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从良老板 > 第五章

从良老板 第五章

作者 : 子纹
    宋依依几乎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

    回到家,看着灯火通明的屋内,这里是她从小到大的避风港,她总能在这里得到最大的满足和安全感,但现在,心头的失落却怎么也填不满。

    宋依依没什么精神的踏进屋里,有些惊讶这个时候,自己的二姐竟然不在房间准备睡美容觉。

    看着坐在客厅里的宋青青,宋依依勉强挤出一个微笑,“二姐,还没睡啊?”

    宋青青翻着杂志,分心瞄了她一眼,马上注意到她脸色苍白。

    “依依,你回来啦!”在书房的宋靖宁听到声音,立刻从书房走出来,“今天比较晚喔!”

    “我不是说过要面试吗?”今天她实在没有太多力气应付自己的兄姐,她低下头,往楼梯的方向走去,准备回自己的房间。

    宋靖宁担心的目光追随着小妹的身躯爬上楼梯,“依依,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还是面试不顺利?不顺利也没关系,反正大哥也不赞成你打那么多份工。”

    “没有,我很好啦!”她闷闷不乐的回答。

    宋靖宁哼了一声,“你真不会骗人,哥哥一看就知道你一定遇到什么事了,要不要跟哥哥谈一谈?”

    “不用,我真的很好。”她疲倦的说道。

    “依依啊,”宋靖宁的脚步不死心的想要跟上去,“有什么不愉快就跟哥哥谈谈,这样你心里会比较舒坦。”

    宋青青无奈的在心中叹了口气,将手上的杂志阖起来,放到桌上,站起身,走向自家大哥,直接挡在他面前。

    “青青,我是在关心……”宋靖宁无辜的看着二妹不以为然的神情。“你也看到了,依依她……”

    宋青青懒得理会自己的兄长,迳自转身拾阶而上。

    “依依,二姐知道你很累,但是别把心事压着,若有什么话想说,就跟二姐说。”宋青青在宋依依进房门前轻声的说。

    宋依依的身躯在房门前顿了一下,她缓缓的转过身,看着二姐,心痛苦涩突然涌现,再也忍不住了,她省去前因后果,大声哭喊,“二姐,我失恋了!”

    宋青青心中微惊,立刻伸出手抱住她。

    从没听过小妹和哪个男生谈恋爱,怎么今天才听她说,她就失恋了?她的感情来来去去实在令人措手不及。

    她的眼角瞄到跟在后头的宋靖宁,就看他一副见到鬼的惊愕神情,他可能一辈子都不能接受最小的妹妹谈恋爱吧!她不由得对天翻了下白眼。

    她一次只能应付一个人,于是她拉着宋依依进房,当着宋靖宁的面,把门用力关上。

    虽然宋青青的表示很明显,但自认为一家之主的宋靖宁在这个节骨眼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缺席,他坚持推开门进去,就算被宋青青摆脸色,他都不在乎。

    “我只会听,绝不说话!”宋靖宁对二妹保证。

    宋青青一点都不相信他,不过现在他不是重点,她转头担心的瞅着宋依依,拉着她一同坐到床边,“告诉二姐,怎么发生的?”

    “其实一直以来,都只是我单恋他,我喜欢他好久、好久了。”宋依依抽抽噎噎的说,“他是我们学校附近机车行的老板。”

    “机车行的老板?”宋靖宁惊叫。

    宋青青没好气的瞪了兄长一眼,他立刻深吸一口气,把疑问硬生生的吞回肚子里,闭上嘴。

    “我打工的泡沫红茶店就在那间机车行的隔壁,我刚开学的时候,骑脚踏车去上学,却因为闪一只小狈在校门口摔倒……”

    “我记得这件事!”宋靖宁忙不迭的搭腔。

    宋青青轻轻挑了挑眉,他见状,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再次屈服在二妹的锐利的眼神下。

    “当时就是他帮我的,这几年,他对我很好……今天的工作也是他帮我找的,是在律师事务所当工读生。”

    “听起来都还不错啊!”宋青青下了结沦,“但是如果像你说的,只是单恋,那又何来失恋?”

    “前几天他生病了,我照顾他,就……”宋依依怯生生的瞄了一副像是受到严重打击的兄长一眼,闭上了嘴。

    “就怎么了?”宋靖宁急急追问。

    “我们就在一起了。”

    “在一起是什么意思啊?”宋靖宁快疯了,“你还在读书耶,你……”

    “宋、靖、宁!”宋青青的声音冷冷的响起,“还在读书又怎么样?之前你不也安排依依去相亲?现在她不过是跟别人谈个恋爱又怎样?”

    “话不是这么说,”宋靖宁如坐针毡,非常不自在,“青青啊,你明知道之前我并不是真的打算让依依去相亲,那只是个幌子,我做了那么多事,都是为了你们那个男人婆大姐,她年纪一大把,若不嫁人,我怕不能跟死去的爸妈交代,所以一一”这件事就算用千言万语也很难解释清楚,他双手一摊,干脆直接跳结论,“总之,我从来都没打算要让依依去相亲。”

    “我知道,只是依依虽然还在念大学,但也是个成年人了,只要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我们只要默默关心她就够了。”

    宋靖宁闻言,沉默下来,想起宋青青之前说的一一有的时候静静的在一旁看着、不说话,也是一种体贴的关心。他叹了口气,转而看向依依,“对不起,依依,是哥哥太紧张了,乖,你继续说。”

    “今天老板陪我面试完之后,跟我一起去吃宵夜,但是却遇到一个没礼貌的家伙,”想起黄惟君,宋依依不由得有些恼火,“他对我动手动脚,老板忍不住动手打他,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所以我大致猜到,在几年前一一”她顿了一下,“老板也打过这个人,还因此坐了牢,有前科。”

    宋青青注视着自己的妹妹,讶异自己和一向鬼吼鬼叫惯的兄长,在这个时候还能这么平静。

    她没勇气转身看向兄长,她肯定他们俩受到的震撼差不多,应该都被吓傻了吧!”向乖乖牌的小妹妹,竟然会恋上这样一个男人。

    “他告诉我,我以后会是个成功的律师,但他就算再努力,也不过是个小小机车行老板,我与他是不同世界的两个人,不适合在一起。”

    这家伙倒有自知之明!宋靖宁抚着下巴心想。

    “我找知道你们也会反对,”她再次掉下泪来,“但是我却无法不爱他!”

    宋靖宁居高临下的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妹妹,走上前,蹲到她面前,执起她的手,“依依,你错了,我跟你姐姐都没有权利反对你的感情。”

    宋依依眨着泪眼,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家大哥。

    “就像二姐讲的,你是大人了,只要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我只要你永远记得一一不论你做了什么选择,哥哥都会站在你这边,如果这个男人的人品够好,不论他的职业或过去,我都不会瞧不起他。

    “我们死去的老爸年轻时,不也只是个铁工而已,可是你看,他虽然走了,却也留给我们这么好的生活,这就证明,只要肯努力,一旦有机会,就一定会成功!

    “如果今天你是因为不喜欢他而决定要放开他,这我能接受,但若只是因为所谓的世俗眼光,那就大可不必,人生很短,明天会遇到什么事谁晓得,重要的是一一”他伸出手,宠溺的揉了揉妹妹的头,“你要快乐!”

    宋依依一脸感动的望着自己的兄长,还以为哥哥会是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的人。

    宋靖宁对她一笑,转而看向宋青青,“青青,哥哥这么说值得嘉许吧?”

    宋青青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佩服他冷静分析情势的能耐,果然,一个成熟的男人,看待男女之间的关系,总会比较理智。

    宋靖宁又拍了拍妹妹的头,接着起身离开。

    一等宋靖宁离开,宋依依立刻把脸上的泪水抹去,“二姐,你也赞成我去追求吗?”

    “这个答案我无法回答,你要问的,是你的心。”

    她的心?她的心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跟余奕丞在一起。

    宋依依破涕为笑。“谢谢你!二姐!”小傻瓜,看你又哭又笑的。”她怜爱的揉了下她的脸,“早点睡吧。”

    “好!”

    宋青青站起身离去,但是她没有回房,反而来到宋靖宁的房里,她推开门的时候,正好看到兄长挂上电话。

    “还不睡?”宋靖宁好奇的目光飘向站在门口的妹妹。

    “查到资料之后,”她冷淡的说道,“记得告诉我结果。”

    宋靖宁不解的看着她。

    “别装了。”宋青青淡淡的瞥了自己兄长一眼,“你会不找人查那个机车行老板才怪!”

    宋靖宁脸上闪过一抹尴尬。

    “你要怎么查随你,但别擅自介入,明不明白?”宋青青语带警告。

    他没有回答。

    “哥?”她的声音一冷。

    “知道了啦!”宋靖宁不是很情愿,“我只是想搞清楚那个男的,让自己心里有个底,到时候若依依真的受伤了,我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我活到这把年纪,难道还不知道,感情的事,旁人说什么都没有用吗!”

    “不管好坏,那也是依依的选择。”宋青青的声音突然一柔,“我们只要当她的后盾就好。”

    宋靖宁呼了口气,“我知道静静的在一旁看,也是一种体贴的关心,不过我们实在应该庆幸宁宁已经嫁出去了,不知道这件事,不然……”

    两兄妹相视一眼,谁也不敢保证冲动的大姐知道后,会做出什么样的事,一想到这,两人不约而同打了个寒颤。

    宋依依很明显的感觉到余奕丞在躲她,因为他的态度太过明显。

    好几次她的目光飘向他,都见到他刻意回避。以往不太跟客人交谈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跟上门来的学生们有说有笑。

    下个星期她就要到律师事务所上班,不在茶店打工了,要见到他的机会少了很多,若是没把话说开,这辈子或许真的什么机会都没了!

    他的机车行一如往常的忙碌,她打工的时间已经结束,她也没有留恋,收了东西就下班离开。

    不过她并不是回家,而是待在一个看得到机车店里动静的阴暗处等待着,终于盼到余奕丞送走最后一个到店里来修车的客人,关上招牌的电灯,准备拉下铁门。

    她立刻一鼓作气跑了过去,铁门已经拉下一半,她很敏捷的腰一弯,钻了进去。

    正在洗手的余奕丞听到动静,微转过身,有些惊讶的看着蓦然出现的她,但他很快的平复思绪,语气冷淡的问,“有事吗?”

    “跟你谈谈!”她一脸坚决,拉来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余奕丞转身继续洗手,强迫自己把她甜美的笑脸扫出脑海。

    “我要了解你的过去。”她没有客套,直截了当的说。

    “什么?”他难掩惊愕的转过头。

    “我要了解你的过去,”她的视线稳稳的望着他,不顾他脸上的阴郁,注意到他眼下的黑眼圈和略为僵硬的姿态,她感到心疼,想要立刻冲上去抱住他,但却只能忍住,柔声的说:“如果等我听完,我认为我不适合要分手再说。”

    这女人真是疯了!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她还在思索他们是否适合这种浅而易见的问题?他用像看到外星人错愕又惊惧的眼神盯着她。

    第一眼看到她,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天真而单纯,但是却没有想到她会天真到近乎愚昧的地步。

    他将手中的泡沫给冲干净,勾来一张椅子,坐到她面前,直视着她,他们在一起的时光是非常愉快的回忆,但他的过去,却带着现实的差异将彼此都拖入绝望的泥沼之中,无法前进也回不到过去。

    他阴沉的瞅着她,没看到她有任何的畏缩。

    “我考到大学的那年暑假,拿刀刺伤了人。”他冷冷的承认,“那人就是昨天我们遇到的黄惟君。”

    “原因呢?”她没有被吓到,简洁的问,因为她相信他绝对不会无故伤人。

    他僵硬的看着她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模样。

    “伤人总要有原因,说!”她的黑眸闪闪发亮,“我在听。”

    他沉默了一会儿,他得强迫自己承认一个事实一一宋依依的柔弱只是外表的假象,这女人的内心其实坚强也很坚持,未来将定上律师路的她,自有一套思考逻辑。

    “黄惟君是我继母的儿子。”

    这句话终于让宋依依平静的脸色被惊讶所取代,“你继母的儿子?”

    “是的。”他自我嘲弄的扬了下嘴角,“我父亲与他的母亲再婚,我与他年纪相仿,却总是处不来,从小打到大,我继母不喜欢我,我爸爸也跟我保持距离,也听到其他人的闲言闲语,每个人都说我爸爸是因为看上了继母的钱,才结这个婚,利用我继母的爱得到她的钱。”

    “这么说并不公平吧!”不能说女方比男人有钱,男人跟她在一起就是为了金钱。

    “但事实就是如此,”他抛开自尊承认,“我爸爸在我妈死后不到半年,就迫不及待的再婚,而且这些年来,他还想尽一切办法,从我继母身上拿钱,听说他最后成功了,因为他跟我继母离婚,顺利拿到我继母大半的财产,所以黄惟君恨我恨得牙痒痒的。”

    “所以他看到我才会劈头就问我是不是有钱人,”她很快的将昨天发生的事串在一起,“因为他认为你跟你爸爸是同类?”

    “是。”余奕丞也老实承认,“我的初恋对象是他很喜欢的女孩子,恰巧这个女孩家很有钱,我就是因为他嘲笑我跟我爸一样,才会跟他起冲突,我偏偏那么倒楣,刚满十八岁没几天,他坚持提出告诉,我爸又因为利益,不敢得罪黄惟君一家上下,所以就大义灭亲,不但不帮我,还替他们抓我去警局,那女孩也很聪明,很快就逃开了,我就这样被关了几个月,出狱之后,我再也没有回家,因为我也没家了……”她的心因为他的话而感到难过,“这么多年来,你爸爸没找过你吗?”

    他耸耸肩,不是很在乎。

    虽然他看起来很洒脱,但是神情一闪而过的痛苦却出卖了他。

    那里闪烁的光亮她好熟悉,在她失去父母,兄姐也忙着没有空理她时,她独自一个人窝在房里,害怕着未来,总认为自己会被全世界遗弃时,她也同样感到无助,她心疼的看着他。

    余奕丞别开眼,不想去猜测她双眼中的闪烁是不是同情,他憎恨别人的同情,也不需要,但有生以来,这却是他第一次感觉到眼泪烧灼双眼的刺痛,他被眼中不熟悉的雾气骇住。

    就算在他最无助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有哭过,但是在她面前,他总觉得他的过去全是一连串的荒唐而不堪。

    他瞧不起自己的父亲,也瞧不起自己。

    “我当时考上大学,没去读的原因,并不全然是因为钱,而是当时我正在坐牢,出狱之后,我唯一能走的路,就是去学个一技之长。我是一个有伤人前科的人,最大的成就顶多就是拥有这辆机车行,你还认为我们有可能继续下去吗?”他沉默的等她起身离去,将彼此的关系划下句点。

    经过几秒钟的思索,她仔细看着他,在他的眼中看出他倔强不愿显露的脆弱。

    她的眼眶充满泪水,缓缓伸出手抱住了他。

    他的身躯因为她的碰触而微微一僵。

    “你以为这些小事会吓到我吗?”她抬起头,轻触着他的唇,为他的过去感到心碎,“你爸爸跟你是两个不同的个体,他的错不该由你来承担,至于你的过去,是曾经发生的事实,事实无法抹去,但不需要一再被提起!”

    他的眼睛微睁,惊讶于她竟然没有头也不回的离去。“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她肯定的用力点头。

    他的心狂乱的撞击着胸膛,使他的胸前不住的上下起伏,“你不走?”

    “以后你在哪里,”她没有迟疑,双臂卷上他的颈项,双手扣在他的脑后,“我就跟到哪!我还有点庆幸你的初恋情人放弃了你,不然我也不会遇到你,你说她聪明,逃开了,但我却觉得她很笨,因为我绝对不会为了任何事放弃你。”

    她语中的诚挚使他的双眸一亮,原本以为自己此生绝对无法拥有的美好,竟然再次回到他的怀中。

    一抹模糊的笑容浮现在他的嘴角,他抱她坐到自己的腿上,把她的表情看得清楚,“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你还有你的家人……”

    “他们爱我,也会爱你。”这句话她讲来信心十足。

    他望进她的双眸,注视她微张的唇,欲望突地重击着他,他把她更拉近自己,感觉她柔软的娇躯紧贴着他。

    真真切切感受到她在怀中,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去,仿佛真的就只是过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从良老板最新章节 | 从良老板全文阅读 | 从良老板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