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小女人当道 > 第二章

小女人当道 第二章

作者 : 黎孅
    属于石烨的房间,保留着原来的样子。

    三坪大的房间,只能摆一张单人床、一张书桌,墙上贴着他从小到大得到的奖状,以及当年喜欢的电影海报。

    被单掀起了一角,像是他早上起床迟到,匆匆忙忙赶时间出门,晚上就会回来整理前一晚没整理的书桌似的。

    站在房间门口,石烨觉得恍如隔世。

    这个家里,还保留着他的房间,像是他不曾离开过。

    他八年未归的家,现在重新归来,应该会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归属感才是,但为何他站在这里,却觉得快要窒息?

    站在门口,他没有踏进房间的冲动,并未好奇的翻阅自己以前的东西,他掏出手机,按下快速键。

    “Dan,现在派车过来接我。”他以冷硬的口吻对助理下了指令。

    现在他只想立刻离开这里!

    “妈妈每个星期都会打扫你的房间。”

    电话结束之后,一个轻快的声音自他身后冒出来,这声音的辨识度很高,性别女,她叫萧梨华。

    “坚持维持原来的样子,就算为你举行过葬礼,她还是相信你活着……母子连心,是真的耶。”

    她冒冒失失的出现,对他露出太过灿烂的笑容,将他挤进他不想走进的房间,对他说他不想听的话。

    “你的衣服都在这里,干净的。”萧梨华拉开衣柜,对他秀出一整柜洗干净的衣服。“爸爸、妈妈,还有爷爷,一直都在等你回来……”

    她有话想对这个人说,父亲提起他时的骄傲语气,妈妈温柔慈祥的笑容,他们对他的思念。豆豆独家

    “妈妈一提到你就忍不住微笑,我常常陪妈妈到你房间,听她说关于你的事情,妈妈真的很爱你,很想你。”

    尤其在最后半年,妈妈病重得连起身都没有办法,还是坚持每天都到石烨的房间东摸摸、西摸摸,想象爱子仍在身边,晚一点就会回来。

    “你说够了?”石烨语气不禁充满火药味。“我有眼睛,我自己会看。”

    他会不知道吗,会感觉不到那份浓烈伤感的思念在这个房间里盘旋,压得他受不了,让他想吐。

    脑中的残缺画面化为了真实,让石烨感到无比的懊悔和痛苦,如果他早一点接受治疗,如果他早一点听从养父的建议,如果……他不是那么的害怕那些零碎片段带来的冲击。

    本来可以来得及的,他没有让母亲的坚持得到答案,他让母亲抱着遗憾辞世。

    “我想独处。”

    他对她说话的语气冷硬得没有温度,拒人于千里之外,他将对自己的愤怒转嫁到这个女孩身上。

    笑容僵在嘴角,萧梨华没有想到,这个人会如此不留情面的拒绝她。

    “对不起……”

    这个人跟妈妈说的不一样,绝绝对对不是妈妈口中温柔善良的石烨,不是那个会照顾她、疼惜她的大哥哥。

    “我忽略了你需要独处的空间,我太心急了,因为妈妈……她真的很爱你,你是她最爱的人……”

    拼命压抑心底难过的感觉,笑容依旧挂在嘴角,尽避难过得想要飞奔出去,她仍要把话说完。

    她十八岁来到这个家,一晃眼五年过去。

    喊石爸爸和石妈妈“爸爸、妈妈”,喊石重山“爷爷”,因为他们把她当成自己的小孩疼惜,给无处可去的她一个遮风避雨的家。

    这里就是她的家,她听着爸爸妈妈说着让他们引以为傲的长子,在她面前哥哥长、哥哥短的,她还真的以为自己多了一个哥哥,跟满怀希望的爸妈一样,认为他一定会回来。

    而石烨真的回来了,她开心的以为自己多了一个家人,一个可以景仰的兄长,她兴奋不已,但是他的态度让她明白,她不受欢迎。

    “妈妈舍不得丢掉你的东西,她有留一本日记,是要给你的。”尽避被讨厌,尽避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像冰一样伤人,但是她该做的事还是得去做。

    妈妈留下来的思念、想对他说的话,她一定得代为转达。

    她走向石烨的书桌,比他还要熟悉这个房间,从书桌抽屉的暗格中挖出一本日记本,双手捧到他面前。

    石烨垂眸,看着那双微微颤抖的小手、细细尖尖的纤指,皮肤虽白,但却看得出来劳动的痕迹,他不禁疑惑,她几岁?

    看她清涩的模样,却有一双极像他母亲的双手。

    “丫头——我的水咧?”

    爷爷的吼声打破了他的思索。

    “我来了!我马上来!”萧梨花立刻应声,爷爷一开口,她就紧张兮兮。“抱歉,我要忙了!”

    石烨不肯接过日记,她也没想那么多,把妈妈的日记本往他身上一推,拉过他的手接过日记本后,她便匆匆下楼。

    砰砰砰——她急促的脚步踩在老旧的木质地板上,显得特别清晰。

    “吵死了,你有没有一点女孩子样?这样怎么嫁得掉……”

    爷爷又在对她碎碎念了……在外人看来,是萧梨华被这个老人欺负了,但石烨却有种嫉妒的感觉。

    他不在家的期间,一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女孩子,取代了他成为他至亲的生活重心,爷爷依赖她——没有错,爷爷什么事都叫她做,却不让他做点什么,这让他感到非常的嫉妒。

    “我怎么搞的……跟个小女生计较。”他沮丧的坐在床沿,爬了爬头发,然后开始翻阅日记本。

    母亲的字迹记录着他离开这些年家里发生的事,心碎、伤心、不放弃,以及萧梨华的到来。

    父亲的肝病、母亲的胃病,因为心力交瘁而加剧,在日记中偶尔会出现一个名字——“丫头”。

    这个贴心照顾他们的女孩,像他们的亲生女儿。

    日记最后一篇的日期,约是在一年前,算一算,大概是母亲胃癌末期——

    他突然想起妈妈过世快满一年了……

    但是他的房间仍旧干净整洁,很明显是有人细心维护。

    爷爷的身体,怎么可能办到,会这样做的人,也就只有那一个。

    萧梨华,这个趁他不在,抢走他家人所有关心的女孩,好吧,这样想太小家子气了,换个角度想,她是在他不在家的期间,替他照顾家人的人。

    他父亲死了,母亲也过世了,留下爷爷一个人,她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孩留在他爷爷身边要做什么呢?

    在妈过世之后,她是用什么心情继续打扫整理他房间的?

    “丫头,我的拐杖咧?还不给我找出来!”

    爷爷的咆哮声又从楼下传来。

    “对不起,我马上找……”

    在隔音不太好的老房子,石烨可以很清楚听见楼下发出的声响,包括爷爷的责备怒骂,她翻箱倒柜找东西的声音。

    她是笨蛋吧?她年轻有体力,为什么不反抗?为什么不逃离这个家?偏要被一个一脚踏进棺材里的老人使唤吆喝?

    他的手机这时响起,不用想也知道来电的人是他的助理,Dan。

    “Dan,我改变主意了。”石烨接起电话,对助理下令,“我决定住在这里,关于我停留在台湾的事情,尽量保密。”

    逃避不是EricWarren的行事原则,既然对现况不满意,那么就把情况矫正到他满意为止。

    他决定留下来,把属于他的一切抢回来。

    下午五点,巷口的面包店飘出面包刚出炉的香气,香白甜甜的味道,让人不禁齿颊生香。

    面包店的玻璃橱窗里摆着胖胖圆圆的波萝面包,外皮烤得金黄,住在这附近的老邻居都知道,这是三十几年来从未变过的好味道。

    刚下课的小学生一窝蜂冲进面包店里,拿着喜爱的面包结帐,还未出店门便迫不及待的咬下手里的面包。

    去邻近黄昏市场买菜的妈妈也会顺路来到面包店,添购一些土司回家。

    萧梨华头上包着粉色格子小方巾,围着同色围裙,站在收银机前,细心的把一块块面包装好放进袋子里,递给客人时不忘附上一个甜美的笑容。

    “……我真是会被那臭小表气死,就像我上次跟你讲的,他根本讲不听嘛!”

    熟客张妈妈买了一堆面包,趁她在包装的时候和她闲话家常。

    呃……与其说是闲话家常,不如说是单方面的抱怨。

    她脸上漾着笑,手上工作没有停,很认真的听着张妈妈的抱怨。

    “年轻人本来就应该出去闯一闯,我这样说有错吗?才几岁就赖在家里给爸妈养,这像话吗?梨华,你也是,不要觉得张妈妈罗唆,我也是为你好,你还这么年轻,应该找一分像样的工作,打零工是有什么出息?”

    萧梨华听了只是笑笑不语。

    二十三岁的年轻女生,四肢健全,身体健康,就算是没有大学文凭也可以找一份稳定、时间长一点的工作才是,但她却是每天下午一点到六点在自家附近的小面包店打零工,赚取微薄的薪水。

    “面包店的工作不能做吗?什么话啊!”身材圆润的面包店老板娘走出来,听见客人又在对萧梨华碎念有的没的,脾气一上来便直接叫人闭嘴。“你不懂就闭上嘴!梨华,六点了,你该下班了。”

    “好,我马上回去。”萧梨华感谢老板娘的解围,让她可以脱身。“谢谢老板娘!”她匆匆脱下头巾和围裙,拎着包包准备冲回家。

    店门口摆着一辆脚踏车,那是她的代步工具。

    “梨华等一等,这个你带回去吃。”身材高瘦、声音却大得像打钟的面包店老板,拎着一个圆型蛋糕盒追了出来。“昨天卖剩的,丢掉太可惜了,带回去跟你爷爷一起吃。”老板不由分说帮她把蛋糕绑在后座固定。

    “不用啦……谢谢老板。”萧梨华原本想拒绝,但想到爷爷最近胃口有好一点了,应该会想吃一点蛋糕吧?转念一想,便决定接受老板的好意。

    “梨华,明天老板要送货,早点来帮忙啊!”接手柜台结帐工作的老板娘想到有事情要交代,等不及放下手上的夹子,就这样冲出来对刚上路的她大喊。

    “好,我知道了!”她回头挥挥手,表示听见了。

    送走了下班的萧梨华,老板娘才眯着眼、不爽的瞪向爱说教的张太太。

    “你是念过头了吗?念到梨华身上去,你以为石老爹还有多少日子可以活?梨华担心得要命,哪有可能丢下老爹去工作?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儿子一样啊?只会碎碎念,你这个八婆。”

    因为都是老邻居了,说起话来不需要客套多礼,老板娘讲话非常的直率。

    “哎呀。”张妈妈惊叫一声,暗暗自责。“石老爹身体最近不是不错吗?我有看见他每天都出来散步啊!”

    住在这里的街坊都是住了大半辈子的老邻居,消息非常灵通。

    “你第一天认识那个硬邦邦的老人?我看也只是强撑而已。”老板娘叹了一口气。“石烨回来后,他病得更重了……这下梨华该怎么办?”

    铃铃——铃铃铃,萧梨华踩脚踏车的速度飞快,因为已经过了她回家的预定时间。

    她归心似箭,车速极快,猛按把手上的铃声,示意路人让路。

    “对不起,我赶时间——”她边冲边喊,小心闪过路人。

    吱——刺耳的煞车声透露了脚踏车的煞车系统似乎不太牢靠。

    萧梨华在家门口下车,将车停妥,掏出钥匙打开家门,把车牵进去。

    她一进家门就能感觉爷爷在家,而且好好的没事——因为有声音,爷爷的声音不大,但是听得出来他在说话,而且语调轻快。

    爷爷心情很好,精神也不错,没有不舒服躺在床上生闷气,这让她大大松了一口气,微笑起来。

    把车停好,取下老板好心送的蛋糕,萧梨华一进家门,漾开笑容打招乎。

    “爷爷,我回来了。”

    推开老旧的纱门,踏进玄关,就看见石重山坐在摇椅上与身旁的石烨说话。

    石烨静静的聆听,听见她进门的声音,分神回头觑了她一眼。

    爷爷精神很好,心情也很好,因为爷爷重视的人回来了——石烨出现之后,爷爷食欲变好,这是好现象呢,希望继续下去,爷爷就可康复了。

    她的笑容透着一股安心。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对待长孙和颜悦色的石重山,一面对萧梨华就是另一副脸孔,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时间是六点二十五分,比她平时回家的时间晚了十分钟。

    “你跑去哪里鬼混?”

    “我一下班就直接回家了,今天客人比较多,加上张妈妈拉着我说话,所以就晚一点走。”她为自己辩解,紧张的说:“我没有在外面鬼混,爷爷,是真的,我没有!”她小手绞着裙摆,一脸担忧的望着表情严肃的石重山。

    他瞪了她一眼,望着她手中的蛋糕,眉头一皱。“你又乱花钱买零食?”

    “不是啦,老板说这是卖剩的,给我带回来。”她乖乖的把蛋糕奉上,交代着手上的蛋糕是从何而来。

    “又拿别人的东西,跟你说过都少次了,别老给人添麻烦!”老人家碎碎念、碎碎念,把她骂得狗血淋头。

    石烨在一旁看着爷爷咄咄逼人的质询,一边思索着他这看似霸道、厌恶的表现下,真正的心意究竟为何。

    在他记忆中,他从来不曾因为晚归而被爷爷当成犯人般审问,因为他是男孩子吗,所以对他特别放心?

    “对不起,爷爷,我知道错了,我明天会买份小礼物送给老板和老板娘。”萧梨华也乖巧被训,在爷爷骂完后认错,直到爷爷骂完了才敢抬起头。

    一抬头,就对上石烨没有情绪的表情,那双如深潭般的眼瞳快速的掠过她,她心虚的低头,不敢再多看他一眼。

    “爷爷,时间不早了,我给你下几颗水饺。”石烨看快到爷爷服药的时间,想为爷爷做点事情,便提议要为爷爷下厨。

    “气到忘了我还要吃药……丫头,你还站在那里干么?还不快点去煮饭?”石重山怒气方歇,马上又发作起来,对萧梨华大声咆哮。

    “没关系,爷爷,小事,我来就好。”石烨准备要往厨房走。“她累了,让她休息。”

    “女孩子如果工作和家事不能兼顾像什么话!”爷爷反而被他这番话激怒,涨红了脸对她怒目而视。“你妈以前上班不累吗?她可以下班马上回家做饭,你不行吗?你很累吗?”

    “我不累!我马上去煮饭!很快就好了。”萧梨华大声表示自己一点也不累,背脊挺直表示她精神抖擞。

    她飞快进厨房准备晚餐,与石烨错身而过时,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给他一个感激的微笑。

    “我煮打卤面好不好?石大哥,你要粗面还是细面?”她早就打算好晚餐要做什么了,爷爷最近食欲有好一点点,所以她想做家常打卤面给爷爷吃,爷爷一直很喜欢加了很多豆瓣的酱料。

    “粗面。”石烨看她对自己笑得灿烂的表情,温柔和善的态度,忍不住想,这女人真是笨到无可救药。

    难道她没有一点点感觉,一点也没发觉他嫉妒爷爷对她的特别关爱吗?

    他不是在帮她,而是在害她被骂啊!这女人……怎么可以笨成这样?

    想到他不在家这段期间,她享尽了他家人对她的疼爱,他就感到很不愉快,属于他的东西被抢走了——他知道这样很小气,但他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这么想。

    越是这么想,就越想欺负她,看这个笨蛋怎么应付他的恶整。

    幼稚又爱计较?没错,他就是这么恶劣!

    “好了,吃饭了!开动喽!”她下好面条,在粗面上淋上香气十足的酱料。

    她在爷爷的面条上加了切碎的青葱,而属于石烨的那一份,则是加了淋过香油和黑醋的香菜,那特殊的调味熟悉得让他忍不住多看她两眼。

    “这一份是你的。”萧梨华双手捧着碗,将石烨的面递给他。

    他没道谢,紧紧盯着她的眼,伸手接过那碗面时,有意无意的触碰她的小手。

    他很清楚的看见她瞬间脸红,仓皇失措的抽回手,一不小心就将碗给打翻了。

    “啊,对不起,我笨手笨脚的……我这碗给你,我来收拾,你坐。”萧梨华压抑内心那股尴尬的感觉,努力装做什么事都没有,把自己那碗面递给石烨,催促他和爷爷快点用餐。

    她自己则马上清理那坨掉在地上的面条,她把面和碗端进厨房,回来时手上多了拖把,很利落的把地上的油腻抹去。

    她又突然想到什么,快速奔进厨房,再出来时手上多了一个小碟子,上头摆了一些切碎的香菜,淋上了香油和黑醋调味。

    “等一下……好了,这样子就可以吃了。”她把那盘香菜倒进他的碗里。

    石烨无语,低头看着原本属于他的晚餐。粗粗胖胖又有嚼劲的面条上,淋上石家特制的打卤面酱料,又咸又香又油,拌面十分美味,但酱料上头的香菜是他个人偏爱的口味,全家只有他这么吃,还记得母亲不只一次的笑说只有他特别龟毛,但总是会为他准备好。

    为什么这个女孩会知道他的饮食习惯呢?

    刚才那有意无意的逗弄,让他摸到了她的手,像他母亲一样,一双劳动辛勤的手。

    她几岁?好像二十三,一个才二十三岁的女孩,双手却一点也不柔嫩,还带着厚厚的茧。

    那大概是因为她不停的工作吧。

    比如现在,她刚工作完回到家,为他和爷爷准备好晚餐,但她也没有跟着他们坐下来吃饭,反而在厨房里收拾,收完又开了后院的门,听声音是在收拾早上洗好晾在外头的衣服,她抱着那些衣服上二楼,看来是打算立刻整理好那些衣物。

    “我去帮爷爷放洗澡水。”她脚步一点也没停留,抱着快把她淹没的衣物,像只企鹅般摇摇晃晃地上楼,那娇小纤细的身影旋即消失在楼梯转角处。

    “阿烨。”

    石烨专注于她的一举一动的视线,被爷爷的呼唤声拉回。

    他回头,看见爷爷慢条斯理的咀嚼着对他来说有些吞咽困难的面条,用着语重心长的语气对他叮咛吩咐,“丫头没什么心眼,你对她好一点。”

    萧梨华一不在爷爷面前,爷爷就回复慈祥好说话的态度,跟她在时的难相处完全不同。

    “我知道了。”他闷声应答。

    一个被他陷害了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笑着对他说谢谢的笨女孩,他还能计较什么?

    爷爷对她明显的偏心,他吃醋又如何?

    爷爷对她看似刻薄、暴躁,指使她做着做那,一点小错便咒骂不停,他这个亲生嫡孙什么事都不用做,只要待在老人家身边他就开心了。

    但身为当事人的石烨却很明白,尽避表面上他看似受宠,她被苛待,但其实爷爷非常倚赖她,除了她之外,谁都不要。

    “丫头是女孩,我会对她严格一点。”军人出身的石重山对孙子说出他这样对待萧梨华的原因。“丫头是这个家的孩子,你爸妈把她当成亲生女儿看待,而我老了,失去了一个长孙,不能再失去一个孙女。”

    害怕再失去重要亲人的老人家,把个性温和、没有多少安全感的女孩绑在自己身边。

    掌握她每一个行踪,清楚她每一个去向,无论要做什么,需要什么,只会叫她来帮忙。

    石烨回到这个家不过短短几天就明白了,爷爷看似待萧梨华很坏,把她当仆人使唤,可那个女孩却被爷爷使唤、咆哮得很开心,爷爷在他面前完全不掩饰他的疲惫和病态,今日一整天都用气若游丝的语调说话,但萧梨华一回来,他便回复中气十足的态势对她大声咆哮。

    爷爷一咳嗽,她灿烂的微笑就会浮现担忧,直到爷爷提气吼她为止。

    看得出来,爷爷在用另一种方式疼惜那个女孩。

    他是有一点嫉妒的,但是那个女孩的体贴善良,以及笨得让人无奈,让他无法对她生气。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女人当道最新章节 | 小女人当道全文阅读 | 小女人当道全集阅读