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夜合花 上 > 第四章

夜合花 上 第四章

作者 : 雷恩那
    将怀里一团衣物摊开,外衫、中衣和用过的棉布稍作整理后,搁在公子寝房脸盆架旁的小篮里,明儿个一早会有仆僮过来收去洗涤。至于公子的贴身衣裤则暂时放在她房中脸盆架边,那是她的分内活儿。

    当年搬进“空山明月院”,见公子留下里衣、里裤自行清洗,她当时满腔热血直想回报他,很自然地把他当爹那般伺候,爹在世时,她洗爹的衣物,如今追随公子,公子是她的主子、她的师父,有事弟子服其劳,洗公子几件里衣、里裤算得上什么?

    分置好之后,她终于坐上榻,看着那碗老早就放在她榻边小几上的鹿血。

    端起碗,深吸口气,她强迫自己含进一口咽下。

    那年她雪崩遭埋,七日后重见天日,全赖公子将一方“血鹿胎”剥碎喂食。

    她之后才晓得,那是块千年珍药,可遇不可求,公子费尽千变万苦才从域外血鹿牧族那儿弄到手,结果……整块全被她吞食,连渣都不剩。

    罢得知实情时,她内疚到哭出来,很害怕很害怕怕自己抢了小姐的灵药,以为那方千多“血鹿胎”是公子特意为小姐求来的,但公子却对当时尚卧榻将养的她徐徐笑,再三劝慰又再三保证,他说,她绝对没抢走谁的药,至于能让小姐变得身强体壮的药材也已找齐,只是最重要的一味药引还得慢慢养,只要有耐心,假以时日定有大成。

    再深吸一口气,双手捧碗,硬着头皮连吞三大口,吞得她眉心发皱。

    不行不行……快呕出来!

    她娃娃脸揪成小笼包,很费劲调息,要真呕出来,公子绝对会去取第二碗鹿血,她不喝,他肯定要强灌。

    所以打死都不能吐!

    活埋于雪中七日,公子说她小命虽被“血鹿胎”吊活了,但毕竟不是习武之人,因从未练气,无真气护身,而寒气又连着七日逼侵,多多少少渗入骨血里,因此每遇女子月事,气血皆亏,情状较寻常人严重许多,就必须饮足一大碗鹿血。

    他说,“血鹿胎”融进她体内,时不时有鹿血滋养,方能保她气足命长。

    鲍子说什么,她都听。

    鲍子要她做什么,她都做。

    所以尽避她自觉身强体壮,与那场雪崩发生前没多大差别,甚至因为习了武,五感变得更敏锐,身手更加矫捷,但公子要她饮鹿血,她饮了便是。

    每月就这么一次,咬咬牙便撑过去了,至少能让公子安心,而唯一感到抱歉的……就是圈养在居落内的几头纯北冥品种小花鹿,因为她,它们每月得轮流放血,可没少受过苦。

    第三次深深吸气,她仰头把剩余的鹿血全灌完。

    本噜咕噜……咕噜咕噜……既腥又稠的血液滑过喉头,落进胃袋,她丹田处有热气汇集,热力透至指尖,比浸在温泉池内更能行气。

    当陆芳远回到“空山明月院”,跨进自己的寝房,再从相连的小门步入她的房内时,就见她已乖乖灌完鹿血,摆出一脸要哭不哭的可怜模样。

    他打开桌上茶笼盖,从茶壶中倒出小半杯水,朝她走去。

    杯子凑过来时,樊香实张嘴就喝,灌了水,冲掉口中黏稠感,她喝得有些急,嘴角都弄湿了,水滑到下巴。

    “喝慢些。”陆芳远连叹气都静静的。

    她抓起衣袖随意拭过嘴角,扬睫看他时,眼神有些哀怨,也有几分认命,跟着闷声从矮拒里取出一条厚长棉布,对折成两层铺在自个儿榻上。

    她脱鞋上榻,让腰部以下的地方压在棉布上,甫躺好,陆芳远已拉来收在榻内的被子为她盖上。

    他凝视她,看得她颊面微晕才沉静道:“再喝个两年看看,两年后该也养得差不多,到那时若不想再喝,不喝便是。”

    樊香实不由得挑高秀眉,暮气沉沉的表情陡然发亮。

    “公子说真的?!真的可以不喝了?!”士指紧抓被子。

    他带笑领首。“只要这两年养得再好些,自然不需再喝。”

    “好!就、就再两年……公子,我努力!”

    有期限总比遥遥无期来得强,她不想象小姐那样,成天被盯着进补、喝药,连想出去骑骑马、透透气、散散心都得跟公子抗争再抗争。

    思及什么,她眼珠子一溜,兴奋语气回复寻常,慢吞吞问:“公子,今日‘武林盟’请人来访,是不是因‘五毒教’又在中原惹事?”抿抿唇。“公子前阵子应‘武林盟’所求,连续解掉‘五毒教’几种独门配制的大毒,后来就发生有人夜探咱们‘松涛居’……公于是否觉得这事跟‘五毒教’脱不了干系,事情混沌未明,所以才一直不让小姐外出?”以往小姐要出去走走,吵个两、三次公子总要答应,但这一次吵得颇久,直到今儿个闹凶了,公子莫可奈何才点头。

    他面庞微垂,眼神阒黑,伸手挑起她一缕紫泽发丝在指间挲了挲。

    “还是阿实心细如发,最知道我。”

    闻言,她心音一促,血液加速奔流,刚这过鹿血的身躯浑身火热,连呼出的气息都热呼呼。

    士为知己者亡——这句话公子曾教过她,现下似乎有点体会。人家拿她当知己看待,她愿为对方两肋插刀、流血断头!

    “公子,难得的春回大地,小姐想骑马散心,让阿实也跟着去吧?我会保护小姐,一直贴着她,公子不要烦心啊!”

    他像似一怔,随即淡扬嘴角。“好啊,我不烦心,有阿实在,什么都能搞定。”他放下指间那绺发,柔声道:“睡吧。”

    “嗯……”她点点,头听话地闭起眼睛,放松吁出一口气。“……呃!”突然间,她竟又拥被坐起。

    已举步打算离开的陆芳远脚步一顿,疑惑地瞥向她。“怎么了?”

    “公子……我……那个……没、没事……只是……只是……”瘪瘪嘴,脸肤红扑扑,最后下巴都快垂到胸前,很悲惨地嗫嚅道:“人家……那个来了……”说来就来,一来就波涛汹涌,底下棉布肯定沾上了啦!呜呜……好丢脸、太丢脸,公子竟然还、还笑出声?!

    怎么这样嘛……

    七日后

    春夏两季,北冥十六峰的各村村民每月皆有赶集。

    今日在接近谷地的油菜花野原上有疑热闹春集,四面八方往这儿赶来作买幸的山民们多得数不清,不管是牲口、农具、猎具的买幸,或是锅碗瓢盆、油盐酱醋茶等等交易,应有尽有。

    有些山民们住得远些,为了春夏两季的赶集,把家当全驮上马背或驴背,逐集市而居,就作这两季买幸。

    樊香实亦步亦趋,跟在自家小姐身畔。

    今儿个一早,公子陪小姐出游,她这个“贴身小厮”也跟出来了。

    八成想让小姐更舒心些,公子不仅应允小姐自行骑马,还让小姐逛起春集。

    说到逛集市,她樊香实可算得上识途老马,以前甚至跟阿爹来摆过摊,由她领着小姐游逛,肯定能玩得尽兴。

    再有,她跟公子承诺过要好好保护小姐,只是依小姐的脾气,倘若保护的举措做得太过明显,八成又要闹不愉快。所以啊,现下这样安排再好不过,她能领着小姐吃喝玩乐,亦能光明正大看顾。

    “小姐,瞧,有皮影戏呢!这是北方皮影戏,我爹说,跟南方的不太一样。”樊香实搔搔头,咧嘴笑。

    “但我只看过北方的,没瞧过南方的,也不晓得哪边不一样,不过爹说了,不管北方、南方,只要是戏都好看。”

    此时周遭都是人,男女老幼,叫卖声、议价声不绝于耳。

    比间的春风迷人温暖,拂来一阵阵混过青草、泥土和花香的气味。

    殷菱歌的气色比几天前好上许多。

    山民们见她生得好看,许多目光全驻留在她身上。

    有几个小童甚至一路跟在她身边,她逛到哪儿,孩子们就跟到哪儿,瞧着那几个天真爱笑的孩子,殷菱歌向来清冷的玉容倒柔软了几分,唇上噙着春风般浅笑,变得容易亲近许多。

    “小姐,不如咱们也坐下来看戏吧?就席地而坐,这草地坐起来很舒服的,咱们跟孩子们一块儿看戏?”樊香实劝诱着。

    她已仔细打量过四周,摆摊的山民们有好几张熟面孔,都是她从小便识得的当地人,然后有些是春夏集市时才会出现的半熟面孔,至于那些没见过的生面引,目前瞧起来并无显样,而公子此时落于她们身后十步左右,被两名谷村村长绊住说话。

    “松涛居”与北冥十六峰的大小山村一向友好交往,正所谓远亲不如近邻,大小比村这个“近邻”便如同“松涛居”的大门关,一有陌生人进入“松涛居”地界,村民们往峰上传涕消息之速,可比野火燎原。

    被村长们拉住说事,公子一时半刻怕是不好脱身。樊香实心想,她干脆就拉着小姐边看皮影戏,边等公子过来。

    哪知,她才踮起脚尖、越过几颗人头想跟陆芳远打个招呼,身旁的殷菱歌已被三、四名孩童簇拥着钻进人家皮影戏临时搭起的后台棚内。

    “小姐!”她顾不得知会陆芳远,随即跟上,撩开厚厚灰左帘子钻进去。

    “小姐——咦?”一踏进昏暗的棚内,她目力尚未适应,立即察觉出显样。

    太过安静……静到教她头皮发麻!

    有风流动。是掌风!从左后方扫来!

    对方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因此丝牵不掩气息,大刺刺试她身手。

    她矮身闪过,立即回身相对,眼前站着的是一名高大男子,他一臂挟着全身瘫软、似被点穴的殷菱歌,仅以单掌应付她。

    他掌力极沉,而且频频变招。

    樊香实左突右这冲,整个人仍被罩在对方的掌风底下,即便想张声提点陆芳远,丹田内的真气却也滞碍难行,无法扬声。

    这人……哄骗孩子们,要几个小童帮他拐“松涛居”的小姐入棚内吗?

    可恶!究竟是何方鼠辈?

    双方交手的过程其实很短,才经过几个气息吐纳而已,但樊香实人在其中,竟觉似有一刻钟那么久。

    男人像猫逗老鼠那样闹她,她突然正面迎击,不再狼狈闪躲。

    他低“咦”了声,因她扑过来的气势大有同归于尽的神气,打法相当不要命。

    她已做好挨打的准备,但同时下定决心,无论多痛,都得双手、双脚外加一口牙,紧紧巴住对方不放,能撑多久是多久,公子必能察觉显状……公子会来的……一定会来……

    突然间,天光射入,整座棚子被掀敞开来!

    耳中听到一波接连一波的惊叫,周遭的村民们忙着奔逃避祸,东西散落一地,事情变化太快,樊香实一时间不太确定自己有无中掌,但她神智仍清楚,只是左肩沉甸甸,琵琶骨隐隐泛麻,几平连抬手都难。她眼珠子往旁边一瞥,发现那人的手就按在她左肩头上。

    而她家的公子……

    颈子仿佛有千斤重,她咬牙,艰难而倔强地抬起头。

    那抹教人安心的颀长身影就伫立在几步之外。

    鲍子面庞沉静如水,目光深幽一如往常,只是……向来淡淡噙笑的好看嘴角此时绷绷的。

    ……公子发怒了。

    也、也该生气啦,不发怒才怪,是她没把小姐守住,现下可好了,小姐落到对方手里,连她也被制住,她……她实在愧对整个北冥十六峰的乡亲父老啊……

    对峙持续着,或须臾,或许久,她分不出,因已失去对时间的掌握。

    她听到那人哈哈大笑,笑中尽显恶意。

    她张眸,映入眼中的是……蔚蓝天际?为什么……

    脑中刷过疑惑,下一瞬,她弄懂了——她正飞在半空。

    那个混蛋将她掷飞出去,而后得意大笑,挟着小姐扬长而去,就看公子救谁……

    混账王八蛋!不敢光明正大跟她家公子一对一快战,竟使出这等下九流的脱逃之法!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

    糟人抛掷,飞出去的势子既急又猛,好,没关系,她樊香实皮粗肉厚,顶多痛个一下、两下又三下,不怕!

    以公子的能耐,此番追上去准能逮住对方,小姐在那人手里呢,一定得抢回来,她就等公子把人揪到她面前,让她好好踹那混蛋几脚!

    可是……

    那个……怎、怎么会……

    为什么……她会躺在公子臂弯里?!

    她没有摔疼,仅是四肢有些麻、有些无力,身子在重重跌落地面时,陆芳远振挥青袖,及时地将她勾进怀中。

    她一时间腿软,身躯无法控制地往下滑,他顺势放她躺在草地上,但仍揽着她上半身,让她轻轻偎在胸前。

    樊香实惊住了,因为全然出乎她的意料。

    可是,这样不对啊……公子跑来救她,那、那小姐怎么办?谁救小姐?!

    她灵活乌眸又胡乱溜转,眼角余光瞥到身侧一方及人腰高的大石,忽地有些明白了,她方寸缩紧,既难受又内疚……

    “公子,石、石头……小姐……快去追小姐……”她眸中忽地涌泪。

    他是因见她就要一头砸烂在大石上,所以不得不先弃小姐而救她,是吗?

    “已追不上了。”陆芳远语调持平。

    他并未显露脾气,眉目间依怕淡然,只是此时的神态落进樊香实眼里,却让她呼息更促,胸口紧得疼痛……他脸上惯有的暖色已消退无踪。

    都是她、都是她!

    她曾对公子夸下海口,说要好生看顾小姐的,结果啊结果,说出的话没能做到!她食言在前,之后又害得公子无法见死不救,如今小姐落进恶人手里,全是她樊香实的错!

    她吸吸鼻子,用力拭泪,勉强挣离他的怀抱。

    彬坐在陆芳远面前,她挺直背,两手撑着大腿,带哭音哑声低嚷——

    “公子,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我、我……”

    蓦然间,有什么堵在喉头,好难受好难受。

    她头晕目眩得快要不能呼息,感觉整个背部都在发烫。

    那股显样的灼热从左肩胛骨开始烧腾,拓向整道背脊,跟着是她任督二脉走过的穴位,每一到都在鼓噪,仿佛……不喷涌出一些什么无法平息。

    “呕——”她嘴中喷出一道红泉。

    哎出一口血还不够,在她还没弄明白自个儿究竟发生何事之前,已又连续呕出第二、第三口鲜血。

    瞬时间,她目力昏瞶,所有力气被抽光殆尽。

    彬坐的身子无法再撑持,她往前倒。

    半身被她呕出的鲜血溅染,陆芳远仍张臂,稳稳将她榄住。

    拥她入怀,他沾上点点血红的俊面低垂下来。

    无情似有情,有情又若无情,淡敛的双目刷过辉芒,他一瞬也不瞬地注视她泛青的脸容,太多意绪在瞳底沉浮,太多……他若有所知,却因似有若无的觉察,让他神情更为肃冷……

    虚掩的门外一直有交谈声传来。

    她很难受,背脊遭火针赞刺过一般,痛到几要晕厥,却又强扯着最后一丝神识,费劲去听取那些声音——

    “公子,出北冥十六峰的路只有南北两道,对方既是打西南苗疆而来,应该会选搔从南端突围……是,通北的道上也已设防,都布置妥当,就等对方现身,‘武林盟’的赵兄与常兄调来一些人手,身手皆佳,能帮得上忙,只是……”一顿。“公子,那毒……阿实那丫头没事吧?烙在她身上的毒能拔清吗?”

    是和叔跟公子在说话,声嗓时清时微,她听得颇变苦。

    但是和叔问起她呢……

    平时和叔总僵着脸,正正经经不爱说笑,原来……原来也会担心她……不过,她何时中毒?她不是被那人发掌打中,而是中毒吗……

    她没听到公子如何回答,只知和叔又道——

    “……公子所言极是,倘若出不了北冥十六峰,那人定需藏身,然而所选的藏匿之处再隐密,仍需清水与食物,如此推敲,搜寻的茶围便能收小……那就这么办,我立即安排……”

    有脚步声离去,有脚步声踏进。

    樊香实努力再努力地撑开眼皮,还没瞧清楚来者是谁,已本能地唤了声。“公子……”仿佛支持到此时已是尽头,她颈子一垂,身子往底下滑,这一动才让她意识到自个儿正浸在大药缸中,她口鼻浸入泛药香的水面,吓了一大跳,小脑袋瓜又陡地抬起,迷茫且惊愕地眨眨眼。

    她人在“松涛居”的炼丹房内。

    她整个人浸泡在黑呼呼的药汁中,水面淹到她的颈部,而且药汁好烫,像似……像似公子平时吩咐小参、小肆、小伍几个药僮熬药炼丹,只是这一回把她也一并丢进缸里熬煮了……

    指头在药汁底下动了动,扯摸着身上……唔,还好还好,她仍穿着中衣,功夫裤也还套着,只是少了绑腿带,裤管松松咧咧,药汁浸湿了她。

    心一弛,小脑袋瓜又往缸里点啊点,来到药缸边的男子终于出手。

    哗啦啦啦——

    她被人一把捞上岸!

    “公……公子……”她再次被吓醒,奄奄一息的眸子突然回光返照般瞠圆。

    她全身上下药汁滴滴答答,头发也成流泉,八成连脸蛋都沾上,而抱住她的男子一身青衫,那衫子因拥她入怀,很悲情地染出大片、大片的药渍。

    她被抱到用来打坐练气的榻台上,甫躺落,身子却被男人一翻,改成趴卧。

    几下折腾,迷迷糊糊间觑见公子眉眼,她不由得惊怕。

    那张面庞依然俊美好看,依然沉静无波,但就是多了些什么又少掉许多什么,以前是朗朗佳公子,如今似有淡淡阴晦抹过,来能捉摸,不好捉摸……她、她有些怕。可是再想想,小姐被人挟走,公子变成这样也能理解的,一思及此,她心口又绞,疼到禁不住痛……

    蓦地,她在他掌下瑟缩,险些气绝,因他……他从背后撕裂她的上衣!

    唦地一声,衣料轻易裂开!

    他撕掉她的中衣还不够,连里衣也一块儿除去!

    “等等……等一下,公子你……你、你住手……住手……”老天!他竟然还想脱她裤子?!就算生她的气,也不需要用这种手段折磨她嘛……

    气喘吁吁,她咬牙转过头,眼珠泡在热泪是,只是一透过泪雾看向他,什么气势都端不出,任何指责的话都挤不出来……公子说什么,她都听,公子要她做什么,她都做,然后……然后公子要脱她的衣裤,她、她……怎么办……

    “阿实错了……都是我不好……公子不要生气,我……呜……不要被脱光光啦……”

    似有叹息拂过她耳畔,暖热如温泉,多少减灭了背上的痛楚。

    “阿实被下了西南‘五毒教’的‘佛头青’,这毒不难解,但解毒过释繁复了些,需药浴浸洗,需针务祛毒,还需以内力将毒素逼出,你乖,忍忍好吗?”

    忍忍……她忍……她乖……

    呜咽了声,她闭起双眸,小脸又是药汁又是泪,实在可怜。

    于是裤子被稍稍往下拉,褪到约股沟之处。

    炼丹房中弥漫药气,她全身肤孔舒张,忽觉公子碰触她luo肤的指仿佛有火。

    她忍不住瑟缩,他却摊平一掌轻轻贴压她的背,开始落针。

    “公子,我知道‘佛头青’,你教过我的……”肉身热痛,精神萎靡,却无法昏过去了事,不如说些话移转注意力。多说话……也许就不觉痛,也许能忘记公子在她身上的手。

    她掩睫,嚅着唇低语。“……‘佛头青’,毒从肤入,游走任督二脉五十六穴,初中毒者,脊背浮现痴伤般青点,青点渐聚成团,一丸丸拓开,便如……如佛头上的丸青……”

    听她喃喃背诵,陆芳远目光移向那张狼狈侧颜,下针之速顿了顿。

    “公子,那人按住我肩头时,是不是已乘机下了毒?西南‘五毒教’……那人是‘五毒教’门人,小姐被他抢了去……小姐她——”心急,双眸陡又掀启,她突然吃痛低呼,因他发劲弹动落在她背央“神道”与“身柱”二穴上的银针,惹得她剧咳起来,这一咳,毒血即刻被十来根中空银针吸出。

    她咳到满脸胀红,眼是都是泪,想把自己缩成小虾米,男人热烫大掌却一直轻压她的背,不允她乱动。

    直到他拔掉所有银针,她才宛若重生般吁出弱弱的一口气。

    下意识吸吸鼻子,她鼻音甚浓,苦恼低语。“公于是不是很气阿实……很气、很恨……很恼……”

    她……猜错了。

    陆芳远时到今日才察觉到,即便是自己的心思,仅在自己脑中与内心流淌的思绪,其中的起伏跌荡,竟连他也无法完全识透。

    他是气、是恨,但气恨的对象绝非是她。再有,与其说他忿恨,倒不如说他受到极大冲击,心海风浪大作,惊疑不定。

    今日在集市里,菱歌与她同时落难,当他掀毁那座皮影戏小棚,站在对方面前时,他仍以菱歌为主——

    无论如何,先救师妹。

    这样的想法在那当下依然无比清晰,不拖泥带水,无三心二意。菱歌是师父托付给他的唯一血脉,他与师妹感情深厚,凡事理当以她为优先考虑。

    他听到那人震喉朗笑。

    下一瞬,一道人影被狠狠掷将出去,而菱歌遭对方劫往另一方向。

    按他的决断,目标既已锁定,便该紧追不放,追到天涯海角都必须抢回菱歌,如此做法才正确,也才是陆芳远该做、会做的,但……没有。

    他放弃追上,凭本能跃向脑袋瓜即将砸烂在大石上的樊香实。

    樊香实……樊香实……那人拿她使出这一招,结结实实能戳他的软肋。

    他不得不救她。

    樊香实不能死。还不能死。

    她是他六年多来的心血,由他一点一滴慢慢养出来的珍物,如果任由旁人将她砸毁,死得太不值,而他所费的心力瞬间付之东流,谁能赔偿?拿什么来赔?

    霎时间整个人一震,他若有所悟……原来啊,陆芳远在世人眼里走的即便是朗朗正道,那些晦暗且卑劣的思绪仍如地底隐流、如肤下筋血。

    他知自己并非光明正大之徒,但他善于模仿。

    当年他以稚龄之岁投入师父殷显人门下,亲眼看着师父如何珍爱小菱歌,他觉会依样画葫芦,用全部心意珍宠师妹。

    北冥“松涛居”与中原“武林盟”交好,互通声气,那是师父的意思,后来“松涛居”由他接手,他仍依样画葫芦,尽避许多时候应付那些所谓的正道人士时,内心感到隐隐厌烦,他照样按“松涛居”一贯而行的路来走。

    他装得很像,连自己都能骗过,好像他真具侠义心肠,说穿了,其实是惯于隐藏在别人已建道好的壳内,安全地成为自己。

    他,陆芳远,是个十足的道貌岸然者。

    他当年起恶心,养着樊香实,是为了有朝一日将她用在菱歌身上,他总以为师妹是他最后的良心,如今……他却把这“最后的良心”也给抛了吗?

    弃殷菱歌。

    救樊香实。

    完完全全本末倒置!

    ……只是为何会如此?

    出事后,他思绪几度陷进浑沌不明的境地,如坠五里迷雾,反复地推敲再推敲,脑门暗暗泛麻,似是而非地抓出了一个方向——樊香实是他养成的宝,这个宝是他独有的,从无到有,从虚而实,都是他恶竟下的结果……恶意,却无比认真,所结出的“果”,往后在时机成熟时若能用在菱歌身上,那很好,倘若不能,只要这个“果”一直都在,终有派上用疑之时,只要樊香实不出事,养得好好的,一直都在,就好……即使没有菱歌也……也是……

    轰隆——

    神魂陡凛,那麻感被无形的什么撞开,麻痹了思绪,最终且最真的答案几要浮出表面时,他却硬生生打住,不肯再进一步深想。

    哀着樊香实那头湿答答又贴稠的长发,被药汁浸湿之因,她发尾很不听话地鬈起,他不断挲着她的发,五指忽地一缩,握得极紧,又蓦然放松。

    放松五指时,他眉目间的神态也重拾淡然。

    他并未回答她的话,却将她捞进怀里重新抱起,大踏步走出炼丹房。

    “公、公子……”樊香实委委屈屈地嚅了声,多少带到惊吓。

    她衣衫不整,他竟把她抱出居落,不回“空山明月院”,而是直接往峰上而行,爬上通往“夜合荡”的长长石陡。

    全赖他行云流水般的轻身功夫,须臾间已走完石阶,通过云杉林。

    夜已深,花悄开。

    温泉群散出团团细白烟雾,雾中有夜合香气。

    樊香实微微发颇,感觉那香气钻进她肤孔里。

    她脑中记起那片夜合花,不知为何有些心酸。

    夜合……夜合……当夜晚来到才展露风姿的小白花,不跟谁争风头,只余香气,浓香芳华,静待夜中独醒之人……

    哗啦——

    水声一奏,暖热袭身,她被人带进温泉池内。

    水漫至她颈处,螓首软弱无力往后一仰,这才迟钝地意识到,她身后坐着他——公子和衣抱她进温泉池,她就坐在他怀中,背部与他的胸前亲匿贴慰。

    她背后衣裤不是遭撕裂,便是被初到**,此时与他相依偎,她心脏瑟缩,每一下跳动都撞着胸骨,微弱的呼息吐纳竟都这么痛……

    然后,他环抱她,指端精准按住她的手脉。

    她张口欲语,声走出,却先轻呼般逸出呻吟。

    “乖……你体内的毒尚未拔清,必须再以内力逼出。阿实,再忍忍,别怕。”他需得将她还原成最纯、最伟的状态,无论耗去多少内力。

    热气从他指端徐徐溢出,强壮却温和,樊香实感觉得到。

    她的手脉如心,配合着那股暖劲脉动,不知不觉间,她的呼息吐纳亦与他同调。

    鲍子引领她练气。

    他的气源源不绝在她体内运行,穿过经脉上的各处穴位。

    他正以饱煦的内劲为她拔毒。

    靠得这么近,气息相融,仿佛她是他血肉是的一部分。

    “……公子,阿实可以自己行气,你……你不要再耗内力……”她觉得很不安,已经顾不好小姐,还要连累公子,内疚感愈扩愈大。

    “不是每个人我都愿意救。”他的声音低沉略哑。

    “唔……”什么意思?

    “如果是男的,我就不抱他进温泉池了。”语气慢吞吞,却很正经。

    闻言,樊香实怔怔抬头,眸光迷蒙。

    心……心口鼓跳得厉害,比渗入她筋脉中的真气还管用,让她想昏都没法昏。

    “阿实,闭上眼,专心行气。”

    “唔……是,公子……”她连忙将头转正,听话地闭起双眸。

    一合睫,脑中立即浮现他的脸——

    清俊面庞,长目沉静,但眉峰似淡淡成峦,若染轻郁。

    那……这么看来的话,公子应该……没有……嗯……非常、非常生她的气吧?但他肯定很烦心,不仅要担忧小姐,也得分神担忧她这个受尽主子照料的不尽责“贴身小厮”。

    对!她要听公子的话专心行气,赶紧养好自个儿,养好了,才能助公子一臂之力,小姐还等着大伙儿去救呢!

    她深吸一口气聚于丹田,再沉沉吐出,将神魂宁定下来。

    于是,“夜合荡”中香气浮动,温泉群内一片幽静。

    男子怀抱他的宝,诡谲心思无谁能触、无谁能解,即便连他自己……就算是他自己……那也不能掌握……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夜合花 上最新章节 | 夜合花 上全文阅读 | 夜合花 上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