兮兮地拜托他。

    他的表情依然冷酷僵硬,但仍旧魅力十足,帅得迷死人。

    他盯着她,明明她不是他喜欢的型,可老觉得她看起来秀色可餐,逛市场也被她搅弄得心神不宁,要是两人住在一起,恐怕……

    他还在考虑什么?法国人都那么冷漠吗?

    僵持了几分钟后,她的目光闪现失落地看向街道,“要是不方便的话,那我去睡教堂好了……”

    她才迈开一步,一股强悍的力量突地扯住她的背包,使她无法前进。

    “给我回来!”

    他一想到她要去睡什么教堂,担忧立刻充塞胸口,大手已经敌不过理智,先一步拉住她的背包,把她拉回身边,使她面对他。

    “Chef,你答应我了吗?”她的眼睛亮起希望。

    现在正在下雨,又湿又冷的晚上,她一个人上哪找房子?

    他看她身上的风衣被淋湿,来到异乡又没地方去,嘴唇还因为寒冷而发紫,刚铁的心突地渗进了不忍,只能答应收留她。

    “先说好,我很重视个人隐私,你找到房子就给我搬走。”他提出警告,要她遵守约定。

    “谢谢Chef!”她高兴得跳了起来,忘我的抱住他的颈项,笑得眉眼弯弯。

    安德烈答应她了!

    如此一来,她不但可以和他近距离接触,还能够学到厨艺,一举两得,太好了!

    “跟我来吧!”他的心又猛地一跳,她跟孩子一样,喜形于色,那洋溢欢喜的笑声很快就感染了他。

    罢了,反正只是让她住一阵子而已,他绝不会喜欢她!

    他忙着研发新口味的甜点,没时间跟女人谈恋爱,也不可能会喜欢上像她这种平胸的东方女人……

    脑袋才这样想,他已脱下风衣,包裹着她微微发颤的身体,棕眸渗进一丝关心。“就不会多穿一点衣服吗?”

    “我不知道外面那么冷……对了,我要给你一个草莓蛋糕喔,我刚做好的……”

    “快上车,女人!”担心她受寒,他压下她的头,把她塞进车内。

    安德烈住的是高级公寓,地点正好离饭店很近,环境幽静,可以看到塞纳河,视野极佳。

    挑高的开放空间里,橙色的墙,墙上挂着色彩鲜明的抽象画,地上铺着白色地毯,一张蓝色绒布沙发,装潢简雅,但品味非凡,冲突中又带着创意的组合。

    窗台上还种了罗勒、百里香……各式香草,随风飘来迷人的香气。

    她很喜欢这个空间,呼吸自由的感觉是芬芳的,真好。

    “先说好,不管你是不是要使用烤箱或浴室,使用后,请保持干净,恢复原状。”一进门,安德烈先跟她约法三章。

    “是。”

    “还有,不要衣衫不整的出现在我面前。”他的棕眸充满警告,彷佛告诉她——他是正常的男人,不敢保证不会扑向女人,即便对方是个平胸妹,否则后果概不负责。

    “好的。”她点头如捣蒜。

    “如果我有朋友来访,你不要随便出来。”

    “好。”

    “找到房子后赶快搬出去!”

    面对他强悍的气势、权威的口吻,她像是有了免疫力,丝毫不介意的笑了笑,只要可以和他在一起,她乐意照单全收。“没问题。”

    他带她到客房,那是一间和他卧房相邻的房间,“这里是你的房间。时间不早了,你快点洗澡休息吧。”

    “好!”她开朗的笑着,看了下环境,这是间非常干净的客房,柔软的床,精致的桃心木桌,还有一股属于安德烈的男性气息袭入她鼻腔里。

    “对了,柜子里面有棉被。”他打算帮她拿出来。

    “好,我自己来就好。”

    她走到房里,卸下包包,弯身,拉开柜子。

    他看着突然觉得口好干,喉头滑动,血液莫名往脑门直冲!

    如果就这样把她压在身下,滋味该有多美妙……

    停!在平胸妹面前,他怎么像个冲动的少年郎一样,频频失去理智?

    不行,他得赶快去冲冷水澡才行。

    “晚安。”他匆匆道别后,立即冲向自己房里的浴室。

    一早,辜尚圣没见到侄女出来吃早餐,他上楼去敲她的门,可等了一会都没有回应,他稍微转动门把,没门锁,他便轻轻把门推开,没看到人,却看到窗帘被扯下来,绑在床柱,顺着开启的窗户往下,他心下一慌,大声呼唤,“沛婷、沛婷。”

    “什么事大呼小叫的?”Melissa听到声音,慵懒的来到房里。

    “沛婷不见了!”

    辜尚圣焦急惊惶,相较之下,Melissa倒是轻松愉快,“喔,她去哪了?”

    “她留了一张纸条,应该是离开了。”辜尚圣注意到她的衣服、生活用品都不见了,桌上搁着一张纸条。

    “快看看。”Melissa催促着。

    辜尚圣打开信纸,上头写着——

    叔叔:

    对不起,我住在这里不但打扰了你们,也觉得被捆绑了自由,经过深思熟虑后,我决定搬离开这里,这么做绝不是闹小孩脾气,我已经二十五岁,我的人生必须由我自己决定,所以请尊重我的选择。请不用太担心我,我依然在巴黎上课,也会跟爸爸联系的,等一切安定后,我也会跟您联络,保重了。

    沛婷

    “她写了什么?”都是中文,她看不懂。

    辜尚圣把纸条上的内容翻成法文给Melissa后,表情充满后悔。

    “我昨天不该对她说重话,才让她有了离开的想法,不知道她现在人在哪里……”

    “她说得对啊!她的人生必须由她自己决定,你们要把她当小孩到什么时候?”Melissa倒是站在辜沛婷那边。

    “你是不是也对她做了什么?”辜尚圣立刻有所警觉,怀疑的问。

    “哪有什么?只不过说她用烤箱用得太凶而已。”

    “你心胸就那么狭窄——不行,我得把她找回来。”他瞪她一眼,转身要走。

    Melissa很快的拉住他的手,“请给她独立和磨练的机会好吗?她住在这里虽然打扰了我们的两人世界,但我非常欣赏她争取自由的勇气,就算是女孩子,也需要磨练成长,难道你们能一直守着她到老吗?亏你还是走在时代尖端名品店的经理。”

    辜尚圣顿时沉默下来。是啊,公司里有多少来自世界各地的女孩,她们都是到巴黎追求梦想,对于沛婷来说,她也只是想开阔视野,多看看外面世界而已,难道这小小的要求,他们都无法让她如愿吗?

    他总算想通了,才说:“好吧,你说得对,她确实不是孩子,就让她学着独立吧!”

    辜尚圣放宽心,不再坚持哥哥那套传统的想法。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混血女婿最新章节 | 混血女婿全文阅读 | 混血女婿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