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小女人当道 > 第九章

小女人当道 第九章

作者 : 黎孅
    日落西山,影子在夕阳照映下偏斜拉长。

    萧梨华在下班回家的路上闲适地散步,凉风徐徐吹来,吹动了她的乌黑秀发。

    一连上了二十小时的班,但她没有太过疲惫的神态,她微笑,闭眼享受晚风拂面的轻柔。

    如果石烨看见她吹风,大概又会丢给她不能苟同的眼神吧。

    想起因工作回美国处理要事的石烨,她就忍不住笑,脚步跟着轻快起来。

    就是今天,他就要回来了,分开后一个星期,今天终于可以见面了,她忍不住心情愉悦,下了班就马上赶回家,准备做一桌子好菜为他洗尘接风。

    喜欢,很喜欢,看他津津有味的吃她做的菜,赞不绝口,她就觉得很开心。

    清静的坡道两旁都是独栋或者双并的住宅,两层到三层楼不等,没有公寓的吵杂,也没有大型社区的出入繁复。

    这里很安静,住户多半是学校的教授或者是小型企业老板,生活机能不太好,不过临近就有捷运站,每一户都备有停车位,总是这样的,要生活品质,就必须牺牲一些方便。

    萧梨华喜欢这个社区,喜欢这里的安静,石烨在安顿她的生活上是经过精心考量的。

    思及此,她微微笑了。

    到家了,进家门之前,她先打开两天没开的信箱收信。

    “还是很多广告信呢。”萧梨华无奈地摇摇头,先把信件分类好,大都是她的账单,私人信件反而没有。

    当她收完信准备要踏进大门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低沉的引擎声。

    她又惊又喜的转身。“石烨,你回——”

    不是石烨的车,而是一辆陌生的白色宾士。

    白色宾士的车速很慢,似乎在寻找地址,后车窗倏地降下,里头坐着一个很美很美的女人。

    萧梨华感到有点尴尬。她认错人了……

    “不好意思,请问一下,”那个很美很美的女人对她盈盈一笑,“这个地址怎么走?我绕了好久都找不到。”

    看了眼纸条上的地址。“喔,走错了,不是在这条路上,你必须回转,前面十字路口左转,看到路口再左转往上走就到了。”对方态度和善,她也回以礼貌。

    “原来是这样,谢谢你——”美丽的女人微笑着,但看不出来有离开的意思。

    “还有什么事吗?”

    “唔,冒昧问一下,你住在这儿,这是你房子吗?有没有兴趣卖房子?我很喜欢这个社区,学区也很适合我小孩念书,这栋房子我很喜欢,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割爱,价钱我们好谈。”

    萧梨华没有遇过这种情况,有人找上门来,开口就问要不要卖房子。

    “我住在这里,但房子不是我的,很抱歉,我不能做决定。”

    “这样子呀?真可惜,不然这样吧——”美女的态度相当和善,她从那个小得仿佛塞进一支手机就会爆掉的包包里,像变魔术一样取出笔和带着香气的名片纸,在上头写了字后交给她。

    “这是我的联络方式,麻烦你拿给屋主,如果房子卖得成,我会重重答谢。”

    “啊,可是——”她不认为石烨会打算把房子卖掉耶,正想拒绝美女的要求,那位美得很贵气的女人就让司机开车走了,让她连拒绝都没办法。

    萧梨华泄气的看着名片纸上秀气的字迹。

    “舒欣雅……”原来那个女人叫舒欣雅啊,很适合她的名字,感觉好有气质,但她怎么觉得这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算了,那不重要。

    随手把名片纸跟信件夹在一起,她踏上小阶梯,拿出钥匙准备开门。

    叭叭——

    吵人的喇叭声突然响了起来,她回头看是谁这么没有公德心。

    “上车。”

    那个没有公德心的人就把车停在她住处门口,挡住了车库也挡住了出入的路,非常的恶霸。

    可一看见那个恶霸她就笑了。

    “你比我预期的还要早回来。”能让她笑得这么开心的人,当然是石烨那个恶霸喽。

    她脚步很快,迫不及待的来到他身旁,上车坐上她专属的位置。

    “不回家休息吗?我有准备你爱吃的东西耶。”虽然上车了,她还是关心的问道。

    卡嚓卡嚓——

    快门声在她低头系安全带的时候响起,她抬头,看见石烨拿着那台老旧的单眼相机猛对她按快门。

    “喂——”她脸红,伸手挡镜头,觉得他很夸张。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大概是他们关系改变之后的某一天吧,他突然拿起相机,对正在厨房里煮菜煮得蓬头垢面的她按下快门。

    她那时候丑死了,他却说她美翻了,自此,他就爱拿着相机对准她,别的东西他还不拍,只拍她。

    “够了啦!”被他镜头捕捉,她觉得自己无所遁形,徒劳无功的抵挡挣扎着。

    “不够。”石烨放下相机,凑过身快速啄吻她的唇。

    他回身时眼尖看见她摆在膝上的账单,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抽走。

    “还来!”萧梨华见状,大惊失色。“你不可以连这些钱都帮我付,我有在工作,我可以自己处理!”

    “这一点小钱,你不准跟我争。”他有点凶的瞪着她先过来抢账单的小手,见她胆颤心惊的乖乖放下手,才收回凶恶的视线,满意的挑眉。

    很好,很乖。

    他开始拆阅那些账单,确定金额后,折叠得一丝不苟的收在她不敢伸手抢的地方,比如说,他的西装内袋。

    看着看着,他看见一张不该出现在信件堆中的名片纸,上头有一个刺眼的姓名以及联络电话。

    “这是什么?”

    “路过问路的,说很喜欢我们的房子,想买呢,她留了联络方式下来,想说你房子想卖的话——啊?”在萧梨华说明时,石烨已经把那张名片纸揉成一团,丢到车窗外。

    “房子不卖,不过我喜欢听你说‘我们的房子’。”看着她呆愣的脸,他不禁笑出来。

    至于舒欣雅,那个已经被他遗忘的人,突然出现在以他名义买下的住处附近说要买房子——若事情真只有这么单纯,那他可以当做没这件事,倘若不是的话……

    他冷哼一声,内心深处阴暗的一面冒出了许多阴险的手段。

    “讨厌啦……”对他语气中的暧昧感到不知所措,又羞又窘的萧梨华没注意到他一闪而过的狠戾神情。“石烨,叫我上车是要去哪里?”

    她的声音压过了那抹窜出心墙迅速发芽的阴暗情绪,看着她羞红的小脸,石烨就忍不住觉得……快乐。

    快速的再度啄吻她的唇,他嘴角飞扬,告知他绑架她的原由。“约会。”

    他发现自从确定了和她的关系,他越来越离不开她了,只要分开一会儿就会不受控制的想她。像这次去美国,他对她的思念严重影响了他的工作情绪,想她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乖乖吃饭休息,会不会又因为病人而哭泣……

    他希望她能再依赖他一点,能更强烈的表现出对他的依恋和不舍……他突然觉得两人的进展似乎有点慢啊!她好像还没对他展开恋人才会有的任性,这让他决定要加速进行她们的恋爱进度,所有情侣之间会做的事情,他都要跟她一起做过!

    萧梨华一直认为,石烨大她十岁,本就沉着冷静,加上身价地位不同,脑部又受过创伤,所以他是一个冷硬的人,给人的感觉也一向是如此。

    可这项“错误的认知”,在两人约会完之后,她便有了新的体认。

    情侣约会该做什么,她是新手,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该站在哪里,该不该牵他的手。

    “牵好,不要放开,站在我身边,听见了?”

    把笨手笨脚的她抓过来,牵牢她的手,石烨大大的步伐配合她的脚步放慢了速度,肩并着肩走着。他带她去饭店吃料理,逛百货公司精品名店添购衣物,而且不容许她拒绝。

    萧梨华充分感觉到自己被娇宠着,只要她多看一眼的东西,他眼也不眨就捧到她面前来。

    他们的约会很甜蜜,石烨很绅士,宠她尊重她,让她感觉自己像个公主。

    如果……公主没有不小心对上绅士的眼睛,没有在约会结束回到家时害羞的踮起脚尖、亲他一下的话,就不会不小心启动危险的开关了。

    “今天我很开心。”萧梨华笑盈盈的抬头望着高她一个头的石烨,说出她的心声。

    可她抬头却没有看见他的笑容,只看见他有点恐怖的脸。

    他没有表情,双瞳深如墨,盯着她的方式跟今天约会时的宠溺完全不同。

    她有些紧张的退了一步,但他却立刻伸长了手揽住她的腰,让她贴着他热烫的身躯。

    “石烨……不要这样……”她所有的紧张慌乱推拒都消失在他的吻里。

    抵在他胸膛阻止他进犯的小手,被他握住双腕高举过头,她的喘息、呻吟、抗拒,被他霸气十足的吻封住。

    太快了,快得让她失速坠落,没有办法逃开,她对石烨的感情也是如此,失速的掉进去,再也爬不起来。

    她被挤压在他的胸膛和墙壁之间,她没有办法呼吸,噢,是这个男人让她窒息了。

    “我不能呼吸了!”她娇喘连连,他好不容易停止对她唇瓣的肆虐,她大口大口呼吸,感觉空气的清新甜美。

    可马上她又被拖进激情氛围里,他的唇舌沿着她的颈项舔吻、轻咬,比她还了解她的敏感带,让她忍不住闭上眼睛,咬着下唇忍耐快要冲出口的呻吟。

    天哪天哪天哪——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

    萧梨华没有恋爱的经验,不知道男人的动作会这么快、这么放肆。

    理智告诉她这样不行,太快了,他攻势会这么猛烈是因为他才刚从美国回来的关系,所以会特别的热情,何况他们刚刚才约完会,很开心很甜蜜的约会。

    可他也太热情了,热情到他们才进家门就在门口打得火热,这样对吗?

    “石烨……不要这样,我们……我有做你爱吃的冰糖蹄膀,炖了好多天,好入味……”

    早就吃过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了,哪里还需要吃饭啊?她只是拼命找话,想用美食转移他的注意力,无奈傻呼呼的她还没发现,自己现在正是他的美食,他正兴致勃勃的品尝着。

    石烨粗重的喘息着,失去平时的自制力。也许是因为分别太久,小别胜新婚,也许是压抑太久,他早就想这么做了,他鼻尖蹭着她颈子,嗅闻她身上的味道,感觉到她在自己身边,她是他的。

    他怎么会这么在意个人?这样的感情到底是怎么产生的?他是石烨,更是EricWarren,怎会被一个小他十岁的女孩给迷得昏头转向?

    是从她带着僵笑领他踏进他离开了九年的房间时起,还是她故做乐天的对他说起母亲生前有多以他为傲的时候?

    还是爷爷从病倒到过世,她在人前只微笑不掉泪,却一人独自哭泣而让他心疼不已?

    他想,都有。

    一点一滴的情绪、感情,融合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不对的,他不能有太多情绪,他是EricWarren,她让他变得太有感情、太像人类。

    他开始会有独占的情绪,想要得到她,占有掠夺,要她彻彻底底为他所有。

    这样的感情前所未有,在美国时他疯狂想念她,不论是她的声音还是她的人,每一次为了工作不得不离开,都让他焦虑万分。

    因此每一次的重逢,都让他忍不住想触碰她,越是碰她,就越想再更进一步,他引以为傲的冷静自持也因此渐渐崩毁。

    捧着她的脸,细碎的吻沿着下巴吻到胸前,再一路往上,轻吻她敏感的耳垂。

    怀里的女孩羞涩的发抖,他却觉得她非常可爱,让他爱不释手。

    “我要你。”他在她耳边说出男人对女人最原始的冲动。“给我,嗯?”

    萧梨华的脸整个红透了,全身颤抖不已,他态度强硬但又带着诱哄,她根本无法拒绝。

    这样太快了吧?真的要做吗?他们真正在一起的时间是多久?一个月还是两个月?

    他们相处的时间不多,她要工作轮班,他则在台湾过美国时间,两人很难好好坐下来说心事,像今天这样的约会机会更是少有。

    如果爷爷还在的话,绝对会因为她跟男人乱来而狠狠揍她!

    可是……她不想拒绝。

    她想跟他在一起,感觉到他在自己身边,不论用什么方式。

    “好。”她紧张得要死,全身都在发抖,但仍点头说好。

    给他,他想要的都给他,只要能在一起,做什么都好。

    “可是——”她生涩害羞的对他说:“你要温柔一点哦。”

    闻言,石烨盯着她的双瞳一黯。

    萧梨华很快就知道,他的确待未经人事的她很温柔,而且一连温柔了好几遍,让她脸红心跳不已。

    石烨养成了一个习惯。

    那就是只要跟她在一起,他便不想工作,拿着那台从老家带出来的老单眼相机对着她猛拍。

    她拖地,他在旁边照。

    她在厨房做菜,弄得汗流浃背,他捕捉着每一顿丰盛晚餐背后的辛劳。

    “多吃一点。”她往他盘子里夹了一堆他爱吃的菜,甜甜的笑容堆满脸。

    在拍摄时,他会情不自禁的捣乱,放下相机走到她身后,用拿着相机的那只手搂着她的腰,另一手扳过她精巧的下颚,吻她,然后再继续拍拍拍。

    “不要闹了,快点吃饭。”她羞涩脸红,看起来更让人垂涎欲滴。

    不能再闹她了,她做了一桌子菜,得专心享用才行。

    石烨放下相机,不再闹她,心满意足的吃着她夹的菜。

    “你吃饭就吃饭,一直看我干什么?”吃个饭都不得安宁!受不了他太过热切的视线,她忍不住问他。

    他没有回答,真是对她咧开嘴笑了一下,张口猛扒饭,眼睛还是盯着她,就像她是美味的一道菜,他夹她配就够了。

    这暗示她懂,却忍不住想瞪这个不正经的色鬼两眼!

    “如果爷爷看到你吃饭还这么不正经,一定会拿拐杖揍你!”再有点撒娇抱怨的数落他两句。

    闻言,石烨耸耸肩,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她已经走出失去爷爷的阴霾,可以开玩笑了,这代表已经不用担心她了,这样很好,真的。

    可提起爷爷,也让石烨想起爷爷临终前的——照顾她。

    只不过爷爷的照顾没有那么单纯。

    收回戏谑笑闹的视线,石烨态度正经了起来,看萧梨华小口小口吃饭的模样,回忆起爷爷临终前的交代。

    我时间不多了,再撑也没多久了,对你我没什么好不放心的,就是丫头……这几年,她一连送走你爸妈,眼看就快轮到我,到时她不知会多难过,答应我,我走后你会照顾她……

    你们相处的情况我看在眼底,阿烨,把丫头娶回家吧,她是个好女孩,好好待她,我只有这一个要求。

    当时爷爷的要求他只觉得荒唐,他则能娶一个只能称得上有好感的女孩?

    何况她小他十岁,十岁的差距,怎么可能轻松跨过?

    但不过短短几个月,他们之间便发展迅速,他一天比一天在意她,一天比一天更喜欢她。

    六个月前觉得荒唐的要求,现在想想,他却觉得爷爷很有先见之明。

    娶她吗?这小他十岁,叫萧梨华的女孩子,让她为他等门,为他洗手做羹汤,为他生儿育女……那画面美好得让他忍不住微笑起来。

    “你又在笑什么?”实在受不了他这样古古怪怪的,萧梨华干脆放下碗筷,认真问他,“你发什么神经啦?”

    “我在想,我不能一直这样过日子,太浪费时间了。”他突然收起笑容,正经八百地道。

    萧梨华心一沉,没有料到原本欢乐轻松的气氛,突然变得这么凝重。

    他表情变得冷硬,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因为你的关系,我放掉很多工作待在这里,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原本没有想那么多的,只是不想放她一个人,怕她钻牛角尖,所以尽可能的陪着她。

    想想这样下去也不行,她不能一直活在自己的小世界,容易满足是很好,但是跟他在一起,就注定了要和他一起,接受那不平凡的人生。

    他是石烨,也是EricWarren,他继承了庞大的娱乐事业王国,肩上背负超过八千名员工的生计,他的事业重心不在这里。

    但他的感情重心却在她身上。

    多诡异的事,说要成为她的生活重心,结果却反过来,恋恋不舍的人变成他!

    “顶多再三个月,这种美国、台湾来回奔波的日子,我顶多再过三个月,之后我必须待在美国,那里需要我。”

    所以,三个月后他就会离开,到时又剩下她一个人了。

    萧梨华没有想到会这样,她慌了,但是她已经学会镇定,她告诉自己,这不是第一次了,没关系。

    她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开,不论她有多么不舍,最后总会剩下她一个人,即使她很喜欢石烨,也不能成为他的绊脚石,不是吗?

    “好,我知道了。”她笑着点点头,像是成熟的大人一样,她可以很洒脱,可以冷静的面对这一切。

    才怪。

    石烨眯起眼,用膝盖想就知道她误会了。

    好吧,也怪他,他的脸和语气就不是在开玩笑的样子,所以让她误以为他认真了。

    “你知道,很好,那就说定了,把护士的工作辞了吧,反正我也不喜欢你做那份工作,老是为了别人难过。我在美国有一个基金会,一些天灾造成的意外伤害都有补助,那个工作环境比你现在这个好多了吧?”

    “你说什么?”他在讲什么?什么辞掉工作?什么基金会?“为什么我要辞掉工作?”

    “你不辞掉工作怎么跟我回美国?”石烨仿佛没有发现她误会似的,一连严肃的对她说:“我可没有夫妻分住两地的打算,太累了。”

    “跟你回美国?夫妻?”他到底在说什么啊?

    “怎么?想赖账?”他挑了挑眉。“刚才我说了,就三个月,你说你知道了,不就是答应跟我走!还是——你不想?”

    “哪有,我很想——”萧梨华急着辩解。她哪里不想啊!

    每次他出门,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忙完回到她身边,她得压抑冲动才能不上前央求他带她一起去。

    她得当个不麻烦的女人,即使一个人也可以照顾自己,她必须这样。

    事实证明她一个人也可以,只是石烨不在身边,她真的很寂寞。

    “很想?”石烨亲耳听见她说她想,挑了挑眉,嘴角上扬,“这么迫不及待想嫁给我?”

    那戏谑上扬的嘴角,让她知道她被耍了!

    又气又羞的感觉涌上心头,萧梨华忍不住路出怨怼的眼神看着他。

    “你骗我……”

    没有指责他坏心的把她搞得七上八下,焦虑不已,就只是一句幽幽的埋怨,便让冷硬得说一不二的石烨百炼钢化为绕指柔,心疼不已的投降了。

    “对不起,我跟你开玩笑的。”他好声好气的哄她,舍不得看她一副委屈的小可怜模样。

    “这根本就不叫求婚。”她扁嘴娇嗔着,想到自己这么容易上当,就感到很委屈,抽回手不让他摸,对他发着小脾气。

    “我答应补给你一个慎重的求婚,不生气了,好吗?”

    “你没诚意。”萧梨华继续挑剔刁难。

    可石烨竟然很吃这一套,觉得一直逆来顺受、从来不发脾气的丫头发发小脾气还挺可爱的。

    那是只有备受宠爱的女孩才会对自己的男友做出的举动,即使耍耍小任性、发发小脾气,男友也不会因此而讨厌,反而觉得很可爱,哄起来再辛苦也甘之如饴。

    他觉得这样很好,非常好。

    丫头对他的撒娇、任性、小脾气,都代表了他们的关系前进了一大步,他满意得不得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女人当道最新章节 | 小女人当道全文阅读 | 小女人当道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