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小女人当道 > 第四章

小女人当道 第四章

作者 : 黎孅
    炖煮了一日的猪脚,带着深褐色的亮泽,浓稠的酱汁鲜甜不油腻,淋在细白的面线上,看来非常诱人。

    石烨胃口大开,连吃两大碗,完全没形象的啃着猪蹄,吃得满嘴油腻。

    “妈妈说你很会吃,叫我一定要准备很多很多,你一没吃饱就会发脾气。”

    他吃着寿面,母亲的味道让他胃口大好,无法克制的猛吃,可身旁却有一个女人不停的讲话,不停的聒噪,吵个半死,要她住嘴都很难。

    “爸爸说你喜欢啤酒,但是叫我不要给你喝太多。”萧梨华一边说一边把桌上第三瓶冰啤酒收起来,没让他再喝下去。“妈妈说多喝水。”她收起啤酒,给他一杯五百西西的冰开水,让他解腻。

    “嗝——”没形象的打了个饱嗝,石烨探头看向桌上的炖锅,在他秋风扫落叶的攻势之下,锅里的食物已去掉了三分之一。

    没办法,这一锅飘散着醍醐味的猪脚,他从前一晚就开始等着,等到失眠睡不着,等过了早餐、午餐,直到晚餐才等到了他想一尝为快的味道。

    是母亲的味道,没有错,妈妈炖的猪脚就是这样的味道。

    没想到还能再吃到母亲的拿手菜,还是一模一样的好味道,他顿时觉得自己失控了。

    看着用广告纸折成的垃圾盒,骨头都堆到满出来了,石烨对失控的自己皱起眉头。

    他吃太多了,还打嗝,太难看了。

    “妈妈说你一打嗝晚上就会胀气,所以这个,吃吧。”萧梨华早有准备,拿出消化药递给他,并把那杯冰开水往他面前一挪。“这里有水。”

    “你倒是很了解我。”接过消化药,石烨内心复杂。

    这个女孩了解他,知道他很多事情,但他却对她很陌生,只知道他失踪期间,她住进来,成为这个家的孩子,代替他孝敬他的家人,她喊他的父母爸爸、妈妈,喊他的祖父爷爷,就像是他突然冒出来的妹妹。

    她在这个家的位置很微妙,他不由自主的开始对她起了好奇心。

    “每天听爸妈提起你,当然啊!”萧梨华听不出他语气中的挖苦,粲笑回答。

    “我没有看过这么爱小孩的父母,他们留着你所有的东西,包括你小时候的玩具,更不用说你每一张奖状了!”

    她提起他父母的时候眉飞色舞,表情千变万化,轻松愉快得像是他们还在世一样。

    “爸爸说你怪癖多、难相处,叫我要小心点,免得被你欺负,妈妈说你不会,你是——”她原本的眉飞色舞、轻松愉快,在对上石烨那张不笑的脸时僵硬了零点一秒。“啊,爷爷,那个我来做就好。”

    她话讲到一半,就因为爷爷要吃药而忙着倒水去了。

    石烨的眉头微微一挑,觉得她似乎在逃避什么。

    “有什么要做的事情跟我说一声就好啦,医生说你就是太勉强自己了,才会这里痛那里痛的。”

    “怎样?医生的话是圣旨啊?我自己的身体我不清楚,需要你来提醒?”石重山听萧梨华唠叨,又对她鬼吼了起来。

    “人家担心你嘛!”她缩起肩膀闪躲爷爷的咆哮,等爷爷吼完才幽幽地说。

    “你这——”

    石烨好笑的看着。平时对她大呼小叫的爷爷,对她这招倒是完全没辙。

    “笨丫头?对呀,我这么笨,一点也不聪明,没有爷爷提醒我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我要怎么办?所以爷爷你要健健康康的,我还没找到人嫁呢,你要帮我物色好男人啊。爷爷!”

    “你才几岁就想嫁了?我明天就找住在巷尾的六婆帮你相亲,下个月就把你嫁掉,省得留在家里成天把我气个半死!”石重山嘴里还是不饶人的叨念着,可上扬的嘴角能看出他明明就很开心。

    “哎哟……”萧梨华发出小女儿般得娇嗔,噘着嘴一脸的不情愿。

    这一切看在石烨眼底,有了新的体认。

    这女孩在家里,不只是照料爷爷的生活起居,还充当开心果,逗爷爷开心。

    爷爷看起来身体硬朗,说起话来中气十足,但陪同爷爷赴医院回诊数次,石烨很清楚,爷爷年纪大了,身体机能衰弱,现在还能撑着身体,靠的是意志力。

    因为有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笨女孩需要他的教导,需要他的鞭策,所以他撑着不倒下。

    爷爷对他很放心,不曾拔高嗓门叮咛过他什么,反倒是对萧梨华有着太多的不放心。

    “你还没讲完。”他伸出食指,点点她肩膀,示意她回头。

    “嘎?”她一脸不解的望着他。“什么?”

    “妈说我怎样,你话说到一半。”

    “喔。”萧梨华眼珠子转了一圈,怯怯地看他的脸,明明还是那张没有表情的冷脸,可她就是觉得还满安全的。

    应该可以讲,不会有生命危险吧?

    “就……妈妈说,你回来,我就会有个大哥哥。”先讲这样,看看他的反应。

    没什么反应?那就代表是好现象,可以继续讲下去。“一个个性很爽朗,会疼我、宠我的大哥哥,我也很期待这个大哥哥回家,跟妈妈一样相信,哥哥会回来。”

    “然后呢?”她的语气像在讲另外一个人,好像她心目中的大哥哥还没有回家似的,激起他的好奇心。

    这丫头,根本就没有把话说清楚。

    “可以讲哦?不可以生气喔!”她很紧张,也很仔细的观察石烨的表情。

    没有从他脸上读到生人回避的讯息,也没有一点点危险的味道,所以她可以安心的讲,对吧?

    “妈妈说的大哥哥跟我一样爱笑、爱玩又乐天,喜欢上山下海的游玩,不会讨厌我,觉得我抢走了爸爸妈妈的关爱,会很乐意跟我分享快乐,而且很喜欢讲话,什么话题都有兴趣,会开我玩笑……我心目中的大哥哥,不是像现在的你这样,所以我很失望……喔,好痛。”

    萧梨华话匣子一开就停不了,直到被敲了一个爆栗才住口,她吃痛的抱着头,含泪望向攻击她的人。

    不是冷着一张脸的石烨,而是被气到涨红脸的爷爷。

    “没礼貌的丫头!”石重山脸一沉,怒斥她。

    “对不起——我太老实了。”

    “这跟老不老实没关系,你简直就是少根筋!”他手握着拐杖,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可是是他自己要我讲的啊,我总不能说谎跟他说,他就跟妈妈说的哥哥一样啊,根本就不一样嘛!好啦——爷爷不要再打我的头了,我不讲了,再打会变得更笨了啦。”

    她说的一点也没错。

    石烨是一个爱笑、个性爽朗大方、阳光亲和的年轻人,而EricWarren则是个沉默寡言,锐利得像把刀的男人。

    没有多少人知道,八年前那场意外重创了他的身体,从高处坠落冲击剧烈让他虽然命是捡回来了,但大脑却受到重创。

    他失去记忆,花了一年时间才能靠自己的努力站起来、迈开第一步,他开口说第一句话则花了十四个月的时间。

    然而大脑中掌管情绪的区块复原的情况不如预期。

    这些年来,EricWarren学不会微笑、学不会开心,接收到的情绪最先反应出来的是愤怒,那是他最容易感觉到的情绪。

    他只有一百零一号表情,嘴角永远下垂,他笑不出来,早就遗忘了笑的感觉是什么。

    什么叫开心?这八年来,他几乎从来没有感觉到。

    但是现在,他静静的站在一旁,看见爷爷敲萧梨华的头,她捂着头顶哇啦啦的鬼叫,爷爷想装出生气愤怒的表情,却忍不住的偷笑。

    他嘴角跟着牵动,有些意外这奇妙的愉悦情绪。

    “我懒得跟你计较。”他明明心情很好,但开口讲的话却是很冷漠。“妈妈的菜,你都会做?”

    “嗯……应该大部分都会。”她沉吟了一下才回答。

    “嗯。”他点了点头。

    “嗯是什么意思?”萧梨华从他的扑克脸读不出讯息,因而感到紧张。“是猪脚我卤得不够入味吗?不像妈妈的味道吗?真糟糕,我要再想一下妈妈是怎么煮的……”

    石烨想,就算是一流名厨,也不可能在短短几年内就完全学会别人的拿手菜,还能将味道拿捏完美,做得一模一样。

    尽避他失去过记忆,可他的味蕾对母亲做的菜仍记得很清楚,她所做的每一道料理,包括那道考验耐性和火候的卤猪脚,都跟他记忆中妈妈煮的味道一模一样。

    就连小小的细节也都注意到了,全家只有他爱的配菜也都准备好了。

    这个女孩子,应该非常仰慕“石烨”吧?

    从他父母口中听到的那个年轻有活力、开朗阳光的大哥,她很期待这样的石烨回来吧?

    真可惜,这个回家的石烨被重新改造过了,她应该很失望吧?

    他想,他的脑子大概不正常——错,是一定很不正常。

    竟然觉得自己让她失望,感觉还满愉快的,看她那愣头愣脑的模样,实在有够蠢,但看见这个女生,他嘴角就不自禁想上扬。

    奇怪,那是魔咒吗?

    自从在昨天深夜归来,在厨房闻到她炖煮的醍醐味起,在婚宴上遇见舒欣雅、发现对方早就结婚生子时那种被背叛的愤恨不甘,因为她的出现、她的存在,轻而易举的被化解了。

    他甚至开始微笑……

    这个女孩子,让他重新回味了母亲的手艺,也让他找到快乐的方式。

    虽然还是有一点点嫉妒她,不过看在她笨得很好骗的份上,他会慢慢开始对她好一点。

    “阿烨是一个温柔的男生。”

    妈妈提起石烨时的表情是那么的温柔而慈祥。

    “我从来没有看过那么贴心的小孩,从小就会帮忙做家事,男孩子呢,正爱玩的年纪,情愿留在家里帮妈妈的忙也不出去玩,这么贴心,却很有男子气概,又有正义感,小时候他身体不好,他爷爷看他老是这么病着不是办法,就拉着他练拳。

    练着练着,身体好了,个子也拔高了,遗传到他爷爷和爸爸的高头大马,可能小时候生病常常被欺负,他从来不欺负弱小,放学路上看见邻居小孩被欺负了,他会把小孩带走,亲自送回家……”

    在打扫得干净的房间里,坐在石烨的单人床上,折叠他清洗晒干、有阳光味道的衣物,金色的阳光洒在她瘦削的肩膀,她的笑容有如梦幻一般。

    “阿烨很喜欢开玩笑,只要有他在,就会很热闹,他是我们家的开心果……”

    所以当家中负责逗乐大家的那人找不到回家的路时,这个家的笑声就消失了。

    “阿烨是独生子,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为他添个伴,他一定会是个好哥哥,一定一定会很疼惜你的,丫头。”

    妈妈的身影仿佛就出现在眼前,晚风吹动窗帘,吹动妈妈乌黑中闪现银白的发丝,像是真的一样,好像只要她伸手就能抱住她,感觉到她的体温。

    但是一眨眼,房间仍是原来的样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偶尔衣物折叠得很整齐,窗帘静静的垂在窗台上,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照进来,将房间染得一片金黄。

    哪来的风呢?妈妈怎么还会在这里呢?她出现了严重的幻觉!

    萧梨华无意识的走进房间,无意识的整理床单,将四个角拉得平整。

    “你在做什么?”

    突如其来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她吃了一惊,回过头,看见刚好洗好澡的石烨。

    “你回来了啊,早安!”萧梨华愣了一下,不好意思地笑笑,对他招招手。

    石烨一天习惯洗两次澡,睡前一次,早上起床慢跑回来再淋一次浴,现在就是他晨跑回来,刚淋浴完洗去一身汗味的时候。

    “我问你,你在做什么?”没有表情的扑克脸加上没有起伏的语调,石烨只要开口,尽避只是一句普通到不行的问话,都会给人质问的压迫感。

    萧梨华忍不住在心里嘀咕。跟妈妈讲的完全不一样!

    “那个……啊,就顺手整理一下……”她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抓了抓头,为自己的莽撞感到很抱歉。“我没有动你的东西,没有探听什么的意思,我只是……习惯了。”

    石烨回家之后,尽避偶尔因为工作不会回来过夜,但他的行动、态度,以及具有强烈杀伤力的冷酷眼神,在在都诉说了他不喜欢别人入侵他的领域。

    “顺手?习惯?”他拿着干毛巾擦擦头发,走进房间,当他把半湿的毛巾挂在椅背上要拿吹风机时,她已经自然的从他柜子抽屉里挖出吹风机递给他了。

    从小到大,他房间里的摆设从来没有变过,他自然知道自己的东西摆在那里,但是她呢?她为什么知道?

    这也让八年来过着养尊处优的石烨想到,回家这段时间,他的房间始终保持干净整齐的模样,过去他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因而忽略了一件事情——

    这个家里,没有管家或女佣。

    他从她口中得知,母亲在世时,靠整理他的房间来思念他,但在母亲过世的一年后,他的房间还是保持原来的样子,谁做的?为什么?

    “妈妈过世了,你不需要继续打扫我房间。”石烨并未怀疑她进他房间是想翻找什么秘密爆料给狗仔。

    她不会,如果她有那种聪明心机的话,不会留在这里,守着这栋老房子还有那个对她态度恶劣的爷爷。

    “就是因为妈妈不在了,我才更需要这样做。”萧梨华的反应很激烈,话说得很急很快,音量很大,跟平常的她不一样。

    直到看见他向来没有表情的扑克脸,难能可贵的轻轻一扬了眉毛,她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一瞬间,她感到手足无措。“我、我要去买菜了!”她把吹风机插好电后摆在桌上,有点狼狈的想逃出他房间。

    “讲清楚。”石烨厌恶这种话只说一半的感觉,他伸手拉住她手臂,将她扯回来。“为什么妈走了一年,你还要维持我房间的样子?”

    萧梨华看着这个男人,他有着一张她很熟悉的脸,只是比起妈妈献宝似的拿给她看的照片要成熟一点、有男人味一点。

    她闷着不出声,咬着下唇不回答。

    妈妈在的时候,三天两头对她提起石烨,告诉她关于石烨的事迹,从小到大的点点滴滴,她听到都会背了,熟到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在心中勾勒出石烨的形象。

    “丫头。”每一次妈妈说到最后,都会亲昵的喊她,揉着她扎着的丸子头,笑着对她说:“等阿烨回家,你就会多一个哥哥,他一定会很喜欢你,比我和爸爸更疼你。”

    哪有啊?哪来喜欢她、疼爱她的哥哥?

    以前爸爸在,从来不会勉强她说不想说的话,不会逼问她的心事,让她无所遁形。

    不一样……他一点也不像爸妈告诉她的那个“哥哥”。

    “说!”石烨一点也不温柔的逼问。

    “你不见了……妈妈靠整理你的东西思念你……她每天都会到你房间假装你还在,拉着我一起……为什么我就不能继续假装妈妈还在?她要我陪,她需要我,我为什么不能假装世界上还有一个需要我的人?”为什么就不能让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她逃避,她是不愿面对现实的胆小表,那又怎样?

    她只是想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把自己的恐惧藏起来,这样错了吗?

    她出乎意料的回答让石烨一愣,看着她快哭出来的表情,突然间,他觉得自己很残忍。

    握着她手臂的手顿时松了。

    她就像树林中感觉到危险气息的小动物,瞬间窜逃。

    砰砰砰,她急促的踏在老旧木质地板的声音引起了爷爷的注意。

    “丫头,你在急什么,跑那么快赶去哪啊?”

    “爷爷,我要去买菜,今天还要早点去面包店帮忙,我、我出门了!”

    她回答爷爷的声音听起来一点事都没有,跟平时出门前一样,很快乐的样子。

    不知为何,石烨眼前却有个清楚的画面——她露出难过得快死掉的表情,眼泪在眼眶打转,强迫自己不让眼泪掉下来,用掩饰的爽朗语调大声的回答爷爷。

    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情绪突然来袭,紧抓着他心脏,让他难受的皱眉,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情绪盘旋在他心口。

    那种感觉,在发生意外重伤、鬼门关前走了好几回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他一度以为,自己一辈子可能都再也感觉不到自己像个“人”了。

    那种同情的感觉,于心不忍,以及伤害了别人之后会有的——愧疚。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女人当道最新章节 | 小女人当道全文阅读 | 小女人当道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