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从良老板 > 第九章

从良老板 第九章

作者 : 子纹
    宋依依骑着机车匆匆忙忙的赶到机车行,远远就看到铁门拉了下来,她的眉头微皱,一脸困惑。

    刚才一下课,就接到余奕丞的电话,他没头没脑的,只说替她请了假,今天她不用去事务所打工,要她下课直接到机车行,她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急着赶来,可是人到了,但大门深锁又是怎么回事?

    她停好车,在背包中翻找自己的手机,眼角这时才瞄到一旁进出的小铁门没有完全合上,她的眼珠好奇的转了转,推开门走了进去,听到后头的房间有光亮和声响,她没有迟疑的走了过去。

    “老板?”她伸出手推开房门,不解的问道:“你为什么今天这么早打烊又替我请……”她的声音因为看到余奕丞的帅气模样而隐去。

    余奕丞正打着领带,抬起头,目光在镜中与她交会,他对她微微一笑。

    宋依依眨着眼睛,语塞。

    他穿着一套铁灰色的西装,白衬衫也一尘不染。他本来就是很好看的男人,但今天这身打扮,让他更显得高大挺拔,他帅得几乎要夺走她的呼吸。

    “今天是你生日,”他柔声开口,“你生日还让你忙着打工,我这个男朋友也做得太不及格了!我订了餐厅,想跟你过一个浪漫的夜晚。”

    她一愣,他要替她过生日?

    他打好领带,走向她,将手滑进她的头发,拉过她,低头吻上她的唇。

    一抹笑浮现在她的嘴角,她开心的紧紧抱住他,“你要替我过生日我很感动,只是你打扮得那么慎重,我却穿成这副德行跟你出去吃饭,在你旁边,你是王子,我只能是女佣。”

    “放心,”他放开她,拿起放在床上的盒子,双眼闪闪发亮,交到她面前,“我已经替你准备好了!”

    她既讶异又高兴的接过手,打开来,里头是件淡紫色的小洋装,她惊呼,“好漂亮!”她为这样的惊喜感到非常欢喜,闪烁着光彩的大眼睛望着他。

    他的嘴在她的唇上轻刷了下,“你穿上会更漂亮!”

    她将洋装紧抱在胸前,“这衣服……很贵吧?”

    “别想这个!”他点了点她的鼻子,“快去换!”

    她觉得眼眶热热的,她不想自己的眼泪让他不自在,于是笑了,俏皮的问:“在你面前换吗?”

    “好啊,我很乐意。”

    她与他相视,抬头吻了他一下,“我去浴室换,以免耽误了你订位的时间。”

    看着她曼妙的身影,他的心头一暖,只要有她在,他就不再是独行侠,他有家,虽然不是很大,却温暖有归属感。

    他一直都很愤世嫉俗,但受到她的影响,他找到了自己的自信。

    他的口袋里有着今晚要给她的戒指,他要跟她求婚,或许他没有办法给她非常富裕的生活,但是他会尽全力宠她、爱她。

    穿着小洋装的宋依依甜美而优雅,余奕丞牵起她的手,走在晚风中。

    “可不可以先透露一点点,你神秘兮兮的是要带我去哪里?”宋依依忍不住好奇的问。

    “有点耐心,”余奕丞轻捏了下她的俏鼻,“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他带她停在一间私人俱乐部前,这是上流社会最近流行的新去处,里头有现场伴奏和舞池。

    宋依依跟着自己的兄姐来过几次,看着侍者打开门,带着欢迎的笑容,她的表情微僵,不自然的瞄了余奕丞一眼。

    “为什么……”她的轻松正从心头流逝,她有些不安的拉着他的手,阻止他往前进的脚步,“为什么来这里?”

    “今天是你生曰,我要创造更多属于我们的特别回忆。”

    能跟他在一起的日子,每一刻都很特别,至于在高档的俱乐部吃饭、喝酒就算了吧,毕竟这里很有可能会遇到熟人。

    “我知道,但是……”她惴惴不安的停下脚步,“我不想进去。”

    “别害怕,一切有我,这里没有人会吃了你!”他以为她是因为太过气派的摆饰而不自在,将她揽到自己身边,护住她。

    她被迫移动脚步跟他进了俱乐部,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压下想要夺门而出的冲动。

    他们在侍者微笑的带领下,来到角落里的舒适双人座。

    “放轻松点!”坐定后,他伸手拍了拍她的于背,把她的僵直全看在眼里,“这里是我请卢律师替我订的位置,看看四周,不觉得很漂亮吗?放心享受,好不好?”

    不好!一点都不好!她无法享受,猛然站起身,“只要有你陪我,就算是路边的一碗卤肉饭都是山珍海味,老板,我不想待在这里,我们走吧!”

    “依依!”他拉住她,对她露出安抚的笑容,“我知道你担心钱,但是不要想这么多好吗?虽然我不是很有钱,但为了你,什么都值得,拜托,坐下好吗?”

    为了她什么都值得,这句话实在令人感动,但是……若在这里遇到熟人怎么办?

    他以为她是个上进的女大生,靠自己的能力半工半读完成学业,他选择她,因为他跟她在一起可以全无压力,但事实上,她家却可能是他最讨厌的那种有钱家庭。

    她被动的坐了下来,感觉他温柔的手轻拍着她的脸颊。

    她有些心不在焉的用餐,餐点一如往常一样的美味,就连香槟也是特别挑选饼的,可见为了她的生日,他真的用了许多心思。

    或许她想太多了,当轻啜着第二杯香槟时,宋依依不自觉放松了,这里的视线昏暗,为了隐私,坐位之间都有距离,他们还坐在最角落的位置,只要她保持低姿势,不要太张扬,就算有熟人在这里,也不至于被发现。

    她半靠在他有力的臂弯之中,让他的体温紧紧围绕着她。

    “喜欢这里吗?”

    “嗯,”她对他微微一笑,“不过我更喜欢你!”

    “这句话很中听。”他看着她的眼中充满感情,他放松的伸长腿,大腿紧靠着她的。

    她觉得一阵热流通过全身,她抬起头,他的唇随即准确的覆盖下来,他拥着她,给她一个长长的吻。

    她深情款款又娇羞的模样,使他的心中燃起渴望。“我上个洗手间,我们就回去了……”他凑到她耳边低语。

    “好!”在他热情的注视下,她的双唇期盼的微张着。

    他的声音有着毫不隐藏的渴望,她也从不隐瞒对他的感觉。

    她坐在位置上,等待他回来,看到他的身影出现,她露出微笑。

    她一向喜欢看他——不论是工作时的他,或是现在一派轻松的他,他总是帅气还带着傲然自我的独特风格。

    不过她的笑容在看到他身后出现的身影,而瞬间变得紧测。

    黄惟君?

    虽然只见过一次面,但是他的样子早就已经深深的印在她的脑海之中。

    因为余奕丞的关系,她还央求卢律师让她看了一下余祥光离婚官司的资料。确实,这场婚姻结束,余祥光拿走了大半的财产,但实际上,这些年来,公司的管理也都是由佘祥光在处理,财富翻了一倍不止,至于黄惟君或是他的母亲,对公事根本就一窍不通,若是没有余祥光,公司可能早就倒了,不过这是她的看法,黄惟君绝对不会认同。

    看到黄惟君把手搭在余奕丞肩上的那一瞬间,宋依依整个不自觉紧绷起来。

    余奕丞脸上的愉快,也在认出来人之后,瞬间转为僵硬。

    “瞧瞧这是谁啊?还穿得人模人样的,怎么,发达了啊?”黄惟君嘲弄的看着余奕丞的装扮。

    余奕丞面无表情的拉开他的手,就要继续往前走,今天是依依生日,他一点也不想惹事。

    只可惜黄惟君不打算轻易放过他,他吊儿郞当的伸出手拦住他的路,“我听到一些消息,你哥哥得了癌症,你爸爸又回去找你,是吧?”

    余奕丞目光寒冷,没有回答。

    宋依依站起身向两人走去,清清楚楚听到黄惟君不友善的口吻。“不好意思,黄先生,”她开了口,手搭在余奕丞的手臂上,“我们要回去了,失陪。”

    “唷!是你这个小美女。”黄惟君色迷迷的目光打量着宋依依,“打扮起来还真漂亮!”

    “谢谢。”宋依依客套的回应,轻拉了下余奕丞,“走吧,老板。”

    余奕丞敛下眼眸,藏去自己眼底一闪而过的危险光芒。

    “干么这么急!”黄惟君忙不迭拉住了宋依依,“一起喝一杯!”

    宋依依紧拉着余奕丞,不着痕迹的抽回自己的手,“改天吧,我跟老板都累了。”

    “这么容易就累?”黄惟君嘲讽的看着余奕丞,“多吃点补品吧,反正你哥哥得了癌症,你老爸又回去找你,将来那些钱都会落到你口袋里,你可以开始挥霍,不过你最好记得,你用的每一分钱,全是你爸爸骗来的不义之财,你哥哥会生病,也是你们家的报应,所以你能用就多用点,不然我看你早晚也会跟你哥走上同一条路。”

    余奕丞因为他的话,气愤的把手紧握成拳,不过在他还来不及有任何反应之前,宋依依却已经一个箭步冲到黄惟君面前,脸上的温柔和善瞬间消失殆尽,“你有种再说一次!你有什么证据说钱是骗来的,如果你拿不出证据,就等着收我们的律师信,我会告死你!”

    “你——”黄惟君的神情有点滑稽,似乎没有料到一个可人儿怎么会在转眼问变成母夜叉。

    “我是律师,”宋依依语带警告,“以后你要跟老板说话前,最好三思,不然我一定要你吃不完兜着走!”

    黄惟君愣了愣,有些傻眼,们是一注意到周遭多了许多打量的目光,为了面子,他不得不拉下嗓门回呛,“我才不怕你告!他难道没有告诉你,他爸骗了我妈,离婚的时候还拿走了一大半的财产。”

    “你所谓骗的定义何在?都什么时代了,只有女人能跟男人拿赡养费吗?”她极为有力的反驳,“而且他们上一代的婚姻如何开始、如何结束,那也是他们的事,你有什么不满,就去找当事人,凭什么在这里对老板说这些难听的话?”

    黄惟君冷冷一哼,“你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他这种人,他们一家都一样,只跟对自己有利的人打交道,我还在想这家伙怎么会跟你这个穷人在一起,不过原来你是律师……那就还说得通,他以后再伤人或骗钱,你正好可以替他辩护,还有他爸若是要再婚、再离婚,你也可以替他出庭骗更多钱,到时你跟他们一样,全都是骗子!”

    “你……”

    “你这人是哪里冒出来的,怎么说话越来越难听?”

    宋依依还来不及反击,就被一旁响起的不悦声音给打断。

    这个声音她再熟悉不过,她从小听到大一一顿时,她的心跳加速,缓缓的转过身,就见一个大腹便便的优雅女人走了过来。

    “大姐?”宋依依愣愣的脱口而出。

    宋宁宁此刻穿着一件白上衣,下半身是一条浅灰色的宽带裙,脚踩着一双低跟凉鞋,头发简单的盘在脑后,优雅而不失美丽,她缓缓站到宋依依身旁,她的身后不远处,站的是她高大的丈夫一一杜扶朗。

    “喂!”宋宁宁很不客气对黄惟君喊道,“你是哪位?”

    黄惟君有点愕然的看着宋宁宁。

    “你是聋子还是哑巴,我在问你话!”宋宁宁皱起了眉头。

    “黄惟君,”黄惟君回答,“你又是谁?”

    “黄惟君?”宋宁宁冷嗤一声;“没听过,至于我是谁一一我叫宁宁宁,是依依的姐姐。”

    一听到是宋依依的姐姐,黄惟君忍不住冷冷*一哼,“原来跟骗子是同伙的!”

    “什么?靠!”宋宁宁诅咒了一声,但是身后响起的清咳声,令她咬了咬牙,都是他,说什么她怀孕了,要注重胎教,不然她三字经早就冲出口了,说她是骗子,这个家伙真是找死,她扬起下巴,不悦的说:“我不是骗子,只是个普通的小老百姓,只不过刚好我哥哥是开洋建设董事长,而我老公是环宇生物科技集团的副总,如果你说我们都是骗子,我哥哥跟我老公也是吗?”

    听到她的来头,黄惟君脸色一阵青白。

    宋宁宁的嘴一撇,冷冷的看着黄惟君,“你没打听清楚就欺负我妹妹,你最好从今天就烧香拜佛,祈祷不要有把柄落到我手里,不然我肯定要你吃不完兜着走!”

    “大姐……”宋依依怯生生的拉了下宋宁宁的手,注意到一旁的余奕丞眉头瞬间皱了起来,她的心直往下沉。“算了啦!”

    “什么算了啦!这没格调的家伙刚才对你和你的朋友……”她匆匆对余奕丞一笑,“这小子挺帅的!总之,他对你们不礼貌就不行!”

    “你凭什么说我没格凋?”黄惟君面子挂不住,忍不住嚷道,“难不成一个前科犯就有格调了吗?”

    “前科犯?”宋宁宁的表情微变,“谁?”

    “他!”黄惟君直指着余奕丞,“他穿了龙袍就想当太子,一家都不是好东西!不是骗女人钱就是暴力狂,你小心点,他跟你妹妹在一起,一定也是看上你们家的钱,骗光之后就把人一脚踢开,像他没良心的老爸一样。”

    “你胡说八道!”宋依依气急败坏的狠瞪着黄惟君。

    宋宁宁皱起了眉头,一把拉过宋依依,非常严肃的瞅着她,“他说的是真的吗?”

    “大姐,不是他说的那样!”宋依依急切的想要辩解。“老板是好人,他对我很好!”

    爸妈死后,就是宋宁宁姐代母职贩顾她长大,就算她出嫁了,对她还是关心依旧,她不想要自己的姐姐误会余奕丞,认为他不好。

    “你是金主,他当然对你好!”黄惟君在一旁煽风点火,他的目光嘲讽的看着一脸生硬的余奕丞,比出大拇指,“不错!你比你爸更行,认识这么有钱的女人,就算没有靠你老爸骗来的钱,跟着宋依依,这辈子躺着也能像皇帝那么享受。”

    打出生以来,宋依依第一次有动手打人的冲动。

    “你是个前科犯,为了钱跟我妹妹在一起?”宋宁宁冷着脸,瞪着不发一语的余奕丞问道。

    宋宁宁的话像刀子狠狠划下来,余奕丞感到愤怒,这就是她家人眼中的他吗?

    不过他更难以接受的是宋依依的欺骗,他对她全然坦白,但现在却受到伤害羞辱,这痛苦几乎压倒他。

    “大姐,不是你想的那样。”宋依依焦急的嚷道。

    “不然是怎样?我听你说!”

    “宁宁,有话要话就坐着说吧,你别站太久。”始终没有开口的杜扶朗出声缓和气氛,明快的做出处理,周遭已经有太多好奇的目光,他不想自己的家务事被当成茶余饭后的消遣。“经理,不好意思,请您请这位黄先生出去,他的帐单就挂在我的帐上。”

    “是的,杜先生。”经理在一旁点头。

    “宋依依,”宋宁宁意味深长的看了自己妹妹和余奕丞一眼,“你们最好解释清楚!”

    宋依依扭着手指,她并不担心要怎么跟姐姐解释,她怕的是余奕丞一一她的心中充满罪恶感,几乎没有勇气再看他。

    “来吧。”杜扶朗对自己的小姨子微微一笑,然后对余奕丞做了个请的手势。

    宋依依鼓起勇气看向余奕丞,只见他一张脸满是寒霜,她怯生生的把手伸向他,但他却把身体一偏闪过,她的心因为他的拒人于千里之外,而忍不住抖缩。

    “我跟你们没什么好说的。”余奕丞没有费心坐下来跟宋宁宁交谈,站在桌旁就直接开口了。

    他的直言不讳令宋宁宁的眼底闪过惊讶,以第一印象来说,这个男人并不讨人厌,至于他爸爸是不是骗女人钱,那是上一代的事,她是不会过问太多,但是关于他的前科,她不问不行。

    “如果你跟我妹妹在一起,”她侧着头看着他说,“我相信我们很多话好说。”

    余奕丞的黑眸冷得像冰,双唇抿成一条直线,“在我知道她是谁之前,我们是在一起,但现在,”他瞥了跟在身后的宋依依一眼,刻意忽略她苍白的脸色,“我可不确定。”

    宋宁宁皱起了眉头,注意到妹妹的表情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

    “老板,”宋依依的手因为紧张而握了起来,“我可以解释!”

    “我在听。”他冷冷的看着她,用着没有温度的声音说话,“一个穷大学生一一哥哥和姐夫却都是上柜上市公司的大老板,你打工的目的是什么?为了好玩吗?跟我在一起又是为什么?图新鲜吗?”

    她感觉心跳沉重的撞击着自己的胸口,她害怕他冰冷的语调,“我……不是好玩!我本来就不喜欢让人家知道我的家庭环境,因为我……”

    “不要说,让我说。”他扬起眉,淡淡的打断她的话,“因为怕遇到像我爸爸那种只为了钱接近你的男人是不是?”

    她的脸色因为他的话变得更加苍白,“不是!真的不是!”

    “如果不是,为什么在一开始你不跟我说明白?”他的愤怒爆发了,他忍不住用力一击桌面,不在乎自己成了众人目光的焦点,反正现在他只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大的笑柄。

    “我只是怕你误会……”

    “误会?”他讽刺的看着她,“不是误会,是因为你担心我跟我爸一样!”

    她用力摇着头,看他压根不想听她解释,她感到异常恐惧。“求你不要这样,你跟你爸爸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我把我的一切全都告诉你,没有半点隐瞒,但是你呢?”狂怒正烧灼着他,他感到一阵晕眩。一个天真单纯的女人,他是那么信任她,但她对他却有着许多谎言。

    宋依依忍不住红了眼眶,哭了出来,“求你!我没有……我只是……”

    “我不想再听了!”他感到泪水烫着他的眼眶,黄惟君嘲弄的字句回荡在他心中,令他无法思考,只想逃离。

    “我还像白痴一样安排了这一切,以为这一切对你会是此生最特别的,但事实上,这算什么?搞了半天,你这个大小姐一直都过着这种高尚优雅的生活,我竟然还蠢到想向公主求婚,这真是太可笑了!”

    他从怀中拿出准备好的戒指,这只是一个简单的白金戒环,没有任何华丽的珠宝装饰,但在微亮的灯光下,依然闪着动人的光芒,但这一切都像是对他无情的嘲弄。

    他的愤怒突然消失了,他敞开心胸让她进入他的内心深处,但她却狠狠划下一刀,让他的心淌血,他无能为力承受,只能逼得自己变得更冷酷。

    “这一点都不可笑!”她伸出手想要摸他,却被他不留情的一手拍开,她忍不住痛呼出声。

    宋宁宁见状,立刻站起身,但是却被杜扶朗一把拉住,她头一低,就见丈夫对她轻摇了下头。

    她就算护妹心切,但碍于老公都表示了,她只能一咬牙,把气硬吞回肚子里,不太情愿的坐了下来。

    余奕丞看着宋依依脸色苍白、双颊带泪的可怜模样,心像是被狠狠的踢了一下,过去与她相处的时光,在他脑中飞快的转动,他记得每一个片段,也记得是她教会他认真过日子,她看着他的诚挚目光,是特殊而珍贵的,但现在她却轻而易举的毁掉他几年来所建立的自信。

    跟她在一起就像黄惟君说的,他成了跟他父亲一样吃软饭的男人,他痛苦的想要把自己整个人瑟缩起来,手中的戒指像是会灼烫人似的,让他忍不住用力往地上一丢。

    看到他的举动,她的脸霎时血色全无,心焦的蹲在地上寻找那只被丢弃的戒指。

    “何必找?”他居高临下的睨着她,逼自己的感觉麻木,这样才能忘了痛苦,“像你这种有钱人,要什么贵重的东西没有,那不过就是个破戒指罢了,别找了!”

    “不是这样的!”她几乎可以听到心碎的声音,小手焦急的在地上摸找,但是屋内的灯光太暗,她无法如愿,“不是这样……只要是你给的,都是最珍贵的!”

    “我不会再被你耍了!”他拒绝再听,猛然转身离去。

    “老板一一”宋依依的眼角看到了他的动作,连忙站起身,追了上去。

    “求求你,不要走!”

    他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的甩开她,头也不回的冲向大门。

    这一晚,她让他彻底成为笑柄,他什么都无法想,只觉得他为她改变自己原本没有目标的人生,实在愚蠢到了极点,他早就该知道,不会有哪个女人会想跟他这种人在一起,他怎么会傻到相信她的单纯?不会有人像他这么可悲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完全状况外的宋宁宁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由得愣住了,她扶起跌坐在地,痛心哭泣的妹妹,“乖,别哭了……”

    “大姐!”宋依依埋首进她的怀里,忍不住放声大哭。

    她最不想伤害的人是他,但是今天她却狠狠的伤害了他,这份痛苦的认知将她撕裂,让她痛得几乎无法呼吸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从良老板最新章节 | 从良老板全文阅读 | 从良老板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