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小女人当道 > 第十章

小女人当道 第十章

作者 : 黎孅
    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

    直到石烨指派给她的助理从美国飞到台湾来,二十四小时跟在她身旁,打理她的大小事,萧梨华才真实的感受到石烨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的差距。

    “萧小姐,我们已经在美国找到优秀的家教指导你生活会话了,不用担心,家教很和善,会耐性教导你,等你觉得OK了再上语言学校也不迟,或者你觉得自身能力可以了,也可以考虑一下申请大学修学位——另外关于工作方面,基金会的运作我会跟你做简单的介绍,我的职务是辅佐你,有任何问题都可以使唤我帮你做,任何事。”

    石烨为她安排的助理是个年纪跟她差不多的华裔女孩,非常热情的向她推销自己,中文很流利,有一点点ABCD音,眼神充满着自信,带着随时想要往前冲的冲劲。

    “你可以叫我汉娜,很高兴为你工作,萧小姐。”汉娜热情的伸出手。

    萧梨华没有办法把嘴巴闭上,因为她实在太震惊了。

    “我以为石烨说要帮我请个助理是在开玩笑,想不到是真的……”她干笑了两声,努力平复心中的震惊。

    “石烨?萧小姐说的是……”原本还热情自信的汉娜,在提起某人时竟然变得小心翼翼的四下查看,一副做贼心虚的表情。“EricWarren?”

    她压低声音提起石烨的另一个名字,一副不知在怕什么的样子。

    “是……”萧梨华也被汉娜的举动吓到,跟着压低嗓音回答。豆豆独家

    “喔,EricWarren真是一个……让人敬畏的人呢。”

    可是那语气停顿得太不自然了,萧梨华肯定,她原本想说的不是“让人敬畏”这四个字。

    “萧小姐,在台湾这段时间,我会尽可能帮你做好赴美的准备,不论是语言还是其他的东西。虽然我不是个好老师,不过我会全力以赴的!起码在回美国之前,我会让你敢开口使用英文买东西。”

    “喔,那谢谢你了……”她语气转得太快,让萧梨华有些难以适应。“你是来接我下班的吗?不用这么麻烦,真的,我可以自己搭车回去。”

    “不不不不,不行,Boss交代的认识是把你平安送到他面前。”穿着套装的汉娜如果不是讲话那么大动作的话,看起来会更稳重一点。“萧小姐,上车吧。”

    还派了一辆新车给她……萧梨华觉得自己踏进了一个未知的世界。

    “这辆车……”一坐进去就闻到簇新的皮椅味道,连司机都是新聘的,会不会太夸张了?

    “是小了一点,不过小车比较方便,司机是韦先生,曾在台北担任过计程车司机,大小路他都知道,不用担心会迷路,而且他很会钻小路,更不会迟到。”

    “萧小姐。”四十左右的中年司机回头,对她有礼的点了点头。

    “你好……”

    “回美国后会有你专用的座车,不过目前正在赶工,萧小姐对烤漆颜色有特别要求吗?石先生为你指定了白色,这是车子的款式以及内装皮椅的设计……”

    啥?还帮她订专用座车,有必要吗?

    “当然有必要,你是EricWarren的未婚妻,你就代表EricWarren,这只是最基本的代步工具而已。”汉娜的口吻没有责备轻视,就像是说天气很好一样简单。

    原来她太震惊了,不小心把心事说出口。

    “低调这件事不存在于Warren这个家族里,你必须做好准备。”即使EricWarren再低调神秘,仍是有不得不出席的社交场合,他的未婚妻当然也不能例外。

    “我会尽量适应——”

    “我接个电话,抱歉,马上回来。”汉娜接了电话忙碌去了。

    萧梨华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些为她准备的资料,体谅她英文能力不佳,还贴心的附上了中文对照,这是什么,哪有人会做到这样细心的?

    其实她很清楚,这一切高规格服务当然是因为钱,石烨有足够的金钱做后盾,将她未来的生活安排妥当,可是这也让她忍不住质疑,她适合石烨吗?

    适合站在他身边,成为他的伴侣吗?

    她突然失去了自信,发现两个人在一起,不是只有喜欢就可以了。

    “计划有变!韦哥,忠孝东路四段——”汉娜连看笔记本都不用,就能记住地址,指使司机调转方向。

    “计划有变?”萧梨华呆呆地问。

    “是的,萧小姐,临时有一场宴会需要你陪同EricWarren出席,现在我们正要去造型师的工作室。”

    “太突然了吧!”她什么都没有准备,怎么当石烨的女伴啊?

    在那种场合她该说什么话、该怎么应对,她完全没有头绪,萧梨华不免心焦惶恐,不知该怎么办。

    “放心,没问题的,我跟造型师沟通过,绝对会把你弄得美美的,晚宴的礼服也请服饰公司的人送到造型师那里了,没问题,绝对可以赶上时间。”汉娜冲着她一笑,误会了她焦虑的原因。

    “汉娜。”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有可以问的人,她只好病急乱投医。“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那个宴会这么盛重,出席的人都是大人物对不对?那我该说什么?在石烨身边,我该做什么?”

    汉娜眨了眨眼,颇感意外的看着这个女孩。

    EricWarren的未婚妻跟她想像中有很大的差距,她原本以为若不是眼高于顶的社交名媛,就是美丽没有脑袋的尤物,绝对不可能是这种柔弱的小女人!她哪可能应付得了EricWarren那个恶鬼啊?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EricWarren对萧小姐非常在意,任何一点小细节都要求完美,百分之百以她的感觉为主,她被指派来当萧小姐的助理时,还经过EricWarren的亲自面试,她很想在Warren企业里一展长才,起码成为一个区的总经理,因此认为被派到萧小姐身边做这些杂事实在是太委屈她了,但看在月薪高达四千美金的份上,她就勉为其难做做看。

    不过现在看来,这也是个有趣的挑战呢。

    把惶恐不安的小女人改造成自信无敌的小女人,超有挑战性的!

    “放心,没那么恐怖,真的。”汉娜爽朗地一笑。“你都不怕嫁给EricWarren了,还怕其他人吗?拿出自信来,做你自己就好了,那些上流社会的人喜欢讲些别人听不懂的话,你听不懂也不要追问,微笑就好了,知道吗?微——笑。”

    是啊,微笑,笑得她嘴都要僵了。

    她被打扮得像洋娃娃,然后被送到会场里。

    巨大的水晶灯在挑高天花板大方光明,水晶灯下衣香鬓影,觥筹交错,她感觉自己像误入都市丛林的小白兔,紧张又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跟人攀谈,只能不断微笑。

    她照预定行程到了,穿着全新的高跟鞋,拎着过长的裙摆,小心翼翼的踩在红毯阶梯上,生怕自己不小心踩到裙摆跌倒,被闪烁的镁光灯拍个正着,那就太丢脸了。

    “看见没有?那个女人又出现了呢。”

    “谁都知道她是为了谁来。”

    “听说她缠得很紧呢。”

    “还为了跟他在一起而离了婚,真不知哪里来的自信,就怕到时两头空啊!”

    萧梨华被一群贵妇围绕,完全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直接走掉又很没礼貌,但插不进她们的话题,只能傻笑的听着她们八卦,她只知道她们好像是在谈论不知哪个女人,因为想要巴上某个富豪而苦苦纠缠,甚至还因此离婚,丢下自己的儿子。

    一直到那些贵妇们被人叫走,她才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石烨呢?为什么让人送她来,自己却迟到?

    应该带手机的,她以为一进宴会厅就会看见他,现在联络不到人,她也不想继续待在这里陪笑。

    找个地方喘口气吧,她尽量不引人注意的沿着最外围走,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敞开的落地窗,那里有个阳台,她想也没想的就走了过去。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一点机会也不给我?”

    她错了,一踏进来就知道她闯入了别人的谈话,糟糕。

    “我们不能好好谈吗?现在已经跟当年不一样了,不会再有人反对我们,我们可以——”

    “自重。”

    这个声音冷硬而没有温度,淡漠得像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人,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便将人拒于千里之外。

    萧梨华不会听错这个声音,还有这种说话方式——

    “石烨?”她不禁有点疑惑,让他这么冷漠以对的人是谁?

    “梨华?你到了。”石烨原本冷冰冰的态度在面对她时却完全不一样了。“怎么没人通知我一声?你脸色这么难看,吓到了?”

    他撇下那个别有所求的女人,举步朝她走来,先是捧起她的小脸,看她脸上的彩妆,就着微弱的光线细看,确定没有太过分艳丽的妆容而满意的微扬嘴角。

    石烨喜欢她这身打扮,用名贵的当季服饰包裹,温斯顿珠宝妆点,可她不懂这身行头的价格,泰然自若的穿戴,只是担心会踩到过长的裙摆而小心翼翼。

    无论是两百万美金的珠宝,还是路边摊两百元一件的衣服,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区别。

    “我以为你迟到了,正想出来透透气……我打扰到你了吗?”

    石烨凝望她清澈的双眼,她的眼中没有任何怀疑。

    相信她听见了,他正在跟一个女人谈话,而那个纠缠不清的女人也已从暗处中走了出来,她姿态高傲,眼神充满了不甘。

    可她却没有扭捏怀疑,微笑问他是不是打扰到他谈话了。

    那里有个巨大的威胁存在——他美丽、家世傲人的前女友,他们在没有人的幽暗角落说话,她却一点怀疑都没有。

    “你谈正事要紧,不用担心我没关系。”萧梨华自然的露出微笑,要他放心。

    “香槟很好喝,我可以再多喝几杯等你。”

    “会醉,我没在你身边不许这么做。”石烨霸道地命令。

    “好——”

    “我见过她,烨。”那从暗处出现的女人,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你不必演戏给我看,你不可能和她在一起的。”

    怎么可能?以往只有对她才会展现的温柔耐性现在全给了别人,连一点点机会也不给她!舒欣雅不甘心。

    “你骚扰她?”石烨闻言眼神一凛,杀人的视线足以让人感觉到他的愤怒。

    她凭什么指责他不给她机会?他九年前发生意外生死未卜,不到半年,他的未婚妻便和门当户对的对象结婚生子,她没有等他!

    现在他回来,她凭什么以为一句想回到当年,他就会傻傻听她的?

    舒欣雅不是萧梨华,不是他的丫头,他的丫头是个傻女孩,明明没见过他,却跟他妈妈一样深信他活着,一定会找到回家的路,她等了多少年?

    就像这个时候,她一点也不怀疑他,对他只有全然的信任。

    像她这种背弃誓言的女人,凭什么骚扰他的丫头?她凭什么?就算她离了婚那又如何,她凭什么认为他会接受一个三心两意的女人?

    “你以为你是谁?”一句接一句,冷冽如冰的字眼从他好看的薄唇吐出。

    他无法忍受自己视若珍宝、小心呵护的宝贝遭受不相干的人威胁,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你没有资格在我面前——”

    “石烨……”

    在他吐出更恶毒冰冷的字眼来展现他的愤怒之前,他听见了他的丫头软软的声音。到嘴的话吞回肚子里,他回头,看见她盈满担心的小脸。

    “你为什么生气?”

    突然间,石烨有一种想笑的冲动,是的,他想笑。

    EricWarren一向把自己的情绪掩藏得很好,愤怒时,他会用比平时更冷硬的语调攻击对手,可世上到底有多少人能分辨得出来,老冷着一张脸的他,什么时候在生气,什么时候只是懒得说话?

    只有她一眼就能看穿他的情绪,一句话就能扫去他心中的愤怒不快让他微笑。

    “我没有生气。”她在他身边,以全然信任的眼神望着他,他突然觉得所有的愤怒瞬间消失无踪,觉得那激起他愤怒情绪的人一点也不重要了。

    即使是改变他一生的那场意外,也不重要了。

    石烨表情柔和,将她的手塞进自己臂弯,带笑的双眼紧盯着她,眼底只有她一人。“你今天的女伴当得非常称职。”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做啊!”萧梨华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为他做了什么。

    没理会她的疑惑,石烨将她带到一脸大受打击的前女友面前,道:“赵夫人,这位是我的未婚妻,萧梨华小姐。”

    嘴里像是在向舒欣雅介绍萧梨华,但他的视线并没有多看对方一眼,他的眼中只有一个人。

    他的宣示已很明确,他已经有了心爱的未婚妻,斥资买房是为了她,她全身上下行头是他精心挑选,根本不必解释也没什么好谈的了,他已经找到自己的幸福。

    “我再带你见几位生意上的朋友,今天算是你第一次以我未婚妻的身份出席公众场合,汉娜告诉你了?我会极力避免你被骚扰,就只有今天,忍耐一下,嗯?”

    石烨温柔的对她说明今天要她来此的意义,对她展现无比的耐性和温柔,以及至于她才看得见的微笑。

    “喔……好。”萧梨华觉得要上战场打仗了,整个人紧绷不已。

    被石烨带着介绍给众人——以EricWarren未婚妻的身份周旋在金字塔顶端族群,因为他的关系,她也备受重视及瞩目,可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只能回以微笑。

    至于被抛下的舒欣雅?那根本就不重要,不会有人再想起她,她已经从石烨的世界彻底消失了。

    当一切结束之后,萧梨华感觉沮丧,因为觉得自己不能为他做些什么。

    “你不能为EricWarren做任何事……你不能为EricWarren做任何事……”

    听见她妄自菲薄的沮丧,她的助理汉娜高八度的重复她的话,一脸她在说什么鬼话的表情。

    “你是护身符耶!你不知道你超好用的吗?”EricWarren对她的特别,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啊!

    “Dan?”萧梨华一脸困惑的看向前来和她们对行程的Dan求救。

    Dan无语问苍天的叹了一口气——

    “你总会知道的。”

    数年后的某个冬天,飘着大雪的科罗拉多滑雪牧场,一栋童话故事里才会出现的赏景小屋,有着斜斜的屋顶、白色的窗台,咖啡色的木造房子,矗立在滑雪牧场视线最佳的位置。

    这个滑雪牧场拥有最长的滑雪坡道以及最舒适的住房,牧场为会员制,年费高达数万美金,能够成为这里会员的人,多半是金字塔顶端族群,这里高消费还来的是最顶级的娱乐享受,有专门的滑雪教练、量身打造的个人滑雪配备。

    凌晨两点多,牧场内万籁俱寂,接送会员上山顶滑雪的缆车以最慢的速度移动着,为的是不让零下三十度的低温给冻坏了机械。

    这时间应该是深深的夜幕笼罩大地,但厚厚白雪堆积反射的光线让牧场看起来美得不像真的,像是摆设的玻璃雪球。

    远处的天空出现一抹黄光,伴随着闪烁光线出现的是直升机螺旋桨的运转声。

    直升机越过了茂盛的针叶林,降落在牧场的停机坪。

    一个高姚瘦长的身影跳下直升机,在负责人的带领下前往牧场最深处、最安静、风景视野最优美、占地也是最大的小木屋。

    那高姚瘦长的人影即使穿着厚厚的风衣仍不断打着哆嗦,可脚步丝毫未停,快速的往目标前进。

    总算到了目的地,门当然是上锁的,那人掏出世上独一无二的备份磁卡刷过闯入。

    天堂……开着暖气的室内就像是天堂,让人忍不住想拿条毯子在壁炉前面睡到翻!

    “NO!”在眼睛快要眯起来之前,身材高姚瘦长的人大叫一声,努力保持清醒,“现在可不是沉迷的时候!”

    办急事要紧!那人如入无人之境,走到小屋的主卧室,很好找,因为只有那个房间点着一盏温暖的小灯,而且门半掩着未上锁。

    那人走近将门推开,却不小心碰落门边桌上摆着的书籍,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是谁?”娇憨充满睡意的声音响起,没有睡饱的声音迷迷糊糊的,听起来很可爱。

    只见Kingsize的大床上睡着一个纤细女孩,她几乎要被周身保暖的毛毯淹没,只露出一张小脸。

    “是我,宝琳。”

    “喔……”床上的小人儿迷迷糊糊的睁眼,但实在太累了,她没有办法打起精神。“我太累了,不好意思……”

    说着说着又要睡着了,但她知道宝琳会深夜找上门来——还是冒着生命危险弄到备份钥匙,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才会让她铤而走险。

    “我明天要交一份报告,已经做完了,可以帮我拿到学校给我的指导教授吗?这样我就可以回去过……”一连赶了一周报告,又熬夜苦撑四十八小时,她真的没有力气把话说完。

    “没问题,绝对不会让你丢掉重要的学分,睡吧,醒来就到了。”得到满意的答复,宝琳安抚她继续睡,明明她就已经快被毛毯淹没了,但又继续用更多的毯子包裹她。

    确定不会让救星冷到感冒,宝琳才松了一口气,使用对讲机呼唤让人来帮忙,把睡得迷糊的小女人给扛上直升机带走。

    确定接到了人,直升机起飞升空,带着救火的小女人,扬长而去。

    纽约曼哈顿

    那坐在桧木办公桌后头、背对着曼哈顿市景,一手支着额头的男人,眼神一点也称不上友善,表情更不用说有半点温度了。

    开了暖气的室内应该暖得像天堂,外头的气温可是零下七度啊,但被那双冷酷的眼神盯着的众人,可是觉得外头零下七度的气温绝对比这里温暖多了。

    “没有人可以给我我想要的东西吗?好吧,”他手中的金笔一丢。“我们就在这里,讨论到东西出来为止。”

    不要闹了!要讨论到什么时候?他们已经被关在这里三天了,今天是感恩节,这是家人团聚的时刻,他们才不要跟冷脸的Boss在一起过感恩节!

    是谁都好,谁来救救他们啊!

    “给你们三分钟时间讨论。”EricWarren一如以往,以雷风厉行的方式管理手下员工,他没有感情,也不能说情,感恩节是什么东西?他一点也不在乎。

    他只在乎他的事业,他下年度的目标,这些领他高薪薪水的主管,没有一个人能给他满意的提案。

    EricWarren不禁感到愤怒,可他的愤怒时内敛的,他越是愤怒,说出来的话就越冰冷,他决心今天一定要有个结果,没有人可以动摇他的决定,没有人——

    “啊,今天不是感恩节吗?为什么大家都在这里呢?”

    紧绷的气氛仿佛一触即发,此时却突然窜入了一个软软的声音,实在很突兀。

    从来没有人敢在EricWarren开主管会议时闯入,只能说这个人超大胆加不怕死!

    那个不怕死的人是个纤细的东方女孩,身上穿着一件浅米色喀什米尔毛衣,高领高到遮住她尖尖的下巴,下身是一件深色的牛仔裤配帆布鞋,清纯休闲的打扮,在一群穿着正式的精英中显得突兀。

    “阿烨,我们今天不过感恩节吗?不一起吃饭吗?”萧梨华还是觉得冷,尽避毛衣已经很暖了,她还是忍不住把手缩进毛衣袖子里。

    “当然要,我正要叫他们回去。”

    神迹!

    刚才还一脸寒霜、用恐怖的语气宣告要讨论到他满意为止的冷酷Boss,不过因为一个小女人的出现就瞬间改变了主意。

    “我有打扰到你吗?主管都到了,应该是很重要的会议,那我不吵你了。”她说着就要走人,生怕自己成为他事业上的绊脚石。

    “你没有打扰到我,过来。”石烨早在她出现时就离开座位走到她面前,他仔细端详这张已有两周没有看见的脸,嗯……好像瘦了一点,她一定是学业和基金会的工作两头忙,忽略了自己的身体受不受得住,正好趁感恩节补回来!

    “不是很重要的会议,只是明年季后的年度企划,感恩节过后再讨论也没有关系。”

    所有高阶主管闻言,都在心里暗叹Boss睁眼说瞎话的功力越来越高了,如果不重要的会议,他会在感恩节还扣留住大家不让他们走吗?

    “你们可以回去了。”石烨的注意力自她踏进会议室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转移到她身上了。

    下属们乐坏了,急忙冲出会议室,就怕Boss又突然反悔,要他们感恩节留下来加班!

    很好,电灯泡都走光了,石烨满意的勾起嘴角,盯着眼前的小女人,双手非常自然的搂着她的腰,唇精确的落下,在她的唇上印下重重的一吻。

    “怎么提前回来了?我才想过两天再去找你。”

    已经很了解自己被他下属快马加鞭“送”回来的理由,绝绝对对是救火,她当然不会出卖那些可怜的人喽。

    感恩节当天还在公司加班到下午,还不可怜吗?

    “因为报告提前做完了,就回来给你惊喜——晚餐想吃什么?现在不知道来不来得及去中国城买食材耶,我想烧一道黄鱼给你吃。”

    “都好,只要是你做的菜都好——很冷?怎么还是这么怕冷呢?过来。”握着她的手发现她小手冰冷,石烨顿时眉头一皱,将她整个人搂入怀中取暖。“你脸色不太好,熬夜赶报告?别煮了,随便吃点小东西,你给我回家好好睡一觉。”他口气带着霸道的命令。

    “那你要陪我睡吗?”萧梨华靠着他的肩膀,任凭他搂着她走,用撒娇的口吻对他要求。“你看起来也好累的样子……”

    石烨没办法克制上扬的嘴角以及飞扬的心情。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让他喜爱!

    面对她娇声软语的要求,他根本没有办法拒绝,带着无奈又无比愉悦的语调回答,“好——”

    看着他带笑的脸,五官都柔和了,萧梨华不禁想到她刚刚踏进会议室时,那凝重到让人想哭的气氛。他的表情跟现在完全不一样耶!

    她突然意识到,石烨从来没有对她发过脾气,他那些员工为什么会三不五时就把她call到他身边来,是为了降他的火气吧?

    到了很多年后的现在,她才明白当年汉娜说她是“护身符”的意义。

    她不禁笑了,当这个护身符有点累,不过……只有她能摆平盛怒中的EricWarren,这感觉,还满赞的。

    别忘了还有其他“一切都是意外”的甜美爱情等着你喔!请见米乐一切都是意外之《福星下堂妻》、香弥一切都是意外之《绝世笨宝贝》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女人当道最新章节 | 小女人当道全文阅读 | 小女人当道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