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小女人当道 > 第五章

小女人当道 第五章

作者 : 黎孅
    深深、深深藏在心底的恐惧、害怕、焦虑被他轻易诱导,像泄洪的洪水,一古脑的涌了出来。

    萧梨华一时之间无法继续待在家里,装着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面对石烨。

    她分不清自己对这个男人的感觉,是期待还是愧疚多一点?

    她不是笨蛋,只是习惯了隐藏自己的心事,假装没有看见他对她的态度强硬是因为嫉妒。

    怎么可能不嫉妒呢?如果是她,意外发生后多年,总算想起自己是谁,回到自己的家,却发现有一个陌生人抢走了属于自己的地位,成为这个家的小孩。

    而她没有见过这么爱小孩的父母,这让一直寄人篱下、未能真正和自己家人同住的她,很想成为这个家真正的小孩,所以她依恋着过世的妈妈。

    明明不是生养她的母亲,缘分也只有短短几年,但她却觉得,她和石烨的母亲情同真正的母女。

    这个位于老旧的小巷、破旧不堪的老房子,遇到强烈台风就会漏水,隔音墙做得很差,但却是她待过最像家的地方,如果可以,她想在这里一辈子永远都不要离开。

    所以尽避借口要去买菜和工作逃走,但到了下班时间,她还是得乖乖回家。

    “哈啾!”她打了个猛烈的喷嚏,大得让她有点耳鸣。

    秋天的黄昏带来的凉意让早上出门时没多带一件衣服的萧梨华瑟瑟发抖,尤其她还骑着单车,秋风迎面吹来,冷得她直哆嗦。

    “不能感冒,我绝对不能感冒!”她打算回家就先喝两大杯温开水,睡前再喝一碗姜汤,她感冒了当然会被爷爷骂,被骂没有什么,而是会传染给爷爷,那就不好了。

    爷爷虚弱的身体禁不起小小靶冒的摧残,她必须多注意一点才行。

    到家了,萧梨华跨下单车,先把车子立好,掏出钥匙要开门,钥匙还没插入钥匙孔,就突然感觉到一股凉意从背上传来,沿着背脊往下蔓延——是水?

    “快,快点喷她!”

    “哈哈哈哈哈——”

    萧梨华回头大叫,“陈谅,不要这样玩,很冷!”

    是隔壁邻居陈伯伯十一岁的孙子,正值爱闹爱玩的年纪,喜欢闹她、欺负她这个大人,最夸张的一次是两年前拿泥巴丢她。

    那时候妈妈还在世,上邻居家去理论,结果被陈伯伯几句“她又不是你们家的孩子,管那么多干么!而且对小孩这么没耐性,也不是什么善良的人。”打发,自此,就再也没有人能管得住这群被大人宠坏的小孩。

    “阿谅,她穿白色内衣,真没女人味!”

    “我早就知道了,搞不好穿阿嬷内裤!头发还是干的,兄弟们,继续!”

    “不要这样玩,吼……”萧梨华根本无法挡住这些小孩,他们拿着强力水枪把她喷湿了,正好她今天穿白色上衣出门,被水一淋,衣服变成了半透明,贴着她的身体,让这群正值发育期、对女生身体好奇的死小孩大饱眼福。

    “陈谅!我叫你们不要玩了,我、我跟你爷爷讲喔!”

    “去讲啊!”被宠坏的小孩根本不把她的威胁放在眼里。“我爷爷才不会理你咧,你家没大人,你是没人要的小孩,怎样?不服气打我啊!”

    萧梨华真的觉得很沮丧。

    她一个二十三岁的大人,被小自己一轮的小孩欺负,还不能还手反击,真的太令人难过了。

    对啊,她是没有人要的小孩,甚至不是这个家真正的孩子,没有被正式收养,她就像是这个家的房客,还是不付房租的那种恶房客。

    她能怎么办?真的毒打这些小孩,帮好心收留她的石家人制造麻烦,让爷爷上门去向老邻居道歉?

    不了,就算是上门为她讨公道她也不要,两年前那次妈妈上门被人羞辱,受尽委屈,她不要这样。

    忍一忍就过了,萧梨华告诉自己,没有关系,忍耐一下就过去了,他们玩腻了就不会再理她了。

    “这么好玩?我也要玩。”

    不属于小男孩稚嫩的声音,而是男人低沉有磁性的嗓音倏地响起。

    谁?

    萧梨华才想抬头看是什么人,可一抬头就被一件过大的男性外套罩住,挡住了视线,待她抓着这件救命外套遮住自己曝光的上半身后,才看见高头大马的石烨一把拎起带头捣蛋的陈谅,一手抢过小孩手上的水枪,往他的脸喷水。

    “嗯,没错,果然很好玩。”石烨的语调平铺直述,表情还冷冰冰的,让人感觉不寒而栗。

    尤其他这种玩法,比较像在欺负小孩子……

    “你大欺小,被狗咬!放开我,王八蛋!”小家伙拼命挣扎,还口出恶言。

    至于其他一同玩闹的小表们,在石烨出现后就一窝蜂逃走了,根本不懂什么叫义气。

    “阿公!阿公——有人欺负我!”眼见同伴都跑了,自己却怎样也挣扎不开,小表扯开喉咙讨救兵了。

    “谁欺负你?哪个混账东西——”听见爱孙喊救命,陈伯伯气急败坏的走出来大声嚷嚷着。

    “陈伯伯来得正好。”石烨直到把水枪里的水全都喷在小表脸上身上,把他淋得一身湿之后才罢手。“我正好想上门拜访,顺便处理一下我不在这几年两家之间的误会。”

    他没有激烈的言词,但强硬的态度让原本讲话很大声的陈伯伯闭了嘴,有些心虚害怕的看着变了一个人的他。

    不是用阳光的笑容好声好气的沟通,他没有表情、态度强硬,瞬间便掌握了主导权。

    “你,”石烨转头面对萧梨华,双眼直视她,下令道:“没你的事,进去。”

    “我……”她很怀疑,真的没事吗?

    在她开口说没关系、不要这样之前,他已先一步说没她的事,赶她回家了。

    “你回家。”他声音一沉,命令道。

    回家……

    石烨叫她回家。

    这只是一句平凡无奇的话,但对萧梨华来说却是很特别的。

    他认同了她啊,不是这个家的小孩的她,可以把这里当成她的家了。

    “好。”

    她乖乖应好,他不会知道,他那句“回家”对她意义有多大,他为她出头,帮她搞定自己搞不定的臭小表,像保护家人一样保护她,她非常感激。

    尽避心里仍是七上八下的,她还是先回家,偷偷摸摸的进浴室,没有让爷爷发现她一身湿。

    脱下身上披着的外套,手心下感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丝滑触感,拿起来细看,才发现这是他的西装外套。

    这是石烨的衣服,他脱下来披在她身上,为她解除窘境。

    “妈妈……真的,石烨很温柔。”萧梨华抱着他的衣服,因为感动而有想哭的冲动。

    已经好久好久没有人会站在她面前为她出头、为她遮风避雨,是来到这个家之后,爸爸像座山一样挡在她身前保护她,她才知道,被保护的感觉是这么的安心。

    爸爸走后,那种安心的感觉越来越薄弱。

    但今天,石烨为她出头时,安心的感觉又回来了。

    这让她有想哭的冲动……

    “丫头,你一回来就跑浴室,干么?”爷爷的声音传来,还有浴室门板上的敲击声。

    因为那敲击声,止住了她哭出来的声音。

    “爷爷,我肚子痛……”她对爷爷说谎了,她很心虚,但她告诉自己,这是善意的谎言。

    “一定又在面包店乱吃东西,你这贪吃的丫头……”爷爷听见她的回答,又开始了碎碎念。

    可是今天爷爷的碎碎念听起来格外温馨。

    吸吸鼻子,她没有哭,快速把自己收拾干净后离开浴室。

    当她洗好澡出来,下楼进厨房准备下水饺当今天的晚餐时,石烨回来了。爷爷刚刚上楼,应该在房间里休息,现在客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人,很自然的就这么对上了视线。

    想到今天早上出门前自己的失控,她对他大小声,可刚刚他还是出手帮了她,萧梨华就觉得自己很丢脸。

    “啊……我去煮饭。”她不知道要摆出什么表情面对他,就干脆笑,比平常更灿烂的微笑。“今天吃水饺,我前天包的,二十颗对吧?我记得的。”

    “那些小孩不会再找你麻烦,我解决了。”石烨拦住她,开门见山的说。

    如果不是爷爷告诉他,他不会知道,只剩下老人和年轻女孩的这个家,在这个老社区里有多让人看轻。

    尽避受了委屈,也讨不到公道。

    “你爸在时还好,起码是撑着这个家的男人,可后来你爸先走了,你妈那种温软的性子,有谁会把她放在眼底?那丫头不想让你妈上门找人理论,被人糟蹋,即使受了委屈都往肚子里吞……”

    当他亲眼看见时,他感到无比的愤怒,就像是自己的家人被轻侮了一般。

    “喔……谢谢。”萧梨华愣了一下,然后客气而生疏的道谢。“那我去下水饺了。”

    “我留在这个家的用意,是想把属于我的东西抢回来——我认为你抢走了我的家人、我的父母、我的爷爷,我嫉妒你在我不在家的期间成为我父母的小孩,我嫉妒你还能见我父母最后一面。”

    她有些吃惊,石烨话怎么这么多?

    萧梨华呆住了,看着对她坦白的石烨,怀疑他是不是被邪灵附身了?

    “妈妈的日记,我今天花一整天时间全部看完了,到她过世前两个月,日记变得很混乱——我根本看不懂她在写什么,因为她病得很重,是吗?”他问得很含蓄。

    她只能点点头。妈妈一直都有偏头痛的毛病,总是吃止痛药解决,一直到爸爸过世、又拿到了石烨的死亡证明,她突然崩溃了,剧烈的头痛让她倒下,送医后发现她长了脑瘤,一颗大到让她大脑渐渐失去作用的肿瘤。

    开刀的费用庞大,石家没有办法负荷,因此只能这样……让她渐渐枯萎,让她走了。

    在最后两个月,肿瘤大到让妈妈失去记忆力和判断力,甚至根本就不认得她,这个跟在她身边被她疼了很多年的女孩。

    “你一直在她身边,陪她到了最后……”爷爷告诉他,母亲病重时喊了她“阿烨”,而她配合着扮演石烨的角色。“谢谢。”

    他不能嫉妒这个女孩,他没有那个资格,尤其想到他逼问出她的伤心难过,就觉得很愧疚。

    “早上的事,还有我过去的态度,我很抱歉。”

    萧梨华惊呆了。他道歉耶,真的假的?冷冰冰、硬邦邦的石烨,向她道歉耶!

    “这里是你的家,永远都是。”

    一个孝顺他父母、照顾他年迈虚弱爷爷的女孩……陪同他们经历人生最低潮、始终不离不弃的人,当然是家人。

    她没有料到石烨会对她说这个……

    眼泪再也忍不住的夺眶而出。

    心底一直盘旋的不安,因为他的保证、他的肯定而渐渐消失了。

    “你不会觉得我很厚脸皮吗?我可以一直待在这里,让爷爷陪我吗?”

    不是她陪伴爷爷、照顾爷爷,而是她想要一个家人陪着她,就算口气粗暴、总是嫌弃她什么都做不好也没有关系。

    石烨深深、深深的望着她,像是第一次见面般,想把她看个仔细。

    她很纤瘦,因为长时间的工作让她的双手长满了茧,一个小他十岁的女孩,年轻单纯,经过了很多人情世故,却还保留着纯真和希望。

    他不嫉妒了。

    这样的女孩,难怪爸爸要带回来当女儿养,如果他还是八年前的石烨,会非常欢迎她这样的女孩成为自己的妹妹。

    “你说什么傻话?”他看着她的眼睛,伸指轻柔的抹去她的眼泪。“你永远都是这个家的小孩。”

    萧梨华忍不住破涕为笑,又哭又笑的对他漾开笑容。

    “妈妈说的是真的,你很温柔,你……”

    她对石烨这个人有憧憬——那是对一个兄长的渴望,她很单纯的希望妈妈口中那个爱笑、开朗,对任何人都温柔的大哥哥回家来,让她可以喊一声:哥。

    “虽然你不太爱笑,可是本质上没有什么变,你很温柔,是一个好哥哥。”

    哥哥?

    对于这个身份,石烨倒是采取保留态度。

    如果是八年前的石烨,他一定会很疼很宠这个丫头,但他毕竟不是八年前的石烨了,所以他没有办法单纯的把她当妹妹。

    这个女孩勾起很多他遗忘的感情,这非常非常的危险。

    枫叶由深绿转成了火红。

    在台湾这个季节递嬗不明显的地方,能让枫叶转红,代表到了冬天。

    比起EricWarren久待的西雅图,台湾的冬天显得不太冷。

    待在台湾一阵子了,等于在这里设立了一个临时总部,如此劳师动众的,因为这里有石烨牵挂的人。

    他养成了一个习惯,在傍晚六点,无论有多少公事要处理,他一定会离开饭店的总统套房,让助理陪同在车上处理未完的公事,直到回家为止。

    这里没有饭店准备好的威士忌,也没有鱼子酱美食,更没有舒适的沙发和Kingsize的大床,但却有驱使他放下工作的动力。

    “照我说的指示给Johnny回复,剩下的等明天再处理。”他看见了那道斑驳褪色的红色木门,于是嘱咐助理一切到此结束。

    车子在门口停下,他下车时手机正好响了起来,他取出一看,那个号码,他记得。

    电话最后四码是他的生日,那是前女友舒欣雅的手机号码,她怎么会知道他这支私人手机?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使用那个旧号码吗?

    就算如此那又如何,她结婚了,没有等他。

    “处理掉,别让我的私人电话流出去。”石烨没有表情,态度很硬的把响个不停的手机交给一旁的助理,便头也不回的踏进家门。

    屋前的小小院子摆放了一些物品,以及某人的脚踏车。

    “啊喔——”

    那个某人正拿了张小凳子坐在脚踏车旁,弄得小手都是油渍,很努力的将已经生锈的链条挪回原来的位置。

    至于那声哀号,则是她被链子和齿轮夹到的惨叫。

    石烨刚才被搞得烦躁的心情,因为萧梨华的出现而抚平。

    “你在做什么?”他不禁问。

    “车子又坏了……”她抬眼看见他回来,小脸垮下来,一脸沮丧的模样,但又马上振作起来。“不过我跟小白合作很多年,它不会让我失望的,明天还要载我去上班呢,你说是不是?小白!”她麻吉似的拍拍铁马龙头,精神喊话。

    把那辆生锈的单车取名小白……她真的有够蠢,不过蠢得很可爱。

    “好了!我就说嘛,小白才不会弃我而去,我修好你了!”她把链子和齿轮连结后,开心大笑,抱着车子又笑又叫,发疯了好一会才想到旁边有人,忍不住指着他的脸,惊恐的大叫一声,“啊——”

    她又来了,又有好笑的表情。

    “你回家了,现在几点了?天啦,都天黑了耶,完蛋了,爷爷对不起,我马上煮饭——”她一边鬼叫一边冲进家门,冒冒失失的。

    一抹微乎其微的笑容浮上石烨嘴角,他有一点无奈、有一点宠溺地摇了摇头。

    他举步,尾随在她身后跟着进家门,但经过那辆老旧的单车时,他忍不住停下脚步。

    伸手握着把手,试了煞车——松掉了,没有任何摩擦力来阻止前行,龙头不正地歪了一边,椅垫也摇摇欲坠,更不用说已经被摩擦到胎痕都看不见的轮胎了。

    石烨眉头一皱,已经很稀有的笑容瞬间消失。

    这是那丫头唯一的代步工具,她不会开车,不敢骑机车,单车是她唯一会使用的交通工具,但骑这辆车,早晚会出事!

    再多看了一眼那辆老旧的单车,石烨心中有了决定,他转身踏进家门。

    “慢吞吞……”爷爷依旧坐在客厅的老位置。

    萧梨华已经洗净双手,拿着温热的毛巾,温柔又细心的擦拭着爷爷的掌心和手臂。

    “对不起嘛。”她低头道歉,用更轻柔的动作为爷爷拭净双手,准备开饭。

    “女孩子家手脚要俐落点,你这样子怎么行呢?”爷爷一如以往的对她不停的碎念。

    她没有回话顶嘴,默默的让爷爷责备,跪在爷爷脚边,抓着爷爷的手,一根一根擦拭他的手指。

    爷爷细瘦的手臂、没有弹性的皮肤,以及黯沉皮肤上的点点老人斑,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精神好的老人会有的状况。

    爷爷已经连上楼回房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把一楼的仓库清出,整理成爷爷的卧房,每天为爷爷擦澡,从来不嫌苦,不嫌麻烦。

    “我太笨了啊,爷爷你要教我,要教到我会为止。”她用笨小孩的语气回答,要爷爷多教她一点,希望爷爷能够在她身边多留一阵子。

    但任何一个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爷爷年纪大了,体力早已大不如前,气色越发难看,声音大,只是假象。

    而她欢快的笑容、乐天的态度,也是假的。

    石烨把她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底,她拿着温毛巾的手正微微颤抖着。

    “像你这么笨,我要教到什么时候啊?”爷爷咆哮着,“车子又坏了?不是老早告诉你把那部烂车丢了,再买一台新的吗?你脑子里装什么啊,笨丫头!”

    “修一修还能骑啊,干么买新的……”

    “你还有话讲啊?”爷爷音量又大了几分。

    “哎哟……爷爷,钱要省一点,你要带我去日本玩你忘记了?”

    “死丫头,你就只想着玩玩玩!”爷爷没好气地戳了她的头一下。

    “喔——”她痛叫一声。

    其实一点也不痛,这让萧梨华忍不住担心,会不会等不到爷爷带她去日本玩的那一天?

    “我饿了。”石烨突然冒出来打岔,喊饿。“昨天我问你会不会妈妈拿手菜的回锅肉,你说会,那么今天晚餐,我可以看到那道菜吗?”

    “可以啊,我有去买菜!啊,我的汤!”她又冒冒失失的跑进厨房。

    他接手萧梨华的工作,拿起毛巾,发现微凉了,于是拎着去浴室,重拧了一条温热的回来。

    石烨脱掉西装外套,将衬衫袖子卷起。

    “爷爷,我帮你擦背。”他将爷爷反过身,擦拭他的背部。

    因为不想看见她继续强颜欢笑,明明一脸快哭的表情,还是逼自己要笑,他才开口喊饿,赶她进厨房去。

    这个女孩很单纯,她一次只能做一件事。

    “丫头她……唉……”横躺在三人椅上,石重山在长孙面前流露虚弱的一面。

    他怎会不知道爷爷内心的牵挂?

    因为是女孩子,因为知道她心软,相处这么多年,了解她多眷恋这个家,所以担心要是自己不在了,留下她该怎么办?

    他是男孩子,是长孙,他够坚强,因此不需要太担心他,他会难过,但能继续过日子。

    祖孙俩之间没人说破,但彼此都明白对方的想法。

    “好了,可以吃饭了。”萧梨华把饭菜端出来,是妈妈生前传授给她的家常口味,她贴心的把碗筷都准备好,爷爷的是一锅特别用大骨熬的汤炖成的粥。

    “爷爷,小心烫。”她小心吹凉热烫的粥,待温度稍凉才送到爷爷面前。

    “喵吆——喵——”门外忽然传来野猫的叫声。

    “我拿垃圾去丢!”萧梨华像是听到什么暗号,立刻走进厨房拎了一袋垃圾就走了出去。

    自以为没有人看见,她还拿了一个小小的碗藏着。

    “喵吆——喵——”野猫声嘶力竭的喵叫。

    “我去把猫赶走。”石烨觉得奇怪,一向讨厌猫的爷爷为何文风不动,没有破口大骂。

    谁知爷爷摇了摇头,回答道:“不用,丫头需要说说话。”

    说话?跟谁?

    爷爷这番话,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女人当道最新章节 | 小女人当道全文阅读 | 小女人当道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