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从良老板 > 第一章

从良老板 第一章

作者 : 子纹
    “依依,”听到门口的声响,宋靖宁立刻放下手中的报纸,看着扎着马尾走进来的妹妹,“今天天气好冷,哥哥送你去学校。”

    “不用了,哥。”宋依依扬起笑,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我自己去就好了。”

    “可是很冷耶……”看着妹妹阳光般的笑容,宋靖宁没有回应,反而不自觉皱起眉头。“而且还这么早,你可以晚点再出门。”

    “我的车子今天要换机油,所以我要早一点出门。”

    “换机油?”宋靖宁不以为然的挑眉,“没有机车行那么早开吧?”

    “一般是没有,不过我们学校附近有个机车行老板很勤奋,每天八点前就会开门营业。”喝光了桌上的热牛奶,宋依依随手拿了个塑胶袋装了几片吐司,便俏皮的挥挥手,压根没把哥哥不以为然的表情放在心上,“二姊、哥哥,我先去上学了!今天还要打工,所以会晚点回来,你们不要担心。”

    “依依啊……”宋靖宁无奈的目光随着妹妹移动,“你走慢点,小心别跌倒了!”

    “好!”虽然嘴巴是这么应着,但是宋依依的动作依然没有半点减缓。

    今天又有一波新的寒流,气温低到彷佛可以冻进骨子里,不过已经升上大四的她,第一堂就有课,所以她得要早点出门。

    穿着厚重的外套,宋依依戴上安全帽、口罩加手套,娇小的她全副武装的从车库牵出她唯一的交通工具——她的那台宝贝机车,就朝学校出发了。

    这辆机车是她十八岁时大哥送给她的生日礼物,虽然只是辆中古的五十西西小绵羊,但也陪伴她渡过了将近四年的时光,转眼前,她已经要大学毕业了。

    “这小丫头这么冷的天,为什么非得要骑车上学呢?”宋靖宁搔了搔自己的头,深感不解。

    宋靖宁就是想破脑子也想不通,像他这么正常的优秀男人,怎么会有三个一个比一个还要特立独行的妹妹。

    他一向以妹妹们为天,只要她们做事不要太过分,他都尽量睁一只闭一只眼,不过这不是因为他不想管,而是三个妹妹从没把他放在眼里,他是宋家唯一的男人,又是大哥,照理说他的话才是一切,怎知他却是家里最弱势、讲话最不够力的一个。

    “青青啊,”他收回视线看着由始至终都不开口的二妹,“你说,我们买辆房车给依依当生日礼物好不好?”

    一向优雅的宋青青迳自啜着咖啡,彷佛没有听到他的话,视线始终盯着手中的时装杂志。

    “她考上大学时,我就想要买给她,她说一个大一新生就开车去课,实在太招摇了,所以只要一辆机车,而且还是一辆破中古机车,”宋靖宁顿了一下,翻了翻白眼,“今年她都快毕业了,青青啊,这次我买车给她,她总不会还有乱七八糟的理由拒绝我一番好意吧?”

    宋青青低着头看杂志,依然没有回答。

    宋靖宁只手撑着下巴,思索着,对自己讲话都被当成空气这件事,他其实还挺习惯的。

    大妹宋宁宁与他是双胞胎,跟他说话只会用吼的,小妹宋依依跟他说话永远闪着无辜的笑容,虽然有回应,但从来没有听话照做过,至于二妹宋青青——他瞄了一眼,更糟!她一向独善其身,直接把他当成隐形人,打心里没把他当成一回事。

    “我看我还是找宁宁回来,叫她开口跟依依说。”宋靖宁把脑筋动到已经嫁出去的双胞胎妹妹头上。

    听到兄长提到姊姊,宋青青不自觉的挑了挑眉,不置可否。找另一个麻烦人物?

    “青青,”宋靖宁期待的看向宋青青,“我们如果叫宁宁开口,依依应该会听话吧?毕竟她只要说一句,我们全家上下都会乖得跟鹌鹑一样。”

    宋青青将手中的杂志阖起,放到桌上,优雅的喝完杯中最后一口咖啡,拨了下自己的波浪长发,然后才缓缓的、淡淡的瞄了唱了老半天单口相声还不累的兄长。

    宋宁宁一开口,全家唯一会乖得像鹌鹑的人,就只有现在嘴巴动个不停也没人理的宋靖宁而已。

    “今天那么冷,依依却还要打工,真不知道她一边上课一边打工,身体怎么受得了……”宋靖宁彷佛进入了自己的世界,抚着下巴自言自语,“大伙儿不是都说年轻一代吃不了苦,动不动就抱怨东抱怨西,压根就是一群不负责任的草莓族吗?咱们依依怎么一点都不像?”

    看着自己的兄长带着丝遗憾的神情,宋青青依然面无表情。

    “她上完课,还要去打工,我可怜的妹妹,”宋靖宁叹了长长一口气,脸上满是心疼,“咱们家又不缺钱,她干么这么拚命!有的时候我真不知道她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青青啊……”他的视线对上二妹晶亮的双眸,“你要不要找个机会多关心她一下,我知道你很忙,但是她好歹是你妹妹,关心一下也是应该的吧!”

    说得好像她是个没血没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似的,宋青青的目光淡淡的定在自家兄长身上。

    “当然,”她冷淡的眼神使宋靖宁立刻陪笑脸,“哥哥不是要求你做些什么,你开心就好、开心就好!”

    哥哥当成他这样子,真的很没尊严!喝了口桌上的咖啡,宋靖宁无奈的在心中叹了口气,他抬起头看到宋青青依然紧盯着他不放,他不自在的动了动身体,“青青啊,别这么看着人家,人家会不好意思……”

    宋青青依然瞅着他,她一向很享受看兄长坐立难安的模样!

    轻叹了口气,宋靖宁投降了,“算了,当我说错话,我道歉。”

    宋青青发现自己的兄长终于愿意闭上嘴,马上露出一个浅笑,“水蜜桃。”

    “什么?”听到她突然天外飞来一笔,他一脸困惑。

    宋青青语气没太大起伏的解释,“你刚才说的,七年级生被泛指为草莓族,但是八年级则被称之为水蜜桃族,我们依依是八年级生,所以你不该说她是草莓族,应该说水蜜桃族。”

    宋靖宁脸上的困惑更深。

    宋青青侧着头,盯着他,“不懂吗?”她进一步解释,“因为水蜜桃比草莓更不能忍受重击,皮薄又易烂,明不明白?”

    宋靖宁的双眼微睁,虽然一口气听到妹妹说了那么一长串话是很值得高兴,但是,他搔着头——

    “青青啊,”他大叹了一口气,“你搞不清状况吗?不管草莓还是水蜜桃,都不是我的重点,就算你要说什么芭乐香蕉我也不在乎,我的重点是咱们依依不论刮风下雨打雷寒流都还要去打工,每天骑着那辆已经该作古的机车实在很不安全,所以我想叫你或宁宁……”

    “死心吧!”

    “死心”宋靖宁差点被呛到。

    “依依不会听的,不管是你或姊姊,甚至是我开口都一样,若你不想起冲突,你就闭上嘴,静静在一旁看着她就好。哥,你该学会一种智慧——”宋青青的黑眸闪着迷人的光彩,“有的时候静静的在一旁看着、不说话,也是一种体贴的关心!”

    静静在一旁看着也是关心?这是哪门子的怪理论,“老实说,我真的不懂你们到底在想什么。”宋靖宁咕哝。

    闻言,宋青青没有反应,只是站起身,擦了擦自己的手,差不多时间要去换衣服,准备上班了。

    这个哥哥对妹妹们一直都很好,父母过世那时,他还不满二十岁,年轻的他便扛起一个家庭的所有责任,他总是用他以为的方式在关心她们,他给了小妹一个衣食无缺的生活,却忽略年纪最小的她,内心深处那份从未轻易说出口的阴暗面。

    父母因为被绑架而失去生命的过去,对小小年纪的宋依依影响太大,所以从小她总是低调而小心翼翼的生活。

    她辛苦的打工赚学费,不穿名牌,不让人知道她其实出身名门,是个千金大小姐,一切只是因为不想成众人目光的焦点。

    看着外头飘下的毛毛雨,宋青青的眼底闪过一丝温柔,这么冷的天,还骑机车去上学,也真是辛苦她了。

    **

    虽然天气很冷,但是余奕丞依然八点不到就将机车行的铁门拉起来。

    机车行小小的空间里,没有太多不必要的摆设,放眼望去,不大的店面都被各种机车零件占满,就连住,他也是克难的窝在后头的一个小房间里。

    他没有太大的野心,只想踏实的过日子,看着外头因为湿冷而雾茫茫的一片,他不由得呼了口气,这种天气让人真想窝在舒服的被窝里一整天。

    但是“习惯”这种东西实在很难改,打从四年前他在这学区附近找到这家小店面,开了这间机车行之后,为了方便那些一大早就得赶着上课的学生,他便养成了一大清早就开门营业的习惯。

    他深吸了口气,伸了下懒腰。

    “早安!”

    余奕丞的懒腰伸到一半,被突然从身旁冒出的声音吓一跳,他猛然一转身,发现蹲缩在机车后头躲风的娇小身影。

    “你……”他定睛一看,呼了口气,“宋依依”

    宋依依对他露出甜甜的笑,搓着冰冷的手,从机车后站了起来,“老板,早安!”

    “早!”余奕丞上下打量着她。

    一直以来,他都喜欢她的笑容,很温暖、很甜美,脸颊上还会闪动着可爱的酒窝,每天早上,她都会骑车从他的店前面经过,不论刮风下雨,都会停下来跟他打招呼、道早安。

    “你真早!”

    “是啊!”宋依依笑得腼,“我一大早有课,但是我的车子要换机油。”

    余奕丞一听,马上戴上手套,替她把机车牵进店里,蹲到机车旁,熟练的扭开螺丝,把废机油放出来的同时,起身去拿了瓶新机油。

    他瞄了下时间,“齿轮油要顺便换吗?时间来得及。”

    “好啊!”宋依依站在一旁,低头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他专注在工作上,没有注意到她,所以她可以放胆的打量他,不用担心被发现。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目光就习惯追寻着余奕丞的身影,她下课之后都在隔壁的茶店打工,只要一有空档,她就会坐在一个可以清楚看到他店里的位置,看着他忙碌的身影。

    他是她见过最勤奋向上的机车行老板,开门永远都比任何机车行早,纵使忙得满身大汗,她也从没见过他露出不耐烦或是不悦的神情。

    他的手很大很厚实,指甲平整,修长的手指虽然沾染了些许油渍,但依然是双漂亮的手,一双勤于工作的手。

    接着宋依依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紧盯着他专注的侧脸,还记得大一开学没多久,她骑脚踏车经过校门口前,为了闪躲一只突然冲出来的狗狗,连车带人狼狈的摔在马路上。

    这个小意外发生得太快,令她措手不及,当下她只觉得滑稽可笑,不过庆幸的是,她总是提早到校,所以当时人不多,虽然很痛,但是她不好意思唉,只想赶紧逃离现场。

    就在她忍着痛,吃力的要爬起来时,余奕丞就像天使一样降临,他一把扶起她,慢慢牵着一拐一拐的她坐到一旁的大型花具上,又替她牵起躺在地上的脚踏车。

    虽然那时他什么话都没说,但是他脸上关心的神情,令她的心头突然涌起一股奇怪的感受,暖暖的、甜甜的……

    当天,她知道了他的名字,而且在她打工的茶店旁新开了间机车行,从此以后,她有许多机会可以看到他。

    一开始为了增加跟他交谈的机会,也想让刚开幕的他有赚钱的机会,她还特地拜托哥哥同意让她跟余奕丞买一台中古机车,一晃眼,几年过去,多亏有他存在,让她每天都活在开心的泡泡里头。

    只不过他们交谈的时间不多,因为他的机车行生意很好,毕竟他人帅、个性又好,虽然不多话,但是很懂得尊重人,他童叟无欺、价格合理,所以几乎只要上门找他一次,以后都会成为老主顾。

    他们两人工作的地点紧临着,但是因为都太忙,所以常常都只是匆匆点个头,便各忙各的事。

    所以她每次都很期待自己的机车出问题,这样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来找他,而他也总会替她处理得妥妥当当,想到这个,她不由得露出一个浅笑。

    转眼间她要毕业了,若真说有什么舍不得的,应该就是以后都不能常常看到这个性格的老板吧。

    “今天还要打工吧?”余奕丞分心的问。

    宋依依一愣,连忙回过神,“啊?”

    余奕丞好笑的瞄了她一眼,“一大早就恍神,想什么?”

    “没什么啦!”她尴尬的搔了搔头,挤出一个微笑。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看他看得出神。

    “今天要打工,对吧?”他又再问了一次。

    “是啊!”宋依依笑着点点头。

    看着她开心的笑脸,他实在觉得不可思议,“每天要上课,有时间就打工,难道你都不觉得累吗?”

    宋依依摇摇头,她从没想过这个问题,“我习惯了。”

    她爽朗的回答牵动了他唇上一丝淡淡的弧度,“现在像你这么上进的学生已经很少了。”

    “像老板你这么上进的年轻人也很少了啊!”她脱口而出。

    余奕丞看了她一眼,带着浅笑,“没办法,我没有太大的本事,只会修车当黑手,若不多做点生意就要饿肚子了。”

    “至少你是靠自己啊,想想时间过得还真快,我都快要毕业了!”

    “是啊,再半年……”余奕丞低头看着手边的工作,喃喃的说道,“毕业之后找份好工作,当个好律师,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她走到他身旁,看着他充满阳刚之气的侧影,“任何事情都一样,要付出才会有所收获,就算当律师也是,只有努力,没有所谓的辛不辛苦。”

    余奕丞赞赏的瞥了她一眼,“说得好!我现在都可以预想到将来你一定会是个成功的大律师。”

    这就是他们之间的距离——一个黑手,一个是未来的律师,虽然不遥远,但却怎么也跨不过去。

    余奕丞深吸了口气,“轮胎没什么纹路了,你要顺便换一下吗?”

    “好啊!”宋依依没有任何意见,一切都听他的,“前后两个轮胎都要换吗?要多少钱?我今天没有带很多钱。”

    “不用了。”余奕丞对她轻摇了摇头。

    “这怎么可以!”宋依依急忙的摇摇手,“老板,你不可以这样!每次我来修车换零件你都不收钱,这样你会亏本。”

    “没关系,”余奕丞扬头一笑,“你也常请我吃东西喝饮料,就当是礼尚往来。”

    “可是我请你的都是便宜的东西。”宋依依感到不好意思。

    “没关系,你打工赚学费,过得也很辛苦,而且放心吧,我不是散财童子,可以对每个人都这样,只有对你比较特别,不然我这间小店早就关门大吉了。”

    听到他率直的话,宋依依的脸红了,抬起脸直视他的双眼,看见里头充满对她的关心,她不自在的动了动。

    “不要误会,”余奕丞带笑的瞄了她一眼,把她的不自在都看进眼底,“我对你没有什么非分之想,我很清楚自己的斤两。”

    他直率的字句使她唇边的笑意不自觉隐去,“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好笑的眨了下眼睛,“像你这种品学兼优的高材生,想必以后的工作一定也很不错,怎么看也知道不可能跟我这个黑手有什么关系,我帮你,只是因为我欣赏你的上进,也舍不得看你每天为了生活,过得那么忙碌辛苦,不过是举手之劳,没别的意思,所以你可别多想!”

    宋依依突然觉得有种失落感,重重的撞击着她的心,但她还是勉强挤出一抹笑,轻声的开口,“老板,你凭自己的本事过日子,就算是个黑手也比起那些眼高手低的人好太多了,更何况——我不是什么高材生!”

    “你太谦虚了,几乎每学期都拿奖学金的人,不是高材生是什么?”

    她咬了咬下唇,很认真的又说了一次,“老板,我不是。”

    “好吧!”他不以为意的一笑,顺着她的话讲,“就算你不是高材生,但好歹是个大学生,等考上了执照,以后还是个大律师,而我,不过只有一张高中文凭。”

    她的小手不自觉的扭在一起,“我还没考到执照,当不当得上律师还很难说。”

    她不懂他为什么要把两人之间的差距归类于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好像要靠近一点都不可能。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余奕丞对她可是有十足的信心,“你要不要先去上课?轮胎要再等一下才会换好,我怕你上课会迟到,等下课再来牵车,这样可以吗?”

    宋依依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第一堂行政法的教授会点名,她确实不能迟到,她吸了口气,就算有千言万语,也只能硬吞进肚子里。

    “老板,我的车子就麻烦你了,我下课再过来牵。”

    “没问题!”余奕丞爽朗的挥了下手。

    转身离去前,宋依依忍不住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他低头专注工作,没有注意到她眷恋的目光,他们之间一直以来存在着一种互相依赖的亲密,他很温柔,而她也恋上这份情感,只是这对他而言,只是对一个所谓“上进的大学生”所给予的帮助,她不由得悲哀的笑笑,收回视线离开。

    直到她走远,余奕丞才抬头望向她的背影,感到某种东西压着他的心头和全身。

    这些年来,他早就已经习惯自己一个人。

    他永远记得十八岁那一年,遇上了还在读国中的她。

    那时的他是个小太保,每天没有生活目标的活着,但是因为她的笑脸,他好像看到了某种希望。

    在与她偶遇的那一天,她离开后,他依然一个人在街上晃,中午突然觉得肚子饿了,就到一旁的小吃摊吃东西,却在那里遇上另一个改变他一生的人——

    同样在那里吃东西的修车老师傅上台北看朋友,正打算吃点东西就要回南部,看他可怜又无处可去,就问他要不要学修车,老师傅是除了宋依依之外,第二个无条件选择相信他不是坏孩子的人,或许这是老天爷给他的机会,于是他毅然决然点头同意,跟老师傅一起到了南部。

    当时他当学徒,一个月的薪水不过五、六千元,但他甘之如饴,至少他不再无所事事的过日子。

    反正一个人饱就等于全家饱,纵使几年后,他出师了,足以独当一面,他依然甘于留在老师傅的机车行工作,薪水依然不多,日子却很平顺。

    那些年,他几乎忘了宋依依的长相,但午夜梦回之际,总会记得她的笑——那种像朝阳般温暖和煦的笑容。

    直到老师傅过世,他的儿子打算将机车行收起来时,他也没有第二句话,隔天就收拾行李离开。

    当初选择离开家,他便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家,再次回到台北,他还没想到该何去何从,不过他也不担心,毕竟他一个人习惯了,所以走到哪里,哪里就是他的家。

    直到某天,他口渴了,就在路边的小店买杯青茶喝,没想到竟然再次遇到她——

    她带着甜甜的笑容,给了他一杯青茶,那是一个他从来没有忘记过的笑脸,他们原本该有一个更好的开始,偏偏那天他忘了带钱包出门而不自知,直到要付钱时才发现,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犯如此丢脸的错误,他真的很想当场挖个地洞钻进去。

    她聪明的看出了他的无措,只是甜美的说了一句——我请你!

    她并没有认出他来,他的外观改变了许多,他没再染发,而且又长高、长壮了许多,这样也好,他不希望留给她太深的印象,过去的荒唐,他只想彻彻底底的深埋在过去的时光里。

    她的出现令他动了留驻的念头,当他拿着青茶准备离去时,眼角余光瞄到隔壁有间小店面要出租。

    他想起了这些年来的飘泊,想起热切招呼客人的那张迷人笑容,不过就是一个平凡的工作,宋依依却满是喜悦,带着全然满足的去做。

    当晚,他做出决定,拿出这几年来的积蓄,还找来自己的好友当合伙人,开起了这家机车行。

    这些年来,他有许多与她相处的机会,但仅仅只是点点头,偶尔的眼神交会,他一直都很清楚,拥有她的念头,十足令人心醉,但是像他这样有着难堪过去的人,实在不配拥有她这样甜美的女人。

    转眼间,她即将要毕业了,势必会走向一条与现在截然不同的路,或许他们以后不会再有任何交集……这份突如其来的认知,让他的心不自觉畏缩起来。

    是她教会他生活是怎么一回事,是她的笑容让他用全新的角度去看这个世界,只是这一点,她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她将来会有一份成功的事业,她值得一个比他更好的男人,而这份眷恋,他只能偷偷放在内心最深处的角落,永远见不得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从良老板最新章节 | 从良老板全文阅读 | 从良老板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