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小女人当道 > 第八章

小女人当道 第八章

作者 : 黎孅
    终究到了说再见的时候。

    房子里的老家具都被清掉了,一些还可以使用的东西已让附近老邻居带回去,整理到最后能带走的东西,只有她的一小袋行李,以及爸爸、妈妈和爷爷的照片。

    萧梨华站在紧闭的大门外,看着住了六年的老房子,做着最后的道别。

    “喵吆——”

    “啊,小虎,你今天好早耶,早安。”她蹲下来,摸着圆圆的猫头,平时怕生的小虎也用头蹭着她的手。

    “不知道你会出来,没准备你的早餐,对不起喔。”她对谄媚的叫着的猫咪小声道歉。

    要离开了,她真的很舍不得,舍不得在这里的种种回忆,爸爸的、妈妈的、爷爷的,以及这两年来听她说心事、陪伴她的小虎。

    “小虎,我要离开了喔。”她搔着猫咪的下巴,小虎舒服得眯着眼。“以后要乖一点,不要饿了又乱翻垃圾袋,这样大家会生气,也不要再偷偷从后门溜进陈妈妈家里偷鱼吃,知不知道?”

    她叨叨絮絮的交代着小虎要乖要听话,不要捣蛋。

    “都好了?”

    石烨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她回头,看见他迈开长腿朝她走来。

    而小虎则反常的没有瞬间逃走,反而停下来,戒备的望着他。

    “都好了。”她站起来,手上拎着行李。

    他接过她的行李,空空的另一手则牵起她的手。“还有什么东西忘了拿?”

    看着他冷硬又面无表情的模样,经过了这么多事情,萧梨华已经不怕他了,因为她看见了他冷酷表相下的温柔。

    “都拿了。”她摇摇头,微笑道。

    他说,他会成为她的生活重心,从今而后,他不会让她孤单一人,并已为她安排好了往后的住所。

    不要她焦急,要她慢慢来,慢慢的找到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为自己而活,因为那是爷爷要她做的事情。

    “嗯。”石烨闻言牵着她的手,走向前方等待的车子。

    没有抱怨他浪费了二十三分钟什么事情都没做,就只是在路边等她和老房子道别,以他时间宝贵的程度而言,这段时间他损失了不知多少金钱,若等待的对象不是她,他是绝对没有耐性这么做的。

    “喵——”

    “小虎……”

    怎么那只猫还没滚?

    把她塞进车子前,那只虎斑猫朝她小跳步奔跑过来,还一边可怜兮兮的喵喵叫着,没有看见她的表情,光听她那心软不舍的声音,石烨就知道她有多依依不舍。

    不要看她的表情,他告诉自己,绝对不能看她的脸。

    结果他还是看了。

    所以就看见她眼眶含着两泡泪,想哭却不敢哭、委屈压抑的小脸,咬着下唇,痴痴望着那只猫。

    石烨觉得很烦,有点粗鲁的把她塞进后座里。

    “喵——”

    谁知那只猫又在那里鬼叫,激起她的心酸不舍。

    “该死。”

    石烨反常的低咒,让Dan忍不住挑了挑眉。

    他做了绝对不符合EricWarren的行为——走向那只喵个不停的虎斑猫,弯腰把它捞起来,再走向车子,坐进后座,把猫塞给一脸快要哭出来的小可怜。

    “喵吆——”

    小虎在萧梨华怀里,很可爱的喵了一声。

    “咦?小虎!”她又惊又喜,小虎耶,他把小虎带上车,意思是她可以带走它吗?“我可以养它吗?可以吗?可以吗?”萧梨华兴奋地问。

    小虎是她唯一的朋友,她很想带走它,但是怕他不同意,只能一直忍耐着,直到他把猫塞进她怀里,强烈的渴望促使她问出心里话。

    “……”看着那双充满企盼的双眼,他怎么忍心说不可以?石烨撇过头,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想养就养吧。”

    “真的?真的吗?”她不敢相信地惊呼,抱着变得乖巧的小虎,满脸喜不自胜的笑了。

    那种快乐很难形容,她知道他跟爷爷一样不喜欢小动物的,可却为她破例了,这让她非常非常的开心。

    “YA!小虎,以后你就跟我一起,我会照顾你。”她开心到尖叫。

    只是让她养一只猫而已,就能让她开心到尖叫,看她兴奋酡红的小脸,石烨觉得就算家里多只讨人厌的猫也无妨了。

    经过这么多事,难得看她笑得这么自在,是发自内心的笑而不是勉强自己的假笑。

    只是一只猫就可以让她这么开心,笑得真可爱,很好,他不喜欢她压抑自己的情绪,直到受不了后才崩溃宣泄,他希望她永远都可以笑得这么自然愉悦。

    “小虎,你要听话哦,知道不知道?在新家你不可以捣蛋喔!”她一直跟猫说话,完全不理会他。

    这让石烨小小的皱了下眉,想到她又跟猫说心事的坏习惯。

    都说了要当她的生活重心,有心事不跟他说可以吗?当然不可以!

    他眯眼,看她跟猫咪说话说得那么专心,他感到非常的不是滋味。

    “开车。”他语气带着一丝恼怒,嘱咐司机开车。

    引擎发动了,车子缓缓移动。

    “你为什么帮那只小野猫取名字?”石烨看似随口发问,其实是在转移她对猫过于专注的注意力。

    “小虎才不是小野猫。”果然她回头看他了,对他据理力争。她心爱的小虎不是小野猫,是只有灵性的流浪猫。车胎辗过柏油路上的枯叶,发出沙沙声响。

    真的要离开这里了,忽然闯进脑中的认知让她不由自主的回头,那扇熟悉、让她安心的朱红色木门渐渐变小,渐渐消失,一股落寞不舍浮现在她脸上。

    头上突然有股力量——真实的力量——逼迫她转头。

    “你还没讲完。”

    她在恶势力的胁迫下与石烨四目相对。

    如果是以前,她会因为离开而哭出来,但是现在她却觉得很安心,没有对未来的惶惶不安。

    “你不觉得小虎的花色很像老虎吗?叫小虎很可爱对不对?所以,它就叫小虎呀。”

    她不害怕了,未来没有那么恐怖,因为他呀,这个爱摆扑克脸的男人,会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在她身边,守护她。

    风雨过后总会天晴,就如同季节的递嬗,不会是永无止境的冬天。

    午后雷阵雨在下午三点左右停了,嫣红的杜鹃让雨滴冲刷得更为娇艳。

    大概在四点左右,一辆黑色跑车缓缓停靠在仍湿答答的路旁,静静的等待着。

    驾驶降下车窗,感受着空气中的水气,顺道确认天空还有没有在飘雨。

    没有,很好,这代表不会有人淋到雨。他把车子熄火,低头看腕表,数算着某人的下班时间。

    人行道两旁种了一整排杜鹃,那些怒放的杜鹃花美极了。

    沿着人行道往前走大约二十公尺,经过一条可以容三辆车并排的走道,就可以看见一扇非常巨大的自动门,门上头有着斗大的的字——急诊室。

    那真是一个让他不舒服的地方……

    石烨皱眉,瞪着那三个字,想起自己在医院加护病房里不是很愉快的经验,无数的手术和该死的复健,想到就让他心情恶劣。

    此时急诊室的门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米色针织毛线上衣,身形纤细的女孩。

    那熟悉的身影驱走他脑中浮现的不愉快画面,他坐正身子,视线一路紧紧锁定那个女孩。

    她拎着一个白色包包,未染烫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一个丸子头,她走出急诊室大门,看起来像是要往左边的公车站牌走去,但看见他的车,有点苍白的小脸霎时浮现喜色,接着是他最喜欢的部分。

    她笑了,露出小小的虎牙,朝他快步走过来。

    “今天怎么有空来接我?”萧梨华自动上了车,坐在副驾驶座上,才刚坐好,石烨便凑过身来帮她系上安全带。

    他突然靠她靠得很近,安全带都系好了还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反而盯着她的脸猛看,让她的笑容顿时变得有些心慌。

    “怎么这么快回来?不是说有重要的工作要回美国处理吗?都处理完了?”为了打破这有点尴尬的沉默,她笑着问。

    石烨没有回答,就只是看着她的脸,伸手把她垂落的发丝勾到耳后。

    她眼眶有点红,以他对这个女孩的了解,她不是哭过,就是正在忍着不哭。

    “发生什么事?”石烨没有办法忍受她这样,不论是哭还是忍着不哭,一定要她把事情说出来,告诉他。

    “没有啊。”她笑笑摇头,口不对心的说。

    “嗯?”他浓密的剑眉挑了挑。“再说一次。”盯着她红红的眼眶,石烨再问一次。

    心里建设了很久才堆出的笑容,被他这么一问垮了下来。

    “我照顾的病人,今天早上走了……”她眼眶迅速积满泪水,一滴一滴落下。

    “他好小,才九岁……”

    石烨看着她瘦削的小脸难过的掉眼泪,不舍的感觉又再度抓住他,他皱着眉,抿紧唇,很想叫她离职,不要再工作了。

    护校毕业的她后来在医院的小儿科找到工作了。

    原本以为小儿科嘛,应该会很轻松,都是一些爱玩的孩子,小孩子小病小痛来得快,康复得也快。

    一开始的确是这样,她在工作中找到希望和快乐,看见病童光明的未来。

    但医院总是有生老病死,她太心软,无法麻木冷酷的看待死亡这件事,没有办法把那当成是单纯的工作。

    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让她开心起来,石烨没办法,只能用行动安抚她,他伸手把她揽进怀里,提供他的胸膛让她哭泣。

    “嘘,没事了。”

    趴在他的胸口,萧梨华的眼泪流得更厉害。

    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在她难过想掉泪的时候,他总会发现她的伪装,提供胸膛怀抱,任她哭尽伤痛。

    她不是委屈的号啕大哭,而是觉得心酸的流泪,很快的就哭够了,但是却舍不得离开他的胸前,她就这么趴着,听他有力的心跳,弥补一下几天没见的思念。

    这样很糟糕对不对?不行,不可以沉溺其中,她逼迫自己快点离开这副诱人的胸膛。

    “我哭完了,谢谢你。”她难为情的道谢。“那个……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你笨蛋吗?”听她客套,石烨很不满意。“可以回家了?”

    “可以。”她小小声回答。

    “很好,我累了。”他发动引擎,开车上路。

    离开她工作的医院,驾车约半小时,车子开进位于木栅的新兴社区里一栋有停车位的三层独栋透天厝。

    停好车,踏进家门,就听见叮叮、叮叮的铃铛声由远而近。

    “喵吆——”

    毛色润泽发亮、被养得圆胖可爱的小虎出现了,颈子上绑着衬它毛色的黑色颈圈,上头还有吵死人的铃铛——吵死人是石烨下的评语。

    小虎看见萧梨华,会喂饭的仆人回来了,立刻先行谄媚一番,蹭呀蹭的蹭她的小腿,一边喵喵叫。

    “小虎,我回来了,今天有没有乖乖?”她捞起被养到失去野性的小虎,开始跟它说话,“我跟你说哦,今天我很没用,在病童家长面前都快哭了,阿长有骂我——”

    后脚跟着进门的石烨听见她又在跟那只猫交代今天的事情,忍不住直皱眉头。

    他就在这里,心事一定要跟那只笨猫说吗?除了喵,它还会干么?他好歹也可以给她点意见好不好!

    “拿去。”

    跟一只猫吃醋太蠢了,而且这不是吃醋,他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他摆着一张扑克脸,把从美国带回来的小礼物递给她,等她接过后,他坐在客厅沙发上,打开公事包,拿出未处理完的文件开始忙碌。

    “谢谢……”萧梨华接下礼物后马上拆开,小小的纸袋里是一件猫咪御寒的背心。

    她笑了,石烨买这种东西给她,真的一点也不搭,但连同小虎现在脖子挂的那条叮叮当当、他嫌很吵的项圈,也是他买的。

    仔细看看,现在她所住的这个房子三层楼,八十坪,位在闹中取静的地点,整栋房子都被重新装潢过,东西都是新的,家具、摆设、锅碗瓢盆全都是。

    石烨,EricWarren,他穿着一身数千美金订做的西装,坐在一组要价百万的沙发上,经手利润高达数百万美金的生意。

    他非常的忙,但把她的生活安顿得很充实完好,找到房子让她住下来,陪她找工作,鼓励应征失败的她,帮她重新找到生活的目标。

    他很忙,却把时间耗在她身上,就算有时逼不得已必须回美国,他也很快就会处理好事情赶回来。

    “Dan呢?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因为没有看见与他形影不离的助理,她好奇的问了一下。

    石烨处理工作的速度稍微停顿,先告诉自己她问Dan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关心而已,之后才回答,“他帮我处理一些事,暂时留在美国。”

    没错,这样回答很好,他是成年人,成熟的大人,怎么可以为这种小事情吃醋呢?

    “有没有吃的?”他问,讨起吃的来。

    “有有有,我有卤牛肉,卤了三天,今天正够味,还在想你这几天应该就会回来了,我去弄吃的,等一下叫你!”

    萧梨华立刻进厨房,打开冰箱开始做菜。

    早在他回美国的第二天,她就去市场买了一堆菜,全部都是妈妈教给她的拿手菜,而且是他爱吃的,她做了一堆,想他回来就可以打牙祭了。

    把牛肉加热,烫个青菜,白饭昨天还剩一些,冰在冰箱里,弄个蛋炒饭好了!

    在器具完善的厨房里,萧梨华做菜像画画一样,行云流水,大约四十分钟她便做好了一桌子菜。

    “石烨,可以吃饭了,石烨?”

    她喊,可没有听见他的动静,她好奇的走出来,结果看见他累得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喔……这真不像石烨会做的事情。”在沙发上直接累得就睡了耶,石烨耶,EricWarren耶!怎么可能啊?

    萧梨华蹑手蹑脚、鬼鬼祟祟的走到他身旁,以不吵醒他的声音凑到他身旁。

    半跪坐在干净的地板上,她看着他疲惫而睡下的脸。这个男人硬邦邦、冷冰冰的,就连睡着了眉头也紧皱着,一点也不放松。

    她曾经用她很破的英文问过Dan,他的工作长期待在台湾OK吗?

    答案当然是不可以,他的事业王国是她无法想像的庞大,他这么忙,却仍愿意为了她来回奔波。

    他说,她可以把他当成生活的中心,他说有他在,她就不会孤单,那是他的好心,安慰顿时失去依靠的她,当时的她并没有想太多。

    但是随着这些日子的相处,她看见了他对她的用心、对她的在意,看见他的原则一而再、再而三的为她打破。

    “只是……把我当成家人而已吧?”

    他可以喜欢她,但这种诡异的粉红色想法太不健康了,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要怎么解释他反常的行为?

    “其实你没有那么喜欢我,对不对?”她小小声的说,只有在他睡着的时候,才敢当他的面说出她的疑惑。

    他没有醒来的迹象,这让萧梨华放大胆子,做了她很久之前就想做的事情。

    她伸出手,抚平他紧皱的眉头。

    “喜欢啊……”

    在意,喜欢,这样的感觉在她心中发酵。

    他带领她开创新生活,陪伴没用的她找工作,成为她的依靠,让她有足够的勇气面对全新的生活。

    感情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加深,在她心中生根发芽,逐渐茁壮。

    “可是我喜欢你,会是你的负担对不对?”掌心感觉到他皮肤所散发出来的热度,理智告诉她快点抽身,这样摸他就跟摸一头熟睡的狮子一样危险。

    但她没有办法克制冲动,没有办法……因为多日不见,她很想念他,想念他的陪伴。

    他不是话多的男人,他的心思很难猜测,可是他却总让她感觉到很窝心。

    “你只是把我当成一个需要照顾的小妹妹而已……”她笑了,笑得苦涩。“你大概会觉得,喜欢上你的我是笨蛋吧。”

    “你的确是个笨蛋。”

    啊,谁骂她?是谁?

    萧梨华吃惊了一下,下意识抽回手,但手腕却被人扣住了,她低头,看见原本紧闭双眼熟睡的石烨竟然醒了。

    那如炬双眼紧盯着她,视线毫不转移。

    她呆住了。

    “你醒了?”

    “我醒着。”他口吻平静,一点也没有偷听别人心事的愧疚。“我听见了。”

    “你,啊——”在他的注视下,她的脸瞬间爆红。“我……那个……没有……你不用觉得愧疚,我、我没关系!”

    “你果然是个笨蛋。”石烨盯着她爆红的笑脸,再次下了注解。

    在她慌得不知道手要摆哪里的时候,他拉着她的手往自己身上一扯,空下来的另一手捧着她小脸,迅速而强硬的掠夺了她的吻。

    一吻方歇,他有些意犹未尽的道:“不喜欢你,我花心思在你身上做什么?”

    被他强势一扯,纤细的她整个人趴在他身上,她那种吓得呆掉又害羞的表情,着实取悦了他。

    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让他笑了——是的,他开心的笑了。

    已忘了怎么笑的他,在她身上找到了他失去的笑容。

    再次啄吻她张口结舌的小嘴,他笑意更深。

    “吃饭了,嗯?”

    “喔,好。”萧梨华呆呆的点头,被他放下来,全身都在发抖,觉得刚刚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奇怪了。

    她好像在作梦一样,最不可思议的是……“你笑了?”

    不是说发生意外之后,他伤到了大脑中处理感情的部分,所以变得不懂笑、不懂悲伤,爷爷走了他也没有伤心落泪,可现在……他笑了耶。

    “是吗?我笑了。”牵着她的手走向餐厅,远远的,他就闻到熟悉的饭菜香,他母亲的拿手好菜,在她手下重新呈现。“那一定是因为你的关系,让我重新学会笑——丫头,以后你的心事,要第一个说给我听,听见了?”

    他坐在餐桌的主位上,让她为他添饭。

    “如果你不先告诉我,我会非常非常不开心。”

    “喔。”她有点被吓到了,这是头一次,石烨用专制的口吻要求她为他做事,可她还是有疑虑。“可是……为什么啊?”

    “因为你是我的!”石烨盯着她疑惑的小脸,斩钉截铁地道,“这样子明白了吗?”她是他的,这是男人对女人的狂热占有。

    这一次萧梨华不再呆呆的说“喔”,她红着脸,点点头。

    她明白从今以后,他们的关系将会大大不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女人当道最新章节 | 小女人当道全文阅读 | 小女人当道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