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求多福 第一章 穿越

作者 : 梅贝儿

江宁薄府

“……双月、双月,快点起来。”

陌生的女子嗓音在双月耳畔唤着,还伴随着肩头的摇晃,终于让她慢慢地掀开眼皮,只见昏黄微弱的烛光中,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子映入眼帘。

双月倒吸了一口气,弹坐起来,本能地反问。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家?”话才说完,旋即张望四周的环境,是个很单调的小房间,大概只有五、六坪大小,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老式门窗,能够肯定不是她原本住的房子。

“你睡糊涂了?”面前的女孩子约莫十八、九岁,有张很有福气的圆脸,两眼眯眯的,就像随时都在笑。“我是小惜姊,忘记了吗?都进府三天了,要快点记住府里每个人,尤其是主子们,不然会挨骂的。”

闻言,双月呐呐地唤道:“小惜……姊?”自己虽然生了张女圭女圭脸,看起来很幼齿,不过年纪应该比她还大吧。

小惜用木梳整理头发。“快起来梳洗,要开始干活了。”

“这里……是哪里?”当记忆全都回笼了,双月想到鬼阿婆要她来救人,难道已经到清朝了?不过这个叫小惜的女孩子为什么会认识自己?

见双月一脸怔愣,她好脾气地说明道:“这里是制台大人的府邸。”

“制台大人?”于双月像鹦鹉一样重复这四个字。

她只好再说得详细一点。“就是两江总督兼兵部尚书的薄大人府邸,总不会连这个也忘了吧?快去洗把脸,好让脑子清醒清醒。”

“薄大人?”就是鬼阿婆的曾孙子吗?

双月本能地模了模自己的脸蛋和头发,确定完好无缺,没有因为“穿越”而受到损伤,接着又模了模胸口,才注意到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连原本穿在里头的内衣裤也不见了,而琥珀还是好好地收在衣襟内,忽然想到什么,她慌慌张张地在床榻上寻找,终于在枕边找到从现代带来的蓝色棉布收纳袋,本来十分忐忑不安的心情顿时平静不少。

不过她心里还是有好多问号。“……可是我怎么会在这里?”根据“穿越”的定律,不是应该穿着奇装异服被人发现,然后遭到追捕,最后在危急之际,正好遇上男主角?现在的剧情似乎进行得太快了。

小惜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你是府里买来的婢女,当然在这儿了。”

双月失声大叫。“婢女?!”

“是啊,三天前才被买进府里来的……”见她额头没有发烫,小惜才把手收回去。“管事就把你交给我,要我教你府里的规矩。”

婢女?

虽然现在手边连载的漫画叫《魔法小女佣》,描述来自魔法世界的女主角来到人类世界学习,而周旋在三位各具特色的少爷之间的故事,可并不代表她就想要亲身体验,何况是跑到清朝来当婢女,这个鬼阿婆也太不够意思了,既然有求于人,就该表现诚意,最起码也要当“小姐”才对。

心里这么想,双月马上左顾右盼,就是没看到鬼阿婆的身影,八成是躲起来不敢见她,只好在心里月复诽,就算没做过古人,也看过古装戏,知道当婢女的就是要服侍老爷夫人,要是伺候得不好,不是打就是骂,还可能随时会丢了性命,这根本就是好心没好报。

见她还愣愣地坐在榻上,小惜只好开口催促。“好了,不要再磨蹭了,快点起来梳洗,要是太晚去伺候,可是要受处罚的。”

“呃……我想要……”双月一时想不起来该怎么跟古人说她想“上厕所”。

小惜很快地意会过来。“在布帘后头有尿桶,还有手纸,用过之后再拿到外头的茅坑倒掉……这两天夜里不是都这么用的吗?你还真是睡糊涂了。”

尿桶?茅坑?

这听来相当“惊悚”的两个字眼,让双月脸上出现三条黑线。

她嘴角抽搐。“我忘了清朝没有抽水马桶,真不该答应帮鬼阿婆的忙……”不禁一面嘀咕,一面走到布帘后头。

好不容易解决上厕所这件事,不过古代的卫生纸有够粗糙,擦得屁屁好痛,还有她连衣服都不会穿,头发也不会梳,幸亏这个叫小惜的女孩子相当友善,而且又很照顾自己,不禁让习惯和人保持距离的双月,也渐渐放下戒心。

“我下头还有个小两岁的妹妹,跟你一样迷迷糊糊的,我不在身边,什么事都不会做……”就因为这样,小惜才会对她特别照顾。

听了这番话,双月只能苦笑,大概没有一个现代人穿越到古代之后,马上就能进入状况吧。

不过这个时候,她倒是很羡慕《犬夜叉》里头的阿篱,从头到尾都可以穿着那套学生制服,再看看此刻身上的打扮,真是不方便。

“谢谢你,小惜姊。”明明年纪比自己还小,双月这个“姊”字叫得还真有点别扭。

小惜笑得亲切。“这没什么,快走吧。”

“呃……那我要伺候谁?”双月跟着她步出房门,只好等到可以独处的时候,再问鬼阿婆怎么救人。

“管事要咱们今天开始去伺候姑女乃女乃……”见双月满脸迷惑,这才想到她刚来不久,对府里的事不太了解,小惜便说明对方的身分——

“她是大人的亲姑母,嫁给了同样是汉军八旗的吴家,不过一年多前丈夫过世,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婆家也没人可以依靠,虽说是泼出去的水,照理是不能回娘家来住,不过老夫人不想她们母女流落在外受苦,还是决定把人接进府里来,这么一来,平日也有个说话解闷的对象。”

听她说了这么多,双月只关心一件事——

“小惜姊,我要怎么样才见得到大人?”她才不管这个姑女乃女乃是谁,只想快点见到鬼阿婆的曾孙子,把事情解决了。

“呵。”小惜掩袖笑出声来。

双月不明白她在笑什么。

“我忘了你还没有机会见到大人,不过可别跟府里其他婢女一样,存着什么不该有的念头,咱们还是老老实实地过日子,做好分内的事,不然日子可不好过。”小惜当她年纪小,还不懂事,所以先警告一番。

她愣愣地看着对方,完全听不懂这个古人说的话。

“小惜,你们怎么还杵在这儿聊天?”

“你们今天要去姑女乃女乃那儿,可得小心点……”

几个住在这个小院落,感情要好的婢女全都围了过来,双月没有插嘴,只是看大家都穿着一样的“制服”,浅粉色的圆领右衽上衣,镶滚着简单的花边,头发也都扎成一条粗粗的长辫子。

“双月做得还习惯吗?”

“要是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问咱们……”

她们的态度都很和气,还不忘关心新来的双月。

双月点了点头,心想原来不只小惜,连这些婢女都认识她。

这个鬼阿婆真的太强大了,连操纵别人记忆这种事也办得到,不过倒也省去不少功夫,否则还真不晓得如何解释自己的身分和来历。

只是鬼阿婆既然这么有本事,为何还多此一举地拜托她来清朝救人呢?双月实在搞不懂,也后悔没有先把事情弄清楚,只怪自己最怕阿飘,才会惊吓过度就答应帮忙了。

“姑女乃女乃不是好服侍的,你们可要机灵点。”一个年纪较长的婢女提醒。

小惜叹了口气。“咱们当婢女的只能认命。”

“说得也是。”其他几个婢女也不禁长吁短叹的。

“好了,咱们也该去忙了……”小惜朝双月颔了下首。“你跟我来。”

慢了半拍,双月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由于天色还很暗,只得跟紧一点。“现在应该还不到五点,就要起来做事了,当婢女真是辛苦……”

也幸好她不用在古代待太久,只要鬼阿婆告诉她该怎么救人,把事情办完之后就能回家了,双月不禁庆幸地忖道。

“双月……”小惜回过头唤她。“姑女乃女乃脾气不太好,府里的一些婢女都被她骂哭过,不过你别放在心上,照着我说的去做就好。”

双月“喔”了一声。“这位姑女乃女乃不是寄人篱下吗?怎么还敢乱发脾气?”她可是很能体会寄住在别人家的心情,只能安安静静地做自己的事,不敢麻烦或要求什么,就怕会被赶出去。

“虽然她是嫁出去的女儿,不过仗着大人唤她一声姑母,老夫人又一向待她好,这位姑女乃女乃也就得寸进尺,根本把这儿当作自己的家,早忘了她不是主子……”话才说着,小惜轻咳一声。“这种事你就搁在心里,别让姑女乃女乃知道咱们在背后说她的坏话。”

“我不会乱说的。”双月自然也不想多管闲事。

“姑女乃女乃和表小姐就住在后面一座独立的小院落中……”小惜用手指比了个方向。“而西面住着老夫人,因为她喜欢西花园的景色,南面则是大小姐和二小姐,大人一个人住东面,不过没事的话可别随便闯进去,大人对于不守规矩的奴仆,可是会严厉地处分,说不得还会当场逐出府去。”

听小惜说得这么严重,双月也只能颔首,下意识地往东边望去,看来这位“大人”是这座府邸里唯一的男人,也就更加确定是鬼阿婆的曾孙子。

“大人结……不是,他娶妻了吗?”要是鬼阿婆的曾孙子已经有老婆,就催他每天晚上努力一点,赶在二十八岁之前当爸爸,还怕什么绝后。

小惜摇了摇螓首。“大人刚过二十七岁的生辰,还是迟迟不肯娶妻,直到半年多前才收了两名姨娘,可惜到现在也没听说肚子有好消息。”

“都还没有元配,就先有小三和小四,不管古代还是现代,只要是男人,都喜欢养一堆女人……”双月心里又想到现在都还没有怀孕,该不会鬼阿婆的曾孙子真的身体出问题?古代的医生会治男性不孕症吗?

“……对了!”小惜又想到漏了一个人。“姑女乃女乃身边还有个赵嬷嬷,是当年跟着陪嫁到吴家的丫头,很会狐假虎威,你千万别惹到她。”

“喔。”双月随口应声,其实完全没有听进去,一心一意只想着快点回家。

不过现在是哪个皇帝?距离现代到底是两百多年前,还是三百多年前?因为自己的作品向来以现代爱情为主,学校老师教的历史又全都忘光光,她实在没什么概念,总而言之就是几百年前的清朝就对了。

就这样,两人来到吴家母女居住的小院落,天边已经露出一抹鱼肚白,双月不禁有些恍惚,清朝和现代都在同样一片天空下,太阳也是从东边升起,却相差了几百年,想想真是不可思议。

接下来,双月就照着小惜交代的注意事项,不敢随便开口,只是默默地跟在她身边,看着她如何端着洗脸水进房,还有如何请安。

被小惜唤做“姑女乃女乃”的吴夫人约莫四十左右,以双月这个现代人的眼光来看还是很年轻,脸上没有太明显的皱纹,只是两颊太瘦,显得颧骨突出,下巴也太尖了,给人很刻薄的感觉,对于婢女的请安,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让人有些不太舒服。

而在伺候吴夫人穿戴的赵嬷嬷则是用眼角瞄了双月一眼,跟主子傲慢的态度如出一辙。“新进府的?”

“是,她叫做双月,已经进府第四天了,今天开始来这儿伺候姑女乃女乃。”说着,小惜连忙使了个眼色。“双月,还不快点叫人,拜托赵嬷嬷多多关照。”

“以后还请赵嬷、嬷嬷多多关、关照。”双月从来没说过这么绕口的话,差点咬到舌头。

见这新来的婢女连说话都这么笨拙,赵嬷嬷打从鼻孔“哼”了一声。“这管事究竟是怎么做事的?净派些新来的,一看就知道笨手笨脚,哪会伺候人,根本是瞧不起咱们。”

吴夫人听着跟了自己快三十年,一生未嫁的贴身婢女这么抱怨着,一面检视头发梳理得如何,一面回了两句。“这事儿我会找机会跟阿嫂提的,你就忍一忍,先告诉她该做些什么。”

“是。”赵嬷嬷在主子面前,是一张奴仆嘴脸,不过转个头又换一张。“好了,去把早膳端进来。”

小惜应了一声,就要双月跟她出去。

“你自个儿去就好,她留下来。”赵嬷嬷冷冷地说。

“呃,是。”小惜担忧地瞥了双月一眼,知晓对方想要乘机下马威,之前派来伺候的几个婢女就是这么被骂哭的,只希望她捱得住。

站在一旁的双月并没有留意到小惜的忧虑,对于在这里遇到的人事物,也都没有放在心上,总以为很快就能回到现代。

赵嬷嬷仗着有靠山在,轻蔑地哼了哼。“还杵在那儿做什么?”

“嗯、呃,不然我要做什么?”双月很自然地反问。

她马上找到教训这丫头的理由。“什么我我我?要自称奴婢。”

“喔,那要奴婢要做什么?”想到那些古装戏里的确是这样演的,双月只好入境随俗,跟着说了。

“桌上有刚沏好的热茶,去倒来给姑女乃女乃喝。”赵嬷嬷用下巴努了努说。

双月顺着眼光看过去,桌案上确实有只白瓷茶壶,于是走了过去,拿了旁边的茶碗,倒了七分满,用两手端了过去。

“请喝茶。”她将茶碗递给坐在镜台前的吴夫人。

没想到吴夫人才接过去,马上哀叫一声,茶碗跟着掉在地上,身上的比甲也被热茶溅湿了一小块。“哎呀!你想烫死我是不是?”

她怔了一下。“咦……”有那么烫吗?

“你这死丫头,到底会不会伺候?”赵嬷嬷逮着了机会,一个箭步上前,就扬起右手,往双月脸上甩了一个耳光。

听到啪的一声,双月还没有意识过来,等到一股热辣辣的痛觉从左脸颊上蔓延开来,才醒悟到自己被打了。

而被深藏压抑在她内心深处的阴暗、恐惧和痛苦,也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巴掌,整个被掀了开来……

“为什么要说谎?”

“我没有骗妈妈……”

啪!一个耳光甩了过去。

“妈妈好不容易嫁给一个这么好的男人,他让我们住这么好的房子,还让你去念那么贵的私立小学,没有人会再说你没有爸爸,你居然还说他的坏话……你是故意要破坏妈妈的幸福是不是?”

“他不是我爸爸……”

“早知道当初应该把你拿掉,不要生下来就好……”

双月捂着又红又烫的脸颊,怒瞪着打人的赵嬷嬷,她曾经发过誓,不会再让任何人打她,不管是谁都一样。

“你那是什么眼神?”赵嬷嬷拔尖地质问。

她就像只被踩到尾巴的猫,为了威吓眼前的敌人,竖起了全身的毛。“你敢再打我一下试试看。”

只要没人惹到她,双月会收起爪子,用笑脸与大家和平相处,因为“长腿叔叔”说人是不可能一个人在这世上生存,所以她愿意试着融入群体当中,可是一旦人身受到侵犯,绝对会反抗到底。

因为没人会保护她,所以更要学会自保。

吴夫人马上沉下脸来,忘了自己不过是嫁出去的女儿,现在只是寄住在娘家的外人。“真是反了、反了,一个婢女居然跟天借了胆子,敢用这种口气说话,再给我好好教训教训……”

不等赵嬷嬷再动手打人,双月已经冲出寝房。

双月一直跑一直跑,想要找到大门,想要离开这里。

“鬼阿婆!鬼阿婆!”她一面跑,一面扯着脖子上那条红线,将贴身戴着的琥珀拉出来。“你快点出来……我要回家……快点让我回家……”

她要回去现代!

她不想再留在这里!

她要回家!

可是不管双月怎么叫喊,琥珀里头的黑色小虫子就是一动也不动,也没听到鬼阿婆的声音,更连半个鬼影子也没看到。

不知道跑了多久,就连大门也找不到,还不小心迷了路,双月一脸沮丧地停下脚步,看着面前壮观的假山流水,还有流水不断地从瀑布上流泻而下,在春末之际,带来几许沁凉和幽静,可惜现在的她完全感受不到。

“鬼阿婆!鬼阿婆!”她又急又怒地对着握在手中的琥珀叫嚷。“你不能把我丢在这里不管……不是说要告诉我怎么救你的曾孙子,否则薄家就会绝后吗?鬼阿婆,你给我出来!快点让我回家……”

这个鬼阿婆该不会骗她吧?

还是故意不跟她说,来到清朝之后,就回不去了?

双月又急又气地叫着。“鬼阿婆,我现在数到三,马上给我出来,不然我真的不帮你救人了……一、二……三……”

都已经数到三了,鬼阿婆还是没有现身,她怒气冲冲地从脖子上取下琥珀,就要丢进水池里,可是又想到万一没有它,说不定真的回不了现代。

“至少一护的死神代理证还可以拿来变身,这块琥珀一点用处也没有……”双月有气无力地走着走着,最后坐在一条长廊下头的石阶上。“万一鬼阿婆真的不再出现,那我不就一辈子都要留在这里……”

直到这当口,她才体认到这个可能性很大。

“完了!”双月抱头。“我的连载要是真的开天窗,编辑一定会杀了我,原本出版社还打算在年底帮我出单行本,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真的会被这个鬼阿婆害死……”

就在这当口,一对主仆一前一后地朝这头走来。

“……你是谁?怎么躲在这儿偷懒?”走在后头的贴身奴才小全子瞥见有个婢女坐在石阶上,连忙赶在主子开口之前骂道。

心情很不好的双月听到有人这么质问,原本不想理会,不过想到此刻的处境,还是不得不稍稍低头,于是慢吞吞地站起身来,一脸沮丧地转身面对伫立在廊上的主仆。

小全子一眼就认出她是谁,知晓这名婢女才刚来几天,多半还不清楚府里的规矩,口气才好些。

“你不是双月吗?怎么跑到这儿来了?还不快点跟大人请安?”担心她会受到处罚,连忙点醒。

听到“大人”两个字,双月的注意力马上集中在面前这位虽然不吭一声,但是存在感相当强烈的男人身上,先是注意到他穿在身上的蓝色补服,胸前贴着一块绣有仙鹤图案的方形补子,这种衣服经常在一些古装戏里看过。

待双月的目光又往上移了几寸,面前这个剃了头月亮门的男人,有着一双浓黑的眉,深邃墨黑的眼瞳,一管挺直的鼻梁,不过两片薄唇习惯紧抿着,足见其个性的不苟言笑,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可以说严谨俊美,但也十分冷酷,完美的脸型像冰雕似的,特别是那两道打量着自己的冰冷目光,可是会冻死人,让她不禁联想到喜欢的漫画人物。

原来他就是鬼阿婆的曾孙子,双月忍不住瞪着“罪魁祸首”,俗话说袂生牵拖厝边,用在这里刚刚好,这个男人不会生,活不过二十八岁,关她什么事,害自己被困在清朝,就算很像她最爱的白哉,也没有半点好感。

薄子淮面无表情地睥睨着身形矮了一截的婢女,见她目光不善,可没见过有哪个婢女敢用这样怒气腾腾的眼神瞪视主子,俊脸旋即一寒,连嗓音都像是没有温度。

“她是新来的?”

“是,大人,她叫双月,才刚来几天,记得今天是被派去伺候姑女乃女乃。”小全子连忙回话。

听见贴身小厮这么回答,薄子淮的视线不着痕迹地扫过双月红肿的脸颊,上头还残留着一条条指痕,很明显的是才挨了巴掌。

“犯了错就该受罚,牢牢记住这回的教训。”这也是主子的权利。

双月抡紧了握着琥珀的小手,很想朝对方大吼,也不知道是被谁害的,居然还有脸说这种话。

“你……我……”双月很想全盘托出鬼阿婆所说的事,可是就算讲了真话,这个男人也不会相信,偏偏鬼阿婆不出现,自己一点办法也没有,她简直愈想愈呕,气到说不出话来了。

薄子淮见面前的婢女眼神带着反抗,还有挑衅,目光也益发冰冷。“主子就是主子,先认清自己的身分。”

这下子让双月恨不得用“亲切用语”来问候他。

早知道薄家最后的一个子孙是这种不明是非的男人,双月宁愿被鬼阿婆纠缠一辈子,就算被吓死,也好过气死。

为了帮双月解围,小全子恭敬地提醒道:“大人,时辰不早了。”

他收回冷淡的眸光,将右手伸向贴身小厮。

小全子连忙把捧在手上的凉帽递给主子。

“带她到管事那儿领罚。”薄子淮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领罚?双月没想到挨了一巴掌还不够,居然还要处罚她,这个男人未免太不近人情了,就算是家里请来的佣人也有人权……

“这里是清朝,哪来的人权?”双月正想上前理论,却在下一秒意识到自己置身何处,顿时满腔的怒火全都熄了。

现在的她只是一个被买进府里来的“婢女”,不但没有人身自由,这条命也是属于薄家的。

“没人跟你说过大人住的地方不能乱闯吗?”小全子见主子走远了,才好心地提出警告。“下回不要再犯了。”

她没有听见小全子在说些什么,只是领悟到要是这辈子都得困在这个朝代当中,真的只能自求多福了。

“吓傻了吗?”见双月脸色惨白,小全子不禁叹了口气,虽然也才十来岁,不过很懂得生存之道。“你并不是第一个在姑女乃女乃那儿受委屈的,以后做事伶俐点,嘴巴甜一点,日子就会好过。”

“我要回家……”双月真的好想哭。

“听说你是被亲戚卖到府里来为婢的,既然这样就想开一点,安安分分地在这儿做事,要是伺候得好,说不得老夫人哪天心情好,还会帮你配个姻缘。”他也只能这么安慰了。“走吧,我带你去管事那儿领罚。”

当小全子往前走了几步,见双月还站在原地发呆,于是开口催促。“快点跟上来,要不然处罚会加重的。”

她将琥珀握在手中,巴不得将它碎尸万段,最后终于移动脚步,跟上走在前头的小全子。

难道她真的回不了家了?

真的一辈子都要困在这里?

当天夜里,府邸内一片静谧,几乎所有人都就寝了。

“……好些了吗?”豆大的烛光下,小惜熟练地在双月被打得红肿的手心上抹着药膏,一时之间,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中药味。“挨这几下板子算是最轻微的处罚,忍一忍就过了。”

双月垂头丧气,不太想说话。

其实这点疼痛不算什么,因为真正的伤口是看不见的,只是觉得很无力,也很无奈,一直想着鬼阿婆为何要这样陷害她。

“唉!咱们这种人能争什么,只有认命了。”小惜叹道。

她口中低喃。“认命?”

“没错,就是认命,只有这么想,日子才能过得下去。”将药膏收好,小惜又叹了口气。“幸好管事准你休息两天,大后天再开始干活,所以什么都不要去想,把饭菜吃一吃就快睡吧。”

说完,小惜就先爬上床榻,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坐在凳子上的双月愣愣地看着桌上的饭菜,其实就是一碗白饭,不过有点类似糙米饭,加上一小碟青菜,还有几块豆腐,虽然很饿,却是一点胃口也没有。

真的要认命吗?

双月想着“认命”这两个字。

“如果我真的会认命,十岁那一年就不会……”逃离继父的魔掌,还勇敢地举发对方企图侵犯自己的恶行,却被亲生母亲所憎恨,只因为自己毁了她的幸福婚姻,和优渥舒服的生活,那是双月心中最晦暗最沉痛的记忆。

她慢慢地起身往外走,站在屋外的小院子。

想到天上的月亮明明也是同一个,她却回不了原本属于自己的世界,双月有股想要大叫的冲动。

“我不要死在这里……”双月低声喃道。

“小月月,活着一天,就要为那天而努力,要在自己的历史上留下痕迹,不管多微小、多痛苦,只要能证明自己曾经活在这世上就值得了……”

想到以前“长腿叔叔”经常鼓励她的话,比起过去经历过的痛苦,这点困难真的不算什么,鬼阿婆要是以为把她丢在这里自生自灭,她就会认命、会服输的话,那可就大错特错。

这么想着,双月将双手放在嘴巴前面,做成喇叭状。

“我、要、活、下、去!听到没有?我一定会活下去的……”双月不禁拉开嗓门,大声地对着面前的漆黑喊道。“鬼阿婆,你等着看吧!”

就在这时,四周的屋子内传来婢女们的低骂。

“都三更半夜了,你在嚷嚷些什么?”

“你不睡,别人可还要睡……”

“快回去睡觉!”

双月忘了会吵到别人,便不敢再作声,又见鬼阿婆还是没有出现,只能失落地叹了口气,转身回到房间内,然后把桌上的饭菜一扫而光,要战斗就要先保存体力才行。

今天一下子经历太多的事,双月原以为自己会失眠,不过当她躺下来没几秒便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直到这时,一抹半透明的老妇身影终于现身在榻前。

“丫头,就是要有这样的魄力,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才行,薄家的未来就全靠你了……”薄太夫人露出难得的慈祥笑容,并不是她不想现身,而是不能干预和透露太多。

由于累积了十世积善助人的大功德,得以列入仙班,不需再受轮回之苦,却在偶然的机会之下得知薄家将会在曾孙子这一代绝嗣,不得不恳求菩萨允许,希望能尽最后一点心意,只因在这十世当中,其中有六世都嫁进薄家为媳,也就是这份世间难得的缘分,让自己割舍不下。

不过菩萨也是有条件的,因为不能任意改变凡人的命运,所以必须等到双月亲口答应帮这个忙,才能将她带到清朝,融入这个朝代,而接下来的结果是好是坏,也全在这个丫头的一念之间。

薄太夫人可是把全部的希望都交付在双月手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自求多福最新章节 | 自求多福全文阅读 | 自求多福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