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腹黑太岁 > 第一章

腹黑太岁 第一章

作者 : 子纹
    “这一切都是妳这个扫把星惹的祸。”一大清早,刘家的屋子里就传来痛责声,“老天爷啊!我们刘家是做错了什么事,这辈子跟妳这种破格查某扯上关系!妳给我跪下!”

    侯心彤听到不留情的指责,喉咙不由得一紧。

    “妈,有话好好说,”一旁的杨如意站出来,想替自己的女儿求情,“发生这种事也不是心彤愿意的。”

    “妳还敢站出来说话?这一切都是妳惹来的,”葛兰珍一听更是怒火上升,扬起手甩了她一巴掌。“都是妳带来的拖油瓶害的!”

    “妈!”侯心彤连忙上前护在自己的母亲前面,面对葛兰珍,“奶奶,妳不要动手打人。”

    “心彤没关系,妳少说两句。”杨如意垂下眼帘,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这些年来,她战战兢兢的在刘家过日子,辛苦是没话说,毕竟这是她选择的人生,但就是可怜了她唯一的女儿心彤。

    心彤不满一岁时,她丈夫就因气喘发作而过世,她辛苦的带着心彤四处打零工,经济困顿的她一直四处飘零,生活没有着落,而在心彤十岁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她遇到了初恋情人刘绍青。

    那时甫丧妻的刘绍青才成立建设公司没几年,跟她重逢之后,两人便陷入热恋。

    最后他们不顾刘家上下的反对在南部结婚,然后新婚的两人便带着心彤上台北。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安心的带着孩子过着平稳的生活,谁知道天不从人愿,她们母女俩一进刘家门,刘家便发生了不少事。

    原本她婆婆葛兰珍还以为是她不祥,谁知道最后算命的结果却全都指向心彤,说她命中带煞没福气,享不了福,刘家就是因为跟这孩子扯上了关系才会开始一连串的苦难。

    从那一刻开始,心彤在这个家不单是个被人瞧不起的拖油瓶,还是个扫把星,完全没有地位可言。

    刘家的家境算是不错,但是心彤却只能住在主屋后方那间又小又闷热的杂物间,平时根本不能踏进刘家主屋一步,进出只能走后门,吃饭更不能同桌,小小年纪就孤孤单单一个人过,这一切看在她这个当妈妈的眼里,是既心疼又难过,却又无力改变现况。

    她的第二任丈夫刘绍青死去的妻子,留下一个宝贝女儿刘景蓉,从小就被打扮成漂亮的洋娃娃,她无法好好照顾自己的女儿,却得尽心尽力的伺候刘景蓉这个骄纵的大小姐,刘景蓉还会三不五时故意捉弄陷害心彤,让心彤动不动就被葛兰珍痛打一顿。

    最后还是丈夫看不下去,便做主出钱让心彤国中毕业之后就到国外去念书,这才稍稍中止了心彤的苦难日子。

    可没想到,今年心彤不过才毕业回国,因为想要替她过五十岁的生日而回刘家一趟,刘家她那成了植物人多年的公公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一命呜呼了。

    这件衰事理所当然又怪到心彤的头上,婆婆说因为心彤是扫把星,与她扯上关系就是会有坏事发生。

    “死丫头,”葛兰珍愤怒的推了推侯心彤的头,“在外头待得好好的,回来做什么?一回来就克死了爷爷!妳是存心来找麻烦的吗?接下来想克谁?我吗?妳这个恶毒的丫头,还不给我跪下?”

    侯心彤不想让自己的母亲难做人,只好不太情愿的跪下来。

    为了在刘家这个大户人家平稳过日,她们一直小心翼翼的伺候一大家子人,只不过世事难料,她们才搬进刘叔叔家的大房子没几天,刘爷爷便失足从楼梯上摔下来。

    这一摔,刘爷爷成了植物人,刘叔叔也因为家里和工作两头烧,精神不济在工地发生意外,虽然生命无虞,却断了两只手指头,怀孕的妈妈也因为在花园修剪花草时不注意摔了一跤,肚子里的孩子没了不说,还从此再也无法生育。

    总之刘家大小风波不断,刘奶奶将一切的家运不顺都怪到了她们母女的身上。刘奶奶听别人的介绍去求神问卜,结果竟然说是她的命格不好,所以才会一出生就克死了父亲,母亲也因她而吃苦。

    从今尔后,她在这个家里只能当个隐形人,这个美其名是她家的地方,没有带给她丝毫的归属感。

    这些年来,她的生活被刘家所操控,说她眼睛长得不好,所以她去割了双眼皮;说她牙齿不整齐,所以她带了好几年的牙套,还拔了几颗臼齿。

    今年她好不容易在国外拿到了学位,加上妈妈要过五十岁生日,所以她特地回台湾。

    没想到刘爷爷竟然在这个时候过世,刘叔叔的公司还被倒了一大笔帐,这更加深了刘家人认为她是个扫把星的看法……

    侯心彤垂下眼眸,曾经她认为刘家对她的指控不公平,但这些年来一连串的巧合,让她都开始怀疑自己真的命中带煞,一出生就注定了是个不祥之人。

    “下个星期妳就去相亲,”葛兰珍冷着一张脸,“只要妳嫁出去,变成别人家的人,我们刘家才能真的雨过天青。妳要带衰,就去带衰别人家,放过我们刘家。”

    侯心彤闻言再也忍不住了,“我不要相亲!”如果她嫁人真的会害了别人,那她干么嫁?反正时代已经变了,她可以一个人活得很好。

    “现在没人问妳的意见,”葛兰珍瞪了她一眼,手中的手杖不留情的挥向她,“我已经全都安排好了,我对妳算不错了,替妳找了户大户人家,妳一嫁过去就是个少奶奶,如果妳不要带衰人家的话,或许可以享一辈子的福。”

    侯心彤压根不相信视她如敝屣的葛兰珍会如此厚爱她,还大户人家咧!她想都不敢想。

    “我想先工作几年再谈这件事。”

    “我没问妳的意见!”葛兰珍用力的拿手杖敲击地面,“如果妳不去,那妳就把行李收拾好给我滚出去!”

    “出去就出去!”侯心彤实在受够了,她猛然站起身,反正这个家她早就不想待了,要不是为了母亲,她根本不会如此忍气吞声。

    “妳——”葛兰珍讶异的看着她反击,眼神一冷,“好极了!妳是存心跟我杠上了是吗?好,要滚就滚,顺便带着妳妈一起滚!”

    “这是我的事,不要扯上我妈。”她没有料到葛兰珍会拿母亲开刀。

    “因为一切都是她的错,谁叫她生了妳这个扫把星!”

    “妳——”她气愤得双手握拳,看着一脸苍白的母亲,在心中诅咒了一声,“我知道了,我会照妳的安排去相亲,但就这一次,相亲过后,不论成不成功,我都会离开这里,妳不要再把我的事扯上我妈。”

    葛兰珍哼了一声,一脸的不屑。

    “心彤——”杨如意心疼的唤着女儿。

    侯心彤低头看着泪如雨下的母亲,轻摇了下头,示意她不用说了,她会自己照顾自己,在国外求学时,她不就是这样熬过来了。

    在这个家里,妈妈人微言轻,替她求情到头来只会落得自找苦吃的下场,妈妈辛苦了大半辈子,现在年纪大了,总不能再回去过那种飘零的日子,如果因为她的离开而能让妈妈过安稳的日子,她愿意,反正她也不想再待在刘家。

    她看着一脸得意的葛兰珍,脸上保持面无表情的神色。

    扫把星……多年来,她一直被说是个不祥之人、不会幸福,被葛兰珍找来跟她相亲的对象还真是可怜,他一定不知道她的“威力”吧!不然干么跟她相亲?

    反正只是见个面,她打定主意不会跟这个人有太多的瓜葛,如果她真的不祥,那就一个人过一生就好,不要害别人。

    她用力的握紧冰冷的双手,努力的克制着在眼眶打转的眼泪别掉下,她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当初那个任人欺凌的小孩,她绝不会在葛兰珍面前示弱。

    ********

    这个相亲对象十之八九跟葛兰珍有什么深仇大恨,不然葛兰珍怎么会要她这个扫把星跟对方相亲呢?

    坐在五星级饭店的餐厅里,虽然求学时念餐饮系、非常喜欢美食的侯心彤,现在也因为紧张而对眼前的美食没有太大的食欲。

    她的脑子飞快的转动着,她没想到在被刘家视为隐形人多年,最近又添了一笔滔天大罪——克死刘爷爷之后,葛兰珍真的安排了一个如她所言、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来跟她相亲。

    她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懒懒的拿着小汤匙搅拌着面前的咖啡,想起了今天出门时,妈妈企图阻止她来时所说的那一番话,她更加肯定这对象一定得罪了葛兰珍,葛兰珍才会这么恶整他。

    对方的家世背景很显赫,三、四十年前在大稻埕以进出南北货起家,在食品、电子方面都有投资,这几年更开始设立走高价位路线的连锁超市,看准现在的消费者愈贵一定愈好的心态,卖的都是高级货。

    宁家的资本雄厚,她若真的能嫁进去,确实是个少奶奶,不过先决条件是她嫁的男人身体要够强壮、运气要非常好才行。

    宁梓扬——跟她相亲的那个男人,他已经迟到了快三十分钟,但是她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反正从小到大,她被当成隐形人习惯了,就算被宁梓扬放鸽子也无所谓。

    妈妈说宁梓扬不满七个月就出生,在那个年代,还卖了两栋房子才把他的小命给救起来,要不是这男人会投胎,出生在富有的家庭,他早就一命呜呼了。

    不过命虽然救了回来,但是却从小体弱、病痛缠身,因为台湾的气候潮湿,容易引发过敏,所以从小他便被安排到国外住了好长的一段时间,三年前才回到台湾,而正热门的高价位超市便是由他主导的案子,不过纵使能力卓越,但还是个不折不扣的药罐子。

    这种身体竟然要跟她这个扫把星相亲?若宁梓扬真娶了她,又那么不巧没几年就去见阎罗王,那这辈子她真的当定一颗威力无敌的扫把星了。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扮了个鬼脸。

    妈妈跟她说了那么多,就是希望她可以拒绝这次的相亲,但是她知道一旦自己擅自妄为,最后吃苦受难的还是妈妈,所以为了妈妈,即使她再不情愿还是得来。

    其实她有想过,难道这辈子她们母女俩只能这么过日子吗?无法逃脱窘迫的局面,只能照着别人的安排走吗?

    侯心彤失神的将视线移到窗外,梅雨季节到来,三天两头便下雨,下得人的心情也跟着浮躁了起来。

    等相亲过后,不论成或不成,她都要离开刘家,远远的离开。她不担心自己,只担心妈妈吃苦受罪,但若她再也不出现在刘家,母亲的处境应该会好过一些吧

    在等人的时间里,她忍不住又想了宁梓扬这个人,他是宁家的二少爷,知名学府毕业的高材生,在家族企业上班,能力卓越,不过因为身体不好,大部份时间都在家里用网络处理公事,必要时才会去公司。这样的他在外界眼中,更增添了些许神秘感。

    侯心彤从没见过他,但不知为什么,就是一种直觉,几乎是他一进餐厅,她便认出他来。

    这个男人戴了一副眼镜,样貌斯文,穿着合身的西装,但或许是因为消瘦,所以身形更显修长,他长得比她想象中还要好看许多。

    她缓缓的站起身,看着他笔直走到自己的身边。

    “侯心彤小姐?”他低头看着她问。

    侯心彤点头,“是的。”

    宁梓扬斯文的脸庞因为鲜少接触阳光,所以肤色不是健康的古铜色,而是略微阴郁的白皙,但是这样的外貌依然无损他的英挺。

    他打了个手势,“请坐。”简单的语调,掩不去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凌厉气势,他的态度跟他苍白的外表有点格格不入,“我一个小时之后还有个会议要开,所以我们就直接切入正题吧!”

    这么无礼的态度令侯心彤心生不悦,她眼睛一眨,仍然让自己保持微笑。

    “我不会娶妳,”他言简意赅的说,“无论妳做任何努力,我都不想跟妳扯上关系,所以妳不用白费心机了。”

    侯心彤脸上的笑容因为他的话语而缓缓逝去。她是被逼来的,看来,他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锐利的眼神落在她的脸上,“我看过妳的数据,知道妳是刘家的继女,也知道刘家因妳进了门,所以开始了一连串不幸的事,不过,妳整型手术做得还不错,妳很漂亮。”

    侯心彤可以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血液霎时被抽离,整个人瞬间石化,她听出他语气里的鄙视,就好像刘家人对她的态度一样。

    “可惜我对人工美女没什么兴趣,”他眼中闪烁着冰冷的光芒,“我奶奶跟葛兰珍几百年没联络,巧遇之后莫名其妙的安排了这场相亲闹剧,”宁梓扬的声音并没有特别提高,但是却清楚的传进她的耳里,“但现在就由我来结束,请妳不要白费心机了。”

    她的脸色不自觉的转为苍白,她注视着眼前这个男人,过去自己不受欢迎的回忆浮现在她的脑海中,他眼中的轻蔑使她感到窘迫,虽然从小就被人叫扫把星,但那也只限于刘家人,现在被个不相识的人如此直言批评,她顿觉无比难堪。

    她是个扫把星,一出世就注定不幸,就连一个陌生人都避她如蛇蝎。

    “你知道我的一切?”她轻声的问。

    他轻挑了下眉,“该知道的都知道。”

    她脸色苍白的看着他,“你认定我是个代表不幸的人,既然不喜欢我,今天为什么要来?”

    宁梓扬不客气的瞥了她一眼,“因为我奶奶坚持我一定得来,我已经给了交代,所以还请妳高抬贵手,回去说妳对我没兴趣,放我一马。”

    侯心彤的双手在桌子下方用力的交握,极力的压抑住浑身颤栗的感觉。这家伙认定她会缠着他不放?

    “因为我是扫把星吗?”

    他冷冷的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及一副快要晕倒的样子,他并不是想要对她如此残忍,而是他实在受够了像她这种外表看来胆怯,实际却无情的女人。

    他早产,心脏发育不健全,动了几次手术,自他有记忆以来,他总是三天两头就躺卧在床上。

    他没有多采多姿的童年,也不能像正常人一样跑跑跳跳,他知道女人接近他是为了什么,在多年前的一段感情已经让他明白,女人接近他的目的只是因为他所代表的权势财富,而不是因为他个人,毕竟哪一个正常女人会喜欢上一个随时可能蒙主宠召的对象。

    “你拒绝我,是因为你也认定我是个扫把星,”见他没响应,她的语气不由得激动了起来,“怕跟我扯上关系,早晚有一天会害死你吗?”

    宁梓扬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嘲讽的笑痕。扫把星?现在是文明的二十一世纪,这女人在鬼扯什么?

    “无知!”他丢下这句话,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侯心彤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脉搏紊乱的跳动着。

    他的话像是狠狠的甩了她一巴掌,正如他所言——她长得很美,不过是个人工美女。但像他这种天之骄子怎么会了解她为什么要忍受那些皮肉痛苦,不停的进行改造的原因。

    若能选择,她也想要保有原来的自己,她做尽一切,不过是想要让可怜的妈妈能在刘家好过一点,让自己有机会可以得到刘家的一丁点认同。

    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她不知自己为何要忍受这一切,又不是她愿意的!她猛然站起身,没有理会周遭投射而来的目光。

    她早已习惯面对众人嘲笑的眼神,从她在小学四年级随着母亲改嫁,成了众人眼中的拖油瓶之后,这些眼神早就如影随形的跟着她不放。

    只是为什么宁梓扬的眼神会令她心痛?会令她不想再忍受、令她想哭?他不过就是个比路人好不了多少的陌生人。她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她没哭,因为她知道泪水无法改变什么。

    有一瞬间她厌恶了一切,从离开家乡,随着母亲来到这个大都市,她成了任人摆布的娃娃,就算跟着母亲改嫁,她有了新家人,但是却从来没人重视过她。

    只要那个家一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都说是她带衰的,因为她是个一出生就克死亲生父亲的扫把星,久而久之,连她都快认为自己是个扫把星了。

    从小到大,她不停的告诉自己人定胜天,只有这样,她才有动力让自己向前走,难道她的努力真的无力回天、无法摆脱一切吗?

    无法再忍耐和压抑的愤怒促使她冲了出去,看着电梯在她眼前阖上,她诅咒了一声,想也不想的脚跟一转,找到楼梯后一鼓作气的冲下楼。

    她奔出饭店,气喘吁吁的在人行道上拦住了宁梓扬。

    “喂!”她伸出手,从他的身后一把抓住他。“你给我站住!”

    宁梓扬没有料到她会突然冒出来,脚步不由得踉跄了一下。“妳……”

    “你给我闭嘴!”她冲着他吼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全世界只有你委屈吗?你不想来,我就想来吗?如果我不来跟你相亲,我妈妈就会被赶出去!没错!我是个人工美女,但你以为那是我愿意的吗?被人说面相不好而被拖去动刀是什么心情你懂吗?我一直努力的想要让别人认同我,相信我不是那么倒霉的人,我很努力的做好一切,你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根本无权评判我!你只是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富家子,一辈子都不会懂我的痛苦!”

    宁梓扬惊愕的看着她发飙,“妳疯了!”

    “有时候我也希望我疯了!”她失控的说,“我是个扫把星,跟我沾上边的人都会倒霉,我也不想这样,可是老天就是要耍我,你以为我想啊!”

    “冷静点——”看着她失态,宁梓扬迟疑了一下,想轻拍她的肩膀安抚她的情绪。

    “不要碰我!”她立刻往后退了一步,“小心我是个扫把星,若害你有个什么万一,我可担待不起。”

    宁梓扬的手僵在半空中,她看起来悲愤不已,脸色发白,显得有些楚楚可怜。

    看着她既痛恨一切又无力改变的神情,这样的感觉对他而言并不陌生,每当他自己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时,他便有强烈的孤独感,想要抓住什么,但往往什么都抓不住,心灵非常空虚难受,莫名的,看着她的怒容,他在她身上看见跟自己一样的特质,心里顿时泛起一股连他自己也无法解读的不明情绪。

    “你放心,我知道自己是个扫把星,跟我扯上关系的人都会倒霉,所以我不会缠着你不放,但是你也给我收起你那鄙视的眼神,我不需要忍受这些!”

    “妳不是扫把星!”他冰凉的手坚持的握住她的手腕,明亮的双眼看着她,“别人若有不幸,是他们的命,跟妳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不知自己为何会这么说,但自她身上散发出的绝望与孤寂,让他彷佛看到自己的影子,忍不住的就想安慰她。

    她怔忡了下。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种话,就连自己的亲生母亲也不曾说过。

    虽然她知道妈妈爱她,但是她却更明白,妈妈的心底深处也和其它人一样,认为她这个女儿确实是命中带煞,代表着不幸。

    看着他,侯心彤抽回自己的手,缓缓的退了一步。这样的关心对她而言是陌生的,让她不自觉的想逃避。

    “这算什么?”她用愤怒掩饰心中的脆弱,“甩我一巴掌之后再给我一颗糖吗?你跟刘家的人没有两样,因为怕被说闲话,明明百般不愿意却还是得应付我,说我讨人厌,你们又有多讨人喜欢!反正我是不折不扣的扫把星,被我沾上的人都会倒霉,所以你以后离我愈远愈好,其实我本来就不想跟你扯上关系,只不过你比我早一步开口罢了。”

    她仓皇的转过身,慌乱的跑开。

    “等等!妳——”宁梓扬正打算要追上去,却被人拦住。

    “二少爷!”

    他转头看着出现在身后的司机,今天他是自己开车来赴约,并没有司机陪同,“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坐出租车来的,大少爷特别交代,在这个容易引发气喘的季节一定要随时跟在二少爷的身边,所以二少爷以后要出门,请务必要交代一声,刚才找不到人,大家都很惊慌。”

    宁梓扬听出司机语气中的淡淡责备,皱了皱眉。

    这就是他从小到大的生活,因为担心任何一个可能的突发状况,所以他无法独处,就连想要享有片刻的自由都是奢望。

    “二少爷,请上车!”

    宁梓扬叹了口气,上了等待在一旁的车子,看着侯心彤的身影消失在街角。

    想起她离去时眼底深处深深的哀怨和许多难言的复杂情绪,没来由的,心头又滑过一丝奇异的感受。

    他第一次有些后悔,在没有弄清楚她的为人之前就说出伤人的话。向来没把别人放在眼里的宁梓扬突地发觉,自己竟被那个陌生的女孩牵动了情绪,还生出了好久不曾有过的怜惜感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腹黑太岁最新章节 | 腹黑太岁全文阅读 | 腹黑太岁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