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从良老板 > 第二章

从良老板 第二章

作者 : 子纹
    下课的钟声才刚响起,宋依依就立刻站起身,直直的往教室门口冲去,不过她太过匆忙,没有注意到从右手边走过来的同学,不小心踩到对方的脚。

    “宋依依!”对方随即不客气的扬高声音,“你在干什么,走路小心点!”

    “对不起、对不起!”宋依依一意会到自己闯了祸,忙不迭的道歉,“同学--对不起,因为我要赶着去打工……”

    “不要来这套!哪一次你匆匆忙忙的不是说要赶去打工,”郑育华不悦的低头睨着娇小的她,打从心里不喜欢这个女人,“我这双鞋可是新买的,一双要好几千块,要是弄坏了,你赔得起吗?”

    “对不起、对不起……”宋依依还是只能道歉。

    “你就光会说对不起、对不起!”郑育华一副受不了她笨手笨脚的嘴脸,“打工一一打什么工?我若是你早就休学了,上课何必上得这么辛苦?你索性休学算了,先去工作个几年,等存够了钱再回来念书!不然每天芥芥撞撞的,看了实在很讨人厌。”

    郑育华是南部大地主的千金,仗着家里有钱,气焰嚣高,从小就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她,没想到进了大学后,天地瞬间变了色——

    宋依依家境不好,还得靠打工赚取学费,但是却比她这个大小姐还要受欢迎,男生女生都喜欢跟她亲近,所以她打从心底不喜欢她,一有机会就找她麻烦。

    “对不起……”宋依依一脸愧疚,偷偷瞄了脸色不善的郑育华一眼,无奈的在心中叹了口气。今天还挺倒楣的,什么人不好惹,偏偏惹到一向把她视为眼中盯的郑育华。

    她一向以和为贵,柔弱的印象深植在所有认识她的人的心目中,平常她除了上课念书外,就是打工,从没跟任何人起过冲突。

    “出了什么事?”

    听到身后的声音,宋依依吓了一跳。

    原本吵杂的教室,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突然一静。

    “老板?”宋依依猛然一个转身,看着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的高壮身影,有些意外他竟会到她教室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早上你要换车轮胎,却把手机忘在置物箱里,你没注意到吗?”余奕丞摊开手掌,上头有一支蓝色手机,那不是时下的流行的智慧型手机,甚至连MP3、照相功能都没有,“我想你可能会需要,所以拿过来给你。”

    “谢谢。”宋依依一脸感激的接了过来。“真不好意思,你那么忙还要你跑这么一趟!”

    “不用这么客气,刚好店里也没什么事,”余奕丞拨了下浓密的黑发,转头看着郑育华,“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吗?我远远就听到这里很热闹。”

    望着余奕丞英俊的面孔,郑育华有片刻的闪神。自从三年多前,余奕丞在学校附近开了那间机车行,他的帅气和性格就渐渐在学校里传开来,现在更可以说是远近驰名,只要说起这附近的性格机车行老板,每个人都知道指的就是余奕丞。

    一间小小的机车行,生意超好,一方面是因为余奕丞的修车技术好,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帅气的他可是名副其实的少女杀手。

    他有张好看的脸和一身结实的肌肉,酷样风靡了整个校园,还有不少女学生是他的粉丝。

    为了接近他,不少人都特地跟他订购机车,车子一有问题,就迫不及待去找他解决。

    郑育华当然也是其中之一,她跟他买了辆机车不说,三不五时还跑去找他,只是余奕丞对所有人的态度都一样,温柔有礼而疏远。

    他的态度实在令人感到泄气,只不过因为从没人见过有固定的女人出入他的店,所以大家都很肯定他没有娶老婆也没有女朋友。

    郑育华原本凶狠的表情快速隐去,换上一脸娇柔,“老板,其实也没什么事啦!还不是这个宋依依,笨手笨脚的踩到我的鞋子。”

    “是吗?”余奕丞低头瞄了一眼,柔声说道;“在我看来,你的鞋子还是很漂亮,你眼光很好,这双鞋子很配你。”

    听到余奕丞的称赞,郑育华开心得心花朵朵开。

    宋依依看到郑育华的神情,不由得暗暗吐了下舌头。态度还差真多。

    余奕丞将宋依依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忍不住微微一笑。

    “郑育华,老板是说你的鞋子漂亮,又不是说你人漂亮,你笑那么开心干么?像个花痴。”

    郑育华听到一旁男同学的讪笑,脸色微变,转头瞪了对方一眼,真想直接破口大骂,偏偏在余奕丞面前,她要尽可能的维持美好形象。

    “刚才宋依依不过就是不小心踩了一下你的鞋子而已,你就凶得跟母老虎一样,怎么老板一来,你就突然变成小猫了,女人变脸真的跟变天一样。”

    “你们别这么说啦!”宋依依看到郑育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马上开口圆场,“是我的错,不能怪育华生气。”

    “我不需要你猫哭耗子!”郑育华沉着脸说。她打从心底不喜欢宋依依这个穷酸的女大生。

    就因为宋依依长得很可爱,笑起来甜甜的,所以从大一开始,她便拥有不少护花使者,虽然她都不打扮,家里穷得连学费都要靠着自己辛苦打工才付得出来,依然有一大堆男人喜欢她,她真的不懂,像她这样可怜又可悲的女人,到底有哪一点值得喜欢的!

    “我没那个意思!”宋依依连忙陪笑脸,“大家都别生气也别再吵了,反正一切都怪我笨手笨脚的,对不起!”她对郑育华慎重的表示,“不然中午的时候,你到学生餐厅吃饭,我送一颗卤蛋给你,当作赔罪。”

    她的话一出口,周遭立刻扬起一阵笑声。

    郑育华气愤的看着宋依依的笑脸,卤蛋?“宋依依,你是存心在这个时候给我难看是吗?卤蛋?你以为我吃不起吗?”

    “不是……”宋依依一愣,她似乎又惹恼她了,她在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实在不知道为什么郑育华总是针对她,好像她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踩到她的痛处似的,“我只是想赔罪而已,若你不想要卤蛋,那看你要吃什么,只要你开口,我都请你吃。”

    “好,话是你说的!”郑胄华不客气的直指她的鼻子,“我要一顿君悦的下午茶!”

    宋依依一愣,君悦的下午茶?她脑子飞快的转着,“好吧,那就君悦的下午茶吧!”

    郑育华微惊,反而有点意外她会答应得如此干脆。

    “宋依依,”她上下打量着她,语气充满怀疑,“你知道一顿君悦的下午茶要多少钱吗?”

    宋依依搔搔头,她跟姐姐去吃过好几次,不过都不是她付钱,所以她压根不知道价钱到底多少,于是她很诚实的摇摇头。

    “不知道就不要答应得那么快,”郑育华冷冷一哼。“小心说得出做不到!”

    “没关系,只要你不生气,不管多少钱,我都一定会请你!”宋依依很阿莎力的表示,“只不过我真的要先走了,不然要迟到了,老板……”她带着和善可爱笑容对余奕丞点了下头,“谢谢你跑这一趟,等下课我去牵车时再跟你聊喔!”

    “好。”余奕丞朝她柔柔一笑。

    宋依依一走远,大家开始连声挞伐一一

    “郑育华,你还是不是人啊?你明明知道依依家境不好,连学费都要靠辛苦打工才能赚到,你竟然还要她请你吃一顿要好几百块的下午茶?”

    郑育华不悦的回嘴,“那是她自己同意的,关我什么事?而且下午茶顶多四五百块,老板……”她转向余奕丞求助,“你也看到的,我没逼她,是她自己答应的!”

    余奕丞微扯了下嘴角,压根不想扯入这场混乱之中,不发一言的转身走开。

    看着他的背影和周遭同学不以为然的眼神,郑育华气愤的用力跺了一下脚,千错万错她全都推到做作的宋依依头上,都是她,害她现在被大家当作是个欺负弱小的母夜叉。

    “老板,你的餐点。”宋依依脸上依然挂着甜甜的微笑,将余奕丞点的餐点送到他面前。

    余奕丞对她点了点头,拿起筷子,正打算要吃,却看到他的阳春面上多了一只卤鸡翅。

    “我没点鸡翅。”他抬起头看着宋依依。“搞错了吧?”

    本来打算要回机车行的余奕丞,突然心血来潮来到学生餐厅,反正午餐时间也差不多要到了,来这里可以解决自己的午餐,还可以看到宋依依,一举两得,更何况她打工摊位的料理实在是上物美价廉,连他这个校外人士,有空的时候都忍不住前来品尝。

    “没有搞错,”宋依依低下头,对他俏皮的皱了皱鼻子,“是我请你吃的,我们老板娘的可乐鸡翅超好吃,你尝尝。”

    “你请的?这怎么可以?”

    “没什么不可以。”宋依依眨了眨眼,“你替我修车都不收钱,我只是请你吃一只鸡翅膀,说到底,是我占你便宜才对,若你拒绝,就是不给我面子,以后我也不敢找你修车了!”

    “哇,你讲得我不知道该回什么了,果然是当律师的料。”余奕丞马上夹起鸡膀,啃了一口,当是接受了她的好意。

    看到他的动作,她的笑更甜了。

    “天气很冷,还要洗碗、洗菜,”看着她总是笑容满面的脸庞,余奕丞不由得放柔了神情,“手应该会痛吧?”

    宋依依侧头想了一会儿,最后老实的点头,“痛啊,可是没办法,老板娘只有一个人,如果我不来,她就忙不过来了。”

    这学期刚开学时,她因为一边找教室,没注意到前方提着一大袋水果走过来的老板娘,一头撞上去不打紧;还害得人家好好的水果散了一地。

    当时老板娘人好,没跟她计较,后来她听说原本负责员工餐厅这个摊位的单亲妈妈,暑假的时候竟然因为车祸过世,留下了一个老妈妈和一双各读国中和国小的儿女,为了应付将来的生活,老妈妈只好扛起家计,接手学校餐厅的摊位,工作是辛苦了一点,但也因此能让三个人得到温饱。

    宋依依好几次到餐厅吃饭,都看到老板娘一个人忙着洗菜煮餐,因为能给的薪水不多,所以请的人都留不住,她不由得起了恻隐之心,看她又在徵人,她就义不容辞的接下这份不算轻松的工作,这么一晃眼,也过了半个学期。

    看到老板娘正提起一袋高丽菜,宋依依立刻说道,“老板,你慢慢吃,我先去忙了!”

    余奕丞还来不及回应,宋依依就赶到老板娘身旁,替她提高丽菜。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追随着她的身影,绝大部分的人都说这个世代的年轻人脆弱,吃不了苫,但只要看来依依一眼,就会明白不应该一竿子打翻一条船。

    他机械式的吃着东西,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小时候家境不富裕,母亲生病也没有多余的钱医治,拖了没几年便过世了,母亲死后,父亲很快又再婚,父亲跟他从来没有真正亲近过,他有一个兄长,而父亲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哥哥身上,从小不受重视的他,就这么孤单的生活着。

    父亲过着他打从心底不认同的生活一一母亲死后不到半年,他便娶了一个有钱的失婚女子,对方有一个跟自己年纪相仿的儿子,根本看不起他们父子俩,十七、八岁的他年轻气盛,在学校一直被嘲笑有一个靠女人得到财富的父亲,在唯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激烈冲突中,他拿烟灰缸砸伤了父亲第二任妻子的独子,这个举动使他们父子的关系决裂。

    年纪轻轻的他,一无所有的离开家,过一天算一天,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他觉得如果他死了,这世上也不会有人真的在乎,更不会有人为了他掉眼泪……

    一想到这,他拉回思绪,看向在摊位里的她,在水龙头下细心清洗蔬菜的隐约身影一一

    她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子,不单有出众的外貌,还有颗向上勤奋的心,在她身上,他学习到不放弃的坚韧。

    家境清寒,求学之路要比任何人都来得辛苦,但是在她身上没有看到半点的自怨自艾,跟她相比,他除了用荒诞不羁来形容自己过去的生活,想不出别的词了,他若有所思的目光微敛了下,收回视线,低头快速吃完阳春面,接着站起身,缓缓走向摊位。

    “你白天在这里工作,晚上在泡沫红茶店打工,还要读书考照,你要把自己当神力女超人吗?”

    “也不是每天都这么忙,”她有些意外他会突然出现在自己身旁,她一笑,看了他一眼,持续洗着高丽菜,“我一个星期来餐厅工作五天,只有二、五因为上午有两堂空堂,才会早点过来帮忙,至于其他几天,我只有十二点到一点半用餐的时候才会在这里,至于泡沫红茶店,老板一一你也清楚的,我一个星期只在那里工作三天,所以还忙得过来。”

    看着她可爱的脸庞,知道以她的个性,就算累也不会承认。

    “有打算换份工作吗?”

    “什么?”她有些意外的看着他。

    “我的合伙人是个律师,”他斜靠着一旁放着青菜的桌于,淡淡的说,“若你愿意,我可以替你问问看,若是他们律师事务所有缺工读生,让你去试试。”

    她的表情一亮,“老板,你说得是真的吗?”

    看着她的笑脸,他忍不住扬起了嘴,“当然!我从小到大是骗过不少人,但认识你之后,可从没骗过你,有兴趣吗?”

    “有、有,当然有!”她兴奋的猛点头。“谢谢老板!”

    望着她因为热切开心而泛红的脸颊,他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揉了揉她的头。

    她的心狂跳着,可以感觉到他的手压在她的头上,他身上温暖的热气传到了她的身上,带来一种触电的刺麻感,虽然外头的温度很低,但他的举动却让她情不自禁脸红心跳。

    “一有消息我就通知你。”他很快收回自己的手,简短的说。

    “好!”她涨红脸,“谢谢老板!”

    “谢你送我的那只鸡翅膀吧!”他打趣的看着她兴奋的笑容。

    她闻言,忍不住与他相视一笑。“一只鸡翅换一个工作一一这个交易未免太划算了!”

    “不管划不划算,都是你应得的,你那么努力,要是不帮你,我的良心过不去。”

    “可是……”看着他的笑,她的脑袋一片混乱,最终还是把到口的话给吞了进去。

    其实她想说得是……她的家境根本不需要她打工,只是从小到大,她总下意识的不让其他人知道她出身豪门世家。

    因为她害怕一一父母当初就是因为财富赔上了性命,所以她情愿当个在外人眼中看来百分之一百的普通人。

    而遇上了他,让她发觉了辛苦打工最大的好处一一让他注意到她,也因此与他有许多机会交谈。

    他帮助她,因为她是个“上进的学生”,若是让他知道,她根本不需要做这些工作,她一点都没有把握是否依然可以得到他开注的目光。

    她低着头,心情有点复杂,他们没有谈过彼此的生活,所以她也不算是在骗他,她在心中这么安慰自己,因为除了家人之外,她不记得她曾这么在乎一个人过。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从良老板最新章节 | 从良老板全文阅读 | 从良老板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