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主算什么 第九章

作者 : 子纹

当连永喜睁开眼睛时,房里一片黑暗,有半刻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最后猛然的坐起身。

完蛋了!她赶忙下床,在床的四周找寻自己的衣服,瞄了下时间,时针已经超过了九点,她出声。

这该死的温亦杰,她再也不相信他的抱一下了!这下她要怎么跟妈妈交代?

用手随意的顺了下头发,拉开门,还好,外头没有半个人影,她偷偷模模的溜出了温亦杰的房间。

见一楼客厅有着光亮,还有人交谈的声音,她的心一惊,只敢在楼梯口探头探脑。

“永喜,你几时改行当小偷?”雷意大如洪钟的声音响起。

连永喜只能在心中强力诅咒他,不太情愿的现身。

一出现,她就发现温亦杰刚好看向她,她不由得瞪了他一眼。

他见了只是微微一笑,黑眸中闪过一丝对她的温柔。

“这位是?”罗瑶净柔声开口。

连永喜这才注意到她,她大概猜得到眼前这个白净灵秀的可人儿身份了。

就算温亦杰已经强调他对她没有男女之情,但是看到这样的美人胚子,连永喜还是受到程度不小的打击。

罗瑶净很漂亮,不论外观或气质都超过她百倍不止。

她不懂,为什么温亦杰会不喜欢她?

她很漂亮,讲话轻轻柔柔,反正就是那种人见人爱的大家闺秀,虽然知道她是詹玉莲内定的媳妇人选,但是自己还是没办法讨厌她。

“她叫连永喜。”温亦杰起身,拉住了她的手,替两人介绍,“永喜,她就是罗瑶净。”

“你好。”连永喜强迫自己开口,好险温亦杰坚定的握住了她的手,他的存在安抚了她的不安,也使她心中滑过甜蜜。

“连永喜!永喜……”罗瑶净轻笑,“这个名字真好,永远喜乐,听起来就觉得很舒服。”

感动!连永喜的双眼泛着水亮,终于遇到一个识货的人,知道她有一个好名字了。

“明明就是太监名。”雷意撇嘴。

“永喜不是外人,不用跟她讲客套话。”靳偌文也放冷箭。

罗瑶净闻言,脸微微一僵,不自在的看向当事人,果然看她一脸阴郁。

“永喜,你别放在心上,雷哥和靳三哥并没有恶意。”她的声音有些气弱。

连永喜冷哼了一声,“罗小姐,你不用替他们道歉,反正他们两个都是狗嘴吐不出象牙。”

温亦杰瞄了她一眼,看表情就知道他们踩了她的死穴。

“老大,你自己说句公道话,瑶净说永喜有个好名字,但是我觉得明明就是一个太监名,这样有错吗?干么说我狗嘴吐不出象牙?”雷意一面替后到的连永喜倒红酒,一面不服气的陈述。

温亦杰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拉着女友坐到身旁。

连永喜迟疑的目光立刻看向罗瑶净。

罗瑶净的美目也惊讶的看着他们。

最后,罗瑶净疑惑的咬了下下唇,“永喜……你是杰哥的女朋友吗?”

“不是!”温亦杰还没有开口,连永喜已经先开了口,“你别误会。”

温亦杰不满的紧捏了下她的手。

她不自在的看了他一眼。

自己也不是故意要这么说,只是罗瑶净看来一副娇弱的样子,她实在不想要打击她。

他是对人家没意思,但她可不敢担保,罗瑶净这个似水的大美人也抱着同样的观感。

罗瑶净微微一笑,“我不会误会!只是你们……”她专注的看着他们紧握着手,“真的不是男女朋友吗?”

“不是!”连永喜猛然的抽回自己的手。

雷意与靳偌文面面相觑,怀疑这丫头是不是脑袋有问题,而温亦杰也看来一副不太爽的样子。

罗瑶净甜美的一笑,“可是我觉得杰哥喜欢你。”

“怎么有可能?我不漂亮而且还——”

“你是不漂亮,”温亦杰冷冷的打断了她的话,“而且还没脑子。”

听到他的批评,她猛然转头瞪他。

“我只是重复你的话!”像是赌气似的,他不悦的撇开头。

“我可以批评我自己,”她想也不想就把他的头扳回来,“但你不可以批评我!”

“我高兴怎么样就怎么样!”

“凭什么?”

“凭我高兴。”

“幼稚!”她啐了一声。

“现在幼稚的不知道是谁。”

“你好样的,温亦——”

突然罗瑶净的轻笑声响起,然后是雷意和靳偌文的爆笑声。

“你们是男女朋友。”罗瑶净语带肯定的说,“如果还不是的话,杰哥你得要加把劲,别让永喜跑了。”

听到这番话,连永喜感到相当意外,她还以为——难道她误会了吗?

“你不是打算嫁给他吗?”

罗瑶净的反应像被吓到似的,“我?!嫁给杰哥?!为什么要嫁给他?”

“因为——我妈说……”

“连永喜,”温亦杰瞪着她,“你是耳朵有问题吗?我在房里不是已经告诉过你,我跟瑶净之间,根本没有男女感情!”

“可是,我妈说——”

“不要再跟我说你妈说!”他近乎咬牙切齿,“不然我掐死你!”

她立刻闭上嘴,但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要开口,“可是,我妈——”

温亦杰恶狠狠的瞪着她。

“哎唷!”她忍不住嘟囔,“你好歹让我把话讲完好不好?我只是想说,我刚才没有出来吃饭,我妈看见了,难道没有问什么吗?”

“我告诉她,我叫你出去帮我买东西。”他的脸色还是不怎么好看,“她没有怀疑,九点就回去房间睡觉了,这样行了吧?”

“行。”她不太情愿的说。

“饿了吗?”他并没有忘记她还没吃晚餐。

“有一点。”

温亦杰对雷意使了个眼色,可雷意却视而不见。

他自认是温家的贵客,怎么有可能动手替连永喜张罗吃的。

温亦杰皱起眉头,看向靳偌文,后者却也拿着红酒陶醉的轻啜,就像在告诉他自己的女人自己搞定,哪有推给别人的道理。

“我去厨房拿。”罗瑶净站起身。

“不用了啦!”她才舍不得让娇弱的大美人替她做事,“我自己去就好了。”

“没关系。”罗瑶净对她微微一笑,要她不要放在心上。

“哇!她好有气质!”看着她的背影,连永喜不由得惊叹。

“是啊。”雷意点头认同。

“她是小公主!”靳偌文叹道,“可是再瘦一点就更完美了。”

没好气的看向靳偌文,她真的觉得他应该去看医生。

“你为什么会不喜欢她?”怀疑的转头看着身旁的男人,她问。

温亦杰一手拿着红酒,一手轻抚着她的后背,耸了耸肩,“认识太久,在她还包尿布、鼻子挂着两条鼻涕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任何一个男人应该都不会对这样的女人有太过分的遐想。”

“可是她女大十八变耶!”

“别再质疑我的话,”他皱眉看着她,轻拧了一下她敏感的腰,“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现在喜欢的是你。”

拍开他的手,她的心头却是暖呼呼的。

“真是感人肺腑!”雷意吹了声口哨。

“没想到温大少爷还有人性,”靳偌文也咧开了嘴,“不过永喜,你也不要太感动,要注意喔,温大少爷讲的是‘现在’喜欢你,这代表着明天他未必还会喜欢你喔!”

他真的很会杀风景!永喜火大的看着靳偌文。

靠在温亦杰的肩上,她肯定自己占有他心里重要的位置,不管未来情况是否不变,她喜欢现在的感觉,这才是最重要的。

在罗瑶净贴心的帮助之下,连永喜可以跟着她一起到机场送温亦杰到越南出差。

“谢谢你。”在温亦杰用电话跟公司的人交谈时,她对罗瑶净说。

若不是因为她开口坚持要她做陪,她可没办法使妈妈同意让她跟着他们来机场。

“别客气。”罗瑶净甜甜一笑,“不过我觉得,你真的得要找个机会跟你妈妈谈谈,毕竟你跟杰哥都那么……”她保守的说,“亲密了。”

闻言,连永喜不由得脸一红。

“我先去楼上喝点东西。”看到温亦杰走过来,罗瑶净识趣的把空间留给小俩口。

“这次我要去越南两个星期。”他揉了揉女友的头发,“你得要乖乖的,别再捅楼子。”

连永喜有些恼怒的看了他一眼,“放心吧!过几天我就要开学了,整天只能上学、放学,能捅什么楼子。”

“最好是这样。”他低头吻了吻她的脸颊,很惋惜的叹气,“真想带你一起去。”

她忍不住露出一个微笑,伸手勾住了他的颈项。

对他动真心的同时,也希望他能对自己有一点感情,而今感觉像是美梦成真,谁能想像他们一开始就像两个冤家?

“你会想我吧?”她露出恐吓的目光。

“傻瓜。”他轻敲了下她的头。

“这是什么意思?”她坏坏的踮起脚尖在他的耳畔轻轻吹气,“是会还是不会?”

“你真是越来越大胆!”被这番挑逗搞得心猿意马,温亦杰头一侧,吻了下她的唇。“你乖乖待在家里,等我回来,知道吗?”

“知道。”她紧紧的抱着他。

她微笑的送他出关,眷恋的视线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才心惊的发现他才离开,她已经开始想念。

上学第一天,连永喜放学之后,先回房洗了个澡,准备到厨房去帮妈妈准备晚餐,却听到外头庭院的嘻笑声。

她一边绑头发,一边将好奇的目光看向外头,从落地窗望出去,却发现这一看可不得了,也顾不得没有穿鞋,她一马当先就冲了出去。

“瑶净、泉哥,你们在干么?”明明放在屋后的脚踏车,现在竟然被这一老一少给牵了出来。

“泉哥在教我骑车!”罗瑶净的俏脸因为兴奋而红扑扑的。

罗瑶净真的是个娇滴滴的大小姐,什么都不会,不过也没人指望她要会什么,只是——

“别骑了!”连永喜双手合掌,祈求的讨饶,“若你们两个有任何一个人受伤,我就死定了!”

“不会有事的。”温金泉不知天高地厚的表示,“在这里,谁敢说我一句不是。”

是没人敢说他,但不代表她也有同样的待遇啊!连永喜摇头看着他扶着载着罗瑶净的脚踏车,缓缓移动。

“泉哥,不是这样。”连永喜拗不过他们,只得在旁边提醒,“你要扶在后头座位那里,让瑶净自己控制方向。”

温金泉闻言,立刻照着做。

在夕阳余晖照射下,庭院里和乐一片。

但俗话说的好,好的不灵,坏的灵——

罗瑶净突然重心不稳,脚踏车硬生生的往右侧倒。

不远处的连永喜连忙要上前去扶住,但较近的温金泉却比她快了一步,可因为力量不够大,不仅没把人给扶住,反而被倒下的脚踏车和罗瑶净给撞倒在地,额头还硬生生的撞在地上。

连永喜见了,心脏几乎停掉。

“泉哥?!”她马上冲到了他们的身旁,“瑶净,你们没事吧?”

罗瑶净了一声,“我的脚好痛!”她的左脚被压在脚踏车下,而温金泉则一动也不动的趴在一旁。

“泉哥?!”连永喜脸一下惨白,轻触了下温金泉,一把将他翻过来,就见他紧闳着双眼,额头上有一道醒目的伤痕,鲜血满布他的脸。

罗瑶净倒抽了一口冷气。

因为悬心于昏迷的温金泉,所以连永喜根本还没想到温亦杰知道这件事之后随之而来的怒气。

当她在医院里看到风尘仆仆走进来的男人,她的眼底闪过惊讶,也顾不得自己的妈妈在一旁,快速的冲向他。

“我在机场的时候说过什么话?”温亦杰喘息着,一下飞机,他便马不停蹄的赶来,一看到她,无法抑制的怒火狂烧。

他盛怒的神情使她不由自主在离他一步之遥的距离停了下来,“我……”看着他,她惊得连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答应我不会闯祸,不会捅楼子,”他用力的握住了她的手腕,“那我爷爷现在躺在医院里是怎么一回事?”

“我可以解释……”她的音量显得微弱而心虚。

“你最好是有!”他严厉的看着她,“可是我现在没空听。”

愤愤的甩开她的手,看着走向他的詹玉莲,他沉着脸问:“现在情况如何?”

他的怒气几乎使詹玉莲发寒,“老爷子还是昏迷不醒,不过医生说伤口没什么大碍,等一下应该会醒,只不过,”她担心的说,“瑶净她的脚也被压伤,听医生说,得卧床一个月左右才能下床。”

温亦杰的脸一凝,对连永喜视而不见的进入病房。

詹玉莲也不认同的看了她一眼,才跟着离去。

咬着下唇,连永喜委屈的想哭。这件事错不在她,为何她得要承受一切的责任?

“永喜。”吕幸珠安慰的拍了拍女儿的肩膀。

刚才她已经听女儿讲过事情的前因后果,所以也知道错不在永喜的身上,只是人家好像不肯听她们母女的解释。

“妈……”

“我们回去吧。”吕幸珠轻声说。

她摇头,“可是我想等泉哥醒来。”

吕聿珠叹了口气,“我知道,只是我们得回去整理行李。”

“为什么?”连永喜的心一突。

“刚才太太跟我说了,”吕幸珠也是无奈,“你犯了这种错误,她跟刚下飞机的少爷通过电话商量之后决定,温家没办法再留我们。”

闻言,心就像倏地被冷风灌进似的紧缩难受。

“走吧。”吕幸珠拉着女儿,“老爷子福大命大,一定会没事,我们回去整理东西,别让太太难做人。”

像是被人抽去力气似的,连永喜只能被牵着走。

泪水在眼眶里头打转,但是她倔强的没让它滑落。

她才不会哭,如果温亦杰真的认为她只会闯祸,伤害了他最亲爱的爷爷而赶她走的话,她认了,她才不会把泪水浪费在不信任她的人身上,绝对不!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金主算什么最新章节 | 金主算什么全文阅读 | 金主算什么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