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夜合花 上 > 第五章

夜合花 上 第五章

作者 : 雷恩那
    “松涛居”平时敦亲睦邻、守望相助的策略收到实效。

    “松涛居”的小姐主子在春集市上遭劫一事,亲眼目睹者多,消息便如野火燎原般在北冥十六峰上传扩开来,山民们自发住地成为“松涛居”的眼与耳,稍有风吹草动就往“松涛居”知会。

    送来的消息十个有九个无用,但只要有一个派得上用场,那就足够。

    于是乎,十日后的傍晚时分,确认过消息的可靠情之后,在谷间小村的村民带路下,沿着谷地往北行过三十里,这地方两旁岩壁陡峭,几处岩层之间有天然隐流渗出,谷底则散布无数巨大石块,宛若一个石头窝。

    某块巨石挡在岩壁前,虚掩住一道窄窄的洞口,此时那块巨石前布满了“松涛居”的人马与“武林盟”派来的援手。

    樊香实偷偷尾随在众人后头,最后仍被和叔发现,随即挨了一记极不赞同的眼刀,她用挠脸傻笑打混过去。

    居落内的人,当然也包括公子,全都认为她需要赡养,可是那日在公子手下把整套拔毒过程彻彻底底走了一遍,又有公子深厚内力护持,她自觉状况大好,这几日吃得好、睡得好,精气神十足,哪里还需再养?要是再养着不活络活络筋骨,她真要锈进骨子里了!

    得知今日有大举动,她按捺不住,背着剑偷溜出来,一路尾随。

    只是当她来到时,和叔却皱着眉头告诉她,公子已只身进入那道狭窄岩洞。

    一是因洞口极窄,一次仅容一人通过,无法让众好手蜂拥而上。

    二是因对方来自西南“五毒教”,擅长用毒,怕对方在洞口动过手脚,由公子亲自去探,能防万一。

    但樊香实明白还有第三个原因,公子独自进入,自然是为小姐着想。

    小姐被带走多日,倘若仍跟那个恶徒留在洞内,也不知状况如何了,若是……若是遭受欺凌,公子绝不肯让其他人见到小姐狼狈模样。

    思及此,她咬咬唇,心不禁沉了沈。

    ……好想、好想进去,可是和叔绝对不允许她乱闯,都不知里头情况怎么样了,怎么这么久都没有动静?

    有人轻拍她肩膀。

    她蓦地回首,看清,眸子略瞠。“小牛哥——”

    那人是她打小就相识的玩伴,她家阿爹当年就为救他才跟着跃进狼群里,而这些年她虽上了“松涛居”,遇尔回到旧地见了面,两人仍会胡聊一通。

    牛家小扮咧开嘴无声笑,对她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将她带开,离那些布防的人马远远的。

    “原来是你领的路!”樊香实意会过来,小手抓着黝黑少年郎的臂膀。

    “阿实妹子,想不想溜进去瞧瞧?”

    “你有门路?”

    “嘿,都不想想你哥哥是何方神圣?有谁比哥哥我更熟极这儿地形?想溜进去,还不是小菜一碟吗?”

    “我吃、我吃!”这盘小菜,她吃!

    约莫一刻钟后,樊香实按着牛家小扮所说的,在远远的另一端、一大窝及人高的杂草后头找到一条天然密道。

    这道洞口更窄、更小,钻进去之后,有几个地方甚至得矮身或背贴岩壁侧身而行,才有办法通过。

    倘依公子本事,即便她藏怪着不现身,她的气息也绝对会泄漏出踪迹。尽避如此,她仍努力稳息,打算先观察洞内势态再作应对。

    密道通往内部的洞口开在高处边角,离地约有三丈高,接近时便听闻斗武之声,她心中一凛,待抵达洞内,探头往下端一看,就见她家公子宽袖大挥,双掌掌风将一道黑影震飞,那人“啪”地一响撞上岩壁,而后才落地。

    是他没错!那个挟走小姐的混蛋!

    那天在皮影戏小棚内对打,当整座小棚被公子掀开,光束陡入,终让她瞥清对方长相——肤黝如炭,浓眉深目,宽宽薄唇之下是略方的峻颚,然后是绞得好短的发……她在对方手中吃了苦头,怎会不记得他五官模样?

    被打趴在地,此时他勉强撑坐,嘴角不断溢出鲜血,却咧嘴在笑。

    这混蛋……他、他还敢笑?

    见自家公子完全占上风,樊香实心头稍定,忽而间双眸暴瞠了!

    她家小姐……小姐竟突然跃入她的眸线范畴内,挡在公子……呃,不!不是挡在公子面前,而是挡住鲍子,明摆着不让公子继续伤人!

    怎会这样?!小姐怎么了?怎会这样啊?

    樊香实只觉后脑勺仿佛挨了重重一击,眼冒金星,头昏脑胀。

    下一瞬,她发热的两耳听到殷菱歌清嗓微颤地道——

    “师哥,无涯他……我、我是说……封无涯……他身上是带伤的。”

    一顿。“他是之前为了救我才带伤,师哥放过他好不好?你们别再斗了啊!好不好?”

    “菱歌过来。”陆芳远一袭青衫因发劲而膨扬,此时敛气,轻衫再度垂坠。他的模样亦是,怒至极处,不怒反静,一切皆回归寻常。

    殷菱歌动也不动,丽眸眨亦未眨,像似极不信任。

    “我们说说话,你过来。”男嗓徐慢。

    由樊香实伏匿的方位望去,她瞧见公子露笑了,但不知因何,该是教人如沐春风的那抹笑弧,此时看来竟让她脚底微寒。

    “师哥,该说的话,欲说的事,我方才全说完了……师哥啊……”哑唤,殷菱歌摇摇头,眉间凄迷。“我知道你想些什么,我若撤身,你是不准备放过封无涯……师哥,你也别管我了好不?我的命,我认了,若是真只有短短几年可活,我也要活得自在些、精彩些,即便死在外头,总也……总也好过过被关在‘松涛居’内,一辈子都是只井底之蛙,什么都没经历过……”再摇摇头,泪光闪动。“师哥,我不想回‘松涛居’了,我不想回去……”

    “你不回‘松涛居,’想去哪里?”陆芳远幽声问。

    “她不回去,多得是地方可以去!”封无涯吐掉一口血,明明很费劲地喘气,粗犷黝脸仍一副满不在乎样。他冷笑了声,道:“阁下只是她师哥,可不是她亲爹亲妈,管得未免太宽——”

    “封无涯你给我闭嘴!”一向清冷少言的殷菱歌竟扬声斥人。

    “要老子闭嘴有那么容易吗?咳咳……我爱说便说,爱骂便骂,能打就打,何须闭嘴?”

    “封无涯,你、你这人……”

    “那晚‘松涛居’遭人夜探,和叔让人分路去追仍旧不获,是因菱歌出手收留,把人藏起来了是吗?”陆芳远突然启声插进他们的对话,目光一直锁在殷菱歌身上。

    “……是。”殷菱歌再次颔首,脸色略白。

    “而菱歌所藏的人,便是这位苗疆‘五毒教’的封堂主了?”

    豁出去似,的殷菱歌下巴轻抬。“是。是他。”白颊绽开两朵暖红。

    封无涯脸色灰败得可以,但目光还其清明,他吃力地抬起一手欲拉殷菱歌衣袖,掀动薄唇正要说话,然,话未及出口,离他近在咫尺的姑娘已被人抢走。

    “师哥——”

    “陆芳远,放她走!她都说不回去……咳咳……你这混蛋!放开她!”

    洞内乱象陡起,樊香实眼花缭乱,方寸直抽。

    她不敢眨眼,十指不禁握成拳头,一瞬也不瞬地紧盯着公子和小姐。小姐终于被公子扯进怀中抱开,离那个坏蛋远远的,小姐没事了,不会有事的,公子把小姐救到手了,不是吗?所以危局已除,她关心的人皆安然无事,所以……啊!

    她瞥到一抹锐利银辉,张声要提点,已来不及了,那道银辉就这么无声无息、沉默却狠利地刺入公子左部腰侧!

    樊香实吓傻了!

    不只她吓傻,底下的殷菱歌亦懵了,三魂少掉七魄似的,殷菱歌纤细身子颤抖着,恍恍惚惚退出陆芳远的怀抱。

    “这把小巧银匕最适合姑娘家把玩,是我送给菱歌的,你带在身边也有七、八年了吧?”陆芳远低眉瞟了眼刺进腰侧的利器,再次抬头时,神态不见痛楚,眼底森渺渺、黑幽幽,唇角轻翘。“我从未见你使过,师妹第一次用它,却拿我试刀了……”

    “师哥,我……我不是……”殷菱歌摇头再摇头,颤唇,眸底渐湿。

    这一边,眼睁睁看着小姐出手伤人的樊香实浑身颤栗,像在寒冷冬日又被丢进结着冰霜的水里一般,抖得她完全没办法克制。

    鲍子带伤了……小姐刺伤公子……是小姐下的手,既狠又快……

    怎会这样?究竟哪是出错?!

    小姐为何这么做?难道就为……就为了那个“五毒教”什么堂主的男人吗?小姐这个样子,是要公子怎么办?

    她思绪纠成一团,没法儿想,但是当眼角余光瞟见那个“五毒教”大坏蛋突然背蹭着岩壁立起,似要趁公子受伤,抢这极短一瞬出招时,她想也未想,“唰”地一声拔出背后长剑——

    “公子小心!”

    一跃而下,她扬声疾呼,那人果然抢步靠近,但锁定的目标却是殷菱歌。

    她不管不顾,提剑上前,唰唰唰连下狠招,顿时间银光乱窜,如游龙腾云,反正是打了再说,不管是公子还是小姐,都不能被他抢去!

    这蛮气横生的打法硬把封无涯逼回角落,还逼得他牵动了肺经,咳得更严重。

    眸中含泪,樊香实恨恨地眨掉。

    胸口痛极,觉得都是眼前这个混账闹出来的,这人不但害了小姐,现下又想来害公子,甚至唆使小姐动手,她樊香实绝对跟他势不两立,反正……她小人物一枚,可不是比武过招都得讲求公平正义的江湖侠士,趁人病,要人命,她做得来!鲍子适才被小姐拦住了没出手,那就由她来接管,拚了她一条小命,都要拚到他的项上人头!

    咄!

    她长剑突然被对方一招空手入白刃缴下,剑离手,飞插刺入高处的岩壁内。

    没了兵器,她还有双拳两腿,银牙一咬,她猱身而上。

    砰!

    宝力毕竟太浅,肚腹狠狠挨上一腿,她被踹倒在地,但似乎感觉不到肉体上的痛楚,她倏地翻身跃起,大喝一声提气再攻。

    中!

    终于,她打中他的伤处,让他伤上加伤,只是伤人一万,自损八千,她也卖了个空隙给对方,肚子又挨上一脚。

    一脚算什么?她还能挨,还可以挨,她要揍扁他,替公子出气!

    “阿实,住手!”

    打红了双眼,她根本没听到陆芳远制止之声,一心只想让坏人年吃点苦头,虽说让对方吃苦,头自己八成得陪着吃更多苦头,但她不怕,她樊香实顶多是块小小石头,对方可是“五毒教”堂主,玉石俱焚再好不过,拿她这块石头撞他那块玉,痛快!炳哈,划算啊!赢的只会是她!

    她腰侧又被踢中一腿,随即胸央透风,她举臂欲挡,对方掌心已当胸拍至。

    她提气于胸等着挨痛,但等待的痛没有落下,她被用力扯开。

    “阿实,听话,别打了。”

    她耳中隆隆,奋力眨掉泪雾的眼望见公子代她挡招,两下轻易便化解那人掌风,还把对方逼退一大步。

    然后,她又眼睁睁看着那名“五毒教”堂主扑近小姐。

    “小姐啊——”她扯声叫唤,夹着哭音。

    可是……小姐竟半点也不挣扎,还主动朝那人迎身过去!

    他们拉住彼此的手,眼中映着对方的脸容。

    樊香实看着小姐跟随那人而去,男人侠抱小姐瞬间跃上三丈高的洞口,那是她方才出现的地方,阴错阳爱恰巧为他们指了一条逃出之道。

    她大惊失色,忙要冲出洞口请和叔快快受人往另一端的出口拦截。

    “阿实……”她被揪住袖子,一回眸,公子疲惫俊庞对她扬笑,明知不可能,却又觉那清俊轮廓淡得几要消失。“算了,让他们去吧……”

    懊怎么算?

    怎能随随便便就算了?!

    她想问,但张口又闭嘴,两片唇摩挲再摩挲,什么话都挤不出。

    那抹笑尚未逝去,陆芳远突然往后退了两步,宽背靠着岩壁,像已站立不住。

    这一惊吓,樊香实蓦然回神,连忙上前扶住他。

    但他身躯精实、四肢修长,对她而言,受了伤的他既高大又沉重,她一时间没能撑稳,只好扶住他,让他蹭着岩壁缓缓坐下。

    “公子——公子——”她伤心唤着,见他腰侧还插着小姐的贴身银匕,鲜血将青衫染开一大片,她又惊又怕,泪水蓄在眼眶里,很拚命地不想让它们流下。

    “阿实,别走……”他面色惨白,唇色也褪淡了,显得眼珠子黑黝黝。

    “我不走,没有要走……阿实留下来陪公子,不会走!”她急促保证。劝说着,她边利落撕掉自个儿的衫摆和两袖,把春服布料撕成长条状,然后避开银匕插入之处,将他腰际结结实实缠了三圈。

    不敢随意将匕首拔起,但至少能先想办法止住他的血。

    缠妥他的腰际之后,她抬起手背抹掉眼泪。

    拭泪的举惜带着孩子气,她没察觉,待擦去模糊目力的泪水后,发现公子正一瞬也不瞬地凝望她。

    “阿实……”

    “嗯?”

    “阿实……”

    “是。”

    她等着,见他神态沉静的显样,一颗心悬得老高,实在不知该如何安慰他。

    哪知,她慌急外显的模样竟惹他发笑了。

    鲍子一笑如春风佛面,弯弯的眉,弯弯的眼,隐在嘴角的浅浅梨涡都跑出来示人,让她一下子怔了神。

    “阿实,就数你最老实,傻成这样,倒让我始料未及……”陆芳远轻笑,在她急切的注视下,手起手落替自己封住要穴,再迅速拔掉银匕。

    樊香实听不太明白他说的话,一门心思都在他腰侧伤上。

    当匕首拔出时,她离得近些,几滴鲜血避无可避地溅上她的脸。

    她毫不在乎,只是紧紧张张地又撕裂自个儿已然不成样的衫摆,撕出长长一条,替他在伤上又扎实地围一圈。

    她双手还环在他腰上,眉睫一扬,眸底潮热,见他亦定定瞅着她,不知怎地,心中涌冒更多酸楚,仿佛他为小姐所受的情伤全都往她胸中流淌,让她也尝到那苦涩的情味……

    他这着她淡笑,气息略微粗浓。“阿实,我有些明白了。”

    “公子明白什么了?”是她吸吸鼻子,眸光把不离他面庞。

    “我明白……恶人就是恶人,人性本恶,即便伪装得再像、再好,还是恶,绝对成不了真正的好人……”他目底似染嘲讽。“阿实,老实告诉你,你家公子是个彻头彻尾的坏蛋,知道他底细的全逃了。阿实……你为何不逃?”

    “公子是恶人,那阿实也当恶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公子想怎么做都行,但无论如何得拉阿实一把,公子要干坏事记得知会阿实一声,别把我落下。”

    他眼神深邃难以探究,注视她良久,最后双肩微耸,淡淡笑开。“你这傻蛋……”

    “公子也傻,阿实陪公子一块儿傻,有人作伴连就不怕孤单。公子……公子不要太伤心……”劝慰着,倒是她眼眶通红,伤心模样轻易可见。

    “傻蛋……”他又轻骂了声,话中藏有太多东西。

    只有他才懂的东西。

    他独自入洞。

    在那洞内,光线从高到的几道岩缝绪与岩孔射入,整座洞窟篇被分割出明暗块落,光明处,有浮尘游荡,幽暗处,是师妹将身上带伤的男子护于身后的景象。

    师妹双眸闪亮,他从未在她脸上见识过那种光芒,像似情感风起云涌,有谁揭去封印,让她在短短几日中亦见识了什么。

    她是菱歌,却不再是他养在羽翼下的那个女子。

    她对他说:“师哥,放了我吧,我想离开北冥,别再拘着,我我的命,我自个儿负责。”

    经过这几日折腾,她那张丽颜尽避憔悴了些,但眸光却更加清澈明亮。

    “我知道你的,师哥……放开我其实要比放开樊香实容易些。按爹当年记下的疗法,我殷家血脉若要终止短寿之命,就必须用上樊香实,这些年你遵照爹所说的去做,如今也只差那最珍贵的药引,一旦养成……一旦被你养成……”

    她一瞬也不瞬地凝望他,幽幽叹息。

    “可是师哥啊,我在你眼里其实也不过是个责任罢了呀……我爹将我和‘松涛居’托给你,你一直待我好,一直让‘松涛居’稳立江湖不败之地,你一直很尽责,尽责到都快走火入魔。

    “……你把延续我的性命当成一道难解的诡题,你深陷其算中,玩得不亦乐乎,玩得酣畅淋漓,却忘记我也有自个儿的想法,忘记樊香实有多么无辜……师哥,我见过阿实和你在一块儿的模样,她望着你时,眼睛总是水亮亮,那姑娘喜爱你、尊崇你,感情如此直接,你能背弃她吗?”

    他能。

    只是时机未到。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

    他救她、养她,不就是为了得到由衷渴望之物?

    突然间,所有笼罩心头的迷云全都散去,他原先排斥去深思的,如今无须多想,因答案皆已浮现眼前。

    他并非未火入魔,而是他原本就是个恶人。

    所有的事皆出于恶——

    他拘着殷菱歌,是因为对殷氏血脉一向短寿之事上了心,听师父提过,殷家血脉不管男女至多仅能活到而立之年,而怀过身孕的殷家女子则更短寿,至于师父则是因长年将养,又有北冥温泉群辅以行气,才有办法多活十年……若能终止这短寿之命,不知会有多好玩,所以他想玩。师父在世借时,不及寻到的千年“血鹿胎”,他已得手,师父今生不及办成的事,他能办到。

    他的执念不在殷菱歌,而在殷氏短寿的血脉上。

    但意外发生时,他弃殷菱歌、救樊香实,却又说明了阿实在他心中价值已高过菱歌。价值啊……她们在他心里皆是有价的,既要有所取舍,自是两害取其轻。

    当时状况迫使他作出决定,菱歌落进“五毒教”门人手中,他惋惜忧心,却觉对方费事侠走她,必不会轻易将她杀害,只要能留着一条命,重回他手里,即便菱歌受了辱、吃足苦头,也还能为他所用。

    以往未曾想透,总道自己对师妹有情,原来最最无情的是他。

    他自私冷酷,现下终有些自知之明。

    人本是要循着自性而走,往后他会活得更坦然,恶就恶,伪善就伪到底,不会再刻意藏匿那份阴暗心思,若恶念兴起,他亦无迷惑。

    “阿实,你跑哪儿去?都什么时候还乱跑?咦……眼眶红红、鼻头红红……你跑去躲起来哭啊?!”

    “我……臭小伍!你、你!”鼻音略重,最后豁出去道:“哭不行啊?就哭就哭!还有不让人哭的理吗?我瞧你也快哭了!”

    “哼,我男子汉大丈夫,才不哭!哪,拿去,这是给公子准备的金创药粉,刚刚才精磨好的。”

    “阿实,还有这一迭干净的药布,都是帮公子准备的。”另一道较为稚气的男童嗓音跟着响起。“还有这碗药膳,灶房大娘说很补的,可以给公子补补血气。”

    “小柒,我、我可腾不出手拿了……喂,怎么全塞给我?”窸窸窣窣一阵,好似很勉强才把东西全捧住。

    “你是公子的‘贴身小厮’,当然你进去服侍。咱几个是药僮,管着制药、炼丹的事就足够。”“啪啪”轻声,有人被拍了两下肩膀。“阿实,你招子放亮点,公子就交给你照料,别让咱们‘松涛居’全体上下失望。”

    他有如此可怖吗?

    炼丹房内室,盘腿于软榻上,缓缓结束体内行气的陆芳远心想,他今日是做了什么,竟把几个小药僮吓得不敢入内?

    噢,是了,今日一早“松涛居”与“武林盟”连手合围,确实把目标物围住了,但结果是他腰侧挨了一刀,轻易放走那二人。

    居落内的人全以为救得回殷菱歌,却见他染血归来,无不惊愕。

    而他是没打算替殷菱歌多作隐瞒,不管是和叔或符伯来问,他一律按实回答——师妹自愿追随封无涯,男女间的情爱始于封无涯的夜探,又在被劫的这短短几日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

    答话时,他不掩眉间疲惫,语气沉静,淡淡地向和叔和符伯说明。

    这“松涛居”是师父为菱歌留下的,他陆芳远之所以能成为主子之一,极大的原因在于他接替了师父照顾菱歌,如今菱歌离开,他必须成为最大、最惨的“受害者”,不仅身体受伤,心更受伤,仿佛平静无波的眉眼,拢着似有若无的痛…居落内的人全在可怜他,也想暂且避开神思太过静稳的他吧?

    很好。

    他就要他们可怜。

    怜他,心疼他,往后“松涛居”主子唯他一个。

    此时有人撩开帘子踏进,无须掀睫去瞧也知来者是谁。

    在樊香实小心翼翼放妥药僮们塞给她的东西,然后蹑手蹑脚晃到榻前时,陆芳远徐缓睁开双目。她站着,他盘坐着,两人目线齐高,他迎向她的注视时,发现她瞳心湛了湛,似有些局促不安。

    担心他,是吗?

    “公子脸色好白,你——哇啊!”

    听到她惊呼的同时,他喉头一甜,猛地呕出一口血。

    “公子!鲍子——”她连鞋也没来得及脱就窜上榻,小脸惊惧万分,挨在他身旁为他悟胸抚背,助他顺气。

    她的唤声中带着明显哭音,被吓得挺惨似的。

    他揩掉唇角和下鄂的血珠,缓缓握住她忙碌又颤抖的小手,淡淡一笑。“无妨的,这口血吐出后,胸臆间便顺畅许多。”

    他说的是实话。

    事到如今才能明白,原来彻底识清自己属恶的本性,还是让他心头生堵,在行气全身之后,血块郁结在心间,不吐不畅,不吐不痛快。

    这一方,樊香实见他神色空定,慌急心绪也跟着缓了缓。

    吸吸鼻子,她从怀里抽出巾子帮他招拭干,净边喃喃道:“公子呕出这口血,表示瘀积在心底的东西全没了,有事不往心里去,公子还是公子,阿实仍是阿实,‘松涛居’依旧是‘松涛居’,大伙儿日子照常过,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她不敢提小姐。

    扁是想象小姐刺出的那一刀,她喉头就哽气哽得厉害,心疼小姐,心疼公子,疼到她两眼昏花,到底谁对谁错,怎么也分不清了。

    “是,不会有事的……”他眨眼,徐笑。

    “嗯!”她用力点头,一会儿又说:“公子,阿实帮你换药好吗?换过药,公子把灶房那儿送来的药膳吃了,能补中益气,伤口会好得快些,好吗?”

    “好啊……”他懒懒笑答。

    樊香实好喜欢她家公子的笑容,总是好看到让她心尖发颤,浑身热烫,可是这一刻公子的那挂笑落入她眼里,她只觉痛得要命,钻心裂肺般疼痛。

    深深呼息再重重吐气,她暗自调息,然后一骨碌溜下软榻,开始帮他张罗。

    她手脚伶俐,用极快的速度帮他换药、裹伤,之后又端来药膳给他,以为公子会接手自个儿进食,哪知他却如一株了无生气的树,斜斜倚在榻内壁角动也不动。她没多想,端着药盅脱鞋上榻,然后舀起一匙精熬的膳食抵到他唇边。

    还好他肯张嘴。

    他双唇一张,她立即将食物喂进,一匙匙喂着,直到那盅药膳完全食完。

    喂食过后,她起身收拾,又端来清水让他漱口润喉,待完成一切事务,她想退开,却被他轻轻揪住一袖。

    “阿实,我头好疼……”额角胀痛,一波强过一波,他说的是实话,只是此时此际的他不掩弱态……丝毫不想掩饰啊,他终于觉会示弱,终于明白示弱并非认输,许多时候它是一种计谋,为了得到更多。

    “公子——”

    樊香实走不开,因为那高大修长的身躯忽地滑落,跌躺在她的大腿上。

    他散着一头青丝,狼狈又虚弱地覆住整张面庞。

    她心底一酸,不知自己还能推拒些什么。

    “公子头疼,那……那阿实帮公子揉揉,倘若能睡,公子就多睡一些,待睡醒,头也就不疼了。”

    “阿实,谢谢你。”他低声轻喃,幽幽合睫。

    “公子睡吧,阿实陪着你。”

    她轻按他两边太阳穴,指端发气,慢慢揉着,心中默念着要他松弛身心、要他安神定魂、要他入眠深睡。

    陆芳远觉得自己似在瞬间睡着,蓦然间颊面微凉,让他微乎其微一颤。

    这一颤,他不自觉掀睫,由下往上看她,见她又孩子气地用手背拭泪。

    她的泪滴落在他颊上了。

    脑海中突地晃过几幕场景,他想起她不要命的模样。

    在那洞中,她像头小野兽冲向封无涯,龇牙咧嘴,怕不得一口咬中对方颈脉。

    她武艺毕竟太弱,尽避对方身受重伤,她还是连连中招。

    她挨了几下踹打,咬着牙偏不认输,很野蛮,那样的打法简直蛮不进理。

    他也不擦掉她滴落的眼泪,只是轻轻扬唇,一掌捂上她的腹部。

    “公子?”樊香实吓了一跳,垂眸瞧他,还以为他睡沉了。

    “阿实很痛吧?我记得你肚腹被踢中了,不可能不痛。”他嘴角微翘,目中带怜,也不管自个儿还是伤病之身,覆住她腹部的掌心徐徐发功,气劲于是透进她衣料,透入她血肉是。

    “我没事!鲍子,阿实没事的!”她急急拉开他的手,不想他再消耗内劲。

    按住他的双手,她泪水不知为何突然克制不住,滴滴答答直淌。

    “阿实怎么哭了?”他柔声问:“还哭成小娃娃模样,怎么办才好?”

    “对不起啊,公子……对不起啊……”她就是忍不住嘛!

    “这样挺好。”他嗓声略哑,目光微蒙。“阿实啊,其实我也想哭,却怎么都挤不出眼泪。阿实泪水这么多,分一些给我,算是我也哭过了……这样挺好……挺好……”

    闻言,樊香实泪水又满一波,擦都来不及擦,点点滴滴都落到公子面上。

    她几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稳住声音,勉勉强强挤出话来。“那好,就这么办,阿实帮公子哭,用力哭,哭过之后,公子诸事不萦怀,海阔天空,不再伤心了,好不好?”

    他嘴角显笑,愈笑愈深,抬起手抚触她湿润嫩颊。“那就有劳阿实了……”

    于是这一夜,他枕着他“贴身小厮”的大腿深眼,睡得无比酣畅。

    他似有若无地听到哭音,阿实在哭,为他而哭,那哭音却是让他心神皆松,睡得更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夜合花 上最新章节 | 夜合花 上全文阅读 | 夜合花 上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