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从良老板 > 第八章

从良老板 第八章

作者 : 子纹
    随着时间过去,原本吵杂的机车店渐渐清静下来。

    等在车上的余祥光也没有再下来,余奕丞一如往常没有太多话,既然没有有趣的事情,大学生便一个个离开了。

    一直到店里只剩下余奕丞一个人时,时间已经将近晚上九点,手机闹钟突然提醒他,该收拾东西关店去接宋依依下班了。

    他将稍早牵出去的机车,很有顺序的牵进来放好,接着他听到车门关上的声音,他的反应只是朝走向自己的父亲瞥了一眼,依旧面无表情,牵车的动作节奏也不变。

    余祥光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站在不远处看着余奕丞工作的身影,久久,他打破沉默,“这就是你得意的生活吗?”

    余奕丞没有回答。

    余祥光看着他的动作,看他忙得几乎连坐下来的时间都没有,他机车行的生意很好,但也代表着他要付出许多精神与劳力,他深吸了口气,控制自己的情绪后才淡淡的继续说:“你这样从早忙到晚,一天能赚多少钱?”

    这种问题对余奕丞来说实在愚不可及,他冷冷一哼当作回答。

    “我可以给你一切,”余祥光说道,“只要你开口,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我现在有能力……”

    “我什么都不缺。”余奕丞勉强压下怒气,冷淡的打断,“只要你不要来打扰我就行了。”

    他的直接让余祥光的心一阵刺痛,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说:“告诉我一一你哥哥人在哪里?”

    “不知道。”他用平静而死寂的声音说,依然是那一百零一种回答。

    余祥光定定的盯着他,“你哥哥有癌症。”

    余奕丞的反应冷淡。

    “奕丞,你要恨我就冲着我来,不要因为跟我不愉快就隐瞒你哥哥的下落,你以为不告诉我他的下落是讲义气、是帮他吗?”余祥光抓住他的手臂,强迫他转身看着他,“你会害死他。”

    余奕丞的下颚硬得像大理石,杀气腾腾的锐利目光扫向自己的父亲,眸中的冰冷开始加热。

    “如果他回来,我可以给他最好的治疗和照顾。”余祥光激动的说,“只要他回来,我会想尽一切办法,使用最好、最新的药物,找最顶尖的医生尽全力救他的命。”

    看着父亲几近失控的神情,余奕丞冷冷一笑,“没想到你的人生,除了唯利是图之外,竟然还有亲情。”

    “我知道我做了许多让你不谅解的事,但不代表我不在乎你们兄弟俩。”

    现在才讲这个未免也太迟了!余奕丞的嘴一撇,在他眼中,他的父亲早已迷失在金钱之中,什么伦理道德都没有,他用力的将被握住的手臂抽回来,“我要打佯了,没事的话就请你出去,我这里不欢迎你。”

    “我若想来随时都可以来!”

    他粗声闷哼,“随便你!我要关门,出去!”

    余祥光不死心的留在原地,黑眸坚持的与余奕丞对视,他不走,他就不信他真会把他赶出去。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宋依依如同一阵风似的卷了进来,“我回来了!”

    她大声的打着招呼。

    余奕丞的冷漠因为看到她突然出现而失了平衡,他眨了下眼,看着她气喘吁吁的模样,一时间无法反应。“你、你今天怎么这么早?”他东西都还没收拾好,她人就出现了。

    “因为卢律师让我早点回家,”她对他匆匆一笑,不顾一旁的余祥光,亲了他的脸颊一下,“不过今天做白工了。”

    余奕丞不解的对她挑了挑眉。

    她轻声笑出来,“因为我是坐计程车回来的。”

    余奕丞有些讶异,因为宋依依很省钱,出入除了一辆机车之外,就是以大众交通工具为主,根本舍不得坐计程车多花钱。

    “还不都是因为他!”宋依依的手突然指向余祥光。

    余祥光看着她一副见到鬼的样子,不免有些气恼。

    宋依依眼中的有趣神彩使余奕丞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老板,”宋依依没有费心跟余祥光对话,迳自看向余奕丞说,“你晚餐吃了吗?”

    余奕丞一愣,耸了下肩,没有回答。

    她顿时皱起眉头,忍不住轻斥,“老板,你这样不行喔,太糟糕了!”

    他对她眨了下眼。

    余祥光看着小俩口俨然把他当成隐形人,他应该对自己的不受重视感到不悦,但是此刻他的心情却夹杂着一丝愉快,那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宋依依是真心关心余奕丞,这使得一向好强冷漠的他,似乎在她面前变了另一个人。

    “奕丞,若你是真心为了你哥哥好,”余祥光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乞求,“就告诉我他在哪里。”

    宋依依看着余祥光,“阿伯,你放弃吧,老板不知道的,而且以你的神通广大,我相信很快就会查到你想查的东西,何苦一直来缠着老板呢?”

    余祥光的眼色转为幽黯,他是可以派人去查,而实际上他确实也这么做,但还没有确切的消息,而来找余奕丞……不过只是个借口,在多年后的今天,让他有个理所当然的理由来看看他,只是这份心,他知道说再多,儿子也不会相信。

    “你大哥生病又没有钱,”他没有回答宋依依的问题,反而自顾自的说道,“他在外头不能得到太好的治疗,但回家不同,我有钱,我可以给他你所不能给的,想当初,要是你妈能够得到……”

    “别跟我提我妈!”余奕丞的声音显示出他有多紧绷,他冷酷的打断自己父亲的话,“你不配!”

    余祥光沉默了,他又能指望什么,在自私的选择遗弃他的时候,他已经注定父子走向反目这一条路,能怨谁呢?他只能怪自己。

    宋依依看着余祥光,发现他神情中一闪而过的痛苦,那一种是从内心深处放射出来,投射在双眸之中,不知道怎么说出口的难过。

    曾经她看过这样一对眸子,在自己的兄姐身上、在老梹的身上,甚至是自己的身上。她的眼神微降,那是一种要亲身经历过才明白的痛,她突然感到难过,他们都失去一生所爱,却永远不会再回来的人。

    或许余祥光也不是那么可恶,他用尽方法去追寻他所认为对的生活方式,只是他的态度伤害了人而不自知,这是他的选择,没有绝对的对与错。

    “你是我的儿子。”余祥光深吸了口气,稳住自己的情绪之后,语气平静的开口,“纵使你再恨我都一样。”

    余奕丞原本想要反驳,但是看到父亲强硬态度下极力压抑的痛苦,他沉默了。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他的脆弱,或许他老了,所以反省了自己的一生,所以感到后悔,但过去的岁月已经无法挽回了。

    “你回去吧……”余奕丞移开视线,这么多年来的苫涩和怨恨,不是三言两语便能抛诸脑后,他不是圣人,无法这么洒脱。

    余祥光深深的看他一眼,双肩微垂,静静的抛了一句,“我明天会再过来。”

    没人理会他,他也不介意,迳自转身离去。

    余奕丞背过身,倒了清洁剂,清洗着手上的油污,他的动作很用力,宋依依可以从他的举动感受到他的烦扰,她从身后环住了他的腰,头轻靠着他的背。

    他的身躯因为她的靠近而一僵,洗手的动手转为轻柔,“我工作了一整天。”

    他柔声开了口,“满身汗味,别靠我这么近……”

    “我不在乎,我喜欢这个味道,”她撒娇的刻意把手缩紧。“不论你是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余奕丞勉强的勾了勾嘴角,他洗好手,转过身抱住她。“走吧,去吃东西,我饿了。”

    “谁教你不吃晚餐,”她抬起手轻敲了下他的头,“早晚搞坏自己的身体,下次如果……”

    他突然低下头,用吻使她安静下来。

    她闷哼一声,忍不住轻捶了他的肩膀一下,只要面对他,她就忍不住打从心底笑出来,她是如此的幸福,当然也要他得到同样的快乐。

    “把哥哥的下落告诉他吧……”深吸了口气,她说。

    显然她的话并不中听,因为他原本的轻松消失,神情变得生硬,“你也认为我哥哥回去才能受到最好的照顾?”

    她在心中叹了口气,知道他心中的防备心又起,“那是一笔很庞大的金额。”

    这一点余奕丞自己清楚。

    “我可以处理!”他强硬的说。

    “我当然相信你可以,但是阿伯的话也不无道理……”

    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对话,余奕丞庆幸运可以使他稍微冷静下来,他不想吵架,尤其对象是宋依依。

    他放开她,转身将桌上的电话接起来,是他大哥打来的,不过没有几句话,他的脸色却变得更加阴沉,目光不悦的飘向宋依依。

    他的眼神使宋依依不安的动了动身体,眼眸骨碌碌的转动着。

    “我不喜欢你背着我做些我不知道的事!”他将电话挂上,眼色幽黯。

    她怯生生的瞄了他一眼,“是谁打来的?”

    “大哥。”

    她沉默了一会儿,她前几天把薪水和这几年存的钱都拿给大嫂,她还特地交代大嫂不要把这件事说告诉余奕丞,难不成东窗事发了吗?她搔着头,怎么事情都挤在一起,这下可麻烦了。

    “我只是想帮忙。”她低呐。

    他扬起眉,音调冰冷,“我说过,你不要管。”

    “我知道,但是我不可能放着不管!”看到他为了大哥的事情烦恼,而她什么都不做的话,她会痛苦死。

    这些年来,他都是靠自己的力量活过来的,他不接受他人的协助,尤其是女人,他跟他父亲不一样,他不是吃软饭的家伙。

    “你拿了多少钱给我大哥?”他问,面色如石。

    “这不重要……”

    “多少?”

    他的大吼使来依依变得面无表情,他从来没有对她发过这么大的脾气,于是她很老实的说了一个数字。

    这个数字使他微微吃惊,他没料到她竟然有了那么多钱。“我会还你!”他很快的做出决定。

    她皱着眉看向他。

    “什么话都不用说!”他警告她,“我会想办法。”

    她从他的眼神看出他的怒气,这使她的心往下一沉。

    “我确实是不顾你的反对拿钱给大嫂,但是我不会为这件事道歉,”他的拒绝伤害了她,但是她依然想把自己的立场表明清楚,“我做的一切只是为了你的快乐和我们的未来,我希望大哥回家,不是因为钱,而是一一这个世界很现实,有钱确实可以使有些事情容易一些。大哥回去,可以受到更好的照顾,是不争的事实,在你想着自己自尊的同时,要不要先去想想,大哥现在要的不是意气之争,而是要活下去。”

    他好看的五官瞬间凝结成极为严肃的表情。

    “老板,”凝视眼前她深爱的男人,她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轻声说道,“不管你怎么想,阿伯都是你的父亲,他做了很多伤害你的事,但若是他打算要修补和你之间的关系,你或许可以试着原谅他,毕竟老天爷不是每次都那么仁慈,可以给我们一个可以挽回的机会,如果我还有机会,可以再见我爸妈一面,我一定会告诉他们,我很爱他们。”

    她语气中的惆怅使他的心忍不住一拧,他看着她,正好看到她抬起手,飞快的拭去眼角的汨。

    她哭了?他从没见过她的眼泪,他的心因为她的模样而乱了套。

    “我想,今天我还是先回家好了……”她深吸一口气,挤出微笑,“你要记得吃饭。”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他心头原本的愤怒成了一片茫然,多年来,对他而言,世上只有一件事是再清楚不过的一一他不想她离开。

    在她的手碰到机车前,他走到她身后,一把抱住她。

    他突如其来的拥抱,使她身体一僵,最后她一叹,大大的松了口气,“我不喜欢吵架。”

    “我也是……”他抱着她轻轻摇晃着,“我道歉。”

    “不用道歉,”她柔声说,“我只是对你把我当成外人的态度感到难过。”

    “我不是把你当外人,只是你为了自己的生活已经够忙碌了,不应该再让我的事……”

    她抬起手,压在他的唇上,阻止他说下去,这是她最爱也是她所见过最顽固的一个男人。“你若再说下去,我真的会生气!”

    “好吧,你说的话我会好好想一想。”这是他现在所能做的最大让步。

    他抬起她的手,撒下细吻,胸口突然有种舒展开来的感觉,那曾是受伤而紧闭的地方,因为遇到她而转好,而今,只要他选择放下,就能全然展开。

    在思索了一夜之后,余奕丞与兄长谈了一番,最后两人都认同宋依依的话,于是余奕丞打了通电话给父亲。

    不过他把兄长的立场表达得很清楚,要回去可以,但余家也得接受余奕柏的妻子,原本以为一场争执再所难免,没料到余祥光二话不说就同意,而且用最快的速度安排余奕柏住院,接受检查治疗。

    钱或许不是万能的,但是没钱确实万万不能。

    看到哥哥在医疗团队的照料下,气色逐渐好转,就算再怎么不想承认,余奕丞也不得不认同这句话。

    从布置成像自家房间一般舒服的头等病房走出来,外头有个类似会客室的客厅,而余祥光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等待着,一看到余奕丞,他开口问道:“你什么时候要搬回来?”

    余奕丞瞄了父亲一眼,“我不是为了回余家,才告诉你哥哥的下落。”

    跟在一旁的宋依依目光无奈的在两父子之间徘徊。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察觉到,其实他们的个性很像,同样高傲、不服输,明明都想要接近彼此,却因为骄傲只能在原地驻足。

    “难不成你这辈子就要守着那家机车行?”余祥光有些动怒。

    “挺好的,比起外头失业的人,我算幸福了。”

    他冷淡的态度使余祥光皱起了眉头,他转而看向宋依依,“丫头,你也这么认为吗?”

    “我?”宋依依有点惊讶,用手指指向自己,“随便,老板开心最重要。”

    “若是奕丞回家,你就可以当个少奶奶。”

    宋依依觉得好笑,“那个我不需要,当机车行老板娘其实也挺酷的。”

    “你们……”余祥光真是气到不知道该说什么,难不成他一把年纪,还得跪着求自己儿子回家吗?

    “阿伯,别生气,”宋依依柔声说道,“想想现在已经很好了,明年过年的时候,我再跟老板回去跟你拜年好吗?”

    余奕丞不以为然的瞄了她一眼,这女人又擅自作主。

    余祥光闭上了嘴,虽然还是有点不满意,但至少和儿子的关系似乎正在渐渐的改善中,这是个好现象。

    当年连妻子的医药费都筹不出来的他,只能眼睁睁看她死在家里,却无能为力,于是当他踩到机会可以一步登天时,他失心疯的一味追求,只要有钱,天下就无难事,可是现在呢?他的长子病了,而次子与他形同陌路,他在心中叹了口气,活到这把年纪,才恍然惊觉,这一生不知是为了什么而如此辛苦、忙碌。

    “你哥哥的情况虽然有好转。”他开口说道,“但是依然不是很乐观,有空就多来看看他。”

    “我知道。”余奕丞淡淡的回答,牵着宋依依离去。

    宋依依对余祥光微微一笑,只要他不伤害她的老板,她自然可以跟他和平相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从良老板最新章节 | 从良老板全文阅读 | 从良老板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