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从良老板 > 第七章

从良老板 第七章

作者 : 子纹
    宋依依小跑步赶到等在门口的余奕丞身旁,满脸笑意的她,完全看不出不久前才在事务所里和他父亲发生冲突。

    她小心翼翼的不让余奕丞看到她的脸,“老板,”她语调轻快,“你等很久了吗?”

    余奕丞摇摇头,低头打量着她,“今天事务所有什么事吗?”

    她的心狂乱的跳着,但她脸上的笑容依然变,反问:“能有什么事?”

    他眼中有着毫不掩饰的疑问,“卢律师打电话给我,要我来一趟,我拒绝了,这件事,你应该知道。”

    她沉默了一下,点头承认,“是啊,我知道,我在场。”

    “所以你看到了?”

    她好笑的瞄了他一眼,“看到什么?”

    “宋依依,”他不以为然的对她挑了挑眉。“应该不用我把话说得那么明白吧?你应该看到那个人了!”

    宋依依一笑,伸出手勾住他的手臂,“是啊,我是看到了‘那个人’!”她学着他的口气。

    余奕丞原本紧绷的情绪,因为她的俏皮而放松了些许,忍不住扬起嘴角。

    “但是看到了又怎么样?”她亲昵的贴在他身旁,“我们回家吧,明天一大早你还要起床开店,我也还有课,早点回去休息比较实在。”

    两人缓缓走向停在不远处的车,余奕丞淡淡的开口,“他还不死心吗?”

    “是的。”她也没装傻,直接承认,“看来是想要卢到卢律师把你的下落交代清楚。”

    过去在他们父子俩之间形成一道跨不过去的障碍,余奕丞当然不会天真的认为父亲在多年后的今天,会突然良心发现想要与他重拾天伦。

    “他的目的是找到我大哥。”

    “看样子是如此,不过大哥现在在治疗,不能让他的情绪受影响。”

    关于这点,余奕丞的想法与宋依依一样,他替她拉开车门,在她坐进去时,眼睛不经意的瞄到了她脸上的红肿,他立刻伸出手,捏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头,“你的脸怎么了?”

    她一愣,但很清楚若告诉他实情,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他们紧张的父子关系已经脆弱得不堪一击,她脑海中快速的转着比较有可能说服他的说法……

    他眯着眼打量,没有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个表情变化,沉下脸,“说!”

    “不小心撞到的。”她鼓起勇气望进他的眼底。

    “你说谎。”他冷冷的道。

    她的心突了一下,“就真的只是撞到……”

    他猛然瞪了她一眼,这个眼神使她的话声隐去,她翻了下白眼,“好吧,我承认,这不是撞到的,但是这也没什么。”

    “最好是没什么!”他丢下话,立刻转身离开。

    她惊讶的目光看着他转过身,往事务所的方向走去,不由得头皮一阵发麻,立刻下车,赶忙跟上他的脚步。

    “别生气了!我也有错!我说了几句难听的话,所以……”

    他停下脚步,跟在后头的她差点一头撞上去。

    他转过身,无情的塑着她,“真的是我爸打你?”

    她死命拉住他,想要否认,但看到他的神情,到嘴的话只能如数吞下,过了一会儿才又开口,“是我有错在先!”她只强调这一点。

    他严肃的看着她,抑不不满心的愤怒,转身故我的走向事务所。

    他气愤的模样使她感到无奈,叹了口气,只能跟上去。

    他们才刚踏进大厅,电梯门正好开了,余祥光的身影出现身旁跟着一脸认命又委屈的卢至安。

    余祥光先看到了余奕丞,立刻停下脚步。

    卢至安也看到好友了,眼底闪过一丝错愕,他被卢了一个晚上,死都不肯说出他的下落,这家伙怎么自己送上门来了?早知道他一点都不介意跟自己的父亲见面,他一开始就该老实把他供出来,这样也不会平白浪费一个美好的夜晚。

    余奕丞冷冷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相视的一片沉默之中透露了些许怪异。

    余祥光先回过神,缓慢的走向余奕丞。

    他已经好多年没有见到这个儿子了,就见他顶着一头被风吹散的黑发,穿着修了一天的车,沾了洗不掉的机油的衣服,和有着不少污渍的牛仔裤出现在他眼前,这身打扮绝对称不上光鲜亮丽,但他看上去却结实多了,不过审视的目光一触及他垂在身侧紧握的大拳头,他的神情变得难看,“想打人吗?你看看你的穿着打扮?像什么样子!”

    “我像什么样子跟你没有关系!”听到父亲的指责,余奕丞的防御心突起,“道歉!”

    “什么?”余祥光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要你跟依依道歉!”他低声威胁。

    “依依?”余祥光这才注意到余奕丞身后的娇小身影,怒火烧起,“是你?你跟我儿子胡说八道了些什么?”

    听到余祥光的话,宋依依差点被自己呛到,她转动着眼珠子,一脸不以为然,但是余奕丞在气头上,所以她选择不答腔。

    “她什么都没说,”余奕丞的眼神非常冰冷,表情因为压抑的怒气而变得生硬。

    “这个丫头不知天高地厚!”余祥光坚持己见,“你拳头握那么紧是想替她打我,还是要为她跟我吵架?”

    “我根本不屑打你,”余奕丞冷笑一声,毫不留情的带着嘲讽的语调开口,“也懒得跟你说话。道歉,我在等!”

    “你这个不孝子!”余祥光气极了,“我是你的爸爸,你现在这是什么态度!”

    “既然父不父,自然就子不子!”余奕丞的黑眸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冷冷的回嘴。“我站在这里跟你说话,不是因为把你当成爸爸,而是因为你动手打了我的人,我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余祥光的神情像是被打了一巴掌,他的目光穿梭在两个年轻人身上,神色阴沉,“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余奕丞没有回答,只是冷冷的望着父亲,再次强凋,“道歉,别浪费我的时间。”

    余祥光咬着牙,目光移到宋依依的脸上。

    宋依依爱莫能助的耸了耸肩。余祥光有错在先,不能因为也是长辈,他们就得忍气吞声,他确实是该道歉。

    “好,我道歉,对不起,宋小姐。”余祥光哼气,对自己的儿子妥协,“现在快说,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不关你的事!”拉着宋依依,余奕丞掉头就走。

    余祥光飞快的拉住他,“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不准走!”

    余奕丞冷冷的扫着他。

    “你们的关系,还有你哥哥的下落。”

    “我们的关系跟你无关,至于哥哥一一我不知道!”余奕丞的口气依旧冷绝。

    “你不可能不知道,你哥哥他现在一无所有,除了找你,他没有地方可以去!”

    “别把自己的儿子想得那么没用,”余奕丞不屑的一撇嘴,“你当初不也认为我离开家之后,只会死在外头,但事实证明我还活得好好的,而且我现在赚的每一分钱,都是靠自己的手,而不是靠女人。”

    他不留情的指责,狠狠刺痛了余祥光的心。

    这一辈子他听多了对他的闲言闲语,他早已习惯,但听到儿子对自己也是如此鄙夷,却让他痛到难以承受。

    他抬起下巴,苍白着脸,依然倔强,“我懒得跟你废话!反正我知道你一定知道你哥哥的下落,我现在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若是你乖乖听话,或许我会考虑让你再回余家。”

    这就是他的父亲,余奕丞像是看着陌生人似的,他实在不应该感到意外,但是内心里,却有一股苦涩的失望刺痛着他。

    “你以为我希罕吗?这辈子我死都不会回去!”余奕丞眼底出现挑衅的神色,“你抱着你的钱进坟墓吧!”说完,他牵着宋依依,头也不回的离去。

    余祥光的脚步才跨前一步,却硬生生的停住,压下拉住他的冲动,只是转向卢至安,问道:“宋依依是什么来历?”

    卢至安听到余祥光的问话,在心中暗暗叫苦。

    “不要用不知道来搪塞我!”余祥光警告,“我今天已经受够了,别再惹我发脾气!”

    “依依是奕丞的女朋友,目前是个大学生,就读法律系,很上进,靠自己半工半渎完成学业。”

    余祥光沉默了一会儿,“所以是个穷学生?”

    卢至安搔了搔头,没回答当是默认。

    余祥光冷冷一哼,果然是物以类聚,那个丫头就跟总是不驯的余奕丞一个样,想起她的盛气凌人,他皱起了眉头,“他挑对象也不会挑个像样的。”

    听到余祥光的批评,卢至安满心的不以为然,但是为了不引起纷争,选择什么话都不说。

    余样光拿出手机,要等在外头的司机跟着余奕丞回去,如此一来,他便可以知道余奕丞的下落。

    卢至安叹了口气,“Uncle,何必一定要弄得那么僵呢?”

    余祥光冷着脸没有回答。

    卢至安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这么安稳的过了几年,好不容易余奕丞因为认识了宋依依而变得不再愤世嫉俗,偏偏余祥光要在这个时候出现!

    虽说虎毒不食子,但这句话对照余祥光这几年的做法,在他们余家一一不成立。

    宋依依静静的坐在副驾驶座上,望着冷着一张脸的余奕丞将车开上马路。

    他没有开口,她也没有打扰他,她相信等他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之后,自然会开口。

    将车停好,他默默的牵起她的手,走向机车行的方向。

    “若我还有受伤的感觉,是否代表我很愚蠢?”终于,他打破沉默。

    她抬起头,还是注意到迅速滑过他脸上的那抹萧瑟阴影,她为他感到难过,只不过在这个时候,她要做的可不是抱着他哭。

    她的手滑进他的臂弯,亲密的勾着他,“你是个有血有泪的男子汉,若你没有受伤的感觉,我还会认为我爱错人了!”

    她简单的一句话,就像一股热流滑过他的心头,令他的嘴角忍不住微扬。

    他神情的释然,使她柔情的黑眸闪过一丝心疼,她的手轻捏了捏他结实的手臂,“虽然我知道我这么说实在很不礼貌,但我真的觉得你爸爸是个笨蛋,竟然会放弃你这个好儿子。”

    他停下脚步,把她拉入怀中,用几乎可以碾碎骨头的力气紧拥着她。

    “你就好好的过你的日子,”她在他的怀中轻声的说,“至于你老爸一一如果他真的找上门来,就交给我处理。”

    “你?”

    “是啊!”她抬头对他甜甜一笑,“我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我与他们相处的记忆不多,所以你就大发慈悲,让我感受一下有爸爸的滋味好吗?”

    她话中的幽默,几乎使他忍不住想要大笑出声,“看来那个人惹恼你了。”

    “当然!因为他让你的心受伤了,”她望进他的黑眸,非常柔情的注视着他,“我不会让他再有机会这么做!”

    在她发亮的双眸之中,他看到从不隐藏的温暖。

    在母亲过世,父亲立刻再娶,选择远离他之后,他只能学着接受那种被人忽略的痛苦,但在她的体谅之中,那段过去,现在想来,似乎不再像以往那么的痛苦难以接受。

    他低下头,轻轻吻上她的唇。这是一个值得他一生追求,捧在手心呵护的好女人。

    下班下课时间正是机车行最忙的时候,一辆数百万的名车就人刺刺的停在机车行的门口。

    原本几个正在机车行闲聊的大学生,目光同时被那辆加长型大车给吸引住。

    其中一个无声的吹了个口哨,“酷喔,这车!”

    余奕丞分心瞄了一眼,当他一看到从车上跨下来的人影,眼底随即闪过一丝阴郁。

    余祥光站在门口,嫌弃的打量着这间狭小的店面。“我要跟你谈谈。”

    正在换机油的余奕丞,反应很冷淡,收回视线,根本把他当空气。

    余祥光站在门口,看着几个年轻人在一旁好奇的打量,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他清了清喉咙,重复了一次,“我要跟你谈谈。”

    余奕丞还是连头都不抬。

    “余奕丞!”余祥光有些动怒的连名带姓叫了声。

    几个大学生全都用看好戏的目光站在一旁,等着接下来的发展。

    “好了!”余奕丞有了反应,不过不是对自己的父亲,而是对一旁的大学生。

    来修车的人学生立刻上前,查看修好的车。

    余祥光趁机伸出手拍了余灾丞的肩膀一下,“我要跟你……”

    “不要碰我!”余奕承冷冷的瞄了自己父亲一眼。

    这个眼神使余祥光全身僵住,同时也感受在场其他人古怪的目光,他突然觉得自己面子尽失,恼羞成怒的挖苦,“你以为我想碰你吗?要不是有事问你,你这种烂地方我根本不愿意来。”

    他不屑的语气使余奕丞的黑眸尽是冷酷之色,“不愿意来就滚,反正这里也没人欢迎你!”他脱掉手套,酷着一张脸,向一旁等待的大学生说道:“两百五十块。”

    大学生没有第二句话,立刻把钱掏出来,不过车子虽然已经弄好了,但大学生只是把车牵到一旁,好奇的等着看好戏。

    余祥光知道若坚持下去,最后只会落得更难堪的地步,他不太情愿的开口,“我到车上等你,等你忙完,我再跟你谈。”

    余奕丞没有回应,压根不认为还有什么好谈的。

    余祥光转身离开,不过此时一台机车突然不客气的骑进店里,车上的娇小人儿还嚷着,“让让、让让!”

    店里的几个人连忙让开。

    余祥光阴郁的神色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冲击而变街慌张,连忙后退,差点跌倒,在他身后的余奕丞及时伸手扶住了他。

    骑着机车的宋依依惊险万分的将车子停到余祥光的面前。“呼……”她帅气的把安全帽拿下来,看着一脸惊魂未定的余祥光,眼底闪着趣味的亮光,“老阿伯,我叫人让让,你是没听到吗?好险有老板,不然我可能就要撞到了你。”

    “你一一”看到突然冒出来的宋依依,余祥光感到错愕。

    余奕丞的嘴角微扬,与宋依依四目相接的瞬间,就见她俏皮的对他眨了眨眼。

    余祥光这才注意到余奕丞扶住他的臂膀,他转头看了他一眼。

    余奕丞脸上的笑意瞬间隐去,面无表情的松开手,看着父亲西装外套上的污渍,“我不会替你付洗衣费。”很冷的丢下这句话。

    “你一一”这个不孝子,只要一开口就会激怒他。

    余奕丞不理会他的怒气,迳自转身去做自己的事,反正宋依依来了,事情就交给她。

    宋依依将机车停好,双手擦腰,虽然身高矮人一截,但气势一点都不输人。

    “老阿伯,你要修车吗?”她刻意夸张的的转头看着四周,“你的机车呢?哪一台?”

    余祥光哑口无言的看着宋依依,这个丫头的行为模式远远超乎他的想像,让他就算想教训她,也不知该从何骂起。

    “你……”他清了清喉咙,终于勉强找回自己的威权,他的眉头微皱,“怎么会在这里?”

    “有趣的问题!”宋依依扬起了嘴角,甜美的酒窝在脸颊闪现,“不过这个问题该是我问你才对,我是老板的女朋友,会出现在这里理所当然,但是你一一应该没那个格调会用机车来代步,所以我才要问,你来这里干么?”

    余祥光拉下了脸,“跟你无关。”

    “本来是跟我无关,但是……”宋依依戏剧化的顿了一下,手缓缓的指向门口,“那是你的车吗?”

    余祥光微扬着下巴,语气带着一丝自豪,“没错!”

    宋依依听到他的口气,嘴不由得一撇,“那请你立刻、马上把车开走,不然我现在就打电话叫拖吊车来拖。”

    “什么?”他错愕。

    “老阿伯,”宋依依一副天真的模样,“你的神经没那么大条吧,你的车子挡在门口,老板要怎么做生意?”

    “生意?”他冷冷一哼,“这算什么生意!”

    对宋依依来说,他可以忍受这个老人家一切不讲理的言行举止,但绝对不能悔辱人,尤其是侮辱她所爱的男人。

    她脸上的笑容马上消失,定定的盯着余祥光,“老阿伯,在你眼中一间不起眼的机车行,却是老板靠自己的本事赚来的。他是个超级好的老板,他的技术可以替这附近的学生、住户解决一切问题,让所有来找他的人都可以开开心心的离开,不是只有赚大钱的工作才叫生意,在我们所有人眼中,他是最棒的,对不对?同学们!”

    听着周遭的附和声,余祥光一愣,在他眼中,确实只有能赚大钱的事业才值得骄傲,但眼前这一张张年轻脸孔写着对余奕丞的佩服,却令他心头闪过一些莫名的复杂情绪。

    “我不懂你们年轻人在想些什么!”这个节骨眼,老脸怎么也拉不下来,余祥光的手一挥,用不悦掩饰心头的翻动,迳自对沉默在一旁忙着修车的余奕丞说道:“我要跟你谈谈,私底下!”

    余奕丞连看都没看一眼。

    余祥光没有因为他的反应而有丝毫退却,“我可以一直等到你有空,我到车上等你。”

    “老阿伯,你要等可以,但请你先把车开走,不然我真的会叫拖吊车来。”看着余祥光掉头离开,宋依依在身后不死心的嚷嚷。

    这个死丫头!余祥光在心申斥了一声,刚对她有点好印象,可是她就跟余奕丞一个样,完全不给他面子。

    “老板,看样子他是打死不会离开了。”看着余祥光的背影,宋依依呼了口气,低头看向蹲在地上修车的余奕丞,口气转为漏柔,模样跟上一分钟的强势全然不同,“老板,你不跟他说说话,他真的会一直等下去。”

    “不用理他!”余奕丞抬头看她,淡淡的提醒她,“还不去上班吗?你快迟到了。”

    “喔!”宋依依如梦初醒,瞄了下时间,果然快迟到了,她伸出手拍了拍自己机车的椅垫,“车子先放这里,若是挡到你,你再牵到外头去,我先去上班了!老板,你要记得吃晚饭,不要每天都忙得忘记吃饭。”

    “我知道。”余奕丞对她扬了下嘴角,“小心点!”

    “好!”她对他挥了挥手,又跟在一旁看傻眼的几个大学生柔柔一笑,转身跑出去了。

    几个大学生的目光全都惊讶的跟着宋依依的身影远去。

    “同学,”余奕丞好笑的看着几个男大生,“看够了没?”

    几个男大生相视一眼,然后哈哈大笑,“老板,宋依依一一还挺凶的!”

    宋依依在校园里还算小有名气,毕竟她长得漂亮,笑起来又甜,柔弱的模样更是不少男人的理想对象,从大一到大四不乏追求者,但是没听过她跟哪个男生的名字连在一起,每次看到她,都是匆匆忙忙的,问她要去哪里,永远只有打工、打工!

    她勤奋、温柔婉约的身影深植在每个认识她的人的心中,不过刚才她跟那个老人家交谈的不驯模样,倒令人耳目一新。

    余奕丞笑了出来,“看情况吧。”她的强悍是因为他,她对他的在乎从不加以隐瞒,这个认知使他心头一暖。

    “老板,宋依依跟你真的在交往吗?”

    “嗯。”余奕丞轻应一声当是回答。

    “我的心碎了……”其中一个大学生夸张的捧着心,“性格老板一出马,我们全都被比下去了,我看我们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余奕丞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回应,他的目光不经意的飘向已经开到一旁,不再挡住自己店门口的大车上。

    就像宋依依说的,他的父亲不会轻易死心,而他的倔强也不会轻易妥协,他们的父子关系走到今时今日,就只能维持一段距离,彼此打量防备,很悲哀却是事实。

    他吸了口气,将这些杂事丢在脑后,专注于手边的修理工作。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从良老板最新章节 | 从良老板全文阅读 | 从良老板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