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从良老板 > 第三章

从良老板 第三章

作者 : 子纹
    同样低温的清晨,宋依依准时骑着机车经过余奕丞的机车行,但奇怪的是,机车行的铁门竟然难得的紧闭着。

    她在门口前停下车,抬起手,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以往这个时候余奕丞都已经起床开门准备营业了,怎么今天还大门深锁着?

    她虽然满腹狐疑,但是要赶着上课,所以只好带着不安的心情先到学校去。

    中午时分,她找了个空档匆匆跑出学校,机车行依然没开。

    这是前所未有的事,她心焦的扳开铁门上的小口,里头一片漆黑,没有动静。

    她思索了一会儿,拿出手机,拨打店里的电话。

    电话响了许久,就在她死心要放弃的时候,店后头突然出现了声响,然后是东西掉落的声音。

    宋依依心一惊,连忙拍打铁门,“老板?老板?是不是你?你还好吗?”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从铁门上的小孔看到余奕丞摇摇晃晃的身躯出现。

    他有些吃力的打开铁卷门旁的小门,身体虚软的靠着门,一阵天昏地暗的晕眩和不适,让他差点低咒出声。

    他太虚弱了,双腿几乎撑不住自己的体重,喉咙更像是有火在烧似的,他强迫自己将目光定在眼前的娇小身影上头。

    “不好意思……”他艰难的开了口,声音就跟鸭子叫一样难听,“我有点不舒服,你的车子有问题吗?”

    “没有……”宋依依担心的目光不停的梭巡他的脸,“早上经过机车行看到没开门,想说你不知道是不是怎么了,所以才过来看一下,你还好吗?”

    “没什么,只是感冒……”

    话都还没说完,他的身躯突然摇晃了一下,她连忙伸手扶住他,不过这一碰才发现他的身体好烫,一定是发高烧了,连脸都好红。

    “你发烧了!”

    “好像有一点吧……”他极力抗拒不适感。

    何止一点而已!她不认同的瞄了他一服,吃力的扶他走进屋子里,“你去看医生了吗?”

    “嗯。”他咕哝一声当作回答。

    虽然已经用尽全力,但他的双腿却仍像绑着铅球似的沉重,根本没有力气走回后头的小房间,到最后,他几乎把全身的重量都依靠在娇小的她身上。

    突如其来的重量使宋依依踉跄了一下,但是她随即咬牙撑住彼此。

    她深呼一口气,用尽全身的力气,扶他走回小房间。

    虽然两人认识这么多年,但彼此之间一直都保持距离,她更不可能有机会进来他的房间。

    第一次进来这里,她随意的环视一圈,小小的空间里摆设很简单,一张床、一张小桌子,还有一个书柜,上头摆了不少书,纵使没有太多空间,却整理得很干净舒服。

    费了一番工夫,宋依依成功的把他扶躺回床上,她终于松了口气,“你有去看医生,应该有拿药吧?”

    他微抬了下手,指着一旁的小桌子。

    顺势看过去,她看到桌上的药包,拿来看着上面的说明,“早上的药吃了吗?”

    他轻轻摇了摇头。

    看着他虚弱的样子,她的心不由得一拧。“那不用说,你肯定连一丁点东西都没吃对吧?”

    他闭上眼,没有回答。

    “等我一会儿!”

    她丢下话后立刻转身离开,不过很快就又回来了,回来时,手上还多了一杯便利超商的粥。

    “我知道你没胃口,但多少要吃一点才有办法吃药。”她边说边坐到床边,扶起他,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哄他张开嘴巴,舀了一口粥喂进去。

    他勉强吃了几口,就再也吃不下了。

    知道他不舒服,所以她也没有强迫,拿起枕头垫在他背后,让他可以靠坐着,接着转身倒了杯水,拿起桌子上的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当她回过头时,发现他整个人又缩到床上,睡着了。

    “老板?”她轻拍了拍他的脸颊,“你还不能睡,你还没吃药!”

    他咕哝了一声。没有睁开眼。

    “不行!”她坚持拉起他,语气变得有些强硬,“不吃药就不能睡!”

    他有些吃力的睁开眼睛,有些意外看到她沉下脸,哑着声音说道,“没想到你也会生气……”

    她的脸微红,“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她咕哝一声,“吃药!”

    他的头靠着她的颈窝,张开嘴,让她把药喂进自己嘴里,接着又让她了自己一口水,他用力的将药吞下去,但因为喉咙瞬间的灼热刺痛,忍不住呻吟一声,脸也因为不舒服转向她的脖子。

    当他的胡髭刮过她白皙细嫩的脖颈时,她吓了一跳,她的心疯狂的跳动,一时愣住了,过了几秒才意会过来,这是他们第一次靠得这么近。

    她可以清楚的闻到他身上的味道,感受到他的体温,甚至他身上的肌肉线条,她压下自己的慌乱,提醒自己他现在是个病人,她在这个时候想入非非实在太过分了,她正了正心神,小心翼翼的让他再次躺下,让他继续睡觉。

    她坐在床边,看着他虚弱的模样,脑海里一片混乱。

    迟疑了一会儿,她牵起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无法克制的在他的手背上轻印一吻,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能偷偷想像他们是一对,心头的酸甜滋味让她忍不住叹了口气,回归到现实。

    她轻轻放下他的手,替他拉好被子,看他的样子似乎不会很快醒来,她决定先回学校,顺便请餐厅的老板娘煮点有营养的东西,这样他醒来就可以吃了。

    回到学校后,她先到餐厅请老板娘帮她准备,然后回到教室上课,就这样惶惶不安的渡过了一个下午,课一结束,她就迫不及待去拿了食物,回到机车行。

    店里依然如她离去时一样一片寂静,她蹑手蹑脚地走到小房间,发现他还熟睡着,看来他一整个下午都没有醒来过。

    她将他身上的被子拉好,摸摸他的额头,还是有些烫,但情况比中午时好多了。

    这时他突然翻了个身子,她立刻把握机会拍了拍他,试图唤醒他,“老板,起来,吃药时间到了。”

    他下意识的咕哝了一声。

    她听不懂,不过她也不在乎,只是坚持一定要他睁开眼睛。

    他吃力的睁开眼皮,盯着她看,有一瞬间搞不太清楚状况。“依依?”

    “对!”她扶起她,“我是宋依依!起来吃药了!”

    “不要……”他好累,想睡觉。

    “不行!”她非常坚持,“老板,你生病了,要吃药才会好!”

    “饶了我吧……”

    “如果你听话就饶了你,”她回得理所当然,手还不忘把他拉起来,“我请餐厅老板娘煮了一点鸡汤稀饭给你,看在人家特地煮给你吃的份上,你多少吃一点。”

    他眯着眼望了她一会儿,虚弱的张开嘴巴,将她送到嘴边的稀饭吞进嘴里,吃了几口之后,他便将汤匙轻轻推开,“把药给我!”

    她立刻放下手中的碗,转身将药和水杯都交到他手上,他很干脆的一口吞掉。

    “现在几点了?”余奕丞问。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被坦克车压过,难过得要命。

    “下午四点多。”

    他闭了下眼,看来他昏睡一整天了,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冒了,没想到一感冒就这么严重。

    “晚上不是要去隔壁打工吗?我一个人可以的,你先去忙你的吧。”

    “没关系。”她收拾一旁装有稀饭的纸碗,“我请假了。”

    他挑了挑眉,“请假?该不会是为了我吧?”

    在他不以为然的打量目光下,她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身体,但依然老实的点头,“对,我不可能放你一个人生病没人照顾。”

    他无力的一笑,疲惫的躺到枕头上,“放心吧,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是一个人,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就算真的死了,也不会有人在乎。”

    “老板一一”宋依依沉下了脸,“我不喜欢听你这么说……”

    “我说得是事实。”他的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从小,我生病我爸也从不在乎,毕竟我一直都不是他在乎的儿子。”

    听到他突然谈起过去,她不由得沉默了。

    “我真是病得胡言乱语了,”余奕丞挥了挥手,“别管我,去忙你的事,你的事比较重要。”

    她一点都不认为打工有比照顾他还要来得重要,要她放他一个人转身离开,是万万不可能的。

    他瞄了她一眼,看她坐到床边,不免一脸疑惑,“你不走?”

    她回视他,摇了摇头。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一点都不想要在这么脆弱的时候有她陪伴,这意味着……这几年来的防卫,都很有可能会在这一瞬间瓦解。

    每次他总是用尽所有力气提醒自己,不能与她太过靠近,她和他是不同世界的人。永远不可能会有交集,只是他现在很累,没有力气跟她争辩。

    虽然他很想坐起来跟她证明自己很好,但是最终却只能软绵绵的倒在床上。

    “随便你。”他闭上眼睛,小声低喃,“我可没钱付你看护费。”

    听到他的话,她忍不住笑了出来。

    “还不错,”他张开眼瞅着她,目光意外的温柔,“至少我们俩之间有一个是开心的。”

    “老板,只要你好好休息,很快就会好了。”她忍住想伸手轻摸他的脸的冲动,“以前我不知道,但现在和以后一一至少你身边会有我在乎你。”

    他的嘴角因为她的话而微扬,“虽然我知道你只是在安慰我,但很中听。”说完,他再次闭上眼睛,没多久,他的呼吸渐趋平缓沉重。

    宋依依抬起手,迟疑的碰触他的下颚,确定他已经睡着了,这才放胆将手贴在他的脸颊上,静静望着他寂静的睡脸。

    她的话不是安慰,而是真诚的发自内心,只是好像传不到他的心里……

    隔天一早天刚亮,余奕丞幽幽的转醒,虽然还是觉得浑身酸痛,但比前一天好太多了,他用手肘的力量撑起身,这才注意到趴在床边睡觉的宋依依。

    有人关心照料是种愉快的感受,他甚至从没被一个人这么在乎过,看着她,他的心头滑过一种痛苦和喜悦交杂的复杂情绪。

    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只有一张床,连沙发都没有,她只搬来一张小椅子,就克难的坐在椅子上,趴在床边睡觉,就这样守了他一夜?

    他缓缓的伸出手,不经易的碰到她的手,发现她的手就像冰块一样冷,他不禁紧皱起眉头。

    她来照顾他,他很感激,但若是因为照顾他而搞得她也跟着生病,这可不成。

    他下了床,半弯下身,非常小心的尽量不要惊动到她,想把她抱到床上,不过就在他的手才刚碰到她的那一瞬间,她的眼睛立刻睁开来。

    “老板?”一看到余奕丞起来了,她微吃了一惊,“你怎么醒了?不舒服吗?”

    “没有。”看着她慌张的样子,他轻叹了口气,她难道真的不知道,她这么担心他,会让他越来越难支持下去吗?

    她没有多想的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好像退烧了,嘴角不由得露出一抹笑弧,终于可以放下心中的大石了。

    “谢谢你……”他的声音因为感冒依旧显得粗哑。

    “老板,你这么说就太见外了,跟我不用那么客套,要喝点……”她微契的抬起头,这才注意到两人的脸现在几乎快贴在一起了,而他的手臂还搁在她的腰际。

    她早就知道他有一张吸引人的俊脸,不过如此靠近的看,却还是头一遭。

    她端详着他古铜色的脸庞和略微凌乱的头发,小房间里的气氛突然变得紧张又暧昧。

    还来不及细思,她的头一侧,粉唇碰上他的唇,事出突然,她不知道该做何反应,赶忙把头往后一缩,快速移开视线。

    可不能否认的,她喜欢这种感觉,他的唇比她想像中的还要柔软温热,一碰到,就好像有一股电流窜过全身,又麻又酥,却又让人依恋。

    他应该避开她的,但是感情胜过理智,对于她的渴望,就是突然上涨的潮水,毫不留情的击跨了他的最后一道防线。

    他一直非常努力的自我控制,直到她碰触到他……

    这一吻,瓦解了彼此之间的假装与距离,他停止仁思考,大手将有些失神的她拉起来,微施力,把她拉进自己的怀里,而下一秒,他情不自禁的吻住她的唇。

    他的唇火热而狂野的压着她的,他的吻好猛烈也好深刻。

    她觉得一股热流快速流过全身,双手不自觉攀住他的后颈,整个人软软偎在他的怀里,不单欢迎他的舌入侵,甚至还用力的回吻。

    她的反应令他感到火热,他收紧手臂,让两人的身躯尽可能的贴近,过了好久,他才不舍的放开她的唇,他双眼发亮,直瞅着她被吻得红肿的粉唇,“我可能会把感冒传给你……”

    她羞红着脸,把头埋进他的胸膛,轻轻摇了摇,她才不在乎。

    他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让她看进他温柔的双眸,“你该知道我们很不同。”

    她静静的看着他,没有装傻听不懂,她清楚他指的是彼此的学历和未来可能的社经地位,但她不想再掩饰自己对他的感情了,她用双手环住他的颈项。“如果选择了你,我就什么都不管了!”

    她坦白率直的保证更说明了她的义无反顾,他有些动容的看进她清明的双眸,接着微微一笑,紧紧拥抱着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从良老板最新章节 | 从良老板全文阅读 | 从良老板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