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小女人当道 > 第六章

小女人当道 第六章

作者 : 黎孅
    “小虎……”萧梨华蹲在巷子口,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摸着虎斑猫柔软的毛皮。“我好怕……”

    不过,虎斑猫完全不理她,迳自吃着它的晚餐,美味的水煮瘦肉拌饭。

    她收回手,抱着膝盖,把脸埋进双腿间,忍不住掉泪的冲动。

    “爷爷应该要住院的,但是他不肯,我好怕……”爷爷越来越瘦,食欲越来越差,她好怕万一哪天连骂她的力气都没有了,那该怎么办?

    她告诉自己不会的,爷爷老说她笨,怎么教都不会,不可能就这样放下她走,她要有信心,爷爷会一直一直陪在她身边的。

    “喵呜——”像是感觉到她的恐惧,虎斑猫放弃吃了一半的晚餐,坐在她的面前,撒娇的叫着,不时起身蹭她的小腿,像是要安慰她一般。

    她伸手把小虎抱了起来,意外的,平时一抱就挣扎伸爪抓她的小虎,今天竟乖乖的让她抱到面前,与她四目相对。

    小虎黄玉色的猫眼中映出了她泫然欲泣的脸。

    “先是爸爸,再来是妈妈,现在只剩下爷爷了,我好不容易才有一个家,要是爷爷也不在了,我要去哪里?”哪里还有她安身立命的地方?

    “喵——”小虎对她喵喵叫,不知道是真的听懂她的话想回应,还是抱怨她抱得太紧想要逃跑。

    “原来你丢垃圾丢到这里来了。”

    “喵啊——”小虎听见陌生的声音,挣扎大叫,抓伤了萧梨华的手背,她吃痛松手,小虎立刻一溜烟炮了,怕被人抓到。

    “啊?”她一时反应不及,仍蹲在原地,呆呆的抬头,仰望石烨的扑克脸。

    他怎么突然跑出来,还看见她偷喂流浪猫?措手不及的她只能发着呆,然后傻笑。

    “啊……”石烨没有笑,他本来就少一条会笑的神经,尤其看见她手背上见血的数条爪痕,表情更冷硬。

    “走,去医院。”他不由分说的拉起她的手。

    “啊?干么去医院?”萧梨华觉得这发展已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

    他捏了一下她手背上的伤口,她吃痛喊叫,他狠狠瞪她。

    萧梨华就像看见猫的老鼠,一句话都不敢回。

    “你不知道这样可能会有破伤风吗?”也没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石烨直接拉她离开小巷,招了计程车就往医院前进。

    直到手背上被上药包扎,她也挨了一针,拿了药回到家,跟爷爷报告时免不了又被念了一顿,萧梨华的感觉还是很不真实。

    “消炎药要记得吃。”他拿着医生开的药在她眼前晃。“伤口要记得换药。”

    还有一小鞭优碘。

    要说他有效率是真的很有效率,说走就走,但是会不会太夸张?只是小伤口而已嘛……

    “不用吧,只是小伤口而已,明天就会结痂了。”

    “我说的不是你手背上的抓伤。”石烨黑色的眼眸直盯着她,然后又牵着她的手把她拉到他房间,逼她在床上坐下,掀起她的裙摆。

    “欸啊——”她怪叫两声,但发现他只是把裙子掀到她膝上,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怎么摔成这样?”他问。

    在医院时没有发现,直到打完破伤风、拿完药回程的路上,他不经意瞥见她渗出血的裙摆,才知道她还有别的地方受了伤。

    只见膝盖有严重的擦伤,小腿青一块、紫一块,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得很触目惊心。

    “闪车的时候不小心拐了一下。”萧梨华含糊的带过。

    石烨想起停在楼下那一辆龙头歪歪斜斜的脚踏车,还有不灵光的煞车,再加上她脚上这些伤,他就觉得……很不爽。

    他一言不发,拉了椅子坐在她面前,抓着她的脚摆在自己腿上,拿起棉花棒以及优碘,动作笨拙却小心的小清掉伤口上的小砂石碎粒。

    “啊,我自己来就好。”她尴尬的想闪躲,但在他一个有力的狠瞪下乖乖闭上嘴,连动都不敢动。可她很难为情啊,把脚丫摆在男人腿上,这还是生平头一遭,教她不害羞怎么可能啊!

    尤其是她的脚还是踩在石烨的腿上,她很窘,也有一点点的害怕。

    她怯怯抬眼,只看见他的头顶以及他不停上药的双手。

    石烨很温柔,但他不是她心目中“哥哥”的样子。

    他是一个拥有石烨的外表,但内心完全不同的男人。

    是“男人”,她没办法把他当成“家人”,他太高壮、个性太硬、难以亲近,常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豆豆独家

    “啊,痛……”膝盖上的擦伤抽痛了一下,原本没有感觉的,直到他认真上药时才感觉到痛,她忍不住喊出声。

    他停下手,抬头觑她一眼,粗糙的指尖轻触在伤口周围平整的皮肤上,轻轻按摩。

    萧梨华不需要照镜都知道,她脸红了。

    这个男人很冷硬难亲近,甚至一开始讨厌她,但现在却对她很温柔。

    该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有什么东西在胸口发酵,痒痒的,搔得她心跳好快,脸越来越红。

    啪——

    就在她一颗芳心大乱时,小腿突然被人用力一拍。

    “噢,干么打我?”其实不痛,鬼叫两声是习惯使然。

    “照顾爷爷一点小地方都不放过,却不会照顾自己,我不打你打谁?”石烨睨了她一眼,语气虽然冷冷淡淡的,但却多了过去不曾有过的关怀。

    “又没有怎么样——”她小声嘀咕。

    “嗯?”可是他听见了,眼一眯,那副扑克脸又蒙上了危险的味道。

    “没有。”萧梨华马上把话吞进肚子里,把裙子拨好遮住她的小腿,慌慌张张的起身。

    现在要走吗?会不会显得她逃得太刻意?

    对,会太刻意,她在害羞什么呢?不过是一个大哥哥对小妹妹的笨手笨脚看不过去,出手帮忙而已,她想太多了,花痴什么啊!

    石烨才没对她有遐想。

    “那个……”找话题,找话题啊,不然现在要怎么打破僵局呢?

    看看他的房间,她每天都会来打扫,在他出门之后,在这个房间里想念过世的妈妈。

    她想起爸爸和妈妈最骄傲的儿子拥有过人的摄影才华……

    “我房间里有一张妈妈的照片,是你拍的。”她突然想起了那张把妈妈拍得温柔慈祥、美丽得不可方物的黑白照片。“那是我唯一留着纪念妈妈的东西,你把妈妈拍得很漂亮,爸爸妈妈一直以你为荣,你还有在继续摄影吗?”

    摄影?

    如果不是她提起,他还真的忘记了,在发生意外之前,他曾狂热的沉浸在摄影世界里。

    “不了,早忘了。”

    那场意外不只夺走了上百条人命,夺走他的记忆,也带走了他的感情,连同那台陪他征战世界的单眼相机,也遗落在断垣残壁里。

    “手感这种东西,失去了就再也回不来。”

    “真的吗?太可惜了……”萧梨华看过他透过镜头展现的世界,热情而富有生命力,就像他本人一样。

    呃,不是现在这个本人……

    他云淡风轻的说忘了,他一点也不在意吗?

    她怎么想都觉得不对,有一个声音驱使她开口,“曾经那么喜欢的事物,突然忘记了就放弃,不是很可惜吗?啊,对了!”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惊呼一声,冲向他房间摆在角落的架子,挪开底层的物品,挖出一个年代有点久远的防潮箱。

    石烨一看那东西,惊讶了一下。

    “妈妈留着你每一样东西,她说这是你第一台相机,你高中的时候打工存钱买下来的。”她从保存良好的防潮箱中,取出一台起码有十五年历史的单眼相机。

    阳春的机型,相机上布满了刮痕,但镜头却保存得很完好,这台相机已经停产了,比起现在动辄上千万画素的数位单眼差多了,却勾起了石烨的回忆。

    “我知道你不记得了,可是妈妈很喜欢你拍的照片……我、我也是。”萧梨华小小声的,说出自己的看法。

    偷偷眯他一眼,幸好他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接过相机,没什么表情的盯着看,没有多看她。

    那句话不会让他觉得她很花痴吧?

    “你也是什么?”石烨低着头把玩旧相机,突然抬头问她。

    “咦!啊——就我也喜欢你拍的照片。”被那双凌厉的眼神盯上,她不自觉就讲出心里话,讲完才发现,糟糕,她花痴了!

    “嗯。”可他却只像是听见一件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小事,像是叫他吃饭一样轻应一声,就再也没有其他反应了。

    萧梨华松了一口气。

    “那晚安喽,谢谢你今天带我去看医生。”虽然她觉得他实在太夸张,只是被小猫抓到一下而已。

    她离开石烨的房间,没有看见在她背过身之后,男人明显上扬的嘴角——

    隔天早上,萧梨华如同以往习惯性的忙碌,在准备好爷爷的早餐后,大概早上九点,她会骑着单车去附近的市场采买今天午、晚餐的食材。

    “爷爷我出门了,很快就回来——咦!”她把爷爷安顿她后踏出家门,正要骑上她的小白,却没有看见车子停在原来的地方。

    她顿时大惊失色!

    “我的小白呢?”没有单车代步,她要怎么去市场?下午怎么去面包店帮忙?

    “我丢了。”应该出门去饭店总统套房工作的石烨,竟然在这时间还留在家里,他西装笔挺的站在红色大门前,逆光让他的五官看来不明显,但身形却显得更为高大,像一座山一样矗立在那。

    “什么?丢了?”萧梨华目瞪口呆。“为什么要丢掉?”

    “爷爷说那辆单车你骑了快六年,摔过不下十次,早该换了。”他用理所当然的口吻说明丢掉她烂脚踏车的原因。

    “干么那么浪费,修一修还能骑啊!”她心痛得要命。“现在物价这么高,一辆脚踏车都要两、三千块……”

    爷爷的身体越来越虚弱,要花好多医药费和买补品的钱,她想省一点,能不花就不花啊。

    石烨已经很少有这种感觉了,他很无奈。

    这个女生真是少见的单纯。

    不是不知道她想省钱的原因,他父母留下来的一点点遗产,她小心的使用,不敢多浪费一分一毫,连花在自己身上都舍不得,连同在面包店帮忙领的薪水,多半都花在爷爷身上。

    冬天到了,像今天虽没有寒流,但气温也低得吓人,她身上却只有薄薄的铺棉外套,小脸被冻得发白。

    “你先担心你自己吧,笨蛋。”他不禁有点发怒,平淡的语调多了一丝情绪波动。

    “Boss。”一个有些疑惑的声音自外头传来,是石烨的助理Dan。

    被看见了——他敛去情绪,平静冷淡的对助理点点头。

    “准备好了?”

    “是。”

    萧梨华不是第一次看见那个外国人,知道他叫Dan,是石烨的助理,在公事和私事上帮他很多忙,可惜她英文很烂,没有勇气开口打招呼,也听不懂他们在讨论什么,只有在Dan朝她行注目礼时,她才会回以礼貌性的微笑。

    “你先出去等我。”石烨深觉她对Dan笑得太刺眼,开口赶下属离开。

    他反常的举动让跟了他多年的Dan挑眉侧目,讨人厌的笑容藏不住。

    石烨没有看见他的表情,转头朝她勾勾手。

    “什么事?”

    勾勾手她就乖巧的向他走来,一点防心也没有,这让石烨原本有些下垂的嘴角微微上扬。

    他没回答,手搭在她肩膀上,领她踏出大门。

    门口停了一辆崭新的脚踏车,电动的,让人踩起来不费力,亮眼的白色,把手前方的篮子又大又美观,可以装很多东西,一体成型的椅垫看来又大又软又舒服。

    萧梨华之前曾在自行车行看过这辆脚踏车,她觉得很漂亮也很喜欢,却被那个昂贵的价格吓到。

    “你的新车,比起那辆快解体的老爷车,这辆好多了。”石烨直接牵着她的手,带她到车子面前,要她试试看新车。

    “给我的?”她不敢相信的看着这辆新车,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

    “怀疑?”他反问。

    “为什么?送我的吗?这很贵耶!”她深觉不好意思,无功不受禄啊!

    “为什么?好问题。”石烨以无比认真的表情和语气,盯着她清秀的小脸道:“比起花钱,我更在意你的安全,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他牵着她的手,平静自然的说着。

    她不争气的脸红了,呐呐地点了点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见她收下,他稍稍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看着她又皱了皱眉头,他招招手,吩咐助理取来放在车上的喀什米尔羊毛长围巾。

    深灰色的素面围巾没有花哨的图样,他把围巾摊开,围在她颈子上,像一件过长的披肩。

    “天气很冷。不要感冒了,围着。”

    萧梨华没有办法克制自己不脸红,他强硬又温柔的举动让她好心动,一颗心为了这个男人而激动跳动。

    她一再反复告诉自己,没什么的,石烨只是把她当妹妹看,不要想太多,花痴什么,石烨的另一个身份赫赫有名,有多少名媛淑女等着他青睐,他怎么可能会看上她呢?

    但这只是对待妹妹态度吗?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她感动得想哭,问了个不该问的问题,问了之后又觉得后悔。她不应该问的,好似一问就会打破什么东西似的,再也回不到平静的生活。

    “难道是因为我让你有妈妈的感觉?我知道了,一定是因为我每天都煮妈妈的拿手菜给你吃的关系,你才会对我这么好,吼……”她自顾自的说,用夸张搞笑的态度掩饰她的动心。

    原本没有想这么多的,真的,但是……当他直截了当的用行动表示关心,在她平静的心湖投入一枚炸弹,激起阵阵涟漪后,她便没有办法克制的沉沦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石烨阻止她的强颜欢笑,大手仍握着她的小手,坚定的眼神直视她的眼,以不容反驳,也不会让人会错意的语气说道:“我这么做,是因为我在乎你。不是家人,不是妹妹,只是你。”

    萧梨华瞬间呆掉,愣愣看着他,一脸的不敢相信……这,是告白吗?

    她在做梦对吧?像石烨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看上普通不起眼的她?

    可是从他的眼中,她清楚的看见自己的倒影,感觉到他站着的距离离她好近好近,怎么帮她围个围巾要这么久,还不时碰到她的脸、她的肩,让她的脸不自禁的红红红、烫烫烫……

    “我不希望你感冒。”石烨叮咛完最后一句,才甘心放她一马。“出门路上小心。”

    “喔……好,对,我要出门了,我要去买菜!”萧梨华这才如梦初醒,想起她要干么。

    她手足无措的牵着全新的单车,把购物袋往前面篮子一丢,跨上车子,催动动力引擎,匆忙上路的模样像是要逃离什么洪水猛兽,可骑了不过十公尺,她又想到自己忘了一件事。

    突然紧急煞车,车胎没有发出尖锐的声音,很轻松的停下来,她不用再战战兢兢的骑车,担心车速过快。

    她停下来,回头,难为情的对目送她离开的石烨说了一声,“谢谢你。”

    说完马上加速逃逸,留下他目送她的背影离去。

    她没有看见石烨的脸浮现了稀有的微笑,浅浅的,但那的确是笑容没错。

    直到她娇小纤细的身影消失在巷子的尽头,石烨才收回了视线,对助理嘱咐几句,踏进家门,打算和爷爷打声招呼再去工作。

    没想到一踏进那扇朱红色的大门,就看见爷爷佝凄瘦削的身影。

    “爷爷,你怎么跑出来了?”他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老人。

    石重山也不逞强,把大半重量放在他身上。

    “我只是想……出来走一走,我老了,走不动了。”他一步一步,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只是出个家门而已,短短几公尺的距离,却让他喘息不止。

    石烨没有说些安慰的话,他自己也清楚,在家做安宁疗养的爷爷时日不多了。

    他扶着爷爷回到家中,让他坐回他的老位置,大男人虽然粗手粗脚,不比萧梨华的细心,但他看过很多遍了,知道要拍软靠枕,摆在爷爷腰间让他坐躺都舒适。

    天气冷了,他又拎来洗净的柔软毛毯,披在爷爷腿上让他御寒。

    “梨华顶多一小时就回来,爷爷,我帮你倒杯热茶。”石烨安顿好爷爷后,走进厨房,找到她摆在柜子里的茶叶,替爷爷冲茶。

    石重山听着厨房里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想起刚刚他心血来潮,突然想走动而意外听见的年轻人对话,不禁莞尔。

    “阿烨和丫头……”他抬头,望着祖先牌位旁儿子和媳妇的遗照,不禁笑了起来。“这发展我们从来没有料想过,不过也不错,你说是不是?素卿,把丫头交给外头的人,不如给我们家阿烨,这么一来,我也可以安心了……”

    闭上眼,他像是完成了一件心事那般,没有牵挂了。

    捧着热茶走出来的石烨才把茶杯放好,回头就看见爷爷睡着似的模样。

    “爷爷?”这么快就睡着了,怎么可能?

    他试探的叫了几声,但爷爷没有转醒的迹象,他觉得有些不对劲,抓起爷爷的手测量脉搏。

    “Dan!”他变了脸色,大声呼唤助理,“叫救护车!”

    他手中细瘦的手臂无力的下垂,似乎宣告了生命力正在迅速的流失……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女人当道最新章节 | 小女人当道全文阅读 | 小女人当道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